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 图文频道 >

紫金矿业污染蔓延 威胁当地饮水安全

发布时间:2010年07月22日 09:45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紫金矿业(601899.SH,02899.HK)“环保门”在继续发酵。

    “福建龙岩市检察院和上杭县检察院已联合成立专案组,正在调查政府部门工作人员在紫金矿业污染事故中的失职渎职行为,已有多人被传唤。”知情者向本报记者透露。

    与此相关的最新消息是,上杭县环保局紫金山环境监理站站长包卫东、副站长吴胜隆已被以涉嫌环境监管失职罪刑事拘留。

    7月20日,紫金矿业突然强势涨停,几乎收复了因污染事件而导致的跌幅,7月21日,紫金矿业微跌0.35%,收于5.71元。

  隐晦的损失

    而随着受污染的水顺流下泄,已对下游的福建、广东两省跨界河段水质造成影响。

    根据本报记者获得的广东省环保厅7月18日发给福建省环保厅的特急函件显示,“随着库区下泄水量不断增多,对梅州境内河段水质影响逐渐加大,渔业养殖将面临较大风险,广东省各级领导尤其是梅州市领导十分忧心”。

    根据广东省环保厅特急函件,受紫金矿业污染事故影响,福建省棉花滩水库出水与广东省大埔青溪电站水体混合后铜含量明显增加,从7月15日的0.0135毫克/升,增加至7月16日的0.0233毫克/升,超出渔业水质标准(0.01毫克/升),并且大埔青溪断面六价铬浓度接近Ⅲ类标准。

    “梅州青溪库区的网箱养殖淡水鱼已于7月18日全部进行破网放生,合计约90万斤。”知情者透露,“破网放生的鱼,采取同江同价即每斤6元收购,所有支出将由紫金矿业承担。”

    而截至7月21日,紫金矿业污染事故发生已过去18天了,但汀江流域受损的养殖淡水鱼数量却一直没有公布。

    “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收到政府在这方面的通知。”紫金矿业副总裁刘荣春7月21日对本报记者说。

    尽管损失数量和赔偿金额尚无法知悉,但此前却有两个相差甚远的死鱼和鱼中毒统计数字,分别是378万斤和58万斤。

    而紫金矿业也只是宣称,有关这次环保事故造成的直接、间接经济损失,将在事故调查认定和恢复重建方案确定后对外公布。

    事实上,紫金矿业除了对养殖户的直接经济赔偿,还将面临环保、证监等方面经济处罚。

    另外,根据水污染防治法,对造成一般或者较大水污染事故的,按照水污染事故造成的直接损失的20%计算罚款;对造成重大或者特大水污染事故的,按照水污染事故造成的直接损失的30%计算罚款。

    按照福建省环保厅调查情况通报,紫金山金铜矿湿法厂“7·3”污染事件所造成的损失已累计达到重大环境事件级别。

    但对于渔民来说,即使此次损失可获得相应赔偿,今后网箱养殖或许已不再是一条出路。

    “我们都按照政府要求签了协议,养鱼的网箱必须拆除,这就是等于今后我们不能在汀江养鱼了。”上杭县一位渔民说,“说心里话,受到污染的威胁,我们也不想再养鱼了,但就不知道今后做什么。”

    有关拆除网箱一事,本报记者亦从上杭县政府部门官员口中得到证实,“对在规定时间内拆除网箱的渔民,按每平方米20元给予奖励。”

    问题还在于,紫金矿业此次污染事故发生之前的6月23日和2009年9月,汀江已出现大量死鱼现象。

    对此,上杭县政府在一份宣传材料中称,6月23日的死鱼现象,根据省、市专家组调查分析,是由6月15日洪灾引起养殖鱼类体质下降,由外源性污染物进入水体后引起中毒。

    而2009年9月死鱼现象主要原因是,网箱密度过大,溶解氧过低,加上天气闷热所致。

    不过,针对6月23日的死鱼现象,上杭县政府在宣传材料中表示,根据畜牧水产部门从6月21日至24日抽取水样分析表明,水质中铜离子含量超过渔业水质标准。

  饮水之忧

    不仅紫金矿业污水泄漏事故导致的汀江污染阴霾仍未消散,上杭县城关民众对饮用水的担忧也由来已久。

    “现在都喝自来水。”这是连日来本报记者在上杭县政府部门采访听到最多的一句“问候语”。

    “县里要求所有公职人员都必须饮用自来水,以消除群众的疑虑。”上杭县政府部门一位干部告诉本报记者。

    与此同时,上杭县政府部门加大了对水质的宣传和检测力度,强调自来水水质符合国家标准,安全无害。

    但民众的担忧并未因此消减。

    接受本报记者随机采访的上杭县多位居民均表示,这几年,自来水基本上只用于家里洗菜、洗衣服、拖地和冲卫生间,做饭菜和日常饮用则购买桶装的山泉水。

    “我买的是一桶4元的水,每桶约30斤,差不多够全家5口人饮用。”上杭城关一位三轮车夫说。

    就连饮食店也基本不用做饭菜,而改用桶装水。

    由此,上杭县城关出现了数十家桶装水销售店铺,本报记者走访的多家店铺老板均表示,每天出售的桶装水都达到100多桶。

    与桶装水生意火爆形成反差的是,上杭县自来水公司提供的资料显示,7月2日,自来水用水量为31290吨,但紫金矿业污染事故发生的7月3日和第二天,用水量分别为29050吨和26820吨。

    疑虑在于,根据广东省环保厅特急函件,由于紫金矿业污染水流下泄,波及广东水域,大埔青溪断面已检测出六价铬浓度接近Ⅲ类标准(资料显示,“六价铬”对人体健康有害,可影响人体代谢过程,使蛋白质变性,干扰某些酶系统功能,并有致突变和致癌作用)。

    但截至7月20日,在上杭县街头的政府公告栏中,上杭县环境监测站只公布6月26日的水质监测结果,其中六价铬为小于0.005。7月3日紫金矿业泄漏事故发生后,上杭县环境监测站的检测报告不再出现在公告栏中,而防疫站的水质检测报告每天都更新。

    而上杭县目前已在加紧建设新的自来水厂,据政府宣传材料,新的自来水水源取水口位于紫金矿业矿区上游10公里,水源水质已经过一年跟踪检测,将于2011年春节前实现供水。

    针对此次污水渗漏事故,紫金矿业董事长陈景河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认为,今年上半年上杭的降雨量比去年全年还多,可企业的排污指标却没有增加,即便达到排放标准的水也不让排出,“怎么能让人只吃不排呢?”

    据了解,紫金矿业一直要求增加排污指标,但至今未获批准。

    陈景河亦承认紫金山铜矿湿法厂的选址存在隐患问题。

    “当时溶液池和堆场建在以前一个村庄的河道上,基础方面做得不好,实施中存在一些瑕疵和欠缺,导致了事故的发生。”陈景河说。

    但眼下,尽管道歉、赔偿、处罚、调查正在不断缠绕紫金矿业,污水泄漏事故造成的损失却仍无法确定,各种猜测和质疑也无终结迹象。(张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