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 图文频道 >

紫金矿业之殇:豪取国资 直接损失可能达8亿

发布时间:2010年07月27日 09:27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证券市场周刊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大型金矿多属国有,但拥有富矿的紫金矿业是怎样被烙上了强烈的民营色彩?上市吸金之后,募投项目又为投资者带来了什么?在淘金的过程中,又是怎样只为利益,无视环保?

    紫金矿业(601899.SH,02899.HK)位于福建上杭县的汀江河流域,毛泽东曾写诗“红旗越过汀江,直下龙岩上杭”,如今,上杭县渔民改为“紫金毒害汀江,老区人民血扬”。

    最近两周之内,紫金矿业发生了两次可能致癌的污水渗漏到汀江,致使死鱼遍江,给上杭县城居民造成了无法计量的经济和生活损失。

    在我国,有色金属如中金黄金(600489.SH)、江西铜业(600362.SH,00358.HK)、山东黄金(600547.SH)等都属于国有控股企业,可是紫金矿业如何被烙上强烈的民营色彩?在淘金过程中又是怎样只为利益,无视环保?募投项目又为投资者带来了什么?

     直接损失8亿

    紫金矿业此次发生污水渗漏的是紫金山铜矿湿法厂,也就是采用湿法技术提铜工艺生产阴极铜的工厂。这个工厂原材料主要来自紫金山金铜矿,号称是上金下铜的矿床。这次污水泄露致使紫金矿业工厂无限期停产,对紫金矿业的收入将产生重大的影响。

    据2009年年报显示,紫金矿业铜矿业务销售收入占报告期内营业收入的 10.75%(抵销后),归属母公司股东净利润占 21.5%。

    紫金矿业公布第一次污水泄露的第二天,中金发表研报表示,估计紫金需要对下游养鱼场的损失给予经济补偿。假设每斤鱼售价6元,则总赔偿费用达2270万元。此外,如果紫金山湿法冶炼部分受到影响的产能在下半年无法复产,则2010年铜的总产量会下降6500吨,导致收入降低大约3.69亿元,因为受污染水域的水质已恢复到环保标准,紫金多半不需要承担更多的环境恢复开支。

    可是,紫金矿业又发生了第二次泄露,并且污染到了广州境内,损失也远远大于中金在第一次泄漏后预测的数据。

    紫金矿业宣传部长邹永明对《证券市场周刊》记者称,紫金山铜矿湿法厂已无限期停产,至少影响一年的铜产量。

    根据上杭县政府新闻发布会通稿所述,肇事企业立即停产并进行全面整改,停产整改的企业为紫金山铜矿湿法厂。紫金矿业今年计划产铜10万吨,其中紫金山铜矿湿法厂今年全年原计划产量约13000 吨。

    那么,铜产量下降的直接损失可以这样计算:按照中金公司估算的铜产量减产6500吨收入降低3.69亿元算,那么减产13000吨,会导致收入降低7.38亿元。(以2010年下半年平均铜价为6750美元/吨计算).

    第二次泄漏后,7月20日,紫金矿业副总裁刘荣春称,目前上杭县政府已对水库死鱼按每斤6元进行回收,对鱼苗按每斤12元回收,回收款由县政府暂时垫资,待实际损失核查清楚后最终由紫金矿业承担支付。

    第一次污水泄漏后,上杭县政府曾表示要在汀江上游建造自来水厂,该厂投资约需2.5亿元。据了解,紫金矿业已承诺为此投资1亿元。总裁罗映南称:“看来,紫金矿业目前所有的污水处理池都是不合格的,会尽快再找一个新的地方,建一个更大的污水处理厂,计划投入两三个亿。”

    那么,铜产量直接损失7.38亿元+死鱼赔偿2270万元+1亿元自来水厂=8.6亿元,这还不包括罗映南说的污水处理池的修建,如包括,那么,这次污染造成的损失就达到了10亿元。

    赔偿、停产损失有可能进一步放大,如果再加上品牌、声誉上的潜在损失,以及未来环保、证监部门的罚单,那么紫金矿业的损失可能更多。

    陈景河也称,紫金矿业这几年作为中国的一个环保品牌,可以说一夜之间就坍塌了。

     募投项目屡屡失败

    利益受损的,除了受污染领域的居民以及紫金矿业本身,还有众多的公众股股东。

    但对于紫金矿业的投资者来说,更大的伤害还是来自募投项目的运用不力:对于上市公司来讲,如何合理有效地使用股东的钱是至关重要的,可是紫金矿业对募集资金投向却没有多少章法可循。

    紫金矿业2008年4月底在国内A股上市,募集资金净额98亿元。在募集资金投向上,紫金矿业A股上市以来对外投资项目共39个,其中A股上市募集资金投放项目8个,新增投资项目31个。

    上市招股说明书承诺将募集资金中49亿元投放于紫金山金铜矿联合露采等 8个主业项目及补充流动资金。截至去年底,资金投入综合进度 82.56%,累计使用了80亿元,不过,从紫金矿业投资的情况看,投资经营惨淡,紫金也称自己在投资上会放缓。

    就国内投资勘探项目来讲,很多已投入了资金的矿因为种种原因中止,其中新疆蒙库乌吐布拉克铁矿因地方政府资源整合需要不再投入,新疆福兴铜矿已探明为低品位资源且量小,无经济价值拟不再投入;安徽马石铜矿区已探明为低品位资源且量小无经济价值拟不再投入;东坑金矿及银岩锡矿探明资源难以区分探矿和生产投入,不再使用募集资金。

    7月21日,中信建投有色金属分析师张芳称,“这样来看,紫金矿业是先想买入勘探权,通过进一步勘探,发现储量和品位低于预期,就会放弃,这其实相当于一种风险投资,其实,勘探权相比于采矿权来讲,价格低很多,因为采矿权是投入直接产出。”

    在勘探项目上,紫金矿业2008年投入了2亿元,2009年投入了1706.76万元,都是处于勘探之中,公开资料没有显示产出。

    2006—2007年,紫金矿业在国内投资的其中两个矿山,花了1.8亿买下山东龙口金泰股权和花了6120万买下云南富宁正龙部分股权,可是这两个矿都全面亏损。勘探结果显示,富宁正龙及龙口金泰的部分矿山储量很可能无法开采,紫金矿业在2009年计提了无形资产减值准备1.14亿元和6739.58万元,这笔无法收回的钱说明紫金矿业近2亿元的投资打了水漂。

    就国外投资来讲,首先是被寄予很大希望的澳大利亚Indophil公司持有的坦帕坎(Tampakan)铜金矿,该铜金矿被认为是东南亚地区最大铜金矿,已探明铜金总价值约52亿美元。

    去年11月29日,紫金矿业计划斥资33.68亿元要约收购Indophil公司(持有菲律宾坦帕坎特大型金铜矿 37.5%股份),并与Indophil公司签署了《收购履行协议》,可是,要约收购于2010年7月9日终止。

    除了这次赴澳收购之外,紫金矿业还在今年5月7日宣布,与中非基金共同出资2.84亿美元(其中紫金矿业按60%股权比例出资1.7亿美元)收购刚果民主共和国(刚果金)两铜钴矿项目,两矿位于世界级的铜矿成矿带区域。

    5月10日,刚果(金)矿业部长的幕僚长称,该收购协议“违反有关规定,在刚果(金)没有效力”。紫金矿业副董事长蓝福生立即在5月11日澄清说,虽然刚果(金)政府的批准可能将会延迟,“但公司将在下个月获得中国政府的批准”。如今已到了7月下旬,还没有见到紫金矿业关于两铜钴矿项目的任何消息。

    7月21日,中信建投有色金属分析师张芳称,“目前进行海外扩张,比较成功的案例是大型的央企,因为海外扩张受当地的政局和政策的影响比较大,壁垒也很高,对紫金矿业这样的企业来讲,可能性比较低。”

    豪取国资

    这次污染事故发生后,当记者致电该公司董事长陈景河,试图采访紫金山金铜矿的相关问题时,陈称“不接受采访,问宣传部门”。

    陈景河参与创建的紫金矿业,把被一些专家认为没有开发价值的紫金山金矿,打造成了中国黄金生产领域的一个奇迹。在不少公众看来,董事长陈景河被视为紫金矿业的一面旗帜。

    紫金矿业的第一大股东为代表福建上杭县国资委的闽西兴杭国有资产投资经营有限公司,持有28.96%股权;陈发树控股的新华都持股11.69%;陈景河持有0.6%,是最大的个人股东,也是公司第六大股东。

    紫金山金铜矿利润产出占集团近60%,可以说是紫金矿业安家立命的根本。

    从1960年至1980年,国家先后投入大量资金对紫金山进行勘探,但均没有勘探到金铜。1983年,经过一系列科学鉴定,陈景河终于发现了梦寐以求的矿山,而且“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紫金山被认为同时拥有大型金矿和特大型铜矿,在后来的10年间,通过勘探证明,紫金山的预测储量数字不断扩大。1997年,陈发树承包了紫金矿业的土方工程,并且,他向紫金矿业投资了4800万元。

    不过,在陈景河勘探到金铜兴奋之时,紫金山金铜矿含量却少得可怜,根据紫金矿业提交的地质报告,紫金山金矿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勘探后,福建省矿产储量委员会批准认定紫金山探明金属储量C级+D级仅为5.45吨,平均品位4.24克/吨。

    1998年,紫金矿业集团有限公司由国有独资公司转变为国有控股的有限公司,发起人为闽西兴杭国有资产投资经营公司和陈发树的新华都等。

    在股份制改造时,纳入评估作价的紫金山金矿储量为35.474吨(扣除已消耗的2.29吨),平均品位1.95克/吨。

    但截止到2009年底,紫金山金铜矿累计探明金金属储量0.2克/吨以上309吨,0.1克/吨以上335吨,铜金属储量0.25%以上195万吨,0.1%以上310万吨。

    而据中国国土资源报今年3月报道,紫金山金铜矿现已累计探明金矿储量312吨,铜矿储量195.5万吨,改制前后向世人宣布的黄金储量猛增了276吨,按每克人民币250元计,276吨黄金价格为691亿元。

    7月21日,知名律师严义明接受《证券市场周刊》记者采访时称,这明显就是国有资产流失了,实际的含金量是净资产评估的最重要的指标,进而影响到国有股权对价,是否存在人为的压低,决定了这个行为是否是无效行为,是否应该重新评估紫金矿业的价值。

    (证券市场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