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 图文频道 >

禹晋永绵阳往事:7年涉案22起

发布时间:2010年08月05日 11:0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四川新闻网-成都商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厚厚的两摞涉案卷宗“啪”的一下被扔到办公桌上,吴芳(化名)对着黄褐色的牛皮纸轻轻吹了口气,尘土在夕阳中飞扬——22起诉讼案、近600万元涉案金额、一曲曲离奇的商业纠葛,故事的主角都指向同一个人——禹晋永,一个曾经在绵阳待了近20年的聪明小伙、一个被诸多同事描述为“喜欢吹牛”的俊男、一个被昔日的合作伙伴告上法庭的“背叛者”。川东重镇绵阳因禹晋永的出现再度沸腾。

    在禹晋永的人生简历中,他在绵阳19年的生活被轻描淡写、一笔带过。在这19年里,禹晋永在绵阳干了些啥?是否他真的在当地留下了商界传奇?他为何不肯回绵阳投资?

    “他的故事,都在这些卷宗里,他走到今天这一步是必然的。”昨日,吴芳对成都商报记者说,她看过禹晋永在电视上与方舟子等人的辩论,“这么多年了,他一点都没变……”

    粮食系统“不安分”的12年

    吴芳与禹晋永从不相识。

    8月4日上午,位于绵阳市解放街的绵阳市粮食局涪城分局内一片清净,禹晋永的父亲禹秉富一早便去了老年活动中心,虽然已85岁高龄,但禹老身体硬朗,一个人独居,生活过得很顺当。但最近,他的小儿子禹晋永成了这个院子里的热门话题。

    老人1938年参军,1960年左右从部队下来后,调任绵阳粮食局下属的永兴粮站任站长,8年后从乡下调到县城的粮食局直属粮库任革委会主任,1978年左右调回绵阳县粮食局,任工业股股长,后退休一直简居单位宿舍。

    禹晋永在家中排行老三,上有哥哥禹晋川、姐姐禹爱丽,去年,哥哥因病去世,姐姐现就职于绵阳公安系统。禹晋永档案显示,他1963年3月出生,祖籍山西省寿阳县,1979年11月参军,后被调到湖北襄樊、武汉等地部队。

    1982年1月复员后,他被调入绵阳市粮食局涪城分局,即原来的绵阳市粮食局直属分局。“小伙子能说会道,脑子很灵活”,绵阳市粮食局涪城分局一位禹晋永的老领导告诉成都商报记者,那个年代的机关单位,工作能动性不大,“禹晋永总是想干点事,他给人的感觉是想当老大,自己开创一番事业,这在那个年代很难得。”

    在绵阳市粮食局涪城分局购销科待了一年后,禹晋永又调到保卫科干了5年,1988年9月被绵阳市公安局市中区保安公司借调,担任器材部主任。这期间,禹晋永“犯了事”。

    成都商报记者获得的一份当年绵阳公安系统的调查报告称,1990年1月2日,有群众以举报信的形式向公安系统反映,禹晋永在职期间有贪污公款等违纪问题,最终监察部门认定,禹晋永违反财经纪律报销费用1282.5元、侵占公家财物价值359.13(后追退回)、另立名目公款私用、违规报损等问题,并予以处罚。1986年,禹晋永的工资为65.5元。

    在公安局下属企业待了两年后,禹晋永被调回绵阳市粮食局涪城分局。“在这期间,禹晋永从未当过粮食局局长、科长,并未实现他的升官愿望。”前述禹晋永老领导说,禹晋永调回绵阳市粮食局涪城分局之时,适逢政府机关改革之际,不少机关都设立企业搞经营,禹晋永随后就调到了粮食局下属绵阳市粮油购销公司,“他总想单干,便和几个人一起承包了粮油购销公司的一个经营部。”但后来,因机构精简压缩,禹晋永下岗。

    离开粮油购销公司经营部的禹晋永去了游仙区,并在那里注册了一个做类似业务的公司,还得到当地政府部门一位负责人的支持,承担了一部分粮食局职能,但“无名、无牌、无组织认可。”“生意做大了自然影响粮油购销公司的市场。”上述人士说,在粮食局的压力下,禹晋永的公司不得不关门谢客。

    这一年是1994年,禹晋永从此彻底脱离绵阳粮食系统。至今,他留给绵阳市粮食局涪城分局多位同事的印象是“敢闯敢拼,但喜欢吹牛”,当时就有领导预言,这可能会成为禹晋永今后发展的障碍。

    曾被捕羁押数月

    12年苦干依旧宏图未展,禹晋永决定改变自己的命运。他选择了方兴未艾的房地产业。

    1994年,绵阳有一家知名的土地开发公司——绵阳土地综合开发(集团)总公司(简称绵土集),其隶属绵阳市国土局,级别“比市国土局稍微低半级”。2000年进行转制,改制后更名为四川愿望实业有限公司(下称四川愿望集团)。

    当年8月,一份职务任免书下达给了四川愿望集团总部及子公司,禹晋永第一次涉足房地产,担任绵土集子公司绵阳物资开发建设总公司总经理。

    绵土集相关人士告诉成都商报记者,绵阳物资开发建设总公司是绵阳最大几家搞钢材(4308,6.00,0.14%)贸易的公司,在绵阳市场还是占有较大份额。

    “他是通过应聘进公司的,但在这个位子上干了不到半年,就被替换了,业绩毫无起色。”前述人士说。

    被辞退的禹晋永并不甘心。1995年2月,他与绵阳律师李继良在工商局登记成立了永嘉房地产开发公司之一,并由禹晋永担任总经理。

    成都商报记者获得的一份由绵阳市会计事务所(95)第27号文显示,永嘉房地产开发公司出资情况是绵土集以5417.7平方米投入,协议价499.90万元,占注册资本99.98%,而禹晋永和李继良分别出资600元和400元现金,分别占比0.012%和0.008%。

    然而,前述四川愿望集团相关人士对成都商报记者称,“该会计事务所出具的报告是假的。集团对禹晋永设立永嘉地产一事毫不知情,因此并未出资。”2000年8月,四川愿望集团以禹晋永在注册登记时,借四川愿望集团名义,利用虚假的土地使用证验资,向绵阳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支队报案。8月24日,绵阳市公安局以禹晋永涉嫌虚报永嘉公司注册资本罪开始立案侦查,经绵阳市人民检察院批准,11月10日对禹晋永实施逮捕,禹晋永进入了牢房。

    不过,成都商报记者获得的文件显示,绵土集曾于1995年5月任命禹晋永为永嘉房产总经理,既然不知情,何来任命文件?

    本报获得的涉案卷宗显示,禹晋永涉及的22件案件,几乎都是他在担任永嘉房地产开发公司期间发生。记者统计发现,这22件案件大致可有为五类,第一类为各种贷款,涉及金额约394.4万元;第二类为各种购房款,涉及金额约86.2万;第三类质保金,即骗取绵阳市建筑总公司57万元;第四类永嘉房地产员工安置费案件,拖欠6名员工8.05万元安置房;第五类为各种欠费案件,包括拖欠涪城电视台广告费4万元、绵阳市黄金工业房租水电费2.92万元。

    这其中,涉及金额最大的为“黄金大楼”事件。1995年3月2日,永嘉房地产和绵阳市黄金工业局达成了《联合开发房屋协议》,根据这份协议,由黄金工业局出土地,永嘉房地产出资,在位于西河路6号(现为御安街18号)的黄金工业局所属土地上联合建房,黄金工业局分房2066平方米。

    知情人士透露,在建设该楼时,禹晋永以永嘉房地产的名义,到处“获取”质保金,包括绵阳市建筑总公司57万元。而楼刚封顶,由于缺少资金建设不下去了,“成了绵阳市著名的烂尾楼”。

    1998年,黄金工业局一纸诉状告到了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法院最后判决,双方协议终止,已修建好的35%归黄金局所有。相关人士对记者称,“该楼最终还是被修好了”,主要是法院经过拍卖,由绵阳市建筑总公司获取再建资格。

    2000年底被捕羁押几个月后,次年禹晋永离开绵阳,开始了他的异乡创业史。期间绵阳市政府多次邀请他回绵阳投资,但时至今日,他都没有在绵阳投资。只是,每年春节和父亲生日,禹晋永会回绵阳,广邀当年的老领导、老同事叙旧,而一旦他接受媒体采访、或者与知名人物对话,他都会发短信、寄刊物给绵阳的领导和同事。

    成都商报记者 郭新志 席大伟 报道

    疑点调查 1

    北大社会科学部负责人:理事长备案中没有禹晋永

    打开禹晋永的微博(http://t.sina.com.cn),可以看到他对自己的介绍,其中之一为“北京大学公共经济管理研究中心理事长、高级研究员”。但昨天上午,记者来到北京大学社会科学部,相关负责人却告诉记者,类似公共经济管理研究中心这样的机构,所有外聘理事长都要在此处备案,但从未有禹晋永这个人在此备案。记者随后走访了北京大学人事部、校办公室以及社会科学部等多个部门后,对于“禹晋永”这个名字,大家都表示十分陌生。

    疑点调查 2

    北京市昌平区地税局:六年零纳税很特殊

    针对媒体报道“六年零纳税”的事实 ,禹晋永表示,他所做的是投资而非买卖,不经营谈何纳税。对于禹晋永的这一说法,北京律师协会会计和审计专业委员会的相关人士对记者表示,禹晋永的说法并不正确,一个投资公司,在投资过程中,即使没有产生一点儿净收益,签订投资合同时也是要缴纳印花税的。

    昨天,禹晋永公司所在地的北京市昌平区地税局监察科工作人员对记者表示,“企业6年不纳税,即便不从事任何经营活动,情况也很特殊。”

    除此之外,记者注意到,2004年~2007年凯爱置业并没有涉及投资项目,而令人不解的是,其资产总额一直处于57810万元。智基创投财务经理郑世鹏表示,办公房租、雇佣人员的成本、现金支出等均应计入公司的支出,在公司没有任何经营收入的情况下将蚕食公司的资产总额,也就是说,公司的资产总额应该是逐年下滑的。针对上述事宜,记者致电禹晋永,对方拒绝接受采访。

    疑点调查 3

    梁山国土局:开发区无“禹晋永”企业

    昨日,记者再度从梁山县国土资源局获得“梁山经济开发区各企业(单位)用地情况一览表”:21家用地的企业(单位)中无“禹晋永”,也无禹提到的1500亩土地使用方——“凯爱资本投资有限公司”。梁山县国土资源局开发区分局局长季茂伦多次向记者指出,禹晋永当时的拿地意图后来黄了,一直以来,“禹晋永在梁山没有土地,土地使用权证也一律都没有”。本组稿件采写

    每日经济新闻 谢晓萍 张国栋 夏子航 尚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