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 图文频道 >

外地蔬菜绕道千里曲线进京 最后一公里价格翻番

发布时间:2010年09月25日 09:0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青年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中秋节前夕,部分城市菜价明显上涨,引发各方关注。近期,国务院公布“国七条”,时隔多年再提“菜篮子”市长负责制。记者追踪农民的“菜园子”和市民的“菜篮子”发现,目前蔬菜生产和流通环节出现一些怪现象,一些地方市长的“菜篮子”明显变轻了,亟待引起重视。

  城市郊区“菜园子”为何越种越小?

  在湖南面积最大的无公害蔬菜基地长沙陈家渡蔬菜基地,挖掘机翻出的黄土和石块大片堆积在撒满菜叶的地面上十分扎眼,一个城市建设项目正在这里修建。这一幕,正在很多城市郊区上演。

  我国土地管理法规定,征收城市郊区菜地应当缴纳“新菜地开发建设基金”。然而,一些地方政府在招商引资时,大都开出减免该项基金等优惠条件,导致城郊蔬菜基地不断减少。湘潭市农业局一位负责人透露,近年来长沙市的蔬菜基地至少减少了10万亩,蔬菜自给率由原来的90%下降至60%以下,在蔬菜淡季时仅有20%。湖南省农业厅蔬菜处副处长罗伟宁说,2006年到2008年,湖南省累计征用菜地1.5万亩左右,应收缴“新菜地开发建设基金”超过2.7亿元,但实收不到3900万元,其中一些市州至今分文未取。

  “盖楼和种菜比,收益绝对是天壤之别。”在问及北京蔬菜种植基地建设时,新发地农产品有限公司董事长张玉玺坦言,过去主要为北京市民供菜的石景山、朝阳、丰台等地的菜地面积已从17万亩缩减至1万亩以下,目前北京市民吃的蔬菜只有约10%来自本地,其他主要来自山东、河北等地。

  相对而言,上海市的蔬菜自给率较高,达到55%左右。据了解,“十一五”期间,上海市政府共拨款20多亿元,在市郊建设了30多万亩的设施农田。同时,上海市的“新菜地开发建设基金”收取标准最高为每亩7.5万元,远超过其他城市每亩1万元到3万元的标准。

  菜地在减少的同时,菜农也在减少。湘潭市10年前有专门从事蔬菜研究和推广的技术人员70多人,目前仅剩10多人。长沙县黄兴镇蔬菜办主任章继业说,种菜劳动强度大,许多新生代农民不愿干。

  “国七条”提出的首条措施,就是“稳定和提高大城市蔬菜自给能力”。一些基层干部和专家建议,应将蔬菜种植基地最低保有量纳入“菜篮子”市长负责制考核范围,特别是大城市,还要保障不好运输、难以储存的叶类菜本地供应量超过一半。不过,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张元红等专家表示,大城市郊区土地成本远高于传统农村蔬菜生产基地,城市蔬菜自给率提高未必能使菜价降低多少,但可以有效减少价格波动。

  内蒙古土豆“进京”缘何要绕道山东?

  国内最大的土豆产区内蒙古乌兰察布旗距北京不到400公里,但这里的大批土豆要“进京”,竟然首先需绕到800多公里外的山东寿光市,然后再“旅行”约500公里进京。

  外地蔬菜进京为何舍近求远?“集散地,能配菜,走货快。”寿光农产品物流园市场交易部经理张南如此解释。

  在寿光物流园,来自内蒙古的客商小韩说,一车土豆直接进京,十天半月也卖不完,成本高。如果拉到寿光市场,这里菜品多、买家多,一车土豆两三天就卖了,返程时配上其他高价菜运到北京销售,才有账可算。

  多位经销商证实了小韩的说法。内蒙古、河北等地运到山东寿光的菜多数是“单品菜”,而北京蔬菜批发商一般需要搭配多种蔬菜。目前寿光市场已培育出一批蔬菜经纪人,他们有一定信誉,同北京等地批发市场形成了固定用户关系,外地“单品菜”到寿光傍上蔬菜经纪人后,配货运到北京,销售就快。

  蔬菜“绕道”是否增加了运输成本?“绿色通道”政策落实如何?来自内蒙古的经销商小韩坦言:“我运了几年菜,基本没享受过‘绿色通道’。”他说,按规定超限车辆不得享受“绿色通道”,超载一斤也不行。而不同地方的“超载”规定不同,同一车货,在山东、天津算超载,在北京就可能不算,司机无所适从。

  为何不在全国多布局几个蔬菜集散中心?中国蔬菜流通协会业副秘书长陈明均说,蔬菜“倒流”现象,一是表明现有蔬菜生产布局不合理,许多地区蔬菜种植品种单一,未形成规模,难以支撑市场发展。二是表明农产品物流规划不合理,且90%的农产品运输依赖公路。

  “国七条”提出,要完善“绿色通道”政策、提高蔬菜产销的组织化程度。陈明均等专家指出,要在全国形成布局合理的蔬菜基地和集散中心,降低蔬菜运输成本,需要不同部门和各级政府有所作为。

  “最后一公里”菜价上涨最多为哪般?

  记者从菜地、批发市场到城市菜摊追踪菜价发现,蔬菜从收购到批发一般加价25%左右,从批发市场到城内的零售市场加价往往超过50%,其中少数菜品价格甚至翻倍。城内运输难,卖菜成本高,使“最后一公里”菜价上涨幅度最大,让部分市民明显感到买菜的压力。

  在北京,繁忙的街头很少看到运菜车的身影。那么蔬菜是如何到达千家万户的?

  “现在北京新发地批发市场向市内供应蔬菜的车辆都是面包车。”张玉玺说,新发地有163家配送中心,涵盖了北京市内大部分市场、机关单位、大专院校、幼儿园等的蔬菜供应。“但许多人想不到,这么多配送中心没有一辆合法的运输车辆。原因是国内还没有出台明确的蔬菜运输车标准。”“只有面包车能装菜,而且还能在市内道路上行驶。”他说,这些面包车一旦被交警发现会罚款一两百元,理由是客货混装。一旦被路政部门发现,不仅要连车带货一起没收,还要罚款四五万元。据介绍,一家蔬菜公司每年遇到路政部门查处的几率为两三次,罚款金额为10万元左右。“这些罚款成本只能最终转嫁给消费者。”

  据记者了解,京城菜贩卖菜也不易。在北京市鲁谷小区,周边四五家卖菜店陆续消失。一位店主告诉记者,20平方米的小店仅租金一个月就2000多元,加上人工费、管理费等,靠卖菜难以为继。

  陈明均说,从长期看,随着土地和人工成本的不断增加,蔬菜价格将保持上涨态势。但对于“最后一公里”涨价过大,地方政府应有所作为,如对零售菜摊给予适当补贴。同时,对蔬菜的城内运输,不宜像工业原料一样要求只能夜间运输。

  一些专家表示,欧美等许多国家和台湾等地区的农产品交易市场,大都是由政府建设,无偿交付给公司商业化运营。专家建议,政府应明确农产品交易市场是具有公益性的市政设施,给予科学规划和布局,免费或低价提供。有了这一前提,才能有效解决市场乱收费、降低摊位费等问题,真正让市民吃上“便宜菜”和“放心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