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 财经资讯 >

黄奇帆:请对重庆“户籍改革试验”持宽容态度

发布时间:2010年11月04日 09:3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本报记者 吴红缨 重庆报道

    11月3日下午3时,重庆市政府召开新闻布会,由市长黄奇帆专场解读各界近期对重庆户改的疑问。新闻发布大厅挤满了各路媒体,足见外界对这场中国最大规模户籍改革的关注度。

    针对热议最多的“土地换户籍”,黄奇帆强调,农村居民转户,并不附带土地的条件,允许转户居民长期持有。

    黄奇帆表示,重庆户改宗旨是为让更多农村居民享有公平的社会待遇,是人权问题,也事关和谐社会的建立。

    而对近期一些院校强制推行的“农转城”政策,黄奇帆承认确有此事,并已责成相关单位改正。但他也表示,这是一场涉及几百万人群的工作,难免在细节上有所差错。

    重庆自7月启动户籍制度改革以来,一路质疑之声不断。黄奇帆在发布会上说,希望对重庆这场试验给予更多的鼓励和宽容。

    大拆迁运动是“胡说八道”

    重庆今年7月28日正式推动户改。户改首期规划是到2011年实现338万农村居民转户。据黄奇帆在新闻发布会透露的消息,截至11月2日,全市有527245名转户,3个月时间内日均转户6500人。照此近度,重庆今年年底总计将有100万农村居民转户。

    虽然改革进展基本在政府预期之内,但改革过程中,外界的高度关注及伴随的质疑,还是让重庆政府颇感压力,使得黄奇帆觉得有必要亲自出面作出回应和解释。

    重庆户改最大的争议,是对重庆转户动机的质疑。重庆户改的重要依据是《重庆市统筹城乡户籍制度改革农村居民转户实施办法(试行)》,这个政策关键性条款为,农村居民转户后,允许在最长3年内继续保留宅基地、承包地使用和收益权。

    反对的观点认为,这是“土地换户籍政策”,政府本应无条件为全体居民承担社保等福利责任,“退地”不应作为获得城市户口的先决条件。还有观点据此认为重庆政府转户意在农民土地。

    黄奇帆在发布会称,他也注意到网上有人说重庆是在八万平方公里土地上开展“农转非”大拆迁运动。而他认为,这是“胡说八道”。

    黄奇帆称,根据重庆大城市带大农村的市情,重庆走统筹城乡之路。它包括提供城乡一体基础设施、公共服务、社会保障、市场要素及户籍平等。“前四位主要依靠财政投入及市场建设,而户籍只能通过改革来完成。

    对于外界所指的“交换”,黄奇帆在会上多次表示,农民进城,是用他的青春和劳动获得相应的城市保障,与土地无关,农民退地不是进城的前提。

    “如果过了三、五年,十年,进城的农民还不是愿意退地,就让他保留着好了,这是对农民基本利益的保护。”黄奇帆说。

    发布会另一个内容,是回应近期有关学校为完成上级指标而“强迫”学生转户的行为。据了解,在首期户改计划中,包括60万-70万在校大中专农村籍学生。

    这次新闻发布会透露,据重庆教委的调查,全市有9个学校13个班在推进户改中,为完成上级指标确有强迫学生转户的情况。

    黄奇帆回应说,政府对改革设计有宏观目标,但从没有下达过转户指标,也禁止强迫转户,这是学校在政策理解上存在偏差。

    物权法实践

    “户改主要涉及到土地和人这两大重要资源的重新配置,改革肯定不会轻松。”重庆大学一学者称。

    比如它会涉及到严格的土地政策。其中之一就是转户后土地是否可以长期保留?据现行法律规定,农村迁入设区的市,应退出承包地。对此黄奇帆回应说,法律并没有规定退出时间。

    重庆市政府在9月26日也正式下发《关于推进重庆市户籍制度改革有关问题的通知》,明确过渡期结束后,可继续按照依法自愿的原则处置农村土地。

    但一位在校农村籍中专生对记者表达他的怀疑:这个通知具有法律效力吗?

    西南大学副校长刘俊认为,从物权法的角度来看重庆的改革,这个问题就是可解的。刘俊表示,农民的承包地使用权、宅基地使用权、林地使用权等土地物权,按照《土地承包法》和《物权法》的规定,是农民的独立财产,这个财产权益不与成员身份挂钩。

    刘俊认为,重庆保护农民土地权利的试验,可以认为是对《物权法》确立的承包土地使用权等独立物权最彻底、最完全的体现和实践。

    对户改的另一大忧虑,是进城农民的生存。有国内学者指出,重庆户籍改革规划很大程度是建立在对未来经济增长乐观预期之上,基本以政府对产业、人口的规划为前提。如果经济下滑,就会带来系列反应。

    尽管黄奇帆等重庆市政府官员多次表示,重庆经济发展,足以提供农民工作岗位。但接受采访的农民普遍担心:所得补偿,进城难以购房,或购房所剩无已,另外其文化程度不高,多靠体力干活,如失去工作或年老,如何生存?

    但也有学者对此表示不必担心太多。2005年重庆制订《重庆市土地承包法实施办法》时,经调查统计的重庆新增无地农民已经超过400万,参与调研的学者说,“那时重庆农村第二轮土地承包才过了8年,即便现在又增加了更多的无地农民,也并没有出现农民生存问题。”

    重庆大学一位学者表示,“重庆户改有争议很正常,城市化本是随经济社会发展自然演变的过程,但重庆是以行政力量强势推动,其间自然会产生矛盾,但这个改革是应该得到支持的。”

    黄奇帆在发布会对此问题也作了回应,“也许过20年、30年后,中国的城市化进程就完成了,但我们可以允许城乡不公平的现象存在这么长时间而无所作为吗?”

    黄奇帆表示,随着户改推进,也许会遇到更多的问题,政府会不断调整,“但本质上我们是在做一场有意义的试验,希望给予更多的鼓励,对改革持宽容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