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 财经资讯 >

政府履约日渐行渐近 重庆路桥资产置换悬疑待解

发布时间:2010年12月14日 23:5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姚伟 重庆报道

  对于倚重“三桥一路”(注:长江石板坡大桥、牛角沱大桥、石门大桥以及南山旅游公路)收费的重庆路桥(600106.SH)而言,这是一个关键的十字路口。

  2010年12月13日,重庆路桥与会股东同意重庆市南岸区交通局以8200万元的价格回购南山旅游公路收费权。按该收费权摊销后5507万元的账面净值,此举将一次性增厚重庆路桥2010年净利润2693万元。

  而在出售南山旅游公路的同时,牛角沱大桥的收费期限也将于2010年12月31日到期。此前按照重庆路桥与重庆市政府的约定,在该桥收费权限到期后,政府将用其它有收益的资产等量置换。

  股东们更关心的是,对于每年能为重庆路桥贡献约4000万元营业收入的牛角沱大桥,政府将拿什么资产置换?

  出售南山公路背后

  2000年12月,重庆路桥以9500万元购得南山旅游公路收费权。自此,早年的重庆路桥盈利全部依靠“三桥一路”的收费。但此后在重庆市路桥收费改革的背景下,其“三桥一路”的收费模式有所调整。2002年6月,重庆路桥将“三桥一路”收费权委托给重庆市政府授权的重庆城投,后者将“三桥”收费固定在1.18亿元,2002—2004按每年4%增长,之后不再增长。而南山公路则以1186万元为基数,从2002—2004年每年按5%增长,之后增长率另行商定。

  经过此役,“三桥一路”收费站全部取消,重庆路桥在2004年后每年从中固定收取约1.45亿,并同时承担日常维护。

  事实上,在“三桥一路”当中,南山旅游公路的盈利能力最为薄弱,由于其收费在2004年后一直锁定在1372万元,而维护成本则逐年攀升,因此每年净利润仅有两三百万元。

  在一位接近重庆路桥的人士的眼中,此番出售南山公路,实际是上市公司在社会效益最大化与股东效益最大化之间选取的一个平衡。

  上述人士表示,由于南山旅游公路通往南山风景区,重庆市政府想提高南山旅游公路的等级让风景区“升值”,由此需要重庆路桥对其进行大整修,但估计没有2亿元拿不下来。“如果重庆路桥届时就此事项提交股东大会审议,中小股东肯定要发难。对于一个每年仅能贡献两三百万元的南山公路而言,一次性投入2亿元并不符合股东利益最大化的原则。”

  在如此权衡之下,重庆路桥选择出售南山旅游公路。

  资产置换悬疑待解

  对于倚重“三桥一路”收费的重庆路桥而言,在解决了南山旅游公路的出售之后,面对的挑战还有牛角沱大桥今年年底的收费期届满。虽然政府承诺届时将会进行等量置换,但答案尚未揭盅。

  本报记者注意到,资产置换缘于10年前的一份文件——重庆市政府办公厅2001年下发的《关于重庆路桥三桥收费年限有关问题的复函》显示,重庆市政府原则“同意在收费年限到期时,市政府研究按当期经评估确认后的净资产回收三桥及相关资产,用其它有收益的资产等量置换”。

  券商人士表示,如果没有市政府当年的那份承诺,重庆路桥股东不会高票通过将“三桥一路”收费权委托给重庆城投的议案,而该议案当年一旦被否,重庆市的路桥收费改革将遇到很大的阻力。

  “但重庆路桥股东也没想到,如果现在按当年10元/辆车通行费计算,牛角沱大桥今日每日15万辆以上的通行量将在一年内创造出5亿元甚至更多的收入。”

  然而,令股东们稍感不安的是,位列重庆路桥“固定资产项目”的牛角沱大桥,其初始入账成本仅为1457万元,经折旧后目前账面价值只剩下214万元。如果按此价值进行等量置换则亏大了。

  “这是历史原因造成的,牛角沱大桥1958年12月开工,1966年1月竣工,这都过去四五十年了,但该桥入账一直采用历史成本法。不过目前牛角沱大桥的市场公允价值肯定是上亿元,远超其账面净值214万元。”上述券商人士说。

  而在股东大会上,重庆路桥管理层亦称,“重庆路桥正积极配合政府蹉商资产置换事宜,预计不久资产置换就可得到圆满解决。”

  而市场亦对本次资产置换格外关注。银河证券研究员张秋生在研报中提出,鉴于牛角沱大桥、石板坡大桥分别将于2010年12月31日、2016年12月31日收费权到期,重庆路桥面临收费资产萎缩,持续经营不利的局面。重庆路桥应启动对旗下子公司渝涪高速公司剩余股权的收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