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 财经资讯 >

汽车买卖疯狂24小时:经销商一天卖出半年的车

发布时间:2010年12月27日 08:0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新京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暖洋洋的太阳晒在车里,闫凯几乎就要睡着,只能把音响开得震天响,打开车窗让自己清醒一下。而在副驾驶座上的同事已经酣然入睡,手中拿着的钥匙也已经掉到地上。作为一家4S店销售员,闫凯已经连续工作了二十几个小时。

  【疯狂24小时之销售篇】

  “一天卖出半年的车”

  23日早晨10点半,闫凯拖着疲惫的双腿回到位于五方桥附近的4S店内,眼中布满了血丝,身上的那件印着品牌Logo的冲锋衣沾满灰尘,还有隐约的半个脚印。从昨天下午6点下班后,他就与同事一起去往方庄的新车购置税征税点排队,为手里的20多位22日交钱买车的消费者代办交税。

  一进门他就大声嚷嚷着,“今天说什么也不给代办了,要办不要紧,最少交1500块钱!”很显然昨天的经历让他受到了很大的刺激,而在税务局如此排队交购置税在他7年的汽车销售从业经历中还是史无前例。

  销售员应接不暇

  23日早晨新闻上说新政发布会要延迟到下午3点,很多人就像抓住了最后的希望,比前一天更加汹涌地涌进店里抢购。所以闫凯根本没有休息一下的机会,把税本和发票扔给办公室里的同事,就被拉到停车场,帮一位销售更换电瓶。

  那是目前店内为数不多的几辆现车了,但由于放置时间超过半年,电瓶早已没电,他从一辆新车上拆下电瓶,把那辆被灰泥包裹着的老车打着,客户匆匆看了两眼,几乎没怎么犹豫就决定交钱了。这辆车在21日之前的优惠是7000元,送各种装饰,而现在一分钱优惠都没有。

  闫凯没有时间将电瓶拆下来装回到新车上,下一位已经订车、着急提车的客户就已经等在店里了,他赶紧抓了一辆工作车,开往3公里外的仓库提车。可令他没想到的是,在盛华检测场门口,等待验车上牌的车排起了长龙,完全将道路堵塞,只能一点点蠕动,原本5分钟的路程他走了足足半个小时。

  五环外偌大的停车场已经几乎被清空,还剩下几辆已经停产的车型在那里,闫凯说那几辆车也已经全款预订了。当车开回到4S店门口的时候,有工作人员正将展厅里的一辆车开出来,这时候,这个投资将近2000万元的标准展厅内就只剩下一辆车了,而且挡风玻璃上还贴着“已售出”的纸条,他们甚至来不及用打印机工整地打印。

  从开门到下午两点多的5个小时里,他们卖掉了手头上的21辆车。已经完全无车可卖,但电话还是响个不停,到最后接起电话来第一句话就直接说没有车。闫凯和昨天一起去排队的同事利用这个短暂的机会睡了过去。

  销售店通宵营业

  下午3点多,发布会如期举行,销售经理办公室里围满了销售顾问,紧盯着电视屏幕。他们根本不关心发布会开始阶段的那些寒暄,那些什么道路建设、什么限行措施、什么外地车,他们只关心明年的车到底能不能卖了。

  发布会结束后,销售经理决定通宵营业一直到24点,也就是新政规定的购车最后期限,派一路人马立即去商委门口排队。因为在这之前交订金签合同的客户,只要经过备案都可以上牌,所以今天没车也可以卖订单。该品牌的大区也打来电话,询问他们晚上的计划,而销售们已经散去,正在统计手中的意向购车者,通过群发短信的方式通知他们可以到店订车。

  下午5点钟,新一轮抢购高潮到来,而这时也彻底成为4S店主导的卖方市场。闫凯抓起客户休息区的一瓶可乐,一饮而尽,攥着一打购车合同跑了出去。在这个时候,商量价格?没可能!提车时间?不知道!明年一定能备案成功?对!我们在“商委”排第四!

  店内一直这么持续忙碌着,所有人都像是热锅上的蚂蚁,刚到店的顾客因为找不到销售而大声嚷嚷着,销售找不到计算器而心情烦躁;合同仓库已经被搬空了,订金收据也几乎快要用完……买车人攥着钱,完全没有了从前的架子,“什么顾客是上帝,现在能给车他们都可以是上帝!”一位坐在茶几旁,等着销售拿合同来的顾客无奈地摇着头。

  24点马上就到,挤在财务窗口等待刷卡的人开始着急了,怕过了点备案无效。销售开始带着排在后面的几个人去银行取现金,而同时,写合同的人已经开始将所有合同收集起来,集中盖章,并送到前方在商委门口排队的同事那儿。

  直到凌晨1点,所有合同才算是处理完毕,顾客逐渐散去。展厅里一片狼藉,各种纸片、报纸和纸杯散落一地。闫凯没有回家的意思,坐在客户休息区盯着只有一辆车的展厅。在这疯狂的一天,他们店签订了141辆车的订单,足够平时两个多月的销量。而其他4S店的情况也基本接近。“今天一晚上估计得卖出半年的车”,闫凯说。

  截至发稿,在商委备案的销售员还没有回来,其他销售的手机也响个不停,昨天交了订金的客户急切地想知道是不是可以上牌。所有4S店工作人员经历了北京车市最疯狂的24小时。

  【疯狂24小时之购车篇】

  “我们现在加价一万元”

  风声早在20日就已传到老黄耳朵里,他是在建材城做照明器材生意的一个小老板,旁边几个摊位的当家人已经跑去买车了,而且据说有个人在大兴车管所通宵排队上牌。作为安徽人,老黄开始担心传说中的限制外地人买车会成为事实。

  必须的选择

  传言越来越惊悚,有的说22日是最后一天,有的说23日是最后的期限,他按捺不住,也决定在23日下午去看看车。不是什么轿车,而是心仪已久的一辆长安宽体微面。对于他们来说,这无关享受或者面子,是地地道道的生产工具,而且如果以后无法上牌或者需要花大价钱去买个牌子,无疑是巨大的成本损失。

  当被问到为什么不早点去买车的时候,老黄说,“本来年底车价就高,打算到明年过了春节再买,没想到政策会这么快”,平时他挺爱看报纸,但在他印象中却没看到什么明确的声音。

  在四惠桥东有不少微面经销商,原本密密麻麻停满一院子的车已经销售一空。老黄问起自己想要的那款车,销售只装作没听到,从他身边做繁忙状走开了。老黄很迷茫,“这在从前可都是很热情的啊”。他抓住另外一个销售,问有没有车,那个销售指了指墙边几辆车,说只有那几辆了。老黄很失望,那些都是些老款车,发动机不好,车体也不够大,还没有空调,他开始后悔没有听旁边商户的建议早点来看车。

  销售们正在忙着给停在马路边的一排微面驾驶员发资料,他们即将去车管所验车上牌,老黄看着他们,羡慕与后悔在他心中弥漫开来。他拉住一个马上要上车的销售问现在还来不来得及,销售告诉他现在都交不上税,没法办了,话音未落就关上车门扬长而去。

  老黄骑上电动车,打算去别的地方转转,他的老婆打来电话,说广播里说新政策出台了,让他去问问看,到底能不能买。于是老黄换了家店,虽然不是他原本想要的长安,但这家店的销售看起来要更积极一些。销售明确告诉他,只要签订单,就可以上牌,只卖最高配的车,价格也没得商量。老黄赶紧给几个同乡打电话,得到的都是同样的答案。他这下子着急了,赶紧给老婆打电话,让找个人看着店,带着钱赶紧到卖车的地方。

  经销商摆明前提,不管交税、不管验车,只管着给签订车合同,价格是4.9万元,没有商量的余地。老黄和老婆拿安徽话合计了半天,最后决定刷卡交钱。在小心翼翼地输入密码之后,他们有了自己平生第一辆车,没想到是这么快的过程。

  似乎回到了百货大楼

  与老黄同样着急的是车先生,山东户口,名下已经有一辆车,因为最近搬到了天通苑,夫妻俩上班一个往东一个往西,必须得有两辆车,一听说新政要出就开始看车,不过他与老黄一样,观望情绪很严重。

  从16日得知有可能摇号开始,他就在看车,福克斯是他中意的车型,当时还有3000元优惠,并且可以办理零利率手续。他开始琢磨着要不要买个2.0L运动版,虽然总价稍高,但可以分期。18日他又去了一趟4S店,优惠没有变化,但是他在网上看到北京以外的地方已经可以优惠到8000了,所以还是没下定决心。

  老婆催他赶紧买了算了,不在乎那点优惠了,早买早方便,车先生这才下定决心,21日带着卡他又来到4S店,令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之前一直接待他的销售告诉他,现在优惠没有了,为了避免与新政冲突,零利率分期也停止了,“4S店把之前宣传零利率的单子都收起来了”,车先生说。他没敢再犹豫,找到销售说刷卡订车,剩下的钱明天筹齐再交。销售说帮忙查查看有没有想要的车,结果令人失望,原本有两辆的黄色自动挡运动版现在已经没有了,下一批车要到1月才到,目前只有一辆银色2.0L手动运动版。

  这阵势让车先生有些傻眼,他决定回家看看情况再说。22日,销售打来电话说第二天可能出台新政,让赶紧订车,车先生没有去,他决定等到新政出台之后,“总不至于立即执行吧?”23日下午,新政出台,他还在开会的时候4S店来了短信,说通宵营业。他散会后赶紧开电脑大概扫了一眼新政发布会实录,就赶紧下楼往4S店赶,这次成真了。

  店内直接给他一张合同,让他把个人信息填写一下,过了很久那位销售才回去找他,在车价一栏中填上了15.68万元。车先生以为销售填错了,销售很惊讶地反问,“刚才没人告诉你吗?我们现在加价一万元”。

  从优惠3000元到加价1万元,不到一个星期,过山车一般的价格变化让车先生感到有些眩晕。“好像是回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的百货大楼,有什么买什么,还不能挑不能换”,他很无奈,可正如很多赶在23日之前签单的顾客一样,“也必须得买上一辆不是?”

  本报记者 崔卓佳 王亚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