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 财经资讯 >

ST天润:恶意圈钱 监督缺失

发布时间:2011年03月06日 11:2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证券市场红周刊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 《红周刊》记者 张锐睿

  营业收入18669万元,利润总额-33913万元,净利润-34124万元,基本每股收益-2.88元。其中,营业收入、利润总额和净利润分别同比下降47.89%、360.72%、374.99%。这就是ST天润2010年的经营状况,每股亏损2.88元的“壮举”基本上让公司成为了A股市场2010年的“亏损王”。一个上市4年的公司,怎么就沦落到了如此的境地?

  上市4年变故多

  ST天润于2007年2月上市,上市前3年,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2.56亿、3.28亿和3.54亿元,实现净利润2614万元、2151、2670万元。但上市之后,公司业绩迅速变脸,2007年至2009年,公司业绩一路下滑,净利润分别为2334万元、532万元、-7148万元,直到2010巨亏3.4亿元。

  ST天润不仅业绩变脸,信息披露也多次变脸,自上市以来,ST天润的信披更正公告多达7次。2008年7月,湖南省证监局曾对公司进行专项治理。报告显示,公司内部制度管理、募集资金使用、信息披露以及财务方面都存在诸多问题。

  就在去年,公司还“忽悠”了一把深交所。ST天润尿素生产线于2010年4月6日停车检修,5月20日完成检修任务,但生产线并没有恢复生产。2010年5月12日深交所就其生产经营情况向公司问询时,公司竟谎称“生产运转基本正常,外部条件和生产环境基本正常”。直到6月1日,公司才发布公告表示生产线处于停产状态。

  不仅如此,ST天润的募资项目也成为圈钱的一个借口。公开资料显示,ST天润IPO一共募集资金1.78亿元,扣除发行费用2079.40万元,实际募集资金净额1.57亿元。根据招股书所披露的计划,募集资金将分别投向年产20万吨尿基复合肥和热电联产综合利用项目。

  这两个项目的进展并不像公司招股书中描述的那么美好。20万吨尿基复合肥项目在2008年3月建成投产之后,当年贡献净利润仅为92.57万元,2009年贡献净利润降至13万元,与盈利预测的年均新增税后净利润可达1896万元相差甚远。而计划投资近2亿元的热电项目,则由于岳阳市政府对城市建设进行了重新规划,项目与新规划有冲突,政府要求暂停实施。截至2010年10月30日,公司上市时的募投项目20万吨尿基复合肥项目和热电联产综合利用项目已分别投入募集资金4477.42万元和2074万元,剩余募集资金9172.8万元。而根据公司去年年底的公告,这剩余的9172.8万元因银行、法院强制划拨等原因,截至目前仅剩160.26万元。

  “ST天润”不止一家

  ST天润这种上市后随即变脸的情况并非个案。2006年10月,*ST德棉登陆中小板募得资金2亿元。上市前,公司每年的净利润基本都是2500万元左右,但上市后业绩便急转直下,2007年公司实现净利润为2551.7万元,同比下滑6.14%;2008年便爆出5320万元的亏损,2009年公司亏损额度加大至11728万元,2010年前3季度,公司依然亏损了2274万元,最终凭借当地政府给予的7800万元的红包才勉强盈利。此外,*ST德棉曾因为虚假陈述2007年中期报告和年度报告而遭到证监会警告,并被处以30万元的罚款,公司董事邓辉和监事赵全胜也被警告。

  *ST钛白同样如此。2007年8月上市当年就出现亏损,最终凭借债务重组收益才扭亏为盈。2008年公司亏损了2.68亿元,2009年亏损了1.49亿元,上市之后连亏3年的情况在A股市场实属罕见,有投资者认为公司的保荐机构在上市前没有客观地分析和表述公司所面临的市场环境,对股民造成了虚假信息传递。

  监督缺失之过

  在2008年,知名财务专家夏草曾对ST天润的整改公告表示质疑。他认为根据整改报告反映事实,公司也涉嫌现金舞弊,虚构收益同时虚构货币资金,并可能涉及隐瞒负债。他同时对ST天润的保荐人平安证券以及相关会计师事务所的不作为提出了质疑。从上述几家公司的情况也可以看到,相关的保荐人并没有起到相应的监督作用。

  颇为巧合的是,ST天润的保荐人林辉同样是*ST德棉的保荐人,此外,去年曾轰动一时的胜景山河IPO的保荐人同样是此人。夏草认为,“本来,保荐人及独董属于上市公司治理层,是制衡公司管理层的,但如今一旦上市公司出事,就要牵连到保荐人及独董,这导致保荐人及独董成为上市公司的保护伞,成为一根绳子上的三只蚂蚱,同患难共存亡。”

  耶鲁大学的陈志武教授曾将市场监管分为五层,除了按传统的看法承认公司董事会、证监会和司法部门的作用,还强调了两种极为重要的力量——媒体监督和市场参与者的监管。夏草认为,市场化的资本市场需要市场化的监管,最重要的是引进惩罚性赔偿及集体诉讼制度,让市场参与者主要通过法律手段解决证券欺诈问题,资本市场监管应该是市场参与者居主导,而不是政府。如果没有民事赔偿,一切公司治理的改进措施都可能变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