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 财经资讯 >

双汇市值蒸发90亿 是否赎回基民犯难

发布时间:2011年04月21日 09:56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南方日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19日复牌后,双汇发展连续两日无量跌停,市值蒸发86亿元,重仓基金因此损失惨重,基民面临着赎回与否的选择。股票价格两日间从停牌前的77.94元直降至63.14元,总市值蒸发约89.67亿元。算上3月15日的跌停,3个跌停板估计让基金总损失超过50亿元,相当于一只大型基金“灰飞烟灭”。

  这可能仅仅是个开始。有机构对北京、上海、深圳等全国8个城市双汇产品销售情况进行的调查显示,双汇冷鲜肉在绝大部分卖场几近绝迹,火腿肠等肉制品亦受到巨大冲击,个别超市销量剧减五成。

  股价走势   56元,撑得住么?

  如果双汇今天继续跌停,价格将跌至56.82元。

  双汇发展在去年11月推出整体上市计划的同时,兴泰集团通过境外股权变更取代高盛、鼎晖成为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并将履行要约收购义务,而56元/股的要约收购价或许将成为双汇未来股价的有力支撑。

  广发证券判断认为,根据此前双汇发展实际控制人变更与重大资产重组的条款,要约收购价56元/股依然有效,因此56元会是大底,但目前双汇发展的重组已经被延后,如果资产注入计划发生变化,56元的大底也可能被击破。

  私募基金经理刘继东分析认为,从包含双汇发展为成分股的几只ETF交易情况看,资金对其股价存有两个跌停的预期,个人认为其要约收购兜底价56元以下比较安全。

  平安证券研究所首席策略分析师王韧说,双汇发展公告表示,瘦肉精事件预计影响营业收入13.4亿元。因此,复牌跌停完全在预期之内,并且仍有往下的空间,未来还会出现几个跌停。但中长期看空还是看多要取决于市场,目前仍很难判断。

  不过,令人意外的是,在最近六家券商就双汇“瘦肉精”事件的研报中,有四家都给出“推荐”或“看好”评级,仅两家给出“不做评级”和“观望”评级。德圣基金研究中心负责人江赛春(微博专栏)评价说,虽然不好评估券商如此评级的原因,但在相关潜在影响不明朗的情况下,给出这样的评级是不负责任的。

  “56元的要约收购支持股价是很难的,双汇的未来主要看基金的表现,基金有可能会打开。” 金元证券策略分析师徐传豹认为,由于双汇的股票基本都在基金手中,“未来跌停如果打开,拉几个涨停板都有可能”。

  投资分析  现在赎回有点迟

  赎回还是不赎回,对于目前仍持有重仓双汇的基金的基民来说,这是一个问题。公开资料显示,双汇发展的十大流通股东都来自机构,其中,公募基金就占据了7席。而兴业全球基金损失最为惨重,兴业全球趋势、兴业全球视野为双汇发展第一和第三大流通股东,旗下6只基金合计持有2553.77万股,一日损失近2亿元。

  根据双汇年报,易方达旗下多达12只基金持有双汇发展,持股量为1702.71万股,损失1.33亿元。华夏和国泰旗下各有10只基金持有双汇发展,两公司各合计持股2009.82万股和1499.49万股,分别损失1.57亿元和1.17亿元。南方旗下虽有11只基金持有双汇发展,但持股量相对较少,损失只有9975万元。

  踩到“地雷”的基金公司,仍将面临双汇发展前途未卜带来的巨大考验。据报道,一家基金公司至今已被赎回超过50亿元,“恐慌性”赎回已经出现。

  “建议立即赎回!基金不会管基民死活,基民得靠自己。”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证券分析师态度十分坚决。“合理的话,双汇应该退市。‘瘦肉精’是给中国人下毒,无法宽恕!”他愤慨地说。

  “现在赎回来不及了。”与上述人士相反,德圣基金研究中心负责人江赛春认为双汇事件对基金净值的潜在影响远没有投资者想象的那么大,“作为长期投资者,没有必要因为双汇事件而恐慌性赎回基金,主要应该考虑赎回收益”。江赛春做了一个计算,“假定双汇发展复牌后,跌幅达到50%,那么按照10%仓位上限基金净值潜在损失就在5%左右。如果赎回更换其他基金,交易费用在2%左右,反向套利能避免的损失也就在3%上下;极端情况下,如果重仓10%双汇发展的基金净赎回比例达20%,双汇复牌后跌至35元,那么反向套利潜在收益为6.25%,扣除交易费用,能避免的损失约为4%”。

  按照江赛春测算,如果双汇发展复牌后相比估值价格继续下跌30%,那么扣除交易费用后的实际效益不过在1%~2%之间,如果基金重仓持有双汇发展的比例只在5%左右,那么潜在套利收益不过0.5%~1%。

  另有基金分析师指出,在双汇停牌期间,如果基金被大量赎回,基金公司只能卖出其他的股票,会造成双汇所占比例的被动提高,同时重仓基金如果被动持有双汇发展市值超过净值的10%,一旦双汇发展复牌,就得大幅抛售股票,引发股价的进一步暴跌。

  南方日报记者 贾肖明

  实习生 肖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