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 经济台滚动新闻 >

[今日观察]聚焦钱流:钱多的烦恼?(20110615 )

发布时间:2011年06月15日 23:5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今日观察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2798bdc6ba7a4569d5985c94fb4e2ae6

    炒房、炒蒜、炒收藏,是否钱多惹的祸?有人钱多,有人却在喊渴,资金流动为何冷热不均?系列节目聚焦钱流,《今日观察》正在评论。

    主持人(陈伟鸿):这里是正在播出的《今日观察》,欢迎各位收看。中国缺钱吗?前一段时间的信贷大量投放,加上数量难以统计的民间资本,一度出现的炒房、炒蒜、炒姜,一句话其实应该是不差钱的。但是真的不缺钱吗?当前许多中小企业资金紧张的话题火热升温,如何来引导过热的流动性,如何才能够让钱流畅通起来,从我们的节目当中呢,我们将来连续聚焦钱流。

    今天演播室的两位评论员是张燕生和何帆。我们也欢迎电视机前的观众参与我们的节目。好,首先请跟我们的记者一块到陕西的神木去看一看。

    梁陈伟(记者):陕西神木最近一次被公众所广泛关注,是因为两年多前的医改,2009年神木率先实现了轰动全国的全民免费医疗,其实除了免费医疗,在这里现在已经实现了12年的免费教育和城乡养老全覆盖,之所以有这样的底气是因为神木有钱。

    解说:神木是现在我国产煤第一大县,总储量达到500亿吨,走在神木县旁边的国道上记者看到,每天排队等待进入高速公路的运煤车连绵几公里,有煤不愁卖,去年全县的地区生产总值达到605亿元。

    “十一五”期间年均增长达到54.8%,煤炭在神木造就了许多富翁,这个位于陕西省北部的县城,最近的房地产价格也和省会城市西安不相上下,从去年秋天的每平方米四千元,上涨到现在的均价每平米八千元,现在神木最贵的房子已经涨到每平方米两万元,外地一些开发商也将目光聚集到神木,售楼广告比比皆是,在一家酒店大堂一层记者看到,一个来自西安的房地产项目售楼处,销售人员介绍,他们在神木的销售业绩非常可观,不仅有西安的楼盘,记者还发现了不少北京、山东沿海城市以及海南等地的在建楼盘。

    房地产热是留给经济的直观印象,而走在街道,记者还看到很多这样的店面,初步测算当地民间资本规模在200亿元左右,神木县原有担保公司113户,注册资金总规模为12亿元,2009年以来当地金融主管部门进行清理整顿,大部分担保公司变更经营范围,联合申办小额贷款公司,去年底审核后提出建议解散36家,保留1家。

    高瑞亭(神木县人民政府金融工作办公室主任):我想关键还是如何引导民间资本找出路的问题,现在在找出路上资本市场这块前景这么好,但是大家对这一块(还没有进入),一方面是不懂,其次是好些老板觉得现在已经很富裕了,就是没有再投资的冲动,没有往大做的冲动,所以这个路还很长,需要咱们政府的引导,甚至是一些政策的扶持。

    还有一组数据,截止到去年年底,神木县金融机构存款余额超过421亿元,贷款余额超过212亿元,目前已获批的小额贷款公司13家。

    主持人:对于神木这样富裕的地方来说,充足的民间资本其实是他们身上非常明显的标签,这么多钱一定要寻找投资的方向,我们看到在神木有很多人的都投资房地产,包括全国各地也是如此,为什么这么多人,他们都会把投资的目光,锁定在房地产身上呢二位怎么看?

    何帆:这都是钱多惹的祸,神木这个地方呢有钱人呢,原来绝大部分都是投资煤炭的,可是现在的话,继续投资煤矿又觉得风险比较大,那么这些人又没有投资其他地方的这些知识经验,那怎么办呢,其实也急的没有办法,所以我们现在看到一窝蜂全部都去买放子去了,有一个故事呢,说一个陕北的煤老板呢,去买房,然后正在那里看楼盘突然电话响了,拿过来一接是一个老乡,问他你在干吗呢,说我正在买房呢,我正在看楼盘呢,然后老乡说,说要不这么着吧,你就替我捎一套回来。

    主持人:这个“捎”字用的好。

    何帆:对,买房子现在跟买袜子一样。那么另外呢,刚刚我们在里面也看到,大街小巷像雨后春笋一般出来的,各种各样的金融担保公司啊,贷款公司啊,那也都是钱多被憋出来的,因为这些钱呢,实在是找不到这个出去的地方了。所以这是一个非常不正常的一个现象,包括企业现在都不做实业了,都去挣钱,在温州有很多企业过去的时候是,这个丈夫是做工厂的,做实业的,那么现在做实业不赚钱了,老婆呢可能是参加一个炒房团到处去买房,结果到年底算帐,丈夫挣的钱还没有老婆挣的钱多,所以温州太太们,现在在家庭里头的社会地位也越来越高了,但是这个就给我们带来一个,就整个中国经济系统就变得非常脆弱,如果所有企业变成房地产企业,所有人的都去炒房,那万一房价下跌的话,给我们带来的这个损失是可想而知的。

    主持人:这个确实是值得关注的一个问题,那么张所长在你的研究当中,这个房地产投资热,如此之热,它背后折射出了什么样的一些问题?

    张燕生:它背后就折射了,刚才我们何帆教授所讲到的就是钱太多。

    主持人:钱太多。

    张燕生:租太大,利太厚,从国际上来看呢我们也会发现像这样的案例很多,比如说19871990年的日本,当日元大幅升值的时候日本出现了很大的资产泡沫,那么资产泡沫到了1990年的时候,也就是说很多的日本的很多的国内的这个像东京的地产,都超过了美国的整个的资产的价值,那么从美国的角度我们也能够看到,从20002008年也就是这一场美国的泡沫经济很大程度是由于楼市泡沫造成的,因此从中国来讲呢,我觉得也就是我们讲房地产热这个投机背后利太大,这个租呢太厚,和目前呢也就是对这个投机的这种热潮过热,我觉得带来了今后将会带来后患无穷。

    主持人:我们也来看看网友如何看待这个问题,首先看到的“李秀玲”这位网友说,“目前一些中小城市房地产热的背后暴露出的是资本市场资金流动不合理,大量的资金进入到了楼市,而有的经济实体领域却出现了无人问津的局面。”

    再来看另外一个网友,他叫“创时天地”,他提到,“这几年国家加快了科技创新的步伐,但是科学技术转化为产业,需要大量的资金支持,让民间资本与科技相结合是不错的选择,既能推动经济的发展,又能促进产业的转型。”

    其实从神木这个窗口我们看到现在民间的钱,实在是非常多,所以你会看到大家这个投资的热情非常的高涨,不光光是房地产吸引了很多的钱,其实在很多的艺术品市场,比如说古玩,珠宝,字画等等,同样也能带动起很多的投资热潮,有的时候还不是如此,包括了生姜、大蒜都可能成为炒作的一些重要的对象,我们一块来看一看。

  这是日前北京一家拍卖公司一场古籍善本的专场拍卖现场,要拍卖的是一本近代谢无量的手写诗册,业内人士介绍,这在古籍善本中也就属于中等档次的藏品,即便如此仍然引起众多买家哄抢。

    拍卖师:22万,25万,28万吗?28万。30万,32万,35万,38万,40万,42万,45万。

20万起拍,不到一分钟的时间,这件拍品已经被抬到了60万,3分钟后这件拍品以83万元成交,拍卖公司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在两三年前这件拍品的成交价在20万元左右,最近一段时间古籍善本的行情暴涨,就这件拍品的成交价估计在50万元左右,但是拍出80万以上是他们怎么也想不到的,拍卖公司的负责人也表示,古籍善本的价格在2000年到2008年基本上没有什么增长,但最近两年半的时间价格就翻了五倍。

    赵超(北京泰和嘉成拍卖公司经理):从2009年开始已经加入了很多新的客户,大概就是有一些搞房地产的,还有一些搞金融的,就是他们已经加入了这个行列,而他们的资金量肯定是比老的收藏家要多很多,可能有几倍几十倍的往上翻。

    拍卖师:三亿一千五百万,三亿五千万,三亿五千万,三亿七千万。

    在此前的522中国嘉德2011春拍上,齐白石的《松柏高立图•篆书四言联》,加上佣金以4.255亿元成交,创下中国近现代书画新纪录。

    近年来没有最高,只有更高的艺术品拍卖市场热度空前,新华社文章援引一些网友观点指出,天价成交额频现的背后,不排除有人为炒作的可能。

    不仅在艺术品市场,10年间玉石的价格也以十倍百倍甚至千倍的数量级上涨,上海市收藏协会副会长宣家鑫认为,连黄龙玉、岫玉这些几年前都只能称得上是“杂石”的品种也被炒起来,可见宝玉石投资市场高烧不轻。

    再看去年红遍网络的三字热词“蒜你狠”、“豆你玩”、“姜你军”、“糖高宗”、“苹什么”,背后都隐现游资炒作的身影。

    主持人:我记得以前读过王朔的一本小说叫《玩的就是心跳》,我觉得把这句话放到现在的拍卖市场来描述,的确非常准确,如果说这个拍品物有所值那还罢了,问题是很多这个拍品价格已经高到令你莫名其妙,所以我们想问问你们俩人,如何来看待现在大家的这种乱拍乱炒的现象?

    张燕生:我想是这样的,我们考虑这么一个情况,也就是现在的全球的油价是正常情况下的油价的几倍呢,也就是1990年到2004年的全球的油价22美元到28美元一桶,现在也就是大致上在泡沫经济高点的时候是147美元,现在也是在110120,那么基本上是5倍。铁矿石的价格我们会发现1990年到2004年的价格也是30美元一吨,今天多少呢,今天我们前四个月的进口的均价是157块每斤,那么大概也是56倍,房价呢,很多地方的泡沫经济比较,就是这个房地产热比较热的地方呢,房价一般都是在10倍左右,那么刚才我们讲的艺术品可能几十倍,也就是我们可以想像,当你的这种,也就是你的一部分的资产和产品的价格呢,它是飙升了几倍到几十倍的时候,那么这时候会出现一个什么呢,它一定会出现,也就是人们都去,都去做这些投机,而不愿意去做实业,不愿意去做创新,也不愿意去做创意创造,那么这个时候呢,也就是这个我们想,这个样的这种发展模式是不可能持续的,因此的话我觉得像这种情况,无论是国际的经验,还是我们中国的历史经验,就是这种发展的模式是一定要改变的。

    主持人:其实你在今天的这个拍卖市场上,常常会觉得这些民间资本,他们基本上不按套路出牌,就是常常有很疯狂的一些表现,刚才除了张所长提到的这一系列的危害之外,还有什么样的危害在你看来?

    何帆:中国人现在的套路,就是我们习惯是一哄而上然后把价格炒高,然后大家都发一笔横财,但是我们现在不懂得的就是万一这个价格要掉下来的话,你怎么才能够防范。

    主持人:谁都不觉得自己是最后一棒。

    何帆:对,那你这样的话就像是不戴安全带,你直接去玩这个蹦极,蹦起来的时候很高,掉下去的时候就不知道该掉到哪里去,我举一个例子,就是白银,20108月的时候,这个世界白银的价格开始逐渐上涨,一开始的时候呢其实大家随着世界白银价格的上涨,都觉得很开心。

    主持人:欢呼雀跃。

    何帆:都觉得要赚钱了,但是当20115月份的时候形势急转直下,白银的价格在11分钟之内下跌了12%,连续三个交易日连续暴跌,大概在10天之内价格下跌了20%,这个炒作白银的教训呢,我想我们每个人都是要吸取的。

    主持人:所以我们看得出来,这个乱投和乱炒真的是后患无穷,那么究竟如何来引导资本的合理流动?如何来促进我们经济的健康发展,稍候的节目继续我们的评论。

    如何引导资本促进经济健康发展?钱流如何真正通畅起来?《今日观察》正在评论。

    主持人:欢迎回来继续收看我们的节目,大家看到美国的量化宽松货币政策给新兴的经济体带来了不少通胀的压力,那么对于中国来说,我们的流动性收紧可能对企业的发展而言又遇到新的门槛,我们一块来了解一下和关注一下。

    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多个国家相继出台宽松的货币政策刺激经济,美国推出了两轮共计2.3万亿的量化宽松政策,引发全球流动性泛滥,当前一些新兴经济体,因经济快速增长,汇率升值等因素吸引了国际热钱的目光,据国际金融协会预测,2011年从发达国家流向新兴经济体的资金将有9600亿美元,2012年将超过一万亿美元。

    中国工商银行董事长姜建青日前发出提示,热钱进入新兴经济体将是一个长期现象,并且这种现象将成为常态。

    稳物价,抑制输入性通胀,去年10月以来,中国人民银行先后4次加息,9次提高银行存款准备金率,613央行公布的数据显示,5月末广义货币余额为76.34万亿元,同比增长15.1%,继续回落在央行年初既定的目标范围16%以内,引人关注的新增信贷数据也显现出紧缩的项目,5月份当月人民币贷款增加5516亿元,同比少增1005亿元,超出此前市场预期,紧缩货币政策的连锁效应正在显现,表现企业经营活力的5月末狭义货币供应M1,同比下降了17.2个百分点,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当前经济活力不足,特别是中小企业的经营活力不够。

    新华社援引业内人士观点,在融资难,融资成本高,原材料价格上涨背景下,一些制造类企业将资金撤出生产,用于囤积原料,坐等原料价格上涨盈利,有一些企业通过买卖一些工业品,所赚取利润甚至高于其主营业务利润。

    主持人:其实你会看到现在的很多企业,他们已经不再特别用心的去做实业了,因为他们通过其他方式赚到的钱远远多过做实业,这其实引发了大家很多的忧思,就是到底如何做才能够让这些钱既创造了价值,同时又能够跟我们的转型升级的未来发展需求相一致?我想听听两位的看法。

    何帆:游资它也是水,就是如果你要利用好的话它也能够发电,所以我想我们在处理游资这个问题上,关键的思路还是到底是堵还是疏,如果你是堵的话,那你按下一个葫芦浮上来一个瓢,你不让他去投资楼市,他会进入到股市,你不让他去炒绿豆他会炒黄豆,但是如果你是疏的话,其实就现在中国需要投资的地方太多了,包括在全世界范围内,现在其实我们遇到的最主要问题其实不是消费不足而是投资不足,需要投资的地方很多,基础设施需要去投资,新一轮的技术革命马上就要到来,需要对研发进行投资,包括在中国,我们的产业结构里头,制造业现在可以说竞争力非常强,但是服务业,我们现在发展非常落后,为什么服务业落后呢,就是因为我们服务业进入民营资本服务业的门槛太高,所以就使得我们眼睁睁地看着服务业是一个金矿,这些民间资本进不去,那如果真正要引导这些民间资本来进入到实业的话,我想一个非常重要的就是,那我们应该把这些进入的门槛降低,能够让他们比如说进入到医疗业,进入到教育的行业,这样逐渐才能够使得这些,这些游资能够对整个社会来做出这个积极的贡献。

    主持人:就像你说的要推开更多的窗,让他们看到更多的风景,才不至于仅仅瞄着小小的一扇窗口,大家都往里面挤,张所长你的看法是什么?

    张燕生:我同意刚才何帆教授的话,也就是说当我们的人民币贵了,当我们的劳动力贵了,当我们的土地也贵了,当我们各种要素和资源的成本越来越贵,那么在这种情况,就是我们的竞争对手依然便宜,我们却变得越来越贵,这时候就面临一个转型升级的这么一个变化的契机,也就是中国下一步,也就是我们无论是农业还是工业还是服务业,都存在一个从低端向中端和高端转型,从待工向自主生产转型,从组装向制造转型,从模仿向创新转型,和从过去的低价竞争向差异化竞争转型,那么我们要完成这个转型呢,我们就会有一个很大的考验,也就是的资源配置的激励导向,如何能够保证人、财、物不是流向那些房地产,那些艺术品,和那些投机的领域,而进入到实体经济,就真正是回归到实体,回归到创新和回归到我们的高端就业岗位的创造这个方向上,这个方向上来,因此我个人认为呢,它的核心问题呢,也就是首先激励导向要变,如果大家都认为房地产可以赢得暴利,而实业远远是它的收益不及房地产,你就很难叫人、财、物能够流向这个实体经济部门,这个方面2000年到2008年美国有惨痛的教训,也就是最好的人才都去了华尔街,没有人再愿意去回到实验室,因此美国从2000年到泡沫经济爆发,它的所有技术领域的发明专利,申请的增长,都呈现出20%以上的下降,这个教训我觉得中国一定要认真的汲取。

    主持人:其实创新动力不足,可能是影响这个国家经济向前发展的一个最大动力。

    张燕生:长期增长潜力。

    主持人:对,在某种程度上来说,那接下来我们也看一看,今天的特约评论员会表达什么样的观点?

    连平(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未来一个是应该要放宽小型金融机构准入的限制,能够让有条件的人都可以来办这种小型小型金融机构,其次就是要支持他们的发展,比如说像小额贷款公司,我们如何在业务的管理上,能够给予更多实实在在的合理的支持,第三个就是全社会的这种信用担保体系,应该很好的加以健全和完善,国家也好,地方政府也好,应该花大力气把整个地区和国家的信用环境搞好,然后把小企业的这个贷款担保体系能够健全起来。

    刘俏(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金融学教授):一方面我们看到其实有很多储蓄很高的储蓄率,似乎是有很多资金,但另外一方面实体经济里面真正需要资金的这些实体部门得不到相应融资上的支持,那么出现这种资本像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飞的情况,我觉得最根本的一点就是金融中介模式要发生变化,现有的这种大中型金融机构,它应该改变它的盈利模式,就从以前只针对大的企业,从这种模式转换就是也针对中小企业提供相应的融资服务,还可以考虑设立针对中小企业融资服务的中小金融机构,那么这一块,我觉得可能更好方法是引进民间资本,另外的话相配套的建立健全社会中介服务体系,民间资本让它去规范,能浮出水面,阳光化。

    主持人:确实像我们今天节目探讨的这样,从某个角度上来看,我们现在真的是不缺钱,但是如何更好地来引导这个钱流,让钱多惹的祸成为一个过去时?我们想听听两位的建议。

    何帆:都说覆水难收,难收也得收,所以我们现在为什么钱多呢,在很多程度上我们过去两年的货币政策过于宽松是有关系,所以我们注意到从去年那么央行开始连续加息,那么又开始连续提高商业银行的存款准备金率,这就是为了什么呢,就是为了把货币政策能够逐渐收紧,把过剩的流动性能够把它吸收回来,那么另外我们还注意到,比如说在今年一季度的时候,有很多这个国际的热钱可能已经开始流入中国,所以我们现在需要做的,一个是把货币供应的水龙头要拧紧,另外一个要把资本管制的闸口要把它关紧。

    张燕生:我想除了刚才我们何帆教授所讲的以外,我觉得还是要有一个,有一个新的引导的方向,比如说我们说钱进房地产,那么实际上从房地产,从住房来讲,我们知道住房它是有两种属性,它既有商品属性,它还有社会属性,叫居者有其屋,首先房子是盖,盖了以后是给人住的。

    主持人:是用来居住的。

    张燕生:因此我个人觉得基本住房保障这个部分,下一步如何引导社会资本能够进入到这种保障性住房建设,我觉得这是下一步政府要着力做的,第二个就是我们对老百姓投资房地产,除了投机以外很大程度……

责任编辑:刘岩

热词:

  • 今日观察
  • 央视网
  • 视频
  • 点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