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 经济台滚动新闻 >

[今日观察]聚焦钱流:民营银行为何“难产”(20110623)

发布时间:2011年06月23日 23:2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今日观察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34131b83a991466da7bf78711e610547

    解说:帐面只剩10来万,温州小额贷款公司也在喊渴,有的等米下锅,有的疯狂炒作,民间资本出路在哪里?《今日观察》正在评论。

    主持人:这里是正在播出的《今日观察》,欢迎各位收看。在当前银行信贷收紧的背景之下,一些地方的小额贷款公司的生意火热升温,但是记者在温州调查的时候也发现小额贷款公司也面临着“钱荒”,在排起长队的客户面前却无钱可贷的状况,那么当前哪些“瓶颈”制约着小额贷款公司的发展呢?一方面中小企业面临融资难的困扰,而温州几千亿的民间资本一直都在寻找出路,如何在防范风险的同时加快民间资本进入金融领域的步伐?今天我们将就此来展开评论。

    现场的两位评论员是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的教授曹凤歧教授,以及我们的评论员马光远。欢迎电视机前的观众也参与到我们节目的互动。

    好了,我们首先还是来看一看记者的调查。

    解说:在温州瓯海恒隆小额贷款公司,记者见到了一本厚厚的贷款预约客户单,文件夹里至少有20、30张预约单,这些是已经通过公司初步审查的,而实际要贷款的比这还要多,但这些客户什么时候能贷到款?这家公司心里没有底,因为他们帐面上已经没钱可贷了。

    这种无米下锅的情况持续快一年时间,温州市工商局近日对小额贷款公司的一次摸底结果显示,23家小额贷款公司现有注册资本金52.2亿元,银行融资25.1亿元,两者总合为77.3亿元,而全市贷款余额已经达到了84.4亿元。

    黄建勤(温州某小额贷款公司总经理):我们目前不到4亿的资金已经用得差不多了,比较可笑的,昨天我们的帐户余额总共也就十来万。我们一般情况下都有三四千万元,这个客户没办法去满足,都一直在排队在等候。

    解说:关注了温州小额贷款公司的现象,再将目光投向和浙江毗邻的江苏。在南通当地的报纸上,各种各样贷款公司广告随处可见,记者约好其中一家来到公司的办公所在地。

    记者:像这种利息多少啊?

    周经理(江苏省南通市某民间借贷公司):(月)利息大概要4、5分。

    记者:现在来我们这边借款的人多吗?

    周经理:多,天天就做这个。

    解说:5分的月息也就是月息5%,折合成年息就高达60%,这已经超过银行借贷利率近10倍,记者还发现,只要是经营房屋中介的店面也少不了民间借贷,短期融资等字样。在南通红桥路上记者粗略统计了一下,这种经营民间借贷的商铺有十几家。

    记者:利率多少?

    江苏省南通市某民间借贷公司职员:利率现在是这样子的,3分。

    记者:利率几分啊?

    江苏省南通市某民间借贷公司职员:5分。

    解说:记者还发现,这些中介公司还能通过个人关系帮客户从银行贷到款。

    公司职员:这个东西我们来帮你操作,你不需要管,你跟银行接触肯定是接触不到的。

    记者:你们跟银行比较熟啊?

    公司职员:这肯定的。

    主持人:我们看到小额贷款公司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中小企业融资难的问题,但是因为受到了贷款比例的限制,我们看到很多的小额贷款公司即便他们生意非常火爆,实际上他们也面临着后续资金不足的问题,想问问两位评论员,到底是什么样的原因导致了这些中小贷款公司他们后续资金不足?

    马光远(财经频道评论员):事实上我们看从这个2008年我们的这个小额贷款公司试点以来,那么在它的定位上应该来讲的话定位非常明确,也就是定位为中小企业支持“三农”等等这么一些小额的贷款,我们的记者去温州调查的时候那么发现,比如说2009年年初成立的这么一个小额贷款公司,那么到年终的时候它的业务整个已经饱和了,也就是说他把所有的资本金,包括可以放出去的款基本已经放出去了,也就是说在目前的情况下,尽管小额贷款公司本身我们看到,它的利率上限比银行要高,但是仍然是趋之若鹜。

    主持人:没错。那曹教授如何来分析这个问题,如果我们希望解决这个问题有一些什么根本性的办法吗?

    曹凤歧(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教授):小额贷款公司目前存在的问题,应该是制度性的问题。我们在制度设计的时候,我们是说它只贷不存,也就是说它没有吸收存款的功能,然后它可以得到一些个融资,那么两家金融机构,但是它融资的规模不能大于它注册资本的50%,所以说他自己的注册资本不多,然后再加上这个让他能够得到一些个资金也不多,这种情况下,它是没有那么多的钱可以贷的,所以说它就出现了很多的一些个问题。

    我觉得如果解决这些个问题,应该是在融资渠道上应该是进一步的放开一点,拓宽。那么一个,比如说它这个得到资金融资的比例能不能够,比如说它注册资本的2倍,那不是50%,这样子它会有很多的资金。第二个能不能成为一个,一些大金融机构的叫做零售机构,就是说大金融机构批发给它一些个贷款,然后它进行贷,所以说这样子可能会解决它一些个问题。

    主持人:其实今天这样的一个话题,同样也引起了我们网友的关注,我们来看看他们发表了一些观点。

    首先我们看到这位叫“银河”的网友提到“小额贷款公司经营方式灵活、贷款门槛低,很受‘三农’和中小企业的欢迎。但是后续资金不足已经成为了当前小额贷款公司发展的一个最大的瓶颈;因此第一要通过增资扩股,将股东自有的资金注入小额贷款公司。第二要采取多种融资渠道,吸纳社会团体的资金。第三要加大政策的扶持。

    这和刚才两位的观点非常的接近。

    曹凤歧:对。

    主持人:再看一位叫“梦回忆”的网友,他说“民间资本相对于大型银行而言,投资具有更强的灵活性和可塑性,也更加方便快捷,当然也存在着不小的风险,就目前遏制过度投资的情况之下,应该鼓励民间资本进入到金融行业,一方面可以补充大型银行贷款的不足,另外一方面也可以对各地的热钱合理的使用。”

    其实我相信很多人可能跟他们的观点有非常一致的地方,就是希望能够有更多的民间资本,合理的流入到我们的金融领域当中。那么在温州调查的时候,其实我们记者有一个非常明显的感触就是,这里的民营资本非常的充足。

    马光远:对。

    主持人:而且也有很多的资本是有强烈的愿望要进入到这个金融领域的,那么现在进入到金融领域的这些民营资本,他们的状况如何呢?进入之后又会面临着什么样的一些发展挑战?我们来看看记者的调查。

    解说:温州是我国金融体制改革的试点地区,2008年起,温州陆续启动小额贷款公司、村镇银行、担保公司等金融改革试点。不过,处于风险防范考虑,管理部门一直控制着改革的速度。

    张震宇(温州市政府金融办主任):现在就是一头热,一头在看,就是说民间资本想进去很热,但国家监管部门还是在摸索,还是在思考这个问题到底怎样才能做,但是毕竟这里还是有风险,特别是我刚才讲到的,你怎么来认定这个资本真正是他个人的,这个资本不是他非法集资起来的,不是从银行贷款来的,这些认定都需要技术上的手段。

    解说:在温州,每年旅居海外的华侨,把大量的资金汇回国内,中国人民银行温州中心支行统计,仅2009年,温州市外汇汇入资金191.66亿美元,去年,在温州市“两会”期间,有不少当地的华侨代表提出建立华侨银行的提案,目前有关部门还在研讨中。

    经济学者汤敏日前指出,对民营银行的准入,主管部门一直持十分谨慎的态度,这是因为银行业是一个很特殊的行业,一个银行的破产往往会引起很多社会问题,那么当下已经开办的民营银行经营情况又如何呢?对于风险的控制是不是真有那么脆弱呢?

    2002年成立的浙江台州银行,成立时的注册资本为3亿元,政府参股5%,银行主推的就是中小企业金融服务。

    台州小企业主:这边就是办理贷款业务,没有像别的银行条件那么苛刻,因为像我们外地来台州新创业的,没有房子抵押,也没有车子,台州银行对这方面的要求是比较低的。

    解说:截至去年年末,台州银行100万元以下的贷款户占到所有贷款户的92.89%,在台州市同行业中,台州银行贷款平均户额最低,这恰恰与小银行的风险承担能力相匹配,就是我们常说的鸡蛋不能装在同一个篮子的风险分散原则。

    陈剑敏(台州银行副行长):发放银行贷款就像发放员工口袋里的贷款一样,我们有一套严格的问责制度,我们规定是这样,一笔贷款如果出现风险之后,第一个责任人是调查人员客户经理,第二个责任人就是审批的支行行长,他们两个责任都是一样的,都要对这笔贷款百分之百负责。

    解说:观念创新提升融资能力。《海南日报》援引中国民营经济研究会前会长保育钧观点,截至去年底,全国民营金融企业已经达到2万多家、注册资本近6000亿元,从业人员8万多人,政府应在政策上、制度设计上出台落实扶持民营金融机构的措施,使之破解成为民营企业融资难的一股有生力量。

    主持人:在去年国务院颁布的《新非公》36条之中,大家可以看到有这样的一条非常明确的规定,那就是允许民间资本兴办金融机构,包括鼓励民间资本进入或者说参与设立一些村镇银行。那么想问问两位评论员,在你们的眼中,现在我们的民营资本要进入到目前的金融领域,它的难点或者说障碍到底是哪一些体现的难?

    曹凤歧:如果从政策面来说,我们已经放开了,就是非公经济的新36条已经提了,民营资本可以兴办金融机构。

    主持人:对。

    曹凤歧:实际上现在问题是在于我们的审批过于紧,就是到目前为止我们审批的很少。那么当然监管部门有他的道理,就是说,比如说他的要求必须有正规的金融机构参与,另外,它要必须有管理人员。

    主持人:对。

    曹凤歧:必须各方面都有很多的一些限制。

    主持人:所以对它的资质要求非常高。

    曹凤歧:资质要求很高。

    主持人:但是不是一般民营资本它们缺乏的就是这个资质?

    曹凤歧:实际上像它们过去参与过一些个小额的贷款公司,那么它们已经积累了一些经验,所以说我倒觉得,应该逐步的放开,根据设置一些条件,那么有一些个资质好的我们就应该批准它,这样才能够发挥村镇银行的作用,才能使民营资本真正的进入。然后我们在规章、制度、监管各方面我们再加强,这样就使得风险能够降到最低,但是能发挥更大的社会效益,所以说还是要逐步的把它放开。

    主持人:这个曹教授一直强调说有条件的逐步的把它放开。

    曹凤歧:对。

    主持人:那我们选择什么样的一个突破口,来迈出这第一步,让我们的改革可以走得更加的顺畅一些?

    马光远:我想刚才曹老师讲的这很多的障碍,包括审批方面的障碍,是一个有形的障碍,是我们可以看得见的。但是还有一个最大的障碍,我认为这个障碍可能是我们最先应该突破的,就是观念方面的障碍。我们的中小企业既然占企业的比例非常高,在国民经济中所起的作用非常大,但是给中小企业提供服务的这些小额贷款公司,包括“三农”的这些这个村镇银行等等,它们事实上在整个的金融的体系里边算一个补充的。

    主持人:对。

    马光远:而且我们的制度在设计的时候,总是先看到它们的这种风险,在对它们的作用上,主要看到它们对经济的提升作用,还是看到它们的风险,我想这个观念如果不改变的话,这种无形的障碍可能阻碍我们经济金融改革的一个步伐,我认为现在目前来讲的话,金融危机以后,西方的很多银行业出了问题,我们的银行业现在应该来讲的话,全球排名前十的赚钱的银行里面,中国要五到六家,也就是说中国银行业,中国金融业,目前是历史上最好的时候,在这个时期我们放开一些步伐,步子大一点,对小额贷款公司,对村镇银行等等在制度上宽容一点,允许他们犯一点错误,事实上我们有责任,我们也有能力来控制这些风险。

    主持人:毫无疑问防范金融风险是必须的,但是如何在防范风险的同时,也能够让更多的民间资本有序地进入到我们的金融领域?稍候继续我们的评论。

    解说:民营资本进入金融业难在哪里?防范风险与民营银行提速如何做到相辅相成?《今日观察》正在评论。

    主持人:好,欢迎回到现场,在今天的《今日观察》当中我们继续来聚焦钱流,以下的时间我们将特别来关注一下金融风险的防范。其实一段时间大家可能看到在国外也有一些中小银行倒闭的事件,这些银行的倒闭也对当地的金融体系的稳定和完善造成了一定的影响,我们一块来了解一下。

    解说:2008年金融危机蔓延后,人们对银行相关的新闻更加关注。

    字幕:2011年2月17日韩国釜山储蓄银行门前

    解说:韩国金融委员会宣布,韩国资产规模最大的储蓄银行釜山储蓄银行,其旗下的大田联合储蓄银行因资产流动性不足被勒令停业6个月,2天,釜山储蓄银行下属的中央釜山储蓄银行,全州储蓄银行,釜山第二储蓄银行以及韩国宝海集团下属的宝海储蓄银行等四家储蓄银行也被勒令停业,此前,被勒令停业的三河储蓄银行在内,已经有7家储蓄银行被勒令停业。

    消息传出后,一些储蓄银行取款者络绎不绝。

    银行人员:请大家保持克制。

    郑仁南(釜山市民):说实在的,银行信得着吗?取出来才踏实,所以大家才来排队等啊。

    解说:2月21日一天,各家银行被挤兑存款达到4900亿韩元,约合人民币28.6亿元,当天,韩国金融委员会表示,对国内储蓄银行采取一系列支持性措施,包括增加资产流动性,购买不良贷款等,以帮助维护行业稳定。

    再把目光回顾到2009年,10月底,美国联邦储蓄保险公司关闭了加州国民银行,以及位于伊利诺伊州、得克萨斯州和亚利桑那州等地的8家私人银行,从而使这一年以来破产的美国大小商业银行的总数增加至115家。这9家银行中,加州国民银行规模最大,拥有超过70亿美元的资产和68家分支机构,是洛杉矶市第四大商业银行。这9家倒闭的银行都隶属于美国FBOP银行控股公司。《新华社》援引分析人士观点,银行破产的主要原因是其控股公司积累了大量银行坏帐,并且在投资决策上屡次失误。

    去年,在美国银行业持续受房地产贷款亏损及经济衰退冲击下,已有115家银行倒闭,这也给业界敲响警钟,业内人士指出,对于一个小银行来说,一笔大额贷款出现坏账或者出现部分存款人挤兑,都会造成小银行破产倒闭,要注意防范出现的新情况、新问题和新风险,有效加强监管就显得特别重要。

    主持人:我想很多人可能都有这样的一个共识,我们在进行金融创新的同时,绝对不能放松对金融风险的一个防范,因为本身银行业就是一个有着特许规定的行业,它因为涉及到了公众的利益,所以我们对股东的资质要求也就特别高,那么怎么样的情况之下才可以让无论是国有的资本还是民间的资本可以更顺畅地进入到我们的金融领域当中,保证这个公众的利益,保证银行的健康发展?

    曹凤歧:如果说参与到村镇银行,那么应该根据这个金融监管它的资质,它的股东,它的管理各方面,这样这些条件具备了,我们就可以让他进入。我是这样想的,就是说你首先得让它发展你才谈到监管,你还没让它发展呢,你监管什么呢。

    主持人:但是我们总是事先会想到有很多的风险。

    曹凤歧:对。

    主持人:有可能存在。

    曹凤歧:实际上你看任何事情的时候,实际上事前监管的效率是非常低的,它都是事后,就出了问题以后,包括危机以后我们发现了问题,那我们采取什么应对的措施,对于风险防范呢,有上边的问题,就是说要监管,包括宏观调控,包括根据银行所谓的监管条例,这个毫无疑问。但是最重要的时候,应加强内控,所以说它的资质,它的内部管理是非常重要的,只要这些条件的具备,应该说它自身有防范风险的能力。

    主持人:其实我们都希望能够做到未雨绸缪,关键是如何在引导民间资本进入到金融体系过程当中把握好这个度啊?

    马光远:我记得这个金融危机的时候,我们这个国务院出台了叫“金融九条”,那么“金融九条”里面特别提出金融要支持实体经济的发展,但是,我们来看一个比较数据的话,我们就会发现,我们金融业的发展跟实体经济的发展,尽管两个都在发展,发展都很快,但是似乎有脱节的这种嫌疑。你比如说目前在美国叫银行的机构有8000多家,在我们国家目前能够叫银行的机构只有300多家,但是我们现在的这种经济总量,GDP以2010年为标准的话,我们是美国的40%,但是我们叫银行的机构是美国的多少,一个是8000,一个是300,这个差距是非常大的,也就是说如果站在金融资质实体经济发展来看的话,我们的整个金融机构的数量不是太多。

    主持人:对。

    马光远:而是太少了,给中小企业服务的小额贷款公司,从2008年试点到现在,去年可能,今年可能以来有点这个审批速度比较快,1000多家,在此之前审批的非常少,村镇银行现在没有审计几家。也就是说我们现在在对整个金融本身支持实体经济方面,应该说金融本身的供给,机构方面的这种供给制度上还是呈现一个明显的不足,明显不足的一个关键就是我们过于注重风险,没有给相应的提供更多的金融机构来满足实体经济的需要。

    主持人:那我们再来看一看我们的网友对于今天我们谈到的这个风险的把握有什么样的一些看法。

    这位网友说,“在民营银行风险的问题之上,应该以完善法律为基础,严格按市场的原则依法准入与退出,只有这样金融机构才会真正地优胜劣汰,也能有效地堵住其向社会转移失败风险的渠道,更有利于迫使民营银行选择高素质的经营者,努力的审慎经营。”说得非常有道理。

    我们接下来再来看一看特约评论员的观点。

    曹远征(中国人民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我们注意到金融机构跟一般的商业机构不太一样,金融机构在本质上是风险处置机构,那么这构成一个技术门槛,由于是有风险问题存在,所以一般存款类金融机构是要严格监管的,但是对非存款类金融机构是放开的。比如说贷款公司,比如说证券公司,比如说期货经纪公司,保险经纪公司,这都是民营的是没有任何障碍的。那么现在很多大家讨论的是存款金融机构,也就是说要吸收别人的存款,那么对这种金融机构是有很大的风险,它需要一定的技术能力和风险管控能力,与此同时还需要有一个严格的监管,那么这方面构成的门槛,也构成大家经常所说的门槛太高,民营资本进不来的问题。

    左小蕾(银河证券首席总裁顾问):现在有很多小额信贷金融公司,这些公司成立的初衷就是因为它们作为一种草根金融,更接近这种中小企业更知道中小企业贷款的困难,这些小额信贷公司应该来说大多数还是起到了一些作用,但是我们近期也看到了一些小额信贷公司,好像没有在对中小企业的主营业务来进行投资来进行支持,如果大规模这样来做的话,可能会产生一个新的系统风险,小额信贷公司应该有一些投资范围,应该怎么去运作这样的一些规则,从民营银行的角度来说,它的初衷也是从一个社区的角度,从一定范围的角度能够对中小企业对草根金融来填补这个空白,民营银行它不要像大银行那样,也去做一个全国性的银行,这样来扩张,这是一个风险很大的,因为你不是很了解情况,而且你的竞争也特别的激烈。

    主持人:其实在我们节目结束的时候还是希望跟两位探讨这个老话题,就是如何能够真正地缓解中小企业融资难,能够鼓励更多的民间资本进入到我们的金融领域,两位的建议是什么?

    马光远:我想对于中国的金融业来讲的话,目前最主要的还是一个供给不足的问题,也就是说我们现在的基本,基本政策的导向就是在很多情况下,我们看到很多的防范的一些措施比较多,但是鼓励支持的措施比较少。

    主持人:包括领导的看法。

    马光远:也就是说在这个踩“油门”的时候比较少一点,但是踩“刹车”的时候多了一点,那么如果说这两个能够倒一个个的话,我想我们目前的整个金融对实体经济支持可能会好一点。

    主持人:这车可能会开得更稳一点,曹教授您的看法?

    曹凤歧:我觉得不要光从民营资本进入这个金融领域来看,我觉得解决中小企业的所谓贷款难,融资难的问题,应该建立健全一个完善的金融体系,那么不仅仅是小额贷款公司,应该我们有很多啊,都可以,那么大中银行应该为中小企业服务呢,也应该改变观念,那么给中小企业这个服务。另外,农村信用合作社这是我们一直存在的组织,为什么不能发挥它这个对中小企业的一些个作用呢,然后小额贷款公司,然后村镇银行,然后还有城商行……

责任编辑:刘岩

热词:

  • 今日观察
  • 聚焦钱流
  • 民营银行
  • 为何难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