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 经济台滚动新闻 >

[对话]导演访谈:让开放照耀民营的天空(网络版)

发布时间:2011年07月13日 16:5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网络电视经济台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B77E04584E104ca58E5BA7AA250C4267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您现在收看到的是中国网络电视台CNTV的《对话》在线访谈直播节目,我是汪昂。那么在节目一开始呢,我们首先给各位网友爆一个料,在7月17号全国政协主席全国工商联主席黄孟复先生,将会在9点作客《对话》栏目,把当前的中小企业的融资难对于新36条能否带来民营转型的这些热点问题进行深入的剖析。那么今天我们也请到了《对话》栏目的主创人员来到直播间,与大家一起探讨这个节目本身,首先我们来介绍一下今天到场的两位嘉宾,他们分别是《对话》导演赵鑫。
  赵鑫:央视网友大家好。
  主持人:第二位是《对话》导演高峻,欢迎您。
  高峻:主持人好,各位网友朋友好。
  主持人:我们知道央视最近的关注点在于钱流这个方面,那么做17号这期节目,二位导演是一个什么样的思路,前期做了哪些策划工作?
  赵鑫:我先说一下。是这样的,央视二套财经频道近期也推出一系列重磅的节目就是钱流系列,那么我们《对话》作为周播节目,也要配合我们整个钱流的策划,我们在思考,如果说我们从对话这个角度来谈,钱流这个话题的话,要从什么角度去谈,那么我们经过认真策划,在钱流的背后,其实他有很大的真正地一个本质,这个钱流向背后的根本原因,很多的资金从实体经济撤出来,去了非实体的经济,那么这个背后的原因又是什么?我们常常去给它剥出来,然后同时又开始出现了一些,比如说像温州,广东中校企业融资难的问题,我们看到的,比如我们看到的艺术品投资市场,农产品市场,他们是跌创新高,另外一方面,大众商品市场他们的价格是轮番炒作,这是很矛盾的一件事情,那么这个矛盾背后其实就是说,我们民间投资他的出处问题,这是我们整个思考节目的走向一个过程,那么中小企业和民营经济这块,包括民间投资,那么他的背后对应的就是工商联,因为工商联是他们最大成员的类似于协会这样一个性质。
  那么我们就想到了黄主席,我们就马上联系黄主席,跟他沟通后面的一系列话题走向,这个节目做的挺急的,可以用几个字。第一,他很急,我们当时是周五的时候,说我们准备要录黄孟复这期节目,下周三就录像,节目做的周期很短,这也是我们可能《对话》少有的很急的这样一个节目,同时当时黄主席他的行程安排的也很紧,只有这一天的时间能够做客我们《对话》,在这方面,我们做了很多的努力,最开始的时候黄主席他主要时间太紧了,婉拒了我们,我们打不死的精神,我们跟工商联秘书处沟通,觉得这个话题黄主席出来谈还是非常合适的,后来黄主席也是思考了很长时间,然后跟我们说,我可以出来去说,这样为我们钱流一个系列节目做一个收官之作,级别很高,我刚才说第一个是急。第二个,规格比较高,规格高体现黄孟复先生他是全国政协副主席,也是国家领导人,那么从他这个角度去谈民营经营,民营投资这方面问题,我觉得他的重量很重。第三个深,我们看到的很多新闻在报道的时候,比如说仅是一个表象的问题,一个现象问题,他没有深入的到了一个问题的本源,我们这次从《对话》角度来讲,我们谈的层次挖掘问题本身的根在哪?你根源是什么?我们现在看的根源是什么?这个是我们谈的比较深,还有我们运作的很平稳,虽然时间很急,但是在栏目整个的协调配合下,因为黄孟复先生要到大演播室,需要国家领导人级别的,包括警卫,协调工作很多,包括我们推广都做了很平稳这样一个,这也是我们长期节目形成的这种氛围造成的,能打硬仗,大概就是这样。
  主持人:可以说这一期访谈节目是非常高端的深度访谈,那么既然是深度访谈,从节目的形式和表现手法以及它的内容上面,与往期的节目有什么不同,对于这期节目咱们两位导演又做了哪些探索?
  高峻:我补充一下,因为这期节目,我主要还是协助赵鑫来做一些工作,黄孟复他实际上是一向以来非常关心和关怀我们《对话》栏目,今年是《对话》栏目11周年,可能关注我们节目的朋友都知道,创办11周年,那么在去年对话创办10周年的时候,黄主席也特意的给我们发来贺信,对我们表示关怀,对我们节目非常地关心,表示他也在关注着我们的节目,同时关注着我们节目也在成长,这个是我们非常欣慰的,当时我们出于这个原因,考虑到做钱流这个系列节目,想这期节目我们就想找他,跟黄主席联系一下,当然希望是黄主席在百忙之中能够抽出来时间来参加我们的节目,但是真正的说百忙之中黄主席能不能真正抽出来时间,特别难说,他前一天是在重庆,我们7号录像,8号去内蒙,这样的一个空档很难的,一个他对我们的节目很关心的,再有一个实际上我们也知道实际上,这个黄主席对于中国的民营经济,对于中国的中小企业是特别特别有情怀的,有感情的,他一直是在全国各地吧调研的时候,在两会的时候,甭管是什么场合,都是在为中国的民营经济估一估,我们考虑到这个题目一个是在我们中心,整个频道联动的情况下,我们配合起来做。再一个对我们单个的题目来说,肯定是比较感兴趣的,他可能会说,那么非常幸运的是,在我们努力下,当然有运气的成分,赵导还是很幸运的。
  赵鑫:当时周六周日的时候,电话没有断过,经常的包括我们制片人也是的,紧急在协调这些事情,我们周四录像,那么这个前期准备工作,主嘉宾黄主席还不知道答不答应呢,最开始拒绝,出现了很多波折,最后还是做成了,关于架构上我们聚焦了三个矛盾,第一个,为什么这个钱他不投入实体经济,他到了非实体经济炒作去了,从劳作变成炒作,从实体变成投机方面的一些情况,当然钱刚才我们在交流的时候,钱它本身就是阻力的,自由的,到底背后出现了什么问题?这是当中一个矛盾。第二个矛盾,一方面中小企业融资难,可是我们看到了这个钱又不缺,这个矛盾很深,是什么原因造成的。第三个,钱它想去的地方,可是它又去不了,就是我们所说的新国36条颁布一年之后,民营投资进入到垄断行业它有很大的障碍,黄主席说的玻璃门和弹簧门的问题,我们从三个矛盾把整个节目进行剖析,从矛盾的最后看到,其实钱流的背后是什么,包括中小企业他们现在一些实体状况,是聚焦到这么一个层面上看,所以说我们是这么去思考的。
  高峻:其实主要目前还是分享一下节目的感受,希望大家能看这个节目,像刚才赵导说的,这些钱去了哪里,有多少?这个民营企业究竟什么走向,这个发展,中小企业现在面临什么样的状况,而且大家如果关注我们这一期节目的话,会发现一个,实际上你看黄主席,当然我们在节目里会发现,他没有回避问题,很尖锐的,有些问题我们主持人,其实我们当时在设计问题的时候,没有敢设计这么尖锐,但是实际上他知道你想问什么,他就直接回答出来了,而且现在这个现状的话,其实挺严峻的,用他的话说,目前的情况中小企业面临的情况比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之后的情况还要严峻一些,是我们中国的中小企业来说,是非常严峻的,而且再有一个我们也因为嘉宾,呆会儿可以请赵导介绍一下嘉宾,有些嘉宾是来自温州的,温州中小企业促进会的会长周德文先生,他帮我们介绍温州的融资有多少,他应该说是专门研究温州的中小企业的,没有人能够比他更权威了,他统计数据,到1万亿这些个,也就是说中小企业没钱,现在很多报道,80%的企业都靠民间借贷来生存。
  赵鑫:周德文给我们介绍,在温州这个地方,中小企业90%都没有跟银行发生关系,跟银行没有比如说贷款这样的往来,说明大量的钱,有钱的去做民间的借贷,拆借去了,没有钱的他去民间的借贷,这个民间借贷有一定开放的,要发展中校金融的企业,包括一些村镇银行,社区银行,典当行,担保公司这些东西要发展起来,让这一些真正地民间资本,他们有一个合理的合法的这么一个身份,然后去来助力中小企业的状况。
  高峻:因为我们不是专家,说不清楚,可能大家关注这期节目的话,可能会能够赵导一个比较理想的答案,作为我们的嘉宾来说,他们从各个角度提供了一些自己的想法和思路,当然来说这个都是有可行性的,刚才赵导也说过,关于民营企业打破了国有垄断行业的言论,36条,实际上这个已经颁布一年了。
  赵鑫:是2005年颁布的。
  高峻:新36条颁布一年了,这个怎么样?实际上嘉宾特别有感触,当时在策划的时候就想,每一个都针对它了,就给我们现场的一样,针对我们的嘉宾,他们都有自己特别切身的一个体验,比如我们请来了吉祥航空的民营企业的,均瑶集团旗下的吉祥航空,他们怎么和国有航空公司来竞争的,那么这个非常非常好。
  赵鑫:包括他进入这个行业的接受。
  高峻:这个拍个电视剧都可以了。
  主持人:包括刚才提到的尖锐问题咱们让网友自己去看,通过二位导演的介绍,这个逻辑顺利我们条理的非常清楚了,一个赵导刚才所说的,大量的中小企业融资难,但是大量的民间资本又是非实体经济,这两个矛盾分析一下?其次选举了一些各行各业比较知名的代表,对于新国36条,目前开展的情况,以及它涉及到这种传统的垄断行业?到底存在哪些问题?到现在又有一些什么样的变化展开探讨?针对与这些问题,除了咱们请到了黄主席,导演给我们介绍一下还请了谁?
  赵鑫:请了民营研究会的副会长,也是常务副会长王仲铭先生,他也是中国研究民营和私营经济绝对的专家,专家层面的,温州中小企业促进会的会长,那么他比较了解温州是一个民间资本很聚集的地方。周德文先生,那么他很了解当地的情况,他也有这种切身的感受,能把我们目前现在存在的融资难的现状,以及民间资本的情况很好的进行了剖析,包括这种现象一些阐述,另外大家比较关心说银行为什么解决不了这个中小企业融资的问题,或者是解决这个问题,我们看到比较困难,原因在哪?我们也请到了民生银行的行长宏碁先生,他也剖析了一些情况,另外还有两个民营的企业家,一个是均瑶集团的,刚才介绍了王总,他是从因为民航是新国36条,他是第一个吃螃蟹的,那么他进入到这个行业一年之后,他的感受是什么样的,能给我们分享一下这种民营资本,它进入到垄断行业他背后的一些辛酸,这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中小企业讲他当时怎么融资难的状况,以及他有一些很好的方法,会有很多的科技创新型的企业去借鉴,大概就是这样。
  主持人:刚才我们探讨了形式和内容,节目咱们受众的定位这一期,针对什么样的人群?
  赵鑫:我们是民营企业的都应该看一看,因为这里面包括黄主席后面分析的,我们中小企业转型的问题,如果你是企业你一定要看这期节目,为什么?是因为民营企业主他在这里面,黄主席讲的非常地透彻,如何中小企业去转型?民营经济如何去转型?或者中小企业未来生存的,你作为民营企业家如果要看这期节目。
  主持人:如果是自由的投资者他也可以看,他去了解市场的动向,当做一个风向标来了解?这个节目从前期的策划到后来的录制肯定经历了一个比较长的时间,刚才赵导也说了是一个字急,在这个急的过程当中,我觉得既然急就应该有很多的故事,给二位导演留下印象深刻的故事跟我们网友分享一下?
  赵鑫:睡不好。
  高峻:时间真的不长,跟平常的节目操作时间这个算非常非常紧张的,但是过程觉得很漫长,很难熬,印象深刻的赵导也说了,我们每一位嘉宾都是重量级的嘉宾,而且提出来非常中肯的意见,不是说泛泛而谈,大家不痛不痒的说了,就走人了,这不是我们《对话》的风格,大家都说到实处了,这个对我们影响很大,因为他们嘉宾的风格,对我们来说实际上也是一个,决定我们节目的走向,你这节目是一期成功的节目,再有一个,他们嘉宾的这种状态,对我们个人来说也是一个很有收获的,他们的这种状态很认真,因为可以说都是重量级的嘉宾,他们来做这期节目,做什么事情,甭管什么都非常认真,这个我们触动很大,印象最深的不是嘉宾,应该是观众,因为这一期节目我们之前有一些预热推广,那么这时候譬如说用网络的方式,甚至有一些观众有密切的联系,你下一期节目是什么,我们能不能参与一下,但是我们会有选择性的,可能你不一定感兴趣,我就不告诉你了。
  主持人:如果我是一个普通的观众,我特别热爱《对话》这个栏目,我如果想来到现场,我应该怎么做?
  高峻:应该是没有问题。我们可以通过网络,网络是最方便的报名方式,微博,还有微博直播都已经开通了。
  赵鑫:央视网也可以。
  主持人:对于观众有没有特殊的要求呢?比如说他需要什么学历?
  赵鑫:因为《对话》的定位本身是个中高端的节目,可能喜欢娱乐节目的未必喜欢《对话》节目。
  高峻:有可能会看睡着了。
  赵鑫:比如企业界的,水平比较高的人来关注我们《对话》,因为这里面有一些迁延性的思考,另外一方面也确实存在一些商机,因为我们探讨的都是很新的东西,很高端的东西,或者从比较高的层次上去看待一个问题,这一方面,我们观众从这两个角度去来做。
  高峻:我每次看的都是津津有味的,我感觉我们嘉宾不管哪一期节目都说一句,他们都是有自己的智慧,有很多很睿智的对打,包括主持跟嘉宾之间的交流,包括观众和嘉宾之间的互动,和主持人之间的互动都很睿智的,您刚才说普通观众,您是抱着看娱乐节目,或者看明星主持人来的,那么我估计你多半会睡着了。
  赵鑫:我们每一期节目都会给观众带来思考,为什么说,你是民营企业家,你是中小企业的也看,你身在这个里面也要看,这个关乎到你的未来,因为黄孟复先生,包括台下的我们所有的《对话》嘉宾,他们都是在思考未来可能角度,我们现在十二五,可能十三五是一个战略问题,如果你在战略上犯错误了,可能就有问题,我们现在说中小企业,为什么会面临融资难的问题,你会发现大量的在温州,广东,他们为什么会发现这样问题,都是劳动密集型,工资价格水平很高,同时产生利率很高,然后做代工的这个不符合我们现在要倡导转型,我个人感觉,做完这期节目之后,不管企业融资难还是怎么样?是转型期当中一个阵痛,淘汰一些资源消耗型的,然后劳动密集型的,整个节目调整这样一些,你才能有新兴的企业来加入到我们整个,这样经济才能调整过来,天天耗煤,用电量大肯定会受到制约,一个战略性的问题。
  主持人:实际上咱们深度谈话节目,以语言作为载体在传播,对于嘉宾的要求很高,可能嘉宾他的发挥就直接影响到这期节目的质量,这期节目很大程度上是嘉宾的发挥和主持人的发挥,两位导演在嘉宾的调动上面有没有一些心得呢?
  赵鑫:我是在7号的上午跟黄主席到的办公室,进行了一个专门汇报,用了一个小时时间,我其实蛮担忧的,为什么?因为他们思考的都是宏观问题,那么这种宏观问题可能会把话题打空,很怕做报告,但是黄主席到了现场之后,他的发挥让我们很惊讶,这个为什么呢?他有前期密集的调研这个情况他太了解了,话题太熟了,然后他从小的地方着眼,大处着眼,小的地方如何去给你剖析案例很精彩了,包括下面的我们对接的所有的对话嘉宾都是有现象,有故事,然后又有宏观字眼,这个是我们比较欣喜的,之前我们做大量的工作,这期要谈什么,主题是什么?他的想法是什么?然后我们怎么去按照话题的走向去配合话题,每个人都要沟通,甚至比如说我们这期节目,《对话》嘉宾算少一点的,我们希望能有很多的问题集中到黄主席,但是有的可能有九个,十个,11个嘉宾的时候,都要去聊到。
  高峻:因为关键在录制的这段时间之内,他一旦录制完成了是不可重复的,两个重要的,一个不回避问题,我觉得这样。再一个你在交流的时候要有细节,你别谈的很空泛。不回避问题实际上就是说,不绕弯子兜圈子吧,就是这样子,因为你说了半天他们没有针对性的,因为主持人提的问题,是相对比较尖锐的,尤其像您刚才提到的,你刚才说的两个人有不同的意见交锋。
  主持人:我们打个比方,比如黄主席跟咱们中小企业中间的一些交流?出现这种情况怎么来做?如果现在出现了这种情况?
  赵鑫:我们是按照节目的精彩程度去来。
  高峻:应该是不会出现的,实际上黄主席是中小企业的代言人呢,但是我理解您说的这个意思,但是这个如果出现的话,可能按照精彩程度,不一定从我个人指使谁。
  主持人:作为导演,希望有这种交锋的东西出现,就像我们看一个话剧一样,如果太平淡的话,没有交锋,很难抓住?
  赵鑫:要有故事性,你每一期必须要思考,因为本身我们你想长达60分钟的一个节目,要是全是论文性的东西,这个也很难让大家看下去,你再精彩的言论,再精彩的可能会有问题,就必须把这个东西去落地,让观众在看节目的过程当中呢,又能听到一些新鲜的东西,同时又能把这种思想性的东西传递,觉得这个节目很好,这个是我们每期节目都在思考的问题。
  高峻:我们注重的还是思考他嘉宾的思考,以及他和主持人之间这样的一个沟通,那么实际上我们对于您刚才说冲突的戏剧性来说,我们不会特意的把冲突加深加大。赵导上节目的时候你一定要跟他对骂,不会设计带有人身攻击的,或者矛盾冲突的不会出现,因为我们最看中的还是嘉宾对于我们当期话题的探讨,他们对于问题的思考,他们思想层面的东西我们是最看中的。
  赵鑫:还有一个,包括第一版的时候,你这期提的主张是什么?你要表达什么样的思考给观众,从本期这个节目来讲,我们知道中国的GDP50%以上都是由民营经济去创的,我们的就业人口80%都是靠民营企业和中小企业来解决的,我们每年新增的就业人数有90%都是由中小企业跟民营企业他们去承担的,那么对于这样一个群体,他们是如何良性的互动,这个是我们这期节目的主张,他们应该往哪个方向走,能不能把他们民间资本拉回到实体经济,中国实现经济发展和转型,中小企业不转型,中小企业不发展不可想象,所以这个是我们做这期节目很强的一个主张,你要让这些民间的投资回归到实体经济这个本源上来,我们经济才能转变。
  主持人:所以说这一期节目的看点就是赵导?
  赵鑫:这期节目的看点,我觉得刚才说了,黄主席在里面高屋建瓴的看了很多融资难怎么去解决?我们破除进入到垄断行业怎么去,中小企业转型怎么解决?这个对我们很有用,包括我们企业的发展民营经济如何去发展,非常值得看的一期节目。
  高峻:可能还是这样,最近做了一个系列节目,叫《怎么看与怎么办》,特别适合我们这期节目,怎么看这个现象,然后我们怎么办。
  主持人:今天通过对二位导演的访问,我们也是充分的了解到这期节目中小企业的企业主们,是必须要看的,如果深处这个投资环境的这些投资者,或者是身在民营企业的这些人,也是必须要做的功课,当然更多的我们不要聊了,因为节目的关系,我们把这个悬念留到7月17号,也希望各位网友锁定我们中央电视台财经频道《对话》栏目,同时也可以锁定中国网络电视台在线直播,这期节目,就是这样,下期节目再会。

 

责任编辑:刘岩

热词:

  • 对话
  • 导演访谈
  • 开放
  • 照耀
  • 民营的天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