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 财经资讯 >

高铁跨越式发展频现故障 大工程综合征风雨欲来

发布时间:2011年07月23日 08:2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华夏时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跨越式发展的高铁频繁出现故障,无形中打了铁道部前部长刘志军一个狠狠的耳光。他举全国之力推进的京沪高铁大工程,在多个方面露出了综合征爆发的征兆。

  与高铁相同,近年来,大项目日渐增多,投资不断增大。单项目投资额动辄千亿,国家规划投资轻易就破万亿。

  “多个大项目集中上马是近年来的一个普遍现象。”发改委投资研究所所长张汉亚表示。

  官方对于大工程建设也是持支持态度:大工程能够最有效地实现资源优化配置,更是我国日益增强综合国力的具体体现。一批大工程顺利上马,体现了国运昌盛、国力增强,体现了社会主义制度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优越性。从长期看,大工程将会为中华民族实现伟大复兴和整个国家步入可持续发展轨道,打下坚实的基础。

  然而在民间和学界,对于大工程大投资,质疑和审视从未间断。

  “投资都是经过可行性研究的,不过,工程规模应该按照最需要最实用为标准,有没有必要全都做成大工程,很值得深思。”张汉亚表示。

  随后,高官落马,质量问题,事件频发,大工程综合征集中爆发,人们不禁要问,如此大投入建设的大工程到底怎么了?

  综合征爆发

  大工程频繁上马,其综合征渐渐露出冰山一角。

  “车辆出站后,忽然减速运行,然后完全停下不动。”7月20日,沪宁高铁不明原因停电半小时,车内空调、照明全断。

  在此之前,开通不过半个月的京沪高铁由于接触网故障、电线接触不良等原因,5天6次故障,创下高铁停运最高纪录。

  “高铁建设太快、赶工严重,潜在的问题很多。”张汉亚表示。

  “综合征”集中爆发并不是无迹可循。

  “京沪高铁工期计划5年,实际两年半就完工了。除了武广高铁是按时竣工以外,其他高铁基本都是提前完工。”铁道系统一位工作人员表示。

  高铁提前完工,和刘志军“跨越式发展”息息相关。

  2011年年初,全国铁路工作会议公布十二五铁路规划,业内人士惊讶地发现,这个计划在2015年完成的目标,与《中长期铁路网规划》中2020年计划达到的目标完全一致,规划被整整提前5年。

  随着刘志军轰然落马,盛光祖接任铁道部部长后,实质上已对刘时代“强求速度”的做派有了很大调整,但这些之于一个涉及面甚广的大工程而言,有些祸端已很难根除,7月初京沪高铁接连停运还只是小事,未来大量举债还款时才会真正暴露大工程的赢利短板。

  出现问题的还不光是铁路。

  7月初,云南省新平彝族傣族自治县县城至三江口二级公路(新三公路)试通车第二天发生坍塌事故,造成2死2伤,被称为“史上最短命公路”。

  7月中旬,9天内4座桥垮塌,一座桥开裂倾斜。包括江苏盐城通榆河桥坍塌;武汉黄陂一高架桥引桥严重开裂,并向两边倾斜;福建武夷山公馆大桥倒塌;杭州钱江三桥引桥坍塌;北京怀柔宝山寺白河桥坍塌。

  而上半年气候异常,长江中下游地区遭遇罕见大旱,大旱随后旱涝急转,也被认为和三峡大坝有密切关系。地质学家提醒说,蓄水过多会让发生滑坡、地震等地质灾害的可能性增大,而且会给长江的生态系统造成长时间的破坏。

  此外,南水北调也被认为会破坏生态系统的平衡。

  “质量问题是项目自己本身的问题,但一些小的施工问题都是可以避免的。我们国有大工程浪费和贪污腐败严重。比如一条公路,投资20亿,最后直接投入建设的可能只有五六亿,那只能使用B类材料或是假冒伪劣产品充数。这是个管理问题。”张汉亚表示。

  “如果京沪高铁还是维持350公里速度不变,风险将会增大很多。”中国社科院经济研究所原所长张卓元表示。

  考问偿债能力

  “当初进行投资可行性研究的时候,实际上看不出问题,都是按照模拟分析可能的好处和弊端,利大于弊的就可以修建。”张卓元称。

  2011年1月份,刘志军在全国铁路工作会议上表示,到2015年,要基本建成发达完善的铁路网,全国铁路营业里程达到12万公里以上,其中高速铁路1.6万公里以上,西部铁路5万公里以上。

  刘志军倒下了,但大工程远没有因为刘志军的落马而缓建。在铁道部的大力推动下,投入巨大的高铁项目备受追捧,被认为是投资的“香饽饽”。

  “以少量政府资金撬动大量债务性融资的交通建设投融资模式已经成为主流,这个问题其他运输方式也存在,但铁路更为严重。”北京交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荣朝和表示。

  按照一小部分自己投资,70%-80%银行贷款的方式,2010年铁路投资达到前所未有的8235亿元,十一五期间投资超过十五300%。

  “不少原来没有铁路的地方正在一次到位地建设高铁,还有不少通道内大量修建平行且功能相近的多条高铁线路,把有限的需求分散,这会使每一条线路都难以为继。”荣朝和表示。

  在已经开通的高铁线路中,只有京津城际达到收支平衡,京沪高铁每年运营成本加利息,需收入96亿才能达到收支平衡。而随着一批客运专线的建成开通,铁路运营也已经进入亏损幅度越来越大且短期难以扭转的严重局面。

  铁道部新部长盛光祖上任时,铁路负债1.8万亿,资产负债率56%。

  “在实际操作中,有些单位急于动工,研究不透彻或研究时间太短,很容易出现意料外的状况。”张卓元分析。

  铁路债务通过建设资金与运营资金打通使用,一定程度上掩盖了现金流困境。“铁道部债务的规模大、数量集中,一旦资金链断裂,要么减免本金,要么财政拨款,都是财政兜底。”北京交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副教授李红昌表示。

  不过,实际操作中,意料外的状况往往发生在“人”的环节。

  钱塘江三桥垮塌,其建设方湖南路桥建设集团公司,曾经建设的诸多桥梁曝出了安全事故问题。湖南凤凰堤溪沱江大桥2007年坍塌,事故导致数十人死亡;在2007年造成9人坠江失踪,被运沙船撞塌的广东九江大桥,也都是由该公司建造的。然而,这样的公司却屡次获得国家的工程质量奖,广东九江大桥还获得国家科技进步奖。

  谁的大工程?

  “高铁建设规划都是铁道部计划司自己在做,他们全是专家。我们只做一些空的内容,比如高铁运行时速如果达到500公里的各种情况。”7月20日,铁道部经济规划研究院一位工作人员对记者表示。

  无独有偶,一位地铁工程总工程师也对记者表示,经过一年测评规划的方案,递交给政府部门审批后,总是被一、二把手改得面目全非,再重新做已经来不及,常常只好按照领导意思,边建设边规划边测评。

  “中国的科技研究往往是自上而下的,所有的政府官员都是专家。”上述经规院工作人员表示。

  2010年4月,武广高铁开通不到半年,由于施工将地下水掏空,引起地基沉降,导致民房破裂。

  今年6月,清华大学水沙科学与水利水电工程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王光谦公开表示,三峡工程会引发低震级地震。工程建成后,地震增加了很多,最大震级是6.4级。“由于三峡水库水位攀升,快速升降,加上该地本来就是地质灾害多发区,滑坡很多,水坝再一泡,就容易坍塌。”王光谦告诉记者。

  “很多工程设计规划的时候,利益集团扮演着重要角色。”水利水电科学研究院总工程师刘树坤表示。

  “国有大工程很多都是政绩工程,大多存在严重的浪费和贪污腐败的问题。”张汉亚表示,“工程应该不在乎大小,只在乎有用没用。现在有一种不好的趋势,主要是华丽,把工程做大。工程量在那,钱肯定花得多,拨款多,贪腐多,形成一种恶性循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