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 > 经济台滚动新闻

[经济与法]企业里的无间道(20110801)

发布时间:2011年08月01日 20:59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cn | 手机看新闻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channelId 1 1


  企业里的无间道

  现在正值暑期,每年这个时候电视台总是要播一部动画片叫《大闹天宫》,片中有一个情节给我印象极深。海龙王答应孙悟空只要能把定海神针拔起就当礼物送给他,这定海神针重达3万多斤,这可难坏了孙悟空。

  动画片孙悟空:真是个宝贝。好宝贝,好宝贝。可惜太粗了一点,细一点就好了。再细一点。如意金箍棒,重三万六千斤。小。。。小。。。小。。。

  原来这定海神针叫如意金箍棒,你叫它大就大,你叫他小就小,这毕竟是神话。可是,今年三月份在大连瓦房店却出现了一件怪事。我身后这根钢棒直径有半米,重达6吨,却被人像金箍棒一样给偷走了。

  今年三月份,大连瓦房店市公安局接到当地一家企业报案,称公司23根重达70吨特殊的钢材丢失了。

  瓦房店市公安局民警 殷传伟:这个钢料直径是450毫米,长7米多,它的重量也是7吨多,如果要是用人工把它拿起来,简直是天方夜谭,是绝对不可能的。当年孙悟空金箍棒那是神话中的传说,在现实当中,要想人工把它搬起来,那是绝对不可能。

  丢失钢材的企业投入了巨资研发了新产品,可是设计方案出来后,却发现制作产品的特殊钢材已经没有了。 

  殷传伟:这种钢材是叫渗碳钢,是钢材当中的极品。

  这种渗碳钢不但价格昂贵而且也是稀缺物品不容易买到,丢失后让这家企业损失惨重。

  殷传伟: 这个厂呢和别的公司企业也签订了很多合同,这批散钢丢失以后没有原料了,没有原料就无法生产,无法生产这就是货到期无法交付。 

  但是,当瓦房店市公安局的民警对案发现场进行勘查后,却认为这些贵重的渗碳钢可能没有丢失。

  殷传伟:这个公司是各种规章制度非常健全,管理也非常严格,各种技术防范措施也非常先进,可以说是戒备森严。

  在案发现场民警没有发现可疑的线索,而且企业安保措施严密,渗碳钢体积大且重,如果被盗窃很难不被发现。会不会这家企业买进这种钢材的时候数目出现了差错呢?

  殷传伟: 因为这个东西90多吨,很重的东西,没有一般的能力是运不出去。

  于是,这家企业从发货数量、定单等方面进行了认真核实和查找,最后,确认70多吨,共23根特种渗碳钢了。 

  这么一堆庞然大物怎么就会人间蒸发了呢?在确定这批贵重的渗碳钢丢失后,瓦房店市公安局马上成立专案组,抽调精干力量进行破案。

  瓦房店市公安局局长孙强:如果你不及时侦破的话,一块呢对企业造成企业内部人心惶惶,导致企业生产秩序不能正常进行,第二块就涉及到被盗物品,如果流向社会其他一些地方,就会造成严重的影响,因此说这种压力使得我们要变成动力,必须要抓紧时间立即破案。

  专案组经过分析,初步确定了这很有可能是一个内外勾结的盗窃团伙作案,而且具备了以下特点。 第一:属于业内人士作案。

  瓦房店市公安局副局长高胜:这批钢材是这里面最优质的,也是价值最贵的,如果不是熟悉这个行业的人,熟悉这种钢材的人,是不会有这么明确的目标的。 

  第二:组织严密,内外勾结。

  该企业管理也是比较正规和规范的,如果没有那些内线做接应,一个是不能准确的发现钢材,第二个也是不会轻易的盗窃成功。然后在这个比较轻易的再运输到厂外进行销赃。

  第三:有专业作案工具

  因为这批钢材体积比较大,重量非常沉,单纯靠人工去不可能搬运出来的,必须有汽车从这个厂内运输到厂外。 这个团伙当中应该有嫌疑人具备开天吊挂钩等专业技术。 

  同时,专案组排除了犯罪嫌疑人在白天作案的可能性。

  殷传伟:如果是白天作案呢,因为料厂周围车间很多,工人也是人来人往,因为内部工人都比较熟,如果白天作案,很快就被发现。

  排除了犯罪嫌疑人在白天作案,那么,会是在晚上吗? 

  殷传伟:我们经过调查以后我们判断呢,这个作案时间呢,应该是晚上, 应当是后半夜,夜深人静的时候,工人上班人很少的时候,是这么这个时间断这么个情况。

  可是,民警和这家企业负责人沟通之后,也不能确定作案时间就是在夜间。

  殷传伟:对,公司规定,夜间不准许车辆进出厂,如果因为业务需要需要进出厂,必须由公司领导到厂,亲自到厂监督才可以进出厂区。

  种种迹象表明犯罪分子就是在夜间作案,可是,在夜间车辆又不可能出厂,这让专案组觉得很迷惑。

  殷传伟:分析这应当是夜间作案,但是夜间作案,又与公司的规定发生矛盾,所以说给我们当时破案当中也是比较迷惑。 

  案件侦查陷入到一个僵局,没有发现任何对破案有价值的线索。这个时候,专案组一路民警在对瓦房店市有可能使用渗碳钢企业进行调查走访后,有了进展。 

  民警在走访企业过程中,有企业负责人说一名叫赵德龙的人曾经来推销过渗碳钢。

  殷传伟:我们摸排过程中发现赵德龙曾经要出渗碳钢,而且价格非常低,而且这个人的工作的性质和渗碳钢有密切关系。

  高明局长:获得这个线索之后,应该我们这个侦查人员也是非常的兴奋,因为这个这么多天,几天来,几天来,这个渗碳钢这个概念一直在我们脑海中出现,那么现在听到了有人要出售这种钢材,也是给我们这个侦查破案,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一个线索。

  在调出赵德龙相关个人资料后,民警发现 赵德龙竟然是被盗企业的职工。

  殷传伟:赵德龙是这个厂的工人,平时工作就是和渗碳钢打交道,这个人对渗碳钢非常熟悉,我们结合种种迹象这已经构成重大嫌疑,当时我们专案组非常兴奋也非常高兴。

  民警进一步调查后,发现案发当天赵德龙和一个叫郑诚志的人来往密切,而这个郑城志竟然也是被盗企业的职工。

  殷传伟:郑成志是和赵德龙俩是工友,平时他俩关系处的相当不错。 郑成志呢,过去开过天吊,具有驾驶天吊技术,这就符合了我们专案组确立侦查方向,犯罪嫌疑人这个突破口当中必须有具备开天吊能力的人,恰恰郑成志就符合这种条件。

  同时民警发现赵德龙和一个叫王日明的密切联系,民警调查后发现王日明是一家私营企业的业主,可是,表面看来他似乎和这起盗窃案件没有什么关系。

  赵德龙和郑诚志浮出水面让民警很兴奋,但是,在二人的监控中并没有发现渗碳钢的下落,也在没有发现其他可疑线索?而与他关系密切的王日明也没有发现可疑之处。案件进行到这里似乎又陷入到僵局。这时,专案组另一路民警在对被盗企业内部监控录像进行检查时有了突破性进展。

  这家企业有6个厂门出口,由于无法确定作案时间,民警必须将6个出口所有监控逐一查看。 

  瓦房店市公安局民警刘生权:白天晚上就24小时不休息,倒班看,发现有没有可疑车辆。

  经过5天5夜的查看,民警发现,这家企业2号门今年3月6日上午的监控录像中有一辆大货车十分可疑。

  殷传伟:上午接近8时,一台大型货车里面拉了很多东西,上面盖了一层苫布,这是严重违反公司相关规定。公司规定是一个车辆出厂时候,不准盖苫布,这台车构成了重大嫌疑。 

  高明局长:发现该车有几个疑点,一个疑点是该车这个离开厂区的时间比较特殊,是早晨7点钟,而当天早晨这个车辆并没有进入厂区,那么按照工厂的规定,车辆一个是不允许夜间停放,第二个呢,夜间也不允许出入门岗,而该车早晨7点钟要驶离厂区这点比较可疑。

  不仅如此,民警发现门卫在停车检查的时候,有些可疑。

  民警现场:
  答:车来了,你看,就这台车,你看走的非常慢,有重载。
  问:这个保安过来。
  答:这个保安过来检那个票。
  答:过来了,就这台嫌疑车辆,停下,这个保安过去去拿这个出门票,保安根本没有上去检查这个车拉什么物,这个篷布也没遮开看,车停留时间非常短,走了。

  这家企业对于装有货物的货车出厂,门卫检查有着严格标准的程序。 

  民警:就是正常规定,货车回来以后,由物资员过来以后拿到出门证,然后到操作台上,查验车辆的货物,规格型号数量,与出门证上记载是否相符,如果相符这个车辆放行。

  在3月6号当天,这名当班的门卫不但没有掀开苫布进行检查,而且检查所用的时间也仅仅是平常的三分之一。

  违反规定,只拿到出门证以后,没有上操作台上检验车辆所拿物品的数量规格型号 。

  民警马上查找门卫在当天收取的这辆货车的出门证,但是始终没有找到。 

  民警现场:
  答: 我们查找当天出厂证没发现,结果呢发现了一个加班申请表。
  瓦房店市公安局 民警 林波
  加班票它就是隶属单位用的你保安这个物资没有关系,你这个加班票是运输公司的,给你加班,证明你晚上在加班,那么我们出门票是物资出门票,登记的什么货物重量都是一清二楚的。

  从监控录像来看车辆明显装了很重的货物,可是门卫仅凭一张申请加班单就放行了,民警确定这辆货车和当班的门卫有重大作案嫌疑,不过,专案组决定暂时不惊动这名门卫。

  高明局长: 当时我们由于这个案件发案的时间,应该说是比较长,我们手中掌握的线索又比较少,这个保安从目前看虽然有一定的嫌疑,但是我们对这个案件当时制订的原则就是外松内紧,没有对他进行马上带到公安机关进行询问,也是为了防止打草惊蛇。

  民警将侦查重点放在了寻找这辆嫌疑货车上,可遗憾的是因为监控录像的画质不清楚,民警也无法看清楚这辆车的牌照。

  民警现场:
  问:是不是有一个监控设备专门拍牌照的?
  答:对,有。
  问:那么现在为什么看不清?
  答:好像有一段时间不好使了。 。

  因为监控设备当天出现了故障,民警无法看清牌照,但是,瓦房店警方并不担心,因为,他们有秘密武器,这就是他们近些年来下大力气完善的“天眼”工程。

  高明局长: 因为天眼工程以及其他信息化建设都是一些公安的基础建设,案件发生以后,通过这些手段,能够回放当时一些基本情况,从中公安机关从这些信息当中,能够筛选出有价值的,有意义的案件线索。

  瓦房店警方在市内重要的路段都安放了监控摄像头,通过这 些监控摄像头民警很快掌握了这辆货车车主人的信息。 

  殷传伟:我们后来通过辨认发现这台大货车车主是石万庆 。

  民警马上查询了石万庆的个人信息,此人是瓦房店本地人,通过技侦手段,民警发现案发当天石万庆和门卫付宏君都与一个叫田锋来往密切。经过调查民警确认了田锋的身份,他是一家收购铁屑的私营业主。 

  高明局长:当我们得知他的身份之后,应该感到的非常兴奋,因为我们前期分析,这起案件应该是一个内外勾结的案件,应该对这个企业有一定的了解,而田锋恰恰具备了这样的条件。

  同时,民警发现田锋在案发当天和一个叫王日明的联系密切,经过比对,民警发现,这个王日明正是前面与犯罪嫌疑人赵德龙联系密切的王日明。王日明同时与盗窃案的两个重要嫌疑人联系密切,这肯定不是巧合,种种迹象表明,王日明在这起盗窃案件中承担着重要角色。

  高明局长: 而这个案件那个发生前后,王日明同这些人的关系非常密切,而且联系的时间段,也都比较特殊,都是在半夜和凌晨,等等这些特殊的时间。

  现在已经有5名犯罪嫌疑人浮出水面,把这7个人放在一起,专案组发现基本上符合他们确定的这起盗窃案的特性。既有精通渗碳钢的赵德龙,也有内外勾结的付宏君,还有提供作案货车的石万庆。专案组认为抓捕时机已到。
  今年4月7日,五路侦查员同时出击,将上述7人一举抓获。

  初步预审以后,民警又发现了两名犯罪嫌疑人,

  殷传伟: 后来被我们公安机关列为网上逃犯,在这次清网行动当中呢,我们公安机关呢,多次做其父母工作规劝其投案自首,几天以后呢,这个嫌疑人在父母的劝说下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如实交代自己的犯罪事实。

  犯罪嫌疑人田峰: 
  问:怎么想到投案自首的呢?
  田峰:我当时还想跑呢,跑了也不是办法,跑你能跑一辈子吗,你自己犯的事你就得自己去承担,这里有家,有老婆还有孩子,你跑一辈子丢了老婆,孩子吗。犯了事你就得争取投案自首,少判两年,早点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就完了。

  至此这个犯罪团伙的9名成员全部落网,同时大部分渗碳钢被追回,该企业领导敲锣打鼓来到瓦房店市公安局送锦旗表示感谢。 

  这个犯罪团伙多达9人,在作案中承担着不同的角色,是谁把他们组织到一起,他们又为什么会对渗碳钢下手。而且被盗企业安保措施比较严格,渗碳钢体积大重量沉,这个犯罪团伙是怎么将70多吨的渗碳钢偷走的呢?

  犯罪嫌疑人王日明自己经营着一家轴承配件厂,今年1月份一个朋友找到他让他从被盗企业弄些钢材。于是,他找到了在这家企业某车间的段长赵德龙。

  犯罪嫌疑人王日明:我就以前跟瓦轴厂有业务,认识他,我跟他也不算是朋友,交情不算太深,认识。
  犯罪嫌疑人赵德龙:他说能不能帮他弄两块料,想想办法,着急,完了给我打了好几次电话,一开始没有同意,后来也考虑到各方面的原因就给他弄了。

  赵德龙非常熟悉这家企业的情况,在厂内他找到了价值比较高的渗碳钢。为了解决渗碳钢人工无法搬运的难题,他还找来能够开天车的郑诚治。

  确定盗窃物品后,王日明又找到田锋商量作案工具和出门岗的事宜。 

  犯罪嫌疑人王日明:我就告诉田峰我说能拉出来,但是我说能拉出来要是没有手续怕拉不出来,他说能拉出来,他能买通(门卫)。

  犯罪嫌疑人田峰:我当时就是寻思很简单,我寻思这个东西弄出来,他们门岗行就行,不行就拉倒,帮他联系一下,串个线就是这么回事。

  于是,田锋找到大货车司机石万庆,还找到了门卫付宏君。

  犯罪嫌疑人付宏君:田峰是通过我师父找我的,师父找我说,他说咱们这儿以前老门岗有一个人想通过你啊从厂里走点儿东西,我说这玩意儿怎么走,我说那都需要票,他说这没有事儿,他说这人哪关系挺大的,再一个这个不算偷,就说他认识里面车间主任,这料下来以后都归主任管,他说主任让你拉,拉出去,他说只要主任不报案,这个东西就不算偷。

  犯罪嫌疑人付宏君:我师父找我,师父说你也不能在这儿瞎干,多认识点儿人。

  这些准备工作完成以后,今年 1月10日下午,石万庆开着大货车驶进了企业院内,把车藏了来。凌晨日2点多,赵德龙和郑诚治来到厂内,赵德龙在下面选料,郑诚治开天吊将渗碳钢吊入车内,然后将车盖好苫布。

  犯罪嫌疑人赵德龙:

  问:当时你们不担心这个料会被人发现了吗,晚上?
  赵德龙:车间的人都走光了,没有人啊。
  问:不是有上夜班的人吗?
  赵德龙:上夜班都下班了,上夜班到12点半就结束了。
  问:但你声音那么大,不怕别人听见吗?
  赵德龙:车间没有别人 。
  问:厂里其他的人听不到吗?
  赵德龙:听不到,没有其他的人。

  第二天早晨7点多,田锋从门卫付宏君手中拿一张加班证明后交给王日明,王日明赶到厂内交给司机石万庆。

  犯罪嫌疑人王日明:就在厂的门口等着他,早上在厂的门口等着田锋,(付宏君把那个给田锋了,田锋就给你了?)我给车司机,(你是进去给车司机,还是司机在外面?) 我进去给的。

  司机石万庆出厂时将假出门证,一张加班证明交给付宏君,付宏君装模作样看了看就放行了。

  犯罪嫌疑人付宏君:自己作贼心虚,不可能说人家车开过来了,像正而八经的车那么翻,咱自己作贼贼心空。

  渗碳钢偷出来后,赵德龙去销赃,但一直没有找到买家。后来王日明找到了宇振洪,宇振洪又找到张贵阳进行销赃。

  犯罪嫌疑人王日明:卖了总共给了60万。

  第一次得逞以后,在今年1月19日、3月6日,这个盗窃团伙再次作案 。

  犯罪嫌疑人王日明:第二次有点打怵了,我看到拉那么多有点发怵了,当时第三次就是不出事,我心里就在悔肯定不能拉了,真的,我当时自己在做买卖,

  令我们痛心的是,这起案件的所有犯罪嫌疑人都有正当的职业,也都是初犯,是什么会让他们走上犯罪的道路,除了贪念以外,还有其他原因值得我们引以为戒。

  犯罪嫌疑人王日明:我平常有点犯什么毛病呢,就是别人找我办事肯定行,找我办事,给人帮个忙,或者是别人办点什么事儿,我稍微能帮点忙能办点事,我肯定答应能办,也就没有考虑这个的后果。

  犯罪嫌疑人赵德龙: 
  问:你觉得导致你今天做这个事儿最重要的原因是什么?
  赵德龙:朋友义气吧。
  问:你跟王日明是怎么认识的?
  赵德龙:就是通过朋友,吃饭认识的,吃过几次饭,就挺熟的。找我帮忙,一开始我拒绝了他几次。

  除了所谓的讲义气之外,心存侥幸也是这些犯罪嫌疑人铤而走险的原因。

  犯罪嫌疑人王日明:我当时我问了赵德龙了,这个事儿有没有事儿,他说没有事儿,但是作为我来说,这个事儿咱也应该也意识到,这个不是合法拉出来的,它肯定就是触犯法律了,但是我没有想,法律意识不是那么重的。

  犯罪嫌疑人付宏君:我说出事跟我没关系,完了他说放心吧,出了事跟你一点关系没有。我说好,完了车就开出去了。 

  “不会有事”,这是所有铤而走险的人,一种掩耳盗铃自欺欺人的借口,正是应了一句俗话,“莫伸手,伸手必被捉”。好了,今天的节目就到这里。

[经济与法]企业里的无间道(20110801)
责任编辑:刘岩

热词:

  • 经济与法
  • 企业
  • 无间道
  • 20110801
  • channelId 1 1 2 34ECD70052884343837EE29C99B1EB5D
    860010-1114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