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 经济台滚动新闻 >

[今日观察]直击美债危机:CPI6.5%是拐点?会加息吗?(20110809)

发布时间:2011年08月09日 22:57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今日观察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4E77BF686612471bA572F520233EB7FE

 

  主持人(陈伟鸿):这里是正在播出的《今日观察》,欢迎各位的收看。我们今天评论的关键词是“物价”,国家统计局在网站发布了7月CPI也就是居民消费价格指数同比上涨6.5%,涨幅比上个月提高了0.1个百分点,再创了三年以来的新高,那么到底是哪些因素推高了CPI?生活当中老百姓对于物价变化会有哪些切身感受?下半年物价走势是否会迎来拐点?下一步到底还会不会加息?

  我们今天现场的两位评论员是中国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曹远征先生,以及我们财经频道的评论员张鸿,好了,节目一开始,我们还是一起先来了解一下7月份的经济数据。

  今天国家统计局发布数据显示,七月份,全国居民消费价格总水平同比上涨6.5%,再创新高。食品类价格依然领涨CPI,同比上涨14.8%,影响价格总水平上涨约4.38个百分点。其中猪肉价格上涨影响最大,同比上涨56.7%,蛋类价格同比上涨19.7%,居住类价格涨幅也比较突出,7月份,我国居住类价格同比上涨5.9%,说到近来居民消费价格上涨状况,还是让我们跟随镜头到市场上看一看。

  在成都的青羊社区农贸市场,猪肉价格标签显示的精瘦肉每斤是16元,这和一个月前的价格相同,但到底现在价格如何呢?

  记者:现在精瘦肉每斤是多少钱?

  猪肉摊主:精瘦肉17块(一斤)。

  记者:为什么标牌上显示的还是16(块一斤)?

  猪肉摊主:这段时间个把星期(价格)又涨了。

  记者:又涨了,那你这个标牌为什么没换呢?

  猪肉摊主:可能马上要换了,还没反应过来肉价又涨了。

  采访中,几乎所有的摊主都认定,猪肉价格还在继续上涨,同猪肉价格一样,今年鸡蛋的价格也一直比较高,在北京新发地市场,来自安徽的胡兰英,在这里批发鸡蛋已经四年多了,他说近期北京鸡蛋的价格出现了大幅的上涨,最高时批发一箱鸡蛋是210元,相当于每斤鸡蛋4.7元左右,像这样的高价,他还是第一次遇到。

  胡兰英(北京新发地批发市场商户):这一箱去年150块钱一箱,现在200,一箱差50块钱,一斤(差)1块钱了,七月底的时候210元一箱。

  刘通(北京新发地市场部负责人):就今年来说呢,前期的时候鸡蛋价格同比涨幅是比较高的,7月份跟去年同期相比,涨幅大概在20%左右。

  除了猪肉、鸡蛋价格对CPI的明显拉动外,食用油等食品类价格的上涨,也推动了CPI的上涨。6月下旬以来,全国纯花生油价格持续上涨,进入8月份后,涨速明显加快,8月8日比去年同期上涨18.8%。

  统计局数据也显示,今年7月份,全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涵盖的8大类商品价格,都有所上涨,根据国家统计局测算,7月份,6.5%的CPI同比涨幅中,去年价格上涨的翘尾因素约为3.3百分点,今年新涨价因素约为3.2个百分点。

 

  主持人:生活当中,其实每个人对物价都会特别特别的敏感,我记得在之前听到过一些专家分析今年的物价走势,基本上会是前高后低,所以,当大家看到6月份CPI的指数是6.4%的时候,就觉得未来应该会往下走了,没想到我们看到7月份CPI的指数又创下了连续三年来的新高,问问两位评论员,你们如何来解读这个数据?

  曹远征(中国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我想说这个数据确实是比较高了,但是应该说拐点到来了,因为从同比来看,翘尾因素在7月份跟8月份之间是有将近3个百分点这样的一个因素。与此同时,我们看到猪肉是在高位,然后猪肉的循环一般是6到8个月,那么高位就意味它开始往下走,因此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应该说七月份是个拐点,是个顶峰。

  主持人:张鸿呢,你觉得看到这个数字感到意外吗,还是在预料当中?

  张鸿(财经频道评论员):基本上在意料当中,因为我看了一下很多媒体,财经媒体在之前采访众多的经济学家,基本上预测也大概在这个数字左右,6.3到6.5之间,当然6.5可能大家觉得是比6.4高了一点,但其实这个已经基本上是在一个层次上了,重要的就是我想对老百姓来说,可能切身的感受特别明显,因为涨的基本都是食品,你看食品在CPI里边,它占的比重其实是1/3左右,但是它权重,但是它这次的影响,它是4.38个点,我算了一下,就是6.5个点里面,4.38个点是占67%,这里面猪肉是1.46个点,是占到了22%,也就是说,如果我们把猪肉去掉的话,涨5%,一个就涨了将近1.5。

  主持人:猪肉权重非常大。

  张鸿:而大家每天都要吃菜,都要吃肉,都要吃粮食,所以这个时候大家才会觉得感受非常明显。

  主持人:当然我们看到物价上涨的时候,其实我也听到过有一些老百姓担心说,这是不是我们所担心的通货膨胀的一个现象的出现,我们也想让曹老师来帮大家解析解析。

  曹远征:我想说,它是物价总水平的提高,不完全是通货膨胀,所谓通货膨胀顾名思义是通货膨胀引起的物价上涨,但是我们看到这一轮物价上涨,除了通货因素以外,我们说货币增发的因素以外,那么还有别的因素在起作用,其实你们看到,还有两个很明显的因素,一个我们叫外部冲击,比如说农产品价格上涨,能源原材料价格上涨,这都是经济外升的变量,是一个冲击性的。如果你说是冲击性,还是一次性,还是短期的,还是暂时的?你还要看还有一个因素在发生变化,可能是持续的,就是劳动力成本在持续上升,那么会引起劳动密集产品价格的会有持续上涨的压力,这个压力尽管现在还体现得不太明显,但是潜在的压力在逐渐加大。

  主持人:我们的网友也非常关注今天的话题,我们来看看他们的观点,首先我们看到这位网友叫做“天使猪八戒”,不知道跟我们现在谈到的猪肉价格是不是有关系,果然有关,你看他说“本轮猪肉价格的上升过程已经持续了半年多,猪肉价格上升周期过程可能已经完成,并可能从四季度开始出现下降。考虑到基数的影响等原因,我认为CPI同比数据的高点已经出现,在物价逐步稳定的大背景之下,拐点近期就将显现。”

  其实中国经济的发展和全球经济的发展,同样都引人注目,我们看到,一段时间以来,我们央行已经多次提高了存款准备金率,包括使用加息这样的一些办法来抑制通胀,那么与此同时,在全球经济当中,美国经济的发展同样也特别引人关注,尤其是最近这段时间标准普尔下调了美国主权信用等级评级之后,更是引起了全世界的关注,我们来看看下面的这个短片。

  今年以来,我国CPI水平持续增高,为了稳定物价,抑制通胀,中国人民银行自今年年初以来一直在使用货币手段进行宏观调控。最近的两次调整分别发生在6月和7月。

  6月20日,央行宣布提高存款准备金利率0.5个百分点。7月7日,央行再次宣布金融机构一年期存贷款基准利率分别上调0.25个百分点。这已经是央行在今年年内的第6次提高存款准备金率和第3次加息,但依然没有改变负利率的现状。

  今天发布的7月CPI指数又创6.5%的新高,表明形势仍然十分严峻,致使市场上的加息预期再次升高。

  与此同时,世界金融局势发生波澜。国际评级机构标准普尔公司本月5日下调美国主权信用评级,引发国际金融市场连锁震动,加深了投资者对美国经济前景的担忧。

  尽管近两天美欧国家的领导人通过紧急磋商和公开表态,试图挽救市场信心,但收效甚微。全球股市8月8号集体“跳水”,纽约股市三大股指全线暴跌,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下跌超过600点。日本以及欧洲各国的股市也纷纷下挫。

  由于恐慌情绪蔓延,黄金市场保值避险情绪高涨,8月8日纽约商品交易所黄金期货价格大幅上扬,一举突破每盎司1700美元大关,创历史新高。

  有关专家认为,美国长期主权信用评级的下调,会带来美元走势的继续疲软,可能会给我国出口形势带来影响,同时增加我国的输入性通胀压力。   

  主持人:我们在刚才的分析短片当中,听到了一个关键词“输入性”的通胀带来的压力,到底这样的压力会用什么样的方式,在多大程度上给中国的经济发展带来影响?我们听听两位的看法。

  曹远征:其实我们刚刚看到,张鸿已经表达这个意思了,就说是你看这一轮物价上涨中间,农产品起了很重要的因素。农产品是占了这次物价上涨的4%以上,如果扣除农产品,大概是物价上涨只有2.5%左右,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它实际上是跟,我们经济学有一个术语叫核心通胀率,也就说扣除物价、扣除农产品和能源原材料以外的价格上涨,如果从这意义上讲,它的通胀率并不是很高的,这证明货币政策在开始有效,但是与此同时,发现外部冲击,而外部冲击,刚刚主持人提到了,我们看到今年的外部冲击因素很大,其实很多是来自国外输入性的,全球气候异常,农产品涨价,中东北非形势这一带变化莫测,然后……

  主持人:政局动荡。

  曹远征:对,石油价格在波动。

  主持人:没错。

  曹远征:这些都推动中国的物价上涨,这个是典型的外部冲击,而且外部冲击来自国外,变成输入性的外部冲击。

  主持人:这次的冲击,的确来的挺迅猛的,刚才我们在这个背景当中也提到,像8月8号,全球的股市集体“跳水”,道琼斯指数下跌突破600点,对于全球的经济信心来说,可能是一个不小的打击,张鸿你怎么看?

  张鸿:可能是恐慌,就是因为像美国这样的国家,出现了这样的债务评级的风险的话,可能大家觉得一轮接一轮的,从美国到亚洲,然后再到欧洲这样的股市表现,其实是体现了正常的一个恐慌。

  好在今天我们看到中国股市已经有企稳的迹象了,但是现在对接下来的政策,我觉得好像学界开始出现了分歧。过去可能很多人觉得,今年下半年会有加息,这是几乎可以肯定的,而且甚至如果这一次没有美国这样的危机的话,甚至很多人说,周二,就是今天公布CPI,应该是上周五、周末或者是周六的时候,有一个加息的动作,但是现在显然是出现了一个非常大的分歧,因为如果加的话,可能会造成一个是企业、地方政府这是过去我们的担忧,接下来会担忧的是会不会有更多的热钱也会进来,如果不加的话,那可能就是我们的通胀,可能会更加出现一个恶化的迹象,虽然刚才曹老师说,说可能这一轮整个价格上涨,不仅仅是货币因素起作用,但是加息这个手段,肯定还是要用的。

  主持人:对,确实像你说的,美国经济的这种不稳定性,不确定性,加剧了市场的恐慌,人们似乎觉得,全球经济复苏又一次陷入到了迷盲当中,那么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们的货币政策究竟如何谋篇布局?如何能够来体现我们货币政策的有效性?

  曹远征:其实我们看到,刚刚我提到了,这一轮的物价上涨,还不仅仅是货币因素引起来的,其实货币政策在过去十几个月中间,在持续是偏紧的。我们看到准备金率提到21.5%的历史高位,提了11次,加息加了6次,不可谓货币紧缩的力度不可谓不大,那么货币供应量也恢复到历史的正常水平,大概在百分之十五点几左右,过去历史上正常水平15%到17%,但是物价还在涨,那么它凸显了一个方向是,货币政策对控制这种物价上涨,它的作用是有限的。换言之,货币政策又不能放松,因为放松它会涨的更快,但是你再往下压了,它也压不下去。

  主持人:就这个问题我们也采访了一些专家,我们来听听特约评论员的观点。

  华生(燕京华侨大学校长):过去我们采取的提高存款准备金率的局限性,已经越来越明显,那么提高利息,我认为是一个可以选择的工具,因为现在大家知道,我们储蓄存款还都是负利率,尽快地改变现在严重负利率这个情况是非常必要的。因为加息了以后,不仅是对我们资金的需求,对通胀的压力有调节作用,另外它对于收入分配也有积极的调节作用,所以我个人觉得,对付通货膨胀的话一方面适当的提高我们的利息,另外一方面,增加进口,这个对于增加商品供应和减少货币投放都有积极的作用。

  连平(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如果说,未来我们的货币政策,依然保持相当偏紧的状态的话,境内的利率水平比较高,中外之间的利差比较大,这样也会导致资本的进一步流入,所以在美国继续维持零利率的情况下,进一步收紧货币政策,是不是还会导致资本进一步的流入,这个需要加以审慎地平衡。

  主持人:除了货币政策之外,面对世界经济的新的变化,我们的结构调整在力度上、在节奏上,还应该做出什么样的一些调整?稍候继续我们的评论。

  欧洲美国主权债务危机,阴云密布,如何应对输入性通胀?怎样把握经济结构调整节奏?《今日观察》正在评论。

  主持人:欢迎回到现场,继续收看今天的《今日观察》,那么今年下半年,宏观调控还会有怎样的目标?在专家的眼中,对于稳定物价,对于调结构,他们还会有着什么样的一些建议?我们一起来看一看。

  中国人民大学研究生院副院长吴晓求认为,7月CPI或已经在接近年内高点,拐点应该在下半年出现。由于外部环境的剧烈动荡,经济变量的增加,他认为,未来货币政策不应该一味紧缩,而应该保持灵活性。吴晓求指出,未来不应该再次提高存款准备金率,加息的可能性仍然存在。

  也有部分专家认为,虽然外部环境剧烈动荡,经济变量增加,但货币政策仍会保持紧缩不变。下半年仍有加息或提高存款准备金率的可能性。

  还有专家认为,外围金融环境动荡,全球经济正面临二次探底危险,央行下半年不会再加息,货币政策也有可能由紧缩向中性过度,强调稳健。

  著名经济学家谢国忠表示,CPI及美国信用下调,并非近日股市暴跌的真正原因,而是全球经济正面临二次探底的高风险。他表示,世界贸易总量已持续两个月萎缩,中国货运码头的集装箱吞吐量也呈下降趋势,显示全球经济复苏形势正在遭遇考验。尽管如此,谢国忠表示,下半年货币政策不会向保增长倾斜,但鉴于股市大跌及美债风波后续影响不明,也不会采取加息动作。

  7月22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会议指出,要坚持把稳定物价总水平作为宏观调控的首要任务,加强市场保障,降低流通成本,整治市场价格秩序,对困难群众采取有利、有效的救助措施,有关专家认为,随着国家生猪扶持政策的投入,以及花生、蔬菜等农产品市场供应量逐渐放大,部分食品价格下行的通道将有望打开。

  主持人:我们看到面对新的变局,政府一直都在努力当中,那么今年下半年,宏观调控的首要目标已经定好了,那就是稳定物价的总体水平,我们来看一看这个目标的实现,还会面临着什么样的一些挑战和考验?

  曹远征:刚刚说了,物价上涨是多种因素引起的,因此,除了稳健的货币政策以外,还需要多种手段一块,十八般武艺一块上,才能把物价水平稳定在一个合理范围内,其中有一个因素不得不提,就刚刚一开始提到的,就是劳动成本上升的因素,这是比价关系的调整,因为是劳动密集型产品的价格都有上涨的趋势。

  那么从这个意义来讲,我们知道劳动力成本提高也是居民收入提高的一个过程,同时它也带来了物价上涨的过程,那么如何把握这个过程,是它适应性的一个温和的上涨,是对未来调控很重要的一个方向。其中对老百姓来说,恐怕也得适应这样的态势,也就是过去30年,中国平均物价上涨水平大概是每年2%左右,很可能在未来几年中间,平均年均上涨大概3%到4%这完全有可能。

  主持人:就说从我们的心理上要开始慢慢接受猪肉是17块钱一斤,而不是之前的十块钱,八块钱、五块钱。

  曹远征:对,它也就说:将来增长率可能会有所控制,但是价格不会有很大的回落。

  主持人:对,劳动力成本持续变动它,可能会持续相当长一段时间,这样老百姓也许就会担心,是不是这个因素一直在变动,未来我们的物价上涨的压力就一直存在,还会不断地上涨吗?

  张鸿:现在其实我们谈到调结构,它隐隐地含着一个目标,就是在调结构的时候,增速,经济的增速,其实是有些放缓的,因为不可能,你又高速增长,又能把结构调好了,这是不可能的。

  所以现在就是我们上半年你看9.6%的增长,其实在我看来,我们因为要调结构,所以放弃了增长速度,在“十二五”规划当中目标是7%,今年的目标是8%,达到9.6%可能是我们结构调得还不是特别好。

  那另外一个目标,就是你刚才说的,我们如何能够控制通胀,年初定的目标是4%,现在看来,即使是年底,四季度能够像曹老的师愿望能达到4%点几或者是5%,全年的可能也不会低于5%,我觉得。

  曹远征:不会低于5%。

  张鸿:所以说,我们可能陷入这样的一个两难,那怎么办,就是这个结构,可能还涉及到别的结构,就是我们的投资结构和消费结构,怎么能够在出口受阻的前提下,我们能够尽量少地让投资来拉动经济,尽量多地让消费来拉动经济。那怎么让消费来拉动经济,这个我们就要坚持做正确的事,不管外部什么动荡,就是加息不加息,这可能是货币要考量的,但是有一些事情永远是正确的,就是让老百姓手里有钱,这个事情永远是正确的,那就是它涉及到收入结构这样的分配,所以我们怎么样让老百姓有钱呢,一个非常简单的办法就是让能解决大量就业的中小企业能够活下来,有了就业,手里就会有钱,所以我们就要向中小企业有更多的倾斜,甚至减税,让他们活下来。

  主持人:接下来我们也来看一看,特约评论员还有怎样的观点。

  汤敏(友成企业家扶贫基金会常务副理事长):宏观经济走势整个经济增长,可能还(会)继续放缓,第一个原因:整个世界经济情况并不是很好,美国的债务危机,欧洲的债务危机,世界经济会不会二次探底,对我们的外部环境不会很好;第二个,中国经济也不宜太高的增长,以前我们为什么候我们一定要追求高一些的经济增长,因为我们要创造足够的就业,那么现在就业已经不成问题了,或者说我们劳动力短缺,在这种情况下,经济增长速度要放缓一些给结构性的调整更多的弹性。

  陈玉宇(北京大学莫里斯经济政策研究所副所长):中国的经济增长上半年是9.6%,但是第一季度和第二季度GDP环比数据:分别是2.1%和2.2%,它其实表达了中国上半年的以及接下来GDP增长势头要有相当程度当的减弱,这半年来的紧缩的货币政策,使得某些行业,中小企业遭受了很大的困难,而大企业、国有企业,政府主导的城市建设等各种项目影响并不大,我猜测,下半年货币供应量,也会向更加健康的速度靠拢,而不是一味的紧缩下去。

  主持人:稳定物价的总体水平是我们下半年宏观调控的一个首要目标,当然更是每一个老百姓心目当中最大的一个期盼,如果要实现这个目标,从目前而言,我们还有哪些是需要来做调整,做推进的?

  张鸿,现在我们已经要求很多地方政府它在最低生活保障里面,要和CPI保持联动,就是起码你的增幅,最低保障应该赶上CPI的速度,物价上涨的速度,才不至于让你的生活严重受损。

  主持人:曹老师您的看法是什么?

  曹远征:我觉得是物价上涨就是要综合治理,除了刚才张鸿介绍的,这个是补贴低收入阶层以外,恐怕是在其他方面,还是要提高劳动生产率,因此,特别是在劳动力成本变贵的情况,劳动生产率提高是经济结构调整的第一要务,而且也是经济增长的最重要的保障……

责任编辑:刘岩

热词:

  • 今日观察
  • 直击美债危机
  • CPI
  • 6.5%
  • 拐点
  • 加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