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 > 经济台滚动新闻

[经济与法]不明不白的分手费 (20110809)

发布时间:2011年08月09日 23:41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经济与法 | 手机看新闻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channelId 1 1

  
  2010年5月,徐州市云龙区人民法院审理了一起特殊的民事案件,这个案件之所以特殊,是因为这起案件的原告,从起诉那刻起,他就一直躲着不露面,连法院开庭他也没出现,而这起案件的两个被告,却齐刷刷地出现在了法庭上。

  庭审现场:
  魏倩:打收条,这说明不是给的,有说法,没有坑人,没有歪曲,都是事实。
  戚丽英:我很气恼,这种行为太下作了。
  魏倩:证明自己是假的。
  戚丽英:这是事实,不是谁假不假的。
  民事案件的庭审现场,原、被告之间吵得面红耳赤,那是常有的事儿,可这起案件原告本人不出庭,两个被告却在法庭上吵得不可开交,真是让人琢磨不透,那这起官司究竟是何起因呢?我们先来听听被告之一,就是这位戚丽英女士的讲述。
  戚丽英说,自己是下岗工人,和丈夫离婚后,一个人带着孩子生活,日子过得很艰难。
  戚丽英(化名):
  因为孩子跟爸爸不太放心,男人一般都喝酒,好酒,肯定孩子交给他不放心,我就自己带孩子。
  戚丽英说,2007年,一个名叫魏倩的女子找到她,主动提出要帮助她。
  戚丽英:
  她平时单位能刷卡,刷一些食品啊饮料啊一些东西,平常她每次来必须给我买,我不需要,但我不收也没有办法。
  戚丽英说,魏倩为了帮助自己摆脱生活困顿,提出合伙做生意,并由她来出资金。

  戚丽英:
  她说那样吧,要不然我帮你吧,咱做个生意,做生意你慢慢地有能力了,有底子了,你慢慢可能有寄托也就好点。
  戚丽英说,合伙做生意期间,魏倩曾先后出了13万多元的资金,并且还把一个门面的经营权转让到自己名下。本来生意做得好好的,但是2010年9月,戚丽英却突然接到法院的通知,说魏倩的丈夫王为起诉了,王为声称魏倩不能擅自处分夫妻共同财产,要求戚丽英归还132000元和门面的经营权。
  戚丽英说她和魏倩既不是亲人也不是朋友,在魏倩来找她之前他们压根就不认识。这就怪了,魏倩为什么要瞒着丈夫帮助一个和自己毫无关系的人呢?她的丈夫王为为什么一直躲着不肯出面呢?我们一起来听听魏倩的说法。
  魏倩和王为1989年结婚,生有一个女儿,两人都有稳定的工作,单位的效益也不错,日子一直过得风平浪静,直到2007年初,魏倩忽然发现丈夫经济上有些异常。
  魏倩(化名):
  先是一万块钱他说他借给别人了,后来接着4月30号,股票收市的那一天,他不吱声,又转了七千块钱。
  这两笔钱不是小数目,在魏倩的再三追问下,王为承认钱借给了一个女人。
  魏倩:
  我说借条呢,他说没有借条,没有借条不行,我说的,对吧,朋友你可以借钱对不对?你没有借条,为什么没有借条,他不愿意答。
  从丈夫支支吾吾、闪烁其词的言语中,魏倩感到借钱的女人与丈夫的关系不一般。
  魏倩:
  男的要无缘无故贴女的,肯定有点事儿,要不然谁也不会把钱无缘无故给别人呢?这事你肯定就不明不白了。
  相濡以沫将近20年了,丈夫竟然有了外遇,魏倩怎么也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
  魏倩:
  我说的,你这天天在外面,我单位那么忙,你天天休息礼拜你在外面跑,还乱花钱,你想过就过,不想过就拉倒,你工资单我也不要了,我说的,我把工资单一生气就给他了。
  魏倩本来想用这种方式促使丈夫回头,没想到丈夫好像中了邪,后来干脆把工资卡也交给了那个女人。
  魏倩:
  家里的亲戚也是又恼又闹,家里几个亲戚也是轮流给王为开会,批评,让他断了。知道不,他没有断呀。
  魏倩说,那段时间是自己人生最艰难的时候,自己也想到了离婚,但是思前想后,还是下不了决心。
  魏倩:
  因为孩子又是个女孩,我一想,你想想要离婚了,那些东西,我也嫌不好听,我还是比较保守一些,再说自己辛辛苦苦的,什么都不为,就为了这个家,所以面对这个现实我接受不了,对亲戚朋友我没法交代,我出门也没法交代,我天天自己还想不开,一天不知道能睡两个小时不。
  魏倩说,为了家庭稳定,挽回丈夫的心,她想尽了一切办法,动用了一切手段,甚至不顾体面到丈夫的单位去闹,但是一点用都没有。离婚吧,将近20年的感情又难以割舍,而且双方的父母也都不希望他们离婚。思来想去,魏倩决定孤注一掷,直接找第三者摊牌!
  得知丈夫有外遇后,魏倩找人进行了调查,知道了第三者的住处,2007年10月的一天,趁丈夫出差,魏倩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
  魏倩:
  我说父母年龄都那么大了,孩子都那么大了,这家庭我都维持20年了,我说,我不想让这个家毁了。我就让她分手。
  面对突如其来的魏倩,第三者有些惊慌,答应和王为分手,但是她提出一个条件。
  魏倩:
  她说行,分手也可以,但是我没有经济来源,你给我点钱,你叫让我能生活,我好能给他断,我现在我拿着他的工资,花他的钱,你让我分手,我怎么生活?
  如果用钱能换回自己的丈夫,挽救自己的婚姻,魏倩觉得值得,她答应了第三者提出的条件。2007年10月23日,魏倩通过银行转账打了35000元。给钱以后,第三者与丈夫的交往稍有收敛。
  魏倩:
  反正怎么说呢,她就是冷淡他一点比原来,不像原来似的,就想方设法地留留他。想让他养她,她也稍微做一点,能让我看出来,这是她的精明之处,但是她就不断干净。因为她还想着他的钱。
  果然,没过多久那个女人又找到魏倩,说自己没钱了。
  魏倩:
  到了10月份还是11月份,这点钱还不够做生意的,你借我钱,我以前做过服装,说的,我开个店,我把生意做起来了,正好咱也两清了。

  说是借钱,但是魏倩知道也是有去无回,但是如果不借,双方撕破了脸皮,承诺分手岂不成了泡影。2007年12月16日,魏倩又给了第三者77000元,并要求对方写下了一张借条。
  魏倩:
  因为她答应跟王为分手,但是说了,我的生意老做得不顺当了,你帮帮我,我要是顺当了,我就快点跟王为分手,就是基于这个目的。我没有办法,因为工资卡在她手里。
  魏倩说,本来以为第三者拿到钱后,就会和丈夫断绝来往,没想到两人来往依然很频繁。2010年4月27日,魏倩又接到那个女人的电话。
  魏倩:
  她打电话给我,说你来吧,说的,我的小孩要上中学了,说的,你是最后一次给我钱,这一次我彻底给他断了。
  魏倩说,见面后对方提出最后一次性给她100000元钱,她就彻底和王为了断。
  魏倩:
  她说她彻底了断,自己说了,把工资卡把医疗卡都给你。
  2010年4月30日,魏倩又拿出了20000元给了对方,对方打下了一张收条。但是魏倩却拿不出剩下的钱,在对方的一再催促下,2010年5月16日,魏倩又将自己名下的金朝阳市场的一个门面的经营权抵押给了对方,并办理了过户手续。
  魏倩:
  她要是不放王为,你想一个女人哄一个男人,这个男人又没有什么心眼,她很容易。如果她要是想摆弄他,让他回心也很容易,用点心把他拴在她跟前,她也能做到。
  看到这儿想必大家看明白了,魏倩所说的第三者,似乎是我们前面提到的本案的另外一个被告,没错,这个第三者正是前面出现的戚丽英。可这就更奇怪了,如果像魏倩所说,因为戚丽英与她丈夫有不正当的关系,那几笔钱是给对方的分手费,那丈夫王为怎么会来起诉呢?哪有妻子这边花钱息事宁人,丈夫那边却跳出来往回要钱的呢?戚丽英和王为到底有没有不正当的关系,这些钱究竟是不是分手费呢?
  戚丽英承认自己认识魏倩之前就认识王为,时间是2006年。
  戚丽英:
  帮一个朋友的公司跑点业务,接活的时候,介绍经过他手,他可能是负责技术,这样见了一面,见了一面以后我没有什么印象。
  戚丽英说,后来王为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搞到自己的电话,经常打电话找她,甚至到自己的工作的地方堵她。
  戚丽英:
  他就经常在那儿接我,等我,慢慢地他跟我说,他夫妻感情很不好,一直在分居,但是我没相信,时间长了,我也觉得他挺可怜,挺好,就这样慢慢地时间长了,接触了,对我很好很好,我就慢慢地跟他相处起来了。
  戚丽英说,自己从来没有遇到对自己这么好的男人,因此两人相处得很愉快。
  戚丽英:
  生活方面照顾得无微不至,我不会做饭,买好菜,一天两个菜,一荤一素都送到跟前,晚上到了关门时间,就问我关门了吗?就打电话问我关门了吗?我说马上就回到家了,我来到家,他就刚好在后面来了,如果我来晚了,他在楼下就等着了,所有的邻居都知道。
  交往了一年多,王为的妻子魏倩突然找上门来,让他们分开。
  戚丽英:
  人都是有感情的,小猫小狗还有感情呢,何况是人,这属于正常,有感情。我说的,我可以接受你,你把你的苦衷说了,每个人都有苦衷,我理解你,但是你得给我时间,我需要时间,我说王为也需要时间,他对我那么好,我要是走开的话,他肯定也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没想到魏倩很通情达理,提出帮助戚丽英做生意,然后让她慢慢离开王为。
  戚丽英:
  她意思就是说叫我经济方面企稳一点,能放开,能够和王伟分开,就是这样子来帮我起步。
  她们的第一个合作项目就是由戚丽英进服装,让魏倩在自己单位里销售。2007年10月23日,魏倩通过银行转账将35000元打给了戚丽英。戚丽英说,这是委托魏倩卖服装的钱。
  戚丽英:
  因为别人进她的单位进不去,所有卖的钱必须搁在她那儿,她来收,她来帮我弄。
  戚丽英说,不久后自己又发现一个可以赚钱的生意,但是自己没有本钱,便提出和魏倩合伙,魏倩当时欣然同意,2007年12月16日,魏倩将77000元交给戚丽英,并要求她打下一张借条。
  戚丽英:
  当时借的时候也是合伙做生意,她是用说借这个名头,就是以借条的形式,以你的名义去做,她是这样说的。
  戚丽英说,两人不仅合伙做生意,而且合伙炒股票,自己还有五六万块钱放在魏倩的账户里。但是2010年初,这个账户突然被魏倩的女儿封掉了。
  戚丽英:
  她说是她姑娘封的,她是小孩,我没办法,现在她把账户封死了,我问她密码她都不说,我有什么办法,她给我耍赖,我就恼了。所以说我说你封账户,那你就用店抵押, 
  戚丽英说,在自己的一再要求下,双方签订协议,2010年5月16日,魏倩将自己名下的一个门面的经营权抵押给了自己,后来办理了过户手续。
  戚丽英:
  那个人(魏倩)过户的时候很正常,一切都很正常,办事的时候都很温和的,跑好几个地方,到税务、工商,还有过户,这三个地方,都很正常,都很顺利,很快就办好了。
  假如戚丽英说的是真的,那这一对情敌的关系真是闻所未闻,这魏倩是不是也贤惠得过头了,不仅不吵不闹,还扶持着第三者让她慢慢离开自己的丈夫,魏倩真的会这么做吗?假如她真的这么做了,又是为什么呢? 
  魏倩说,得知丈夫和戚丽英有不正当的男女之后,自己内心既痛苦又矛盾。
  魏倩:
  我是一个爱面子的人,虽然说我有时候说话很直,但是心里挺保守,也挺内向,说实在的,我一直觉得家丑不可外扬。家里老人也说,谁离婚都没想到你们俩出现这样的情况。
  但是魏倩知道丈夫的心在戚丽英身上,如果关系闹僵,很可能把丈夫彻底推向戚丽英的身边,何况要想让丈夫回到自己身边最终还要依靠戚丽英。
  魏倩:
  她得让他死心,王为也是这样,要是对他好了,他就不想这个了,除非死了心了他对她,到最后了,不大跟他来往了,打电话也不理了,那时候他才能死心。 
  因此,三年来,魏倩一直委曲求全,尽量满足戚丽英的要求,但是她却一直没有和王为断绝关系。
  魏倩:
  太过分了,有点太贪心了,就是真正两口子也不能养一辈子,太会算计了,她这种人,不断给我下诱饵,她知道我想要这个家,想让王为回家,一边拿着王为的钱,一边拿着我的钱,她拿着王为的钱,那就是王为那意思得跟她好,然后她再拿着我的钱,我要求她断,她两方面都在糊弄。
  戚丽英:
  我觉得她还比较体谅我,可能是觉得她对我好吧,我就配合她吧,我是出于这种心态,她能这么讲究,能叫我不立刻和他分开,能叫我慢慢接受,我也对她好一点,我就是这种心态。
  戚丽英说,魏倩越是对自己好,自己越不忍伤害她太深,因此虽然王为多次提到要和魏倩离婚,都被自己拦住了。
  戚丽英:
  他诉状都写了,可能因为魏倩闹得特别厉害,他就写了,我也就拦下了,当时我也害怕,我不知道是对是错,如果是真的太自私,可以吗,我是这样想的。
  戚丽英说,后来才发现,魏倩这么做,是别有用心。
  戚丽英:
  她从始至终就是这个目的,从始至终就是怎么样让我们快速地分手,怎么样达到她的目的,能把她的钱再收回,不花一分钱。  
  戚丽英说,为了达到目的,魏倩给自己提了很多无礼的要求。
  戚丽英:
  比如说经济方面,她要求王为,变相地怎样把王为的钱,怎样叫我交到她手里去,从我这里全部拿走,或者拿走一部分,给我留一部分。我说这个事呢,你想说服王为,你直接要钱,你和王为要,你不该问我要。
  戚丽英拿出一份自己和魏倩于2010年5月16日签订的协议,里面有这样的内容:戚丽英将和王为保持5年关系,或让王为完全回到家(两条做到一条就可以)。戚丽英说,从协议里自相矛盾的内容可以看出,魏倩是既希望自己离开王为,又怕自己离开王为。
  戚丽英:
  就她跟王为的感情已经到这个程度,就是王为不可能,她还怕王为不可能回到她身边,即使不离婚,离开我,他也不会回到她身边,因为他还会找别人,跟别人,就这样,他破罐子破摔下去,就因为这个,她才担心这个,当时她说你不要和他分开,不要和王为分开,和他保持关系,别让他再跑到别人那里去,她是这个意思,你必须和王为保持五到十年的关系,工资卡还得交给她(魏倩)。
  戚丽英说,就在王为起诉两人以后,魏倩还给自己打来电话商量对策,有录音为证。
  (录音)
  戚丽英:
  叫他要是了,那你就别问了,王为要和你没关系,挂电话吧,我洗脸去。
  同期:魏倩
  哎呀!你干嘛为了这点小事让让步呢?
  同期:戚丽英
  你叫我怎么让步呢?叫我怎么让步呢?我变钱给他。
  同期:魏倩
  咱明年再做生意,把钱挣回来不就得了。
  同期:戚丽英
  那你说我该怎么弄吧,你指点我吧。
  看来两人的关系确实很复杂,不是一句话两句话能说得清楚。可是既然两人相处不错,一直没有闹翻脸。这个王为应该躲在一边偷着乐才对啊,为什么会突然跳出来起诉呢?
  魏倩说,自己给戚丽英钱的事儿,王为一直不知道。
  魏倩:
  他跟戚丽英相好,我给他戚丽英钱,叫戚丽英跟他分手,我肯定不会跟王为说,我给戚丽英钱了。
  2010年8月,王为突然发现了魏倩私下给戚丽英分手费的事儿。
  魏倩:
  王为说俺单位分房子,得先交八万块钱,你拿出来。
  魏倩说,当时自己没有办法,只好说出钱的去处,王为听了很生气。
  魏倩:
  那不愿意,那你怎么给她那么多钱。我说我不是想让你回家嘛,他说回家也不能给她那么多钱。她拿走我三年工资,我陆陆续续地中间还花么多钱给她那,他说的。
  戚丽英说,王为应该早就知道魏倩给自己钱的事儿,王为绝对不会因为这个起诉自己。
  戚丽英:
  简直是太不可能了,不可能,他那么爱我,那么在乎我,对我那么好,不可能。
  戚丽英说,王为起诉自己很可能是因为一场误会。2010年9月的一天,王为给自己打来电话,正好手机不在身边,一个男同事接了电话。一定是魏倩利用这个机会从中挑唆。
  戚丽英:
  他老婆一直都在预谋这件事,她借机用这个来刺激王为,有句话不是这样说嘛,爱之深恨之切,他越是这样,他越是恨,特别特别地恨,要不然王为永远都不会做伤害我的事,不会,我就在他旁边睡觉我都可以放一百个心,王为不会这样伤害我。
  王为到底是为什么将戚丽英告上法庭,恐怕只有他一个人知道了。反正事到如今,一桩特别奇怪的案子已经摆到了法官面前,一个有外遇的丈夫因为一笔钱将妻子和情人都告上了法庭,对于这样一起特殊的案件,法院会做出怎样的判决呢?
  在法庭上,原被告就魏倩是否有权处分夫妻共同财产展开激烈的辩论。
  原告王为代理律师:
  第一被告将夫妻共同财产在没经过原告同意的情况下擅自处分行为是一种无效行为。夫妻在婚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应归共同所有,夫妻对共同所有财产有平等处理权,部分共有人擅自处分共有财产应当属于无效行为。
  被告戚丽英代理律师杨红军:
  我认为魏某她为了她自己家庭的和睦,为了使戚某脱离她丈夫,这种处理也是有权的,因为庭审中王某也说过,自07年以后,家里的钱他都不管了,都交给他的妻子来管,这个从我们这个角度来讲,我理解成,王某对他妻子的一些部分的授权,那么她这样把这笔钱、分手费支付给戚某,应当说没有违反夫妻关于共同财产处分权的规定。
  2011年8月5日,徐州市云龙区人民法院做出了一审判决。
  法院认为:戚丽英与王为存在不正当关系,但戚丽英和其他民事主体一样有接受他人给付财产的权利,其在接受魏倩给付财产时没有核实款项来源、性质的法律义务,故魏倩的赠与行为有效;王为对夫妻共同财产132000元及门面的经营权丧失共同所有权,系魏倩的侵权行为所致,与戚丽英的接受行为之间没有因果关系。故王为要求戚丽英承担侵权之财产返还责任的诉讼请求,法律依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
  法院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戚丽英的行为在道德上是受到谴责的,即便赢了这个官司,也是因为王为妻子的做法并不可取。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三)(征求意见稿)中,第二条有这样的规定: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为解除同居关系约定了财产性补偿,一方要求支付该补偿或支付补偿后反悔主张返还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合法婚姻当事人以侵犯夫妻共同财产权为由起诉主张返还的,人民法院应当受理并根据具体情况做出处理。
  从征求意见稿的立法趋向看,法律不保护第三者,也不保护有第三者的一方当事人,保护的是合法婚姻中的另一方当事人。征求意见稿之所以有这样的规定,目的是要增加出轨者的法律风险和成本,保证家庭这个社会最小单元的稳定。

[经济与法]不明不白的分手费 (20110809) 本节目主要内容:魏倩和丈夫王为结婚将近20年了,并育有一个女儿,可是丈夫王为却有了外遇。魏倩不能接受,她不想和丈夫离婚,便主动和第三者戚丽英接近,想让她离开自己的丈夫。戚丽英和王为的关系很好,她表示需要时间。魏倩决定帮助戚丽英做生意,借钱给戚丽英。在二人因做生意所得利润发生纠纷的时候,魏倩还把自己名下的一个门面经营权过户给了戚丽英,这一切都是为了让戚丽英离开王为。2010年8月,王为发现了魏倩给戚丽英分手费的事,他便把妻子和情人一起告上了法庭,要求戚丽英归还欠款。本节目对此案进行了分析。 (经济与法 2011年 第131期)
责任编辑:刘岩

热词:

  • 经济与法
  • 不明不白的分手费
  • channelId 1 1 2 23639be7574b45f4ae7558859dc66ecd
    860010-1114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