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 经济台滚动新闻 >

[从怎么看到怎么办]怎么解决发展不平衡(20110817)

发布时间:2011年08月17日 21:27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网络电视台经济台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AC93FEA210964a078D20A0B3F6C17642

  群众1:
  俺有了养老金比城里人的条件还要好。

  这是过去无法想象的事情。

  群众2:
  这里的风景特别美,希望来投资的人更多。

  群众3:
  收入多一点,生活好一点。

  这是现在正在发生的改变。

  小孩1:
  爸爸妈妈在城里打工。

  小孩2:
  我想跟他们在一起。

  孩子的梦想是出给社会的考题。
  这里是位于长江上游的青海乐都县中坝乡马场中学,正赶上同学们吃早饭,每个同学发了一个鸡蛋,这让他们惊喜不已,但细心的记者发现,有些同学悄悄地将鸡蛋藏了起来 。

  记者:
  你每天早晨鸡蛋都放箱子里干吗?

  青海乐都县中坝乡马场中学学生1:
  留给我奶奶的。

  记者:
  留给奶奶的啊。

  在这个全县年人均收入不到3千块钱的地方,平时一个家庭吃到鸡蛋都是件奢侈的事情,同样是一顿早饭,在长江下游的上海华东师大附中的餐厅里,牛奶、鸡蛋、肉包、馅饼,供同学选择的早点品种繁多。还有些同学饭后多带上一个鸡蛋去教室,准备在上午饿的时候吃。君住长江头,我住长江尾,虽然两个学校的孩子共饮一江水,但却过着不同的生活。

  对于马场中学的学生来说,他们的父母月收入只能买几百个鸡蛋;而对于上海的学生来说,他们父母月收入能买几万个鸡蛋。孩子早饭上的差距就是家庭生活条件的差距,而家庭的差距也正是中国东西之间的区域差距。

  改革开放30多年,勤劳的中国人民努力创造财富,使得这个国家的国力大幅提升。但是东西之间和城乡之间存在巨大的反差。沿着6000多公里的浩浩长江从西到东一路走来,贫穷与富庶同在,繁华与落后并存,虽然同在一个中国,但不同地区发展的差距,人们生活的迥异令人感叹。为什么东西之间差距如此之大?又如何来弥补这样的差距呢?

  乘务员:
  亲爱的旅客朋友们,我们将在北京时间17点30分,30分钟后抵达喀什机场。

  来自山东的孙运军,这十年间经常乘飞机往来于济南和喀什。从济南到喀什五千多公里的距离,而这段距离也见证了东部和西部发展的差距。每当夜幕降临,在飞行途中的孙运军从窗口看到地面纷繁的灯光逐渐稀疏,他的心里总不是滋味。因为在这十年间,他亲眼见证了东部沿海地区灯光逐渐璀璨,甚至可以与日本、韩国相媲美,但西部却灯光点点、稀稀落落。

  为了让西部的夜晚变得和东部沿海一样璀璨,10年前,孙运军随第一批山东援建的队伍来到了新疆喀什,当时的喀什没有一家像样的工厂,孙运军和他的山东老乡们就在一片戈壁荒滩上开辟了齐鲁工业园。

  孙运军 新疆喀什齐鲁人钢构有限公司总经理:

  现在国家的援疆政策,对于我们这些创业者来说,提供了一个千载难逢的历史机遇。

  如今这个工业园里已经进驻了200多家企业,其中的大多数厂房都是孙运军设计安装的。孙运军自己也成了半个喀什人,不仅在这里办了自己的企业,还把家从山东搬到了喀什。

  和孙运军带有同样感受和梦想的还有来自深圳的朱庭峰,他感受到的是另外一种差距。从深圳到喀什由南到北,翠绿渐渐被黄沙代替,而他今天急着赶回喀什有着与平时不一样的心情,因为他要和同事们商讨深喀大道的开工方案,正是他这次带回来的上亿资金能让深喀大道如期开工。这条大道的建成也将实现朱庭峰的梦想,那就是修建一条道路,把喀什老城和新城连接起来。

  正是由于这些来自全国各地的共同支持,在西部的版图上,一个漂亮的新喀什越来越光彩绽放。

  朱庭峰 深圳援疆前方指挥部总指挥:

  形成一个各个层次的,全方位的这么一种援疆的这么一种格局,我觉得这也给喀什带来一个新的一种发展机遇。

  今天沿着这两条自东到西,由南至北的空中航线,来自四面八方的资本也迅速涌向喀什,这让喀什市招商局的李永新从过去的到处求人变成了香饽饽。最多的时候一天要接待五拨来自不同地区的客人,自己不得不睡在办公室。

  李永新 新疆喀什市招商局副局长:

  旅游、商贸、服务以及一些加工制造业企业,都纷纷到喀什来寻求商机。

  忙碌中的不只是这两条空中航线,还有一条陆上的货运专线。2000多年前,张骞出使西域,打通了一条从中国通往中亚的丝绸之路。今天,这条丝绸之路延伸到了东部沿海,由于中亚、南亚对中国货物的需求量日益增多,小到牙签,大到汽车全部经陇海线、兰新线运往喀什,再输出到中亚、南亚。从空中到陆地,在外贸和援疆力量的带动下,丝绸古道正焕发出新的活力。

  喀什的发展变化,可以说是近年来我国促进欠发达地区发展,解决发展不平衡的一个缩影。不只是喀什,从2010年开始,新疆和西藏的很多地方,迎来了全国19个省市的新一轮对口支援。湖南人引导吐鲁番搞辣椒种植加工,上海在西藏修建职业技术学校,特色支援各展所长。

  2010年,全国19个省市援建新疆的资金超过28亿元,而全国17个省市援建西藏的资金则达到22.8亿元。未来这些省市有望拿出更多资金用来扶持西部对口地区的发展。
  希望通过这样的区域合作缩小区域之间的差距。

  侯云春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

  更重要的呢,是东部地区的支持,给那些地方带来一些新的理念、新的技术和一些新的这个发展的经验,提高这个地方的造血功能。

  从西部大开发战略的实施到焕发东北老工业基地二次创业的激情,再到吹响中部崛起的号角,继续支持东部率先发展,我国区域发展总体战略不断完善。区域发展千帆竞发,你追我赶的态势正在形成。

  纵观历史,发展不平衡是每一个国家经济发展过程中都无法回避的问题,这里是今天洛杉矶繁华的街道。但是100多年前,这个地方也曾经荒无人烟,当年美国的经济中心全部集中在大西洋沿岸的东北部地区,直到20世纪初,随着石油的发现,洛杉矶才开始崛起,成长为美国第二大城市。

  李稻葵 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
  自然资源的发现石油、金矿、银矿、煤等等这部分自然资源的矿产的发展,也极大地推动了他们的人口、资本,还有其它的资源,朝西部、朝中部转移的这个进程。

  自然资源的发现引发了淘金热,但随即交通运输问题成为了制约美国西部发展的主要瓶颈。在1850年时,美国几乎没有铁路穿过中西部,到了1860年,中西部已经遍布铁路网了。围绕这张铁路网一些城市不断兴起。

  而中国的中西部地区也同样受到地理条件的限制,交通不便,"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这是唐代诗人韩愈用来形容陕西秦岭道路艰险的诗句。同样是文人如今的一位作家也曾经这样在他的作品中描述他的家乡。"我十九岁以前没有走出过棣花街方圆三十里"。

  贾平凹 陕西省作家协会主席:

  当时是沙石路,一下雪这儿特别难走。

  当年的韩愈只能望山长叹,而现在的贾平凹却见证了秦岭山路的变化。他的家乡棣花在秦岭深处,到西安虽然直线距离只有150公里,但由于山路难行,要走上整整一天。现在从西安到棣花的高速公路通了,回家变成了一件轻松的事。他再次用文字表达了自己的幸福。棣花已经成了旅游点,农家乐小饭馆到处都有,小洋楼一幢一幢盖了,有汽车的人家也多了。

  贾平凹:

  当然这个快速以后吧,对当地的经济还是有大大提升吧。再过三、四年吧,我估计这儿彻底就变了。

  如今,从西安到关中,从宝鸡到甘肃天水,织起了一张四通八达的高速公路网。这张网连接的是正在发展中的关中天水经济区。不只是在陕西和甘肃,国家每年在西部基础设施建设上的投资超过两千亿元。就在过去的10年间,中西部新增公路通车里程97万公里,这相当于绕地球24圈。围绕这些路网兴起了一批像关中、天水、成渝这样的新的增长极,不仅加快了产业聚集,而且增强了中西部经济发展活力。

  基础逐渐夯实,西部经济发展也收获了黄金10年。10年间,西部地区国内生产总值年均增长11.42%,高出全国平均水平近两个百分点。

  肖金成 国土开发与地区经济研究所副所长:

  大家都知道人往高处走,这里有发展的潜力,有发展前途,很多高素质的人才就会到这里来发展。

  人往高处走是惯例,但是要让人往低处走则是一个社会发展到更高阶段的要求。地区发展不平衡,不仅仅是东部和西部之间不平衡,在同一区域内也有发展不平衡的现状。广东,中国最富裕的地区之一,但广东北部山区的英德和南部的顺德,人均国内生产总值相差四倍之多。江苏的苏南和苏北也有类似的情况。要把这些经济洼地填平,人才和资金的流向也尤为重要。

  范恒山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地区经济司司长:

  用经济学木桶理论来解释,那就是我们木桶中的短板,只有把这个短板把它补齐了,这个木桶中的水才多,那么缩小区域差距,其中很重要的一个问题就是要把我们这个地区的短板把它补齐。

  而对幅员辽阔,区域经济基础参差不齐的中国,推动城乡共同繁荣,实现区域协调发展,让全体人民共享改革发展成果已经成为了摆在我们面前的一道时代考题。

  以工促农、以城带乡、促进区域一体化,让中国现有的经济版图升级为科学发展版图将成为历史的必然选择。

  如果要实现我们的科学发展版图,就不能像原来那样,只用经济发展速度这样一个唯一的目标来衡量所有的地区,而要因地制宜,根据不同地区的不同特点制定不同的目标,走不同的发展路径。就像"十二五"规划中强调的那样,促进经济社会发展与人口资源环境相协调,走可持续发展之路。


  智华:青海湖管理局义务鸟类监测员

  2011年2月20日,天气也好地址是尕日拉泉湾,大天鹅是200只。

  智华是青海湖管理局的一名义务鸟类监测员,这个冬天他每周都会抽空到尕日拉的泉湾来监测大天鹅。今年他在青海湖监测到的天鹅已经超过了四千只。

  欠发达地区的优势需要科学规划才能发挥出来,因为经济发展并非村村点火,处处冒烟,并非处处是高楼大厦,商铺林立,而是有发展、有保护,宜工则工、宜农则农、宜生态则生态,实现错位发展。

  就在几年前,由于青海湖水位不断下降,来这里越冬的天鹅不断减少,为了保护这个中国最大的内陆湖,让那些天鹅重回青海湖。从2007年开始,国家总共投资16亿元治理青海湖周边的环境,如今站在青海湖边,智华指着远方告诉我们,以前当地农民的草场围栏就在湖边,现在青海湖水位上升了,那些围栏已经淹没在远处的湖里 看不到了,而且越来越多的天鹅来青海湖过冬了。

  而这只是保护青海湖生态环境的开始,青海共和县石乃亥乡的乡长多杰,正在和同事们商量着封闭草场的事情。从今年开始采取生态补偿,鼓励当地的牧民把青海湖边上的草场全部封闭起来,不再放牧。

  多杰扎西 青海省共和县石乃亥乡乡长:

  半封闭一亩补的是5.5元,全封闭一亩补10元钱,这样生态植被这些方面是恢复得比较快一些。

  国家为什么要投入这么多钱来保护青海湖?我们可以在"十二五"规划中找到答案。"十二五"规划中再次强调了主体功能区,把中国的国土空间分为优先开发、重点开发、限制开发、禁止开发四类,并赋予城市化、农业生产、生态保护三大功能。"十二五"规划第一次将中国的生态功能区都圈了出来,划定了三江源水源涵养地、大小兴安岭等25个国家级的重点生态功能区。

  樊杰 中科院可持续发展研究中心主任:

  生态功能区的主导功能是保护生态和建设生态,那么在生态功能区中,未来承担的主要发展的任务和方向是维系我们中华民族可持续发展的生态屏障和生态安全。

  保护生态并不意味着当地居民就是要过贫困的日子,"十二五"期间,国家将逐步完善多层生态补偿制度,首先,政府出资建立生态补偿基金。同时,探索下游地区对上游地区的生态补偿机制。支持发达地区帮助落后地区开展生态环境建设。

  生态补偿能够部分弥合东西发展不平衡,但长期存在的城乡差距却是我们在勾勒科学版图的过程中的另外一道难题。小岗村,中国社会发展中一个有特殊意义的地点,1978年,为了摆脱贫困,小岗村的村民冒着风险开始了包产到户,那个时候他们和城里人的收入差距是209块钱。多年过去,小岗村的日子一天天好了起来,但或许他们并不知道,现在他们和城里人的收入差距已经超过了1万块钱。

  小岗村从昨天到今天,和城里人的发展差距似乎越拉越大,反映了我国城乡发展不平衡的状况。30多年前,改革的巨轮首先从农村破冰,奏响了新时期的时代强音。但直到今天,城乡之间仍然好似隔着一道藩篱,二元格局依然存在,只有推倒这道藩篱,改变这种格局,让城市和农村协调发展,才能建成全面发展的小康社会。应该说近年来,我们党和政府一直在做出努力,取得一定成效。从"十一五"时期来看,城乡差距基本没有扩大。

  陈锡文 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

  也就是说五年之前城镇居民和农民的收入差距是1:3.224,五年之后这个差距为1:3.228,可以说基本没有扩大。

  陈锡文看来,城乡收入差距的点滴变化说明中央采取的惠农政策效果已经显现,中央连续8年颁布涉农一号文件,取消农业税,增加对农业的补贴,制定粮食最低收购价格,大力培训农民工的职业技能等等。在这些惠农政策的带动下,2010年,农民的人均纯收入达到了5919元,增长幅度首次超过了城市居民。不仅惠农政策在全国铺开,国家还在成都和重庆开辟了城乡统筹实验区。

  在成都金堂县青果街上做水果生意的胡会蓉,现在的日子幸福而又踏实。她不仅拥有了城里的户口,还可以保留对农村土地和宅基地的所有权,这解除了她以前的顾虑。

  胡会蓉 四川省成都市金堂县居民:

  迁上来,娃娃读书也方便,这些也不会失去,就放心了。

  就在几个月前,当听说成都要取消户籍,城乡居民可以自由迁徙的时候,胡会蓉立即找到青果街居委会去咨询,把户口迁到城里来这可是她多年的愿望,因为他们一家子户口在附近的农村,大儿子以前在城里读书时还交了借读费,为了让小女儿享受到和城里孩子一样的待遇,他们特意托人把女儿的户口挂靠到了城里的亲戚家,但是到底迁不迁户口有一丝顾虑,担心户口到了城里会失去农村的土地,而现在她实现了几年前自己无法想象的梦想。胡会蓉实现梦想的过程,正是成都城乡统筹的过程,而城乡之间的差距就像是这个缸内不同高度的水,横在这之间的隔板就是户籍,如果冒然抽掉隔板势必会造成城市与农村之间的水位陡然发生剧烈的变化。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出现,成都市的市长葛红林一直在想办法加大对农村的投入,尽早让两边水位找平。

  葛红林 四川省成都市市长:

  只有让这个互相之间的差距能够缩小到一定的程度,特别是公共服务的均等化,比较均衡,这个时候就到了水到渠成的时候把它拉开。

  2004年,成都城乡人均公共服务投入差距是1542.8元。2009年,这个差距减少到了136.2元。在这个拥有1100万人口的大都市里,有520万人生活在农村。正因为两边的水找平了,所以当户籍放开的时候大家并不会都像胡会蓉一样把户口迁到城市。在成都三圣乡万福村,冯德长开了一家农家乐,在他的眼里,自己的村子就是最美的地方。

  冯德长 四川省成都市三圣乡万福村居民:

  现在我们农村空气这么好,自己开这么大个农家乐,以后老了我们还有保障,有社保。我觉得过得比城里日子还好。

  在成都,不仅养老保险全面覆盖,基本医保政策逐步统一,而且就业服务也正在努力做到城乡平等。城里人和乡下人的界线渐渐消失。

  这一切都源于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的深入推进,基本服务均等化,通俗地说,就是不管你生活在东部还是西部,居住在农村还是城市,都能享受到政府提供的同样水平的基本公共服务。

  徐小青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农村发展部部长:

  户籍的改革应该说是一个方向,应该说只要条件成熟就应该朝这个方向发展。

  徐小青所说的条件成熟就是指,国家的财力可以为所有的公民提供大致均等的公共服务。而在党的十七届三中全会上,明确提出,要形成城乡一体化新格局,必须扩大公共财政覆盖农村范围,发展农村公共事业,使广大农民学有所教、劳有所得、病有所医、老有所养、住有所居。

  张胜海 陕西省太白县嘴头镇塘口村农民

  真的现在好得很,现在好得再没处好了。

  这个连连说好的张大爷,今年79岁了,他已经领了三年养老保险了。今天,张大爷来到了村委会,办理养老保险的年检。在太白县,像张大爷这样年满60岁的老人有5000多位,他们都领上了养老金。地处秦岭深处的太白县没有工业,以蔬菜为主要收入来源,属于国家扶贫开发的重点县。但这里却用穷财政办出了富民生。

  张大爷领到养老金的背后,是国家财政每年的巨大投入,以太白县为例,财政每年拿出210万作为参加养老保险的补贴,而上级财政还要补贴三百多万元。而全国已经有24%的县像太白县这样让农民领上了养老金,结束了千百年来农村养儿防老的历史。

  近十年来,党和政府在公共财政覆盖全民方面做了几件大事:免除农村义务教育学杂费、建立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建立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制度,深受广大农民群众的欢迎。

  贾康 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

  我们现在发展的就是自上而下的转移支付制度,要把财力更多地配置到欠发达地区去,然后欠发达地区的地方政府运用转移支付资金支持,更好地做到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

  从今年四月一号开始,陕西太白县还提高了农村养老保险的金额,下一个目标是拿出更多的财政收入提升社会保障的水平,统筹城乡一体。

  武世孝 陕西省太白县县长:

  我们就是从生到终、从小到老,整个过程我们实行全覆盖,所以我们这里的农民现在还是比较幸福的。

  今后五年,基本公共服务预算支出在国家财政总支出中所占的比例将越来越大,这将为推进基本服务均等化提供有力的财政保障。此外,在总量投入加大的情况下,国家将侧重向农村倾斜,向老少边穷地区倾斜,向困难地区倾斜。目前全国已有1.9亿人参加新型农村养老保险,"十二五"期间,将实现农村养老保险全覆盖,这就意味着全国6亿多农民,60岁后都可以领到养老金。

  范恒山: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地区经济司司长:

  不论是农村或城市,不论是公有还是私有,不论是贫穷还是富裕,也不论是东部还是中西部,我们国家在实施财政金融这样的公共政策的服务方面应该是一视同仁的。

  今年是"十二五"的开局之年,经济社会发展到一个新的阶段,转换发展方式成为国家战略,统筹好城乡、筹好区域统、筹好人与自然成为必然选择。人们对幸福的体验更加多元,协调发展成为社会共识,我们既要创造社会财富,也要强调均衡发展,既要拥有高楼大厦,更要享受蓝天白云。只有这样,一个协调发展、和谐发展的中国才能呈现在世界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