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 经济台滚动新闻 >

卢俊卿为女儿喊冤:卢星宇是中国的第三冤

发布时间:2011年08月19日 17:3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8b7c5758d4cc4a195f14b09142367e41

    卢星宇:

    尊敬的各位媒体朋友,谢谢大家对我的关注,今天我们邀请新闻界各位朋友到此召开一个媒体见面会,对大家关心的问题统一答复,以宽慰所有关注我的朋友。

    首先我认为网民关注社会问题是一件好事,大家对于社会行为进行监督,是社会的一种进步,尤其是关注、批评慈善腐败,我表示坚决拥护。

    第一,为什么我们要去非洲捐建希望小学。

    爱心无国界。我们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就是一个富有爱心的民族,扶弱济贫是我们民族的美德。非洲是中国友好兄弟,周恩来总理曾经说过,我们中国加入联合国是非洲兄弟帮我们抬进去的,我们要懂得之恩图报,帮助非洲失学儿童,是我们应尽的义务。中国政府这几年为非洲各国捐建100所小学,受到全球赞誉,一批富有爱心的中国企业家自发的跟随政府的脚步,为非洲捐建希望小学,是一件好事,大家应该为他们喝采!为他们自豪!慈善无罪,相关发起者也应该受到尊敬。但是,有人有不同的看法是可以理解的,我表示尊重。

    二、关于工程管理费的问题。

    工程章程、协议上都明确规定:企业家把善款直接汇到青基会,由青基会按国家法律法规统一管理,同时,青基会负责学校的建设工作。青基会提取10%的工程管理费用,用于青基会建设学校、日常管理等工程服务工作,符合相关法律法规,绝无任何问题。

    我和其他相关单位、个人都没有管理费提成,也从未在管理费中报销过任何费用。我是工程第一个捐款到帐的人,我把从小到大长辈们给的几百个红包总共100万元,全部捐给了工程。我父亲卢俊卿先生为了支持我做职业慈善家的梦想,第一个带头认捐了1亿元,每年支付1000万元,今年的1000万元已于2月份到帐。我及我的下属爱心团队5人(包括副秘书长杨晓红、赞比亚前副总统的儿子肯尼迪、秘书卢宇轩、刘鑫)的日常开支都是我父亲资助的。爱心团队多次赴非洲考察、举办活动、在北京举办活动等费用也是由父亲资助的。近一年来,父亲除捐款外,另外无偿资助了我的爱心团队工作费用500多万元。

    三、关于我24岁担任工程执行主席的问题。

    因为我年龄比较小,大家关注我很正常。种肥希望工程动员捐款、对外联络、活动组织等很多具体工作分工由我负责执行,我出色的完成了所承担的工作,所以组委会让我担任执行主席,应该是实至名归。中非希望工程是民间慈善事业,执行主席不是一个官位,而是一份责任。

    四、关于晒幸福的问题。

    我是想向网友们分享我作为职业慈善家的快乐,我想,这应该是我对网友们的一个义务。同时,我也希望通过我的分享,让更多的人坚信做好事有好报,做好事受人敬,得道可以多助,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慈善公益事业中来,特别是希望鼓励更多的“富二代”他们都加入到职业慈善家队伍中来,成为“仁二代”。除此之外,别无他意。如果有人看不惯,不舒服,我表示理解和尊重。对网友们的善意劝告,我表示感谢!

    五、关于个人人对我的诽谤。

    如果一些网友是因为对我做的事业和个人的一些情况不了解,造成误解,猜疑,说一些过头的话,我都表示谅解。我作为80后的海归,我非常尊重大家的言论自由。但是,我只尊重真善美,我绝不会尊重那些无端的诽谤!对个别人格的恶意攻击和侮辱,我表示强烈的愤慨!并保留法律手段维护正当权益的权利。

    最后再次感谢媒体朋友光临这次见面会,也非常感谢大家公正客观的报道。

    谢谢大家!

    卢俊卿:

    下面是各位记者提问的环节,因为这两天在这儿主办会议,所以很忙,一天都在做报告。但有很多的媒体朋友打电话找我们,不接待也不礼貌,所以我们乘这个机会把大家找过来,给关心我们的媒体朋友们统一召集起来解答大家的问题,我们将坦诚的跟大家交流。现在开始!

    中国日报记者:

    卢女士网上对您的质疑有很大一部分是来自您父亲的产业经营的形式是以协会为形式,这种形式实际上是权力和资本的合谋,请问您们,对权贵经济的说法怎么看?

    卢俊卿:

    首先我们不是权贵经济,如果大家看到有很多有身份的领导、朋友在支持我们的话,我只想说这叫得道多助。因为我们是做好事,大家支持我们做好事,如果我们做坏事,我想不会有人支持我们。这是一个问题。

    第二,大家可能关心协会跟公司究竟什么关系,公司天九儒商集团是华商协会一个授权服务机构,一个核心的为会员企业家服务的平台,同时天九儒商集团也承担华商协会日常所有的工作经费的资助。

    大概就是这样的情况。谢谢!

    北京青年报:

    微博上有网友报料说,协会在香港注册的一个公司形式,我采访中了解到,您是协会的主席,您又是天九儒商公司的头头,我理解是不是自己授权自己,我们的协会为什么不能够在大陆来进行注册。另外我们协会是否有慈善的资质,他到底是一个商业协会还是一个慈善协会。另外协会是一个盈利组织还是一个非盈利组织。

    卢俊卿:

    谢谢!

    首先网友们了解的信息不全面,我们世界杰出华商协会在香港社团注册与企业注册,双重注册。大家可能只看到我们企业的工商注册,对吧,但同时我们又进行了香港警属注册了社团,是双重注册。

    第二,我们为什么没有在大陆注册,在香港注册,我们叫世界杰出华商协会,按照大陆的社团是不能够注册“世界”两个字,这是中国大陆的规定,所以在香港注册,香港也是中国,李嘉诚的公司也注册在香港,香港还有很多世界一流的协会,在哪里注册不是问题,对吧。

    另外,协会有没有慈善资质,这个问题太简单了,天下所有的人都有慈善资质,天下所有的慈善机构都有慈善资质。

    另外,协会究竟是商业组织还是非盈利组织,协会当然是非盈利组织,所以我们协会建立6年来在中国大陆没有收过一分钱,大家可以查帐。我们以协会的名义担当做的事情只有慈善公益,除此之外有一些商业、市场化运作的事情都是授权的企业去做,哪个企业能够为我们会员企业提供服务就由哪个企业去做,签定协议按照市场规律运行,他们独立承担经济责任、法律责任。

    新京报记者:

    据我们这几天的调查首先有两个问题要问您,您说世界杰出华商协会是在香港有社团登记的一个协会,您能提供登记注册号码吗?您是什么时候登记的?

    卢俊卿:

    没有问题。

    新京报记者:

    您说世界杰出华商协会没有任何盈利,经我们调查在香港注册的是世界杰出华商协会有限公司,这个公司是在向旗下的会员缴纳会员,会收取高额的会员费,您对此做如何解释?

    卢俊卿:

    不管在香港注册的是社团还是在香港是工商注册,为什么双重注册,就是不想让别人抢占我们的知识产权,就这么简单。这两个单位不管是社团还是公司,都没有收过一分费用,大家可以去查。社团号手机上有一会儿公布。世界杰出华商协会香港社团登记号:35717163-001;这是在香港警属注册的。

    新京报:

    社团协会下面会有哪些人负责,这个协会和公司一样吗?为什么世界杰出华商协会网站上没有看到任何社团的信息,而全是公司的信息?

    卢俊卿:

    不会,华商协会我们就是一个社团,这是一个非盈利机构,没有问题。

    新京报:

    你说在公司网站上显示的都是协会。

    卢俊卿:

    协会网站显示的肯定是协会的信息,天九儒商显示的是公司的信息。

    世界杰出华商协会作为一个社团组织、非盈利组织,我们是可以,也是有权力跟其他一些中国大陆合法的机构、公司进行合作,举办各种活动,搞服务,这是可以的。我们在建立理事会,这个理事会叫做杰出华商理事会,这个理事会是由世界杰出华商协会、天九儒商集团,联合国南南合作中心三家共同建立的,为会员提供一揽子的服务,十大品牌服务,六大个性服务,具体的服务是由天九儒商集团去做,他们负责收费,他们承担所有的法律责任跟经济责任,作为协会来讲是公益的行为。

    新京报:

    协会跟公司都是您负责,您说协会不盈利,但公司是盈利的,这怎么解释?

    卢俊卿:

    这不是一个问题,海外也一样,所有的协会组织可能99%都是由企业家在担任协会的主席和会长,这个问题应该是一样的。

    新京报:

    公司之所以盈利有这么一个协会存在。

    卢俊卿:

    公司盈利是天经地义的,关键盈利是不是通过合法的收益,是不是给企业提供有效的服务,这是最重要的,协会跟公司一起来为企业做一些服务,这是一个好事情,现在我们的企业很需要很多服务。

    新京报:

    很多会员跟我反映说,之所以会加入这个协会,因为我们公司有900多位电话营销人员,向他们进行这一方面算得上是一个介绍、营销,他们提到说,咱们公司承诺的,也就是协会承诺的是通过这样一个营销,我们可以获得与政要接触的机会,包括招商引资的项目推荐的机会,会员参加两次活动发现,好像并没有特别成效,于是他们就退出了协会,这是怎么回事。

    卢俊卿:

    这个情况我不清楚,如果大家关心我们的服务,如果记者朋友们有时间听的话,我可以给大家讲三个小时。我讲一讲我们的服务,我们的理事会提供哪些服务。

    新京报:

    在公司的邀请函上都看到。

    卢俊卿:

    所有的VIP会员,从下飞机之后吃住行都是由理事会免费提供。第二,会员企业家们的子女,他们可以免费加入未来领袖俱乐部,卢星宇带他们到全世界各个地方学习、交流、考察,而且这些企业家的夫人们,像儒商夫人俱乐部,也是免费的,到泰国搞慈善活动,泰国前副总理请她们到家里做客,宴请她们,夫人们看望他们的孤儿,这也是我们的服务,也是公益的。一年组织几十次,到各个城市进行投资考察,对城市分文不取,这两三年来,过去对城市有一些服务费,这两三年我们对城市一点服务费都不收,对参与的企业家不收任何一分钱的费用。整个过程中每一个人只给旅行社缴纳自己的费用,我们去了九个工作人员服务,因为大家担心去非洲的安全问题,我们专门带了保健医生,请了安贞医院专门的专家,请了外交部非洲司的司长,驻非洲的蒋大使为会员服务,这些费用都是我们来承担。

    给大家讲一个小故事,我们去的七位企业家当中捐1500万,但这七位企业家不舍得给自己加4万块钱把自己的飞机升为公务舱,有一位企业家60多岁,两口子都去了,花了4万块钱给他太太升为公务舱,自己住便宜的,我看着我自己掏了28万块钱给他们升了舱,他们说要给我钱,我说不要,你们感动了我,这是我的一点心意。

    每次的合作都是大家合作对接,合作对接我们提供的是平台服务,就像婚姻介绍所,你没有找到对象,这不一定全是我们的责任,也有可能是平台不够好,但我觉得可能不一定完全是我们的责任。你这一次没有找到,可能下一次会找到,一个会员的加入三年、五年,几年当中会找到。即使出现你所说的情况也是正常的。

    新京报记者:

    大家非常关注的一点,您刚刚也提到会和泰国的总理一起去合影,您是怎样认识各国的政要,很多网友都很关心。您为什么要在协会的网站上,如您所说的世界杰出华商协会官方网站上,在网站上会有大量的有80幅您和世界各国政要以及名流人士的合影,放在网上的目的是什么,是为了一样的宣传吗?

    卢俊卿:

    第一这是我的权力,我跟大家正常的交往都是阳光的,我协会所有的活动都是透明的,阳光的。

    第二你实在很关心,怎么跟政要们来往的,可以讲一个例子,泰国前副总理披尼,过去我不认识,我是2008年初,我到泰国去,我去了之后前副总理听说我去了,他回来要见我,我住在瑞士酒店,他来了之后提了一盒月饼来接我,我很意外,他是前副总理,我没有见过他,我也不认识他,一开始我还以为是驾驶员,谁想副总理怎么可能来接你,他来了之后还买了月饼,他也是华人血统,潮州人,他请我吃日本料理。这过程中我们交流,他把手上的表拿下来作为礼物送给我,我把我的手上表拿下来,他不要,他说我是兄长,兄长可以给你。这都是很正常的。

    新京报:

    您手上带的表就是吗?

    卢俊卿:

    可以,没有问题。只要做好事,走正道就有很多意想不到的人来支持你。纯民间的机构,能够从官方或者其他方面的人士能够来支持我们,我们感到很高兴、很欣慰,我们得道多助,我愿意把这种快乐分享给全世界、分享给大家,同时告诉大家,善有善报,做好事实就要会受人尊敬。我想做坏事,副总理不可能来接待我。

    新京报:

    您先认识的是哪一位高级政要,有这样一个平台拓展出来?

    卢俊卿:

    这个问题很难回答,认识海外高级政要,最起码1995年,参加第三届世界华商大会,1997年参加第四届温哥华世界华商大会。第一次接触如果算上时间段应该是十几年,那个时候名流汇集,具体来说哪一年我记不起来,稀里糊涂就这样了。

    记者:

    您刚刚说的意思可不可以理解为,您是公司和协会捆绑的模式,所以很多人更多的是协会,比如说能够提供平台,然后他们才选择?

    卢俊卿:

    我们协会叫世界杰出华商协会,顾名思义是为全球杰出华商服务,还有很多跟我们服务方向一致的公司,他们能够提供更深、更专业的服务,这是我们非常高兴的,所以我们建立咨询服务联盟,凡是需要的我们都可以授权给他们一起来服务。但具体的市场行为、商业行为他们自己承担经济责任、法律责任,我们不承担。我们来推动为企业服务,这是一件好事情,但反过来这些机构他们对我们协会,我们协会能够看到这么多的活动,这些活动也是需要很多的费用,他们这些机构也给我们资助一些活动的费用,我们也很高兴,这样协会就有支撑了,这应该是很好的模式,没有问题,等于是合理合法的。

    新京报:

    是谁支持我们协会的?

    卢俊卿:

    下面的咨询服务机构,跟我们的服务方向一致,我们一起来提供服务,他们来支柱协会搞的各种活动,他给的不是钱,而是我们做活动有人给我们出钱。比如2009年4月2日泰国前副总理披尼带了97位泰国重量级的企业家过来,他希望给我们举行一个合作对接,希望召集企业家。我们在4月2日晚上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召集700多位中国企业家来参加,人民大会堂吃一顿饭很贵,大家在一起交流认识很高兴。第二天在中国大饭店举行了一千人的对接会议。大家都很高兴,签了很多协议,接下来两年的时间,我们跟泰国搞了六次这样的交流活动,每一次活动都需要人来买单,我们协会不收钱,需要有人来买单。我们做这个事情干什么,就是为了促进企业之间的交流合作,这个模式很好。

    新京报:

    是哪些咨询服务机构他们来帮助我们协会买单,能举几个名字吗?

    卢俊卿:

    日常的是天九儒商集团,平时到全世界各地就多了。卢星宇上个月带着40多个杰出企业家富二代到鄂尔多斯考察了几个企业,一边休闲。结果鄂尔多斯一个很大的企业叫东梁集团他们来买单的,另外还有几个企业家,开着他们豪华车队来接待,走到那里哪里买单,但对他们来说,也可以结石很多重要的人脉。这些会员们去他们也很高兴,我们应该说是一种很轻松愉快的交流合作平台。

    记者:

    跟青基会挂勾合作,当时是怎么挂勾的呢,谁找谁?

    卢俊卿:

    明白,这个事给大家讲一讲,大家可能很关心。2009年联合国联合组织的总干事在联合国总部发起了一天的绝食运动,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也绝食,就是呼吁帮助全世界各地的饥饿人群,通过这个事情发现全球还有10亿人处在饥饿状态,其中非洲更多。使我想到我们能不能帮助非洲,帮助孩子们挨饿,过去我读书体验过挨饿的机会,我们就想能不能帮助他们,就想给他们解决免费午餐。后来跟非洲的代表维多利亚女士接见进行磋商,把联合国大使请过来一起协商这个事情可不可以执行,一开始说这个事情是有必要的,但可能更有必要的是解决失学的问题,最后我们说好,我们又捐学校、又解决饥饿问题,解决饥饿问题粮农组织可以跟我们合作,但如果要修学校就不是他们的强项,维多利亚说这不是我们的长处。我们找谁来合作?最后我们想要找谁,最后发现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他们是中国第一大慈善工艺机构,因为他们做希望工程家喻户晓,我们就想,让中国的希望工程走进非洲,把这个模式复制过去,他们有管理学校的经验、有建学校的经验,我们没有建学校、管理学校的经验,所以我们不管。

    这种情况下,我们决定专心致志做捐建学校,我们给他们发了传真,他们就很快过来谈一拍即合,他们也正有让工程走向全球的意愿,他们在马来西亚已经做过全球工程,他们觉得希望帮助海外的平台扶持出去。他们负责管理基金、负责建学校,他们在捐款当中拿出10%作为他们的管理费,我们这里负责动员组织捐款,我们负责海内外的联络工作、活动组织工作。

    只不过他们由于是国际工程,成本会很高,比国内高多了,最起码来往机票就高很多,他们已经去了很多躺。这种情况下,他们团队下来连他五个人,所有活动的费用基本上都是我来支柱的,我也不好意思开口,让他们来报销。实际上组织团队费用要报销是可以的,但不好意思,10%肯定不够,他们也头疼,如果超过10%要特别申报,不申报的话就会违规,所以我们也理解他们的难处,前不久我们在青基会开会的时候说,卢星宇下面副秘书长杨晓红拿了帐单给他们看,我们已经无偿花了500多万,这个钱我们只是说一说而已,也不需要报销,但如果有什么名义能给我们认可一下也可以,如果没有的话也没有关系。因为女儿做的事业,是我认为特别高尚的事业,我愿意无偿的支持。

    新京报:

    10%的管理基金是华商协会来管理还是青基会?

    卢俊卿:

    当然是青基会负责,他们用来建学校和组织管理,我们当中没有一分钱的提成,也没有报销过一分钱。

    记者:

    请问卢星宇,网上有人把你比作郭美美第二,叫做卢美美,您怎么看待?

    卢星宇:

    第一我对郭美美事件不是太清楚,我也是专心的在做我的本职工作,我也不像媒体朋友很厉害可以查证很多的事情,我对她不太了解,也没有发言权,无法从一个什么样的角度去评论她。 第二卢美美事件让我还是挺惊讶,不知道为什么把我和郭美美扯到一起,不知道是因为年龄的相近还是因为都是女孩子,我也想请在座的各位告诉我,为什么把我们俩扯在一起。

    卢俊卿:

    我来补充一下,我觉得都是因为你们俩晒幸福,郭美美晒自己的幸福也是无可厚非的,而“卢美美”晒的是慈善事业的幸福。我非常高兴的说卢星宇是天下最好的女儿,为什么她是天下最好的女儿,她22岁从美国留学回来之后,她不当官、又不赚钱,她立志成为职业慈善家,这是很重要的,最重要不是她喊、叫,而是实实在在的在做。如果不是大家炒起来,媒体朋友们都不知道。包括上次人民日报的专访,她一直说你们的提法太高了,我当之无愧。她是实实在在的做,而且她把红包都拿出来,女孩子都爱美买东西,但她可以把钱一下子捐出来,这是很不容易的,她也感动了我,我才愿意更多的捐,才无偿的支持,所以我说卢星宇是最好的女儿。

    我也发一点感慨,卢星宇是最冤的女儿,世上三个最冤的人,第一个是窦娥,第二个是赵作海,第三个就是卢星宇。为什么冤枉?她捐了现金、捐了青春,一辈子奉献给非洲失学儿童,她捐了现金又贴现金,做了这样的事情还被骂,我感到很吃惊。

    记者:

    除了我们在中非希望工程的慈善以外,在国内有什么慈善,这也是网友质疑的一个因素。因为学校被拆了,他们有这样一种对比。在国内咱们做了哪些的慈善工作。第二个问题是说,虽然我们是一个定向募捐,毕竟还是涉及到商界、企业界的,我们的帐这些方面在网站上没有看到一些细帐。

    卢俊卿:

    慈善工作从华商协会成立以来一直在做,在我们的网站上、简介上都可以看到。举一个例子,相信大家都可以看到,中央电视台等,2009年春节,我跟陈光标,陈光标是我们华商协会副主席,世界杰出华商协会组织了杰出华商为地震灾区送温暖春节慰问活动,去了63位爱心企业家和他的家人,这63位企业家十天的时间每天开着车,在四川省重载区一个个慰问,一个个发红包,真的是发红包发到手软,中央电视台半个小时的报道。在四川阴秀镇,家宝总理吃年夜饭也专门接见我们,刘永好给家宝总理汇报之后,也得到了高度的肯定。

    可以说整个四川灾区很多人拴着红腰带,因为死这么多人很害怕,都不敢出来,尽管没有一个人说,让我们很感动,还捐了几千万的物资,包括有五卡车物资运到阴秀镇的时候,天黑了,没有板房了,我们在车上住了一个晚上,几个人都冻感冒了,但没有一个人怨言。我想做到这样的企业也肯定不是很多的。在北京我们专门举行了几次慈善义卖活动呼吁活动,比如说为青春呼吁,为他们搞义卖。

    这些年来所有的不光是汶川地震、玉树地震、旱灾等等所有的事我们都捐款,而且从来没有宣传过,这些工作一直在做。包括我个人也是,在母校,因为我读大学的时候我是贫困大学生,贫困到什么程度?晚上睡觉的棉絮都是学校给我制作的,我很感动,我发誓,以后我发财之后,我一定要报答学校,报答母校。我就给我们母校的贫困大学生捐了100多万块钱,有困难就可以申请,今年报上来的单子两三个大学生都受到了资助。同时我还支柱优秀得大学生,每个假期优秀的大学生到东南亚旅游,已经出去两批了。春节去一批,暑假去一批,奖励优秀、帮助困难的。

    如果我们有这个能力,我觉得是应该这样做的。从小我对女儿、儿子的教育都是六个字的管理教育,向上向上、自觉自觉。向上才是第一位的,你自己幸福了,你的人生价值实现一半,只有帮助更多人的幸福,不管帮助多少,只要帮助别人就实现了100%。

    很多东西不是偶然的,这么多年做下来做了很多、很多,包括企业家的夫人们,她们有钱,那去泰国帮助一些孤儿和孤儿院去发红包,发了几十万,包括副总理把她们请到家里做客,请她们吃饭,授予荣誉公民,这样的事情一直在做,不是现在在做。

    新闻社海外中心记者:

    刚才提到这些老板的夫人们都很有钱,但这些老板孩子们的钱是怎么来的,在卢小姐的演讲中,李照先生已经捐了17万人民币。这些钱怎么来的?

    卢俊卿:

    孩子的钱肯定是父母的,这很简单。我女儿小时候,我跟她说,你放心我所有的钱以后都是你的,后来有一次我打麻将输了,她十几岁的时候说,你把我的钱输了。后来她妈妈批评我说,你不能这样教育女儿,要让她自食其力。

    记者:

    为什么在非洲建立一所希望小学毕国内贵这么多,贵在来往的机票钱吗还是有其他的费用支出?

    卢俊卿:

    在非洲建学校比国内贵很多,整个春节我跟星宇都在海外考察,其中很重要的是怎么把价格降下来,很多地方连砖厂没有,需要从全世界进口过去,介于这样的情况他的成本要比中国高的多。而且我们中国政府前几年捐的100所学校,总共是5个亿,每所学校平均大概在500万左右,这是我们了解的结果,确实建的很漂亮,大概是在500万左右。我们想500万太高了,怎么把成本降下来,那可能企业家朋友受不了。这是我们这次去考察最重要的目的,最终我们找到了办法,把成本从500万降到了150万,现在已经是最低的了。

    我们发现越是缺学校的地方,他们想不到非洲很多的国家,95%以上的人用不上电,很多学校没有电、没有水、没有路,怎么建学校?现代化机器过去没有电怎么办?我们在中国大陆北京把地震时用的板房,可以使用40年的绝对安全,地震也不会垮,现在我们先生产好,从这边运到非洲去,政府只要给我一块地,只要一周就可以把学校组建起来,又可以降低成本、又可以保障安全,同时可以提高效率。

    记者:

    板房不是很便宜吗,怎么运过去要150万?

    卢俊卿:

    是很便宜,管理费加在一起控制在150万左右。所有的捐款都是1对1的,哪个企业捐款的学校,冠名哪个企业。从500万降到150万已经是很好了。大家关心的是什么问题,这次引发的事件根据我的观察,就是大家觉得关注慈善腐败,这是好事,网民能关注这些社会问题,利用群众、网络来监督社会行为是好事、是进步,没有问题,但我想说大家在我们这个工程中找慈善腐败肯定没有。我们的结论是什么,我们这里不是没有腐败、不是零腐败,是负腐败,我们没有拿过一分钱,结果我们还为了推动这个事情贴了500多万进去,所以我说是负腐败。

    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的女儿捐了现金跟青春,捐了青春再贴现金,我认为这不是100%的好,是101%的好,如果捐了青春和现金是100%的好,再贴现金就是101%的好。

    记者:

    企业家的钱是由你们的转给青基会还是你们转?

    卢俊卿:

    直接转青基会,不经过我们。

    记者:

    青基会的帐什么时候可以公布?

    卢俊卿:

    当然可以公布没有问题。

    记者:

    我了解到的资料,大会开幕前跟有关的嘉宾,尤其是政要小范围合影,我想这是一件很私密的事情,协会有什么实力可以得到这样的机会?

    卢俊卿:

    大家来出席的机会,安排贵宾的几十个人安排在合影,这好象也是开会的惯例。没有什么问题,不存在权不权力的问题。

    记者:

    为什么规定最高级别的终身会员。

    卢俊卿:

    会员肯定分级别服务,所有的会员都是分级别。

    记者:

    合影是非常私密的事情。

    卢俊卿:

    合影不是私密的事情,几百人在一起合影没有什么私密的,我们的照片都在网上不私密。

    记者:

    你的协会跟天九儒商是各负各的责任,一个您是主席,一个您是执行董事,我想问一下,这两个责任都要您承担,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在出现问题之后,所有的事情都要有你来承担。

    卢俊卿:

    这个问题很好,其实在今年以前,我从协会开始就不在是天九儒商集团的董事会主席,去年我就不是,我不是董事也不会董事会主席,股东是她妈妈。虽然是一家人,我就专心致志做协会。公司交给职业经理人团队去做,让各自分工。今年跟我说,介于影响力,还是希望你挂一个董事会主席,这样对公司招人才、运作有好处,我说好,我就挂一个名。我现在实际上是挂名的,这是一个问题。即使我担任也没有问题,但现在我是挂名。全世界这么多的协会,都是大老板党人主席,这好象也是一个国际惯例。

    记者:

    是不是可以理解为退居幕后?

    卢俊卿:

    不是退居幕后,精力是有限的,我专心致志来做协会的事情,这很正常。

    新京报:

    天九儒商集团对企业服务的对象是什么,是什么样的资格企业。因为有中小企业跟我说,会交几十万的钱就可以进入理事长单位,怎么吸引这些企业的入会。有一些企业的负责人说,有秘书打电话,相关的联系方式是怎么获得的。

    卢俊卿:

    这个事情我不知道,手机号码怎么获得。理事会成员文件很清楚,一千万多个企业,我们没有能力对所有的企业服务,我们只能选择切割一块市场,对特定的企业服务,所以我们服务的主要对象,我们的理事会规则中写的很清楚,企业资产在1个亿以上的算是我们服务的目标群体,其中高端的会员又有更高的要求,比如说会长单位、主席单位,明确哪些要讲,不光是一个意义上,有的还有慈善公益的等等。

    记者:

    中小企业交了钱就可以成为理事长会员单位吗?

    卢俊卿:

    不是这样的,你在文件可以看的很清楚。

    记者:

    收费怎么定的,有没有严格执行这个标准?

    卢俊卿:

    当然是严格执行这个标准,我们所知道的理事会分两种,第一你交会员费享受那些服务,100%的清楚,也可以100%的兑现,这是不签合同的,承诺的。第二块是个性化服务,这必须是要签协议的,个性化服务不是你找到我都能做,有的说妹夫调动一下工作,也找到我们,我说这个我们做不了。有的是自己企业遇到问题,专门让我们帮帮忙,这个帮不了。个性化服务能做的我们签协议,如果做到了你就要交钱,没有做到不收费,以协议为准。在这一点上我们非常严谨,标准化100%兑现。第二个性化我们能做的就承诺,承诺了我们签协议,协议为准,没有做到的就退你钱,没有成功的就不收你钱。

    新京报:

    会员费到底是交给世界杰出华商协会还是天九儒商集团?

    卢俊卿:

    所有商业的行为、服务的具体市场化的行为都是有具体授权的企业他们提供服务、他们收费,他们承担经济责任、承担法律责任,所有的都是这样。

    新京报:

    但是刚才您说到钱给我们协会。

    卢俊卿:

    这是习惯的说法,三家共同建立理事会,习惯这样说,不存在这个问题。

    记者:

    您能列举一下刚才所说到为协会提供服务的公司吗。

    卢俊卿:

    天九儒商集团首先是一家,这是最核心的。如果我们这里做不了的,我们这里做的服务,日常的合作对接、金融服务,下面我们还有一个5个亿的天九华商基金,帮助企业上市等等这些集团。如果我们这里提供不了的,就可以找其他公司。我们做品牌捷威国际由他们来做品牌,他们专业,我们做不了。比如说最近有一个茶,雄花茶,就可以让他们去做。还有一些企业让他们去做,另外有一些要做税务咨询的,专门有税务师咨询公司,专门找他们来做。有的要做管理咨询,我们就请北大纵横王璞他们来做,他们做他们收费,我们只是给大家组织。整个服务是这样一种模式。

    记者:

    天九儒商集团在这个服务模式中的比例是多少?

    卢俊卿:

    没有统计过,我们能做的就做,做不了的整合社会的服务机构来帮助做服务。

    记者:

    是不是可以理解为,自己办成一个协会,来帮助自己公司牟利。

    卢俊卿:

    不能这样理解。这是一个国际惯例,不能这样理解,只是协会过去很多是半官方的性质,大家习惯的是官员当会长,说有企业家当会长不大理解,现在已经有一些半官方的组织也是企业家当会长,这都是很正常的。

    记者:

    天九儒商集团在为协会服务过程中,会议是什么样的情况?

    卢俊卿:

    会议就是大家交流合作的平台,交了朋友大家自己谈合作,在会场上也会设一些合作对接的板块,比如说房地产、新能源、高科技,你们自己谈恋爱,我们主要是搭建平台。

    记者:

    我说的是天九儒商盈利在这个协会服务过程中盈利的情况怎么样?

    卢俊卿:

    这太微观,也是企业的商业秘密,不太方便谈。

    记者:

    授权理事单位、是无偿的授权吗?

    卢俊卿:

    无偿。

    记者:

    请问卢星宇,有一个视频是关于某一次大会上的发言,您当时提到99%没学上,这个数据是从哪儿得出的,你做慈善之前不去搞调查,不去搞调研吗。

    卢星宇:

    之前做过一些数据分析,得到的数据就是这个。

    记者:

    您刚才说自己捐的100万是自己的红包,有没有到款证明?

    卢星宇:

    青基会都有我的凭证,大家都可以查到,他们可以非常公开透明的把我的凭证给你们看。

    记者:

    您个人具体在中非希望工程具体负责哪些事情?

    卢星宇:

    负责动员捐款、活动组织、对外联络。

    记者:

    您说是别人提供的数据,到底是谁,是团队搞的调研,具体的来源在哪儿?

    卢星宇:

    团队是从网络以及各种渠道调查,说我们现在有多少失学率总会的一个结果。

    记者:

    协会的团队?

    卢星宇:

    中非希望工程的服务团队。从网络、其他的渠道去调查,给我一个总会。

    环球人物记者:

    我有三个问题。第一,您父亲说他心目中的女儿是一个什么形象,请问一下您心目中您父亲是什么形象。第二,在演讲中您提到富二代变成仁二代,你怎么理解。第三,除了您和父亲的到款以外,能不能公开具体的杰出华商协会捐款企业的名称或者截至目前为止捐款数额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

    卢星宇:

    我父亲的形象,第一是我的偶像,他的教育原则,向上自觉,对我的影响很大。他的事业对我生活上的关心,在我心目当中他是很伟大的父亲。第二个问题我们理解的是我们富二代是可以用自己很好的平台,我们可能比别人的环境稍微好一些,如果我们有这么多的优越性,我们应该为社会付出更多的责任、承担更多的责任、应该付出的更多,所以希望我们这一代通过慈善公益事业把仁的思想,把孔子的思想传播出去,我们是很有爱心去帮助别人的。第三个问题我们到款的人都有具体的名单,包括数目都有具体的详细情况。

    记者:

    情况在哪儿公布的呢?

    卢星宇:

    情况还未公布。说到青基会会有一个统一的单子,他们说在网上会公布这个单子,之后可以在青基会可以查到。

    卢俊卿:

    这是他副秘书长来统计这个事,我看过这个单子。比如说王总,法金矿业集团150万,每年150万。比如说银赛控股集团到现在为止他认捐1个亿,现在已经到款600万,因为是十年的工程时间。林达样集团,捐款3000万,到现在为止每年都捐2000万,剩下的我记住老总的名字,翟慕政等等,都捐1500万。总数目到款的,现在认捐的是39000万,接近4亿,到帐的是3100多万。我们承诺在非洲建20多所学校,最近还有一些钱要到位。

    法金矿业公司王兵:

    大家好我是法金矿业公司,这次我跟卢小姐去非洲捐款,这次对非洲捐款工程我非常了解,对于我个人而言,我的企业也在非洲,昨天网上我也在看,有一些企业会不会做希望工程捐款为了去非洲拓展业务,我公司已经七八年了,我在非洲认识很多非洲朋友,看到了很多非洲小孩子失血,这是因为我们中国企业、民营企业在非洲有很多发展的机会,而且在非洲为祖国做很多事情,我们更应该为非洲尽一些社会责任。以前我们也有在非洲建学校、建医院,不过这些都是民间行为。这一次我发现这个协会,包括中非基金是一个很好的平台,本来我们就不知道怎么捐献,不是很专业的一些民间团体、私营企业,更好的回报社会、回馈非洲,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平台,从非洲开始一直默默的关注他,包括很多的企业跟我去一样,大概去三十几位爱心企业家,他们在非洲没有业务,只是被非洲孩子们感动,捐建学校。

    我的钱是直接打到青基会,没有打到协会,而且青基会给我们捐款人都设立了专门的基金,我公司有专门的基金,以后还要捐的话,或者公司员工要捐都会捐到基金中,自己监督资金的使用。捐建学校很容易,关键是后续的跟进,后期还要捐款器材、教师,这都是后续的工程,而且现在我们捐了10所的学校,每年捐一所。如果有这样的实力,把基金完成,就像还贷款,这是一项社会责任,一年、两年之内都可以完成。

    我是希望这个中非希望工程是抛砖引玉,能够给中国的很多民营企业家,看到中国政府在非洲去资源非洲,或者说中国在非洲有很多项目,让非洲人民觉得,我们中国不仅在非洲工作,而且帮助当地老百姓尽社会责任,这是非常重要的。

    记者:

    您是什么会员单位,会费是多少钱?

    法金矿业:

    我是副理事长单位,每年是8万块钱。

    记者:

    前一段时间在微博上杨澜的事件您回应一下。

    卢俊卿:

    杨澜的事情我也感到很意外,可能当中存在什么差错。我和卢星宇在葡萄牙参加论坛回来,我给杨澜的丈夫吴真发短信说,希望杨澜担任共同主席,吴真在短信上给我明确回复可以,后来可能是理解错误了,我给她发了两次的请柬邀请来参加,她可能很忙,没有时间来参加。这个事情我也在求证,17号我知道这个事情之后,我当天晚上就给吴真发了短信怎么回事,现在还没有给我回复。

    记者:

    共同主席会不会有资金上的?

    卢俊卿:

    共同主席对于企业家来说要捐钱、建学校才给予共同主席鼓励的荣誉,当然杨澜作为名人可以凭自愿,可以捐也可以不捐。

    记者:

    有没有证书之类来证明他担任共同主席?

    卢俊卿:

    这我要查一下,有可能是因为朋友,都认识,这样一来确认就OK了,应该是没有发证书。

    记者:

    协会会不会给共同主席发放工资福利?

    卢俊卿:

    没有,这都是公益事业,是捐钱的事情,我们协会没有钱怎么可能给大家发呢。

    中国新闻社:

    中非希望工程跟青基会合作,跟您求证一下杰出华商协会看到很多跟政要、经贸的交流合作项目,有没有官方合作的背景?

    卢俊卿:

    这是一个纯民间的组织,因为我们做的很多事情是好事,得到了有一些海内外的官方人士的支持。

    中国新闻社:

    平时沟通联络的渠道是什么样的渠道,是私人的关系还是官方的渠道?

    卢俊卿:

    没有这样的问题,我们所有的活动都是透明的,都会在网上。天下很少像我们这么透明的,所有的活动都在网上可以查到,我们跟哪个领导可以查找到,全是这样,每次会议全程录像。

    记者:

    天九网站打开之后没有公司的介绍,都是协会的介绍。

    卢俊卿:

    是吗,那我要了解一下。

    记者:

    天九儒商集团的公司打不开,一点进天九儒商的网站就是协会的介绍。

    卢俊卿:

    那我下午查一下,我还不知道。

    石军:

    可能是点击量太高了,协会网站也会有这样的可能。

    卢俊卿:

    点击率高了可能会有这样的问题,我们会查一下。

    没有什么问题就谢谢各位了!

责任编辑:刘岩

热词:

  • 卢俊卿
  • 卢星宇
  • 中国
  • 第三冤
  • 杰出华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