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 经济台滚动新闻 >

[对手]入园怎样不再难(20110819)

发布时间:2011年08月20日 00:37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对手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240F68E7A1834e1d8C6E17B42DB6284E

  主持人: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来到财经辩论节目《对手》,我是王凯。
  看了刚才的小片,又进入了9月份,开学季,一到这个时候很多人就是眉头紧皱,你仔细再一看都是一对一对的,为人父母者,进入幼儿园对于很多孩子来说这是步入社会的第一步,但是走进幼儿园却有着重重障碍,这个入园难是怎么解决的,我们如何解决入园难,这就是今天《对手》产生的辩论话题,掌声请出红方第一位嘉宾,他就是媒体评论员朱煦,有请朱煦。朱煦你好,一句话表明观点,入园难是因为幼儿园少吗?
  朱煦:一定是总量极缺是造成入园难的根本原因。
  主持人:谢谢,掌声请出蓝方第一位嘉宾,民办幼儿园园长周晓音,晓音有请。一位很年轻的园长,告诉我们入园难是不是幼儿园太少?
  周晓音:我认为是社会教育资源不均导致某一些幼儿园入园难。
  主持人:并不是所有人面临入园难的问题?
  朱煦:刚才我们美丽的周园长告诉我们说今天的中国的,今天的北京,今天大的城市幼儿园并不缺,只要想上幼儿园,幼儿园一定给你准备了学位或者我们叫做床位,但是我想告诉大家的是,既使是在北京这样的城市,幼儿园在这十多年的发展下来,它是变成了一个急剧的萎缩甚至是消失,幼儿园到哪里去了呢?幼儿园变成了宾馆,幼儿园变成了办公楼,幼儿园的老师干什么去了呢?幼儿园的老师去卖肉去了,以60年代中期我上幼儿园的时候,我住的院里就有托儿所是厂矿办的,我旁边的胡同就有幼儿园,我们临近的胡同就有北京空军的幼儿园,所以这三个幼儿园你可以挑着上没有问题,这是60年代中期。等到我女儿上幼儿园的时候,她可以接近上到部机关,分别在北京的市中区和北京相对靠三环这样的位置。我举这些例子想跟大家说的是什么呢,当时是全社会都在办园,而办园的主要是来自公立资金,无论是来自教育市政府的拨款,还是来自厂矿企业教职自有资金,所有教职职工在待遇各方面得到充分保障的,在这样的机制下幼儿园的总量,而且幼儿园的分布实际上最小的可以到哺乳室,到托儿所,大的可以到6岁学前教育,统统都涵盖,但是我们看到今天的幼儿园,为什么消失了呢?最重要的是生育低风,还有体制改革,很多单位就把幼儿园甩了,社会化,但甩出去不是社会化,就变成了消灭化,幼儿园被消灭没有了
  我要说的是幼儿园实际上有点像养猪这个风波,把猪圈都拆了,猪在哪里,当然我们的孩子是"猪宝宝",应该有地待,而不是说我们的孩子是猪。
  主持人:公办的幼儿园在萎缩,是不是?但是这个市场是不是存在着其他形式的幼儿园,这种形式的幼儿园是不是在增加?是不是弥补了这个缺口,我想这是晓音非常想回答的问题,晓音两分钟开始。
  周晓音:据我所知在北京既有一个班要装40到50个孩子的幼儿园,也有一些幼儿园面临生源不足,面临倒闭的风险,这是我想说的第一个为什么学位少不是入园难的问题,因为学位不少,大家仔细回想我们在媒体看到相关报道以及相关事例,什么样的幼儿园会有入园难的问题,第一是人口非常集中的地区,幼儿园相对比较少会有一些入园难的问题,大家会听说家长带着帐篷,然后全家老少。
  周晓音:对,排三天三夜的队伍的情况,还有幼儿园,会有优质知名的幼儿园会有这种情况。这种情况就是我刚才表达的观点,就是因为社会教育资源分配不均会导致一些幼儿园入园难题,,比如说公办园大家都知道,进入一个公办园他的成本非常高,首先要交纳一个几万到十几万元不等的赞助费,,其次有了这笔钱就不是能上公办园,还要找到关系把钱送出去,找到关系是一种理性成本,所以事实上进入公办园小蛋糕,吃到这块小蛋糕的这批人是什么人呢?多数是经济上能支付几万到十几万这种赞助费,第二在实力上有一定的社会资源,社会关系资源的,事实上这部分家长也可以为孩子选择其他的幼儿园,其他公立幼儿园,或者价格相对较高的公办幼儿园,但他没有选择这个幼儿园,他强调这个小蛋糕,因为大家知道某一个幼儿园的学位数量是固定的,如果一个家长进入,另外一个家长孩子就要被排挤在外面。
  主持人:时间虽然到了,但是你的观点我知道了,由于家长不理性需求的雷同,导致了个别类型的幼儿园,如果再归纳一下就是公立幼儿园的入园难非常严重,其余像民办并没有那么严重,是这个意思吗?
  朱煦:你刚才讲了,有吃的很饱的,有根本不够的,还有一个你刚才讲了区域,有的区域是幼儿园很少,孩子很多,其实对于这种区域的缺额恰恰就表明了是总量不够,在整个这十多年的发展过程当中,以北京为例,总的幼儿园的学位数被消灭掉的应该在50%以上没有的原因是什么呢?就是因为认为幼儿园这样的事情、这样的床位应该市场化解决,应该像靠我们的民办幼儿园来解决,认为这样的一种解决就是可靠的,结果是什么呢?结果第一,本身它发展不成熟,第二,它提供的数量也不足够,第三,它可能是要根据经营来选择自己的经营地点,所以它会相对集中。所以在整个城市而言,他造成的是什么呢?造成的就是说更多的孩子根本就没有床位,不是说床位不够,不是说不可以选择,所以北京市的入园率也不在50%,因此我们接下来的规划是学前三年70%的目标,学前一年95%的目标,如果我们现在都有的挑了,总量够了,那这70%、95%不就变成笑话了,怎么还变成规划目标呢。
  周晓音:以我居住的北大区域有多大的入学率,没有这样的,我们不能光看一个总量,比如说今天晚上我去饭店吃饭,我不能说看到整个北京有多少个空位率,对我没有任何意义。第二个,我要说的第二个问题就是,入学率没有意义的第二个问题在于哪儿?因为入学率不想当于你想入学的孩子没有上学的比例,我不知道大家能听懂这个意思,因为很多孩子,我们算入学率是入前三年的入学率,我接触很多孩子,甚至家长说我孩子不着急上幼儿园,我们孩子三岁、四岁上幼儿园,甚至学前一年上幼儿园也可以。
  何况我们现在提的目标入园率是指愿意入园,并且在适龄期能入园提供足够的学位,这个学位在哪里?晓音告诉我。
  周晓音:而且我要提醒你,在这个入园率里边有一大部分是农村入园率占的比例,很多农村家长不希望孩子入园的。
  我刚才继续本来想表达就是优质公办园数量进入门槛太高了,所以导致家长会觉得入园难、入园贵。
  朱煦:现在总量提供不够,是因为我们把幼儿园这样社会公共服务产品当成了市场产品,而这个市场产品如果放在今天这样一个社会当然会有取舍,当然会有自然的分布,但是这时候缺位的是什么,缺位的就是说公共产品的提供者、投入者到哪里去了,如果这个没有,那么这种总量的缺失我们还不去看清楚、不去认清楚那怎么办,因此我们会看到现有的规划都在说要加大,要以公办为主。
  周晓音:我想告诉你在某一个群体里是过剩,我刚才所说打破脑袋想进入公办园,这些家长可以进入其他幼儿园。
  我认为在公办幼儿园事实上应该作为一种社会基础保障作用,这个我跟朱老师没有任何差别。
  周晓音:另外我想纠正朱老师一个观点,事实上很多家长,有一部分家长,至少在北京有这样一部分家长,他觉得远近不是一个最大的问题。
  朱煦:因为我也不是问题,我问你价钱是不是问题,幼儿园的价钱是不是问题?
  周晓音:这个也不能一棒子打死。
  朱煦:幼儿园的条件是不是问题,幼儿园的师资是不是问题,在选择的时候,我先问你,你刚才说远近不是问题。
  周晓音:每个家长选择的标准不一样,我们不能把市场看成一样的。
  朱煦:一定要增加到略有过剩,不能因为什么呢?就是说我们总体的出生处于低谷的时候,好,我们把幼儿园就通通关掉,改掉,并掉甚至不要,然后等着、瞄着,现在金猪宝宝来了,奥运宝宝来了,来得及吗?根本来不及,我现更担心的是什么,这一轮投资下去了,学位数上来了,过一段时间生育出现平峰的时候,肯定会有略有过剩。
  周晓音:我认为不能解决区域问题,如果公立园不改变自己现在的这种职能定位,还采取这样的招生政策,你既使是增加了幼儿园的入园率,既使是增加了学位数,只是让更多开着车、拎着钱的人可以进入公办幼儿园,只是更多了,而不是拎着包的,我们家长孩子能入园的阶层是从下往上,因为幼儿园作为公办幼儿园还是社会基本保障作用,所以我认为公办幼儿园应该在这方面做更多的功夫。
  主持人:我想之所以有这么多朋友支持晓音,可能是大家看到了一种现象,在公立幼儿园大量萎缩的与此同时,我们大量发展还有一部分幼儿园就是民办幼儿园,如果扶持民办幼儿园的发展,让它大量产生的话能不能解决入园难的问题,这就是第二轮辩论的话题。    那么扶持民办幼儿园的发展能不能解决入园难的问题,这样看一个小片,看看民办幼儿园是怎么发展的?它能带给我们什么?一起来看。扶持民办幼儿园的发展能不能解决入园难的问题?现在有请我们第二轮的辩论嘉宾,掌声请出红方第二位辩论嘉宾学前教育研究者孙莉莉,有请莉莉。莉莉你好,一句话告诉我们你的观点。
  孙莉莉:我方观点是国家应该大力扶持民办幼儿园,但是大力扶持民办幼儿园不能从根本上解决入园难问题。
  主持人:请就位,谢谢。掌声请出蓝方第二位嘉宾,就是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日语部主任、前驻日记者傅颖,有请傅颖。
  傅颖:我认为扶持民办幼儿园是有效解决现在入园难的一个措施。
  主持人:一个说民办幼儿园能解决,一个说幼儿园不能解决,民办的,两分钟观众阐述时间。
  孙莉莉:从我们国家的国情来看,民办幼儿园一直是从最开始产生就有寻利性的问题,是寻着市场的味道来走的,哪里需要,这个需要不仅仅是指公众的需要,更多的是他的资金投入进去是有回报的,这种资金的寻利在幼儿园紧缺的时候资金会大量投入,一旦过剩或者不太需要,资金会大规模撤走,永远是在市场波动当中起伏的,这种发展对于整个满足我国群众日常入园需求是不利的。
  我觉得政府要想转变入园难的问题,还存在着两个非常核心的问题,一是硬件投入,一是软件投入。刚才大家讲了基本上都是硬件投入,就是我提供这样的幼儿园,提供足够的学位给孩子去进,但是幼儿园不是一个空房子,没有好的老师,没有好的教学,进去幼儿园一样不能受到好的教育,好的老师从哪里也是国家要大力投入的,只有保证了公办幼儿园教师的师资水平,才能提供长久可持续发展的优质幼儿园。
  政府要大力扶持幼儿园这是没错的,但是大力扶持幼儿园绝不等于放宽或者降低幼儿园的准入标准。反过来应该在某些方面有所提高,像刚才晓音讲了国家原来审批幼儿园一定要有多大的场地,多少人等等,这些是可以适当降低的,但是在园长的资格,教师的资质,教学水平上是绝对不能放低的,反过来应该提高审批和监管的力度。
  主持人:谢谢莉莉,明白了,首先民办幼儿园的稳定性并没有公立幼儿园可靠,承担不了基础教学的任务,解决不了教学任务,再一个公办幼儿园解决的问题,并不是一个民办幼儿园能解决的,再一个能给市场带来很好的回报,不知道傅颖是什么样的观点。
  傅颖:各位观众大家好,今天我来到是两个身份,一个是幼儿家长,另外一个是媒体观察者的身份,在一个多月前我刚刚参加完我女儿在一所民办幼儿园的毕业典礼,在三年前当我面临给她选择一个幼儿园的时候,也许我比在座或者说很多家长都幸运,在我们那个小区刚刚有一所民办和公办幼儿园供我选择,但是在综合比较了费用、环境、办学质量等等综合条件以后,有两点对我形成了很大的吸引力,第一点就是这所民办的幼儿园它能够,它是一个叫做双语的艺术幼儿园,我相信在这样的一个环境里面能让我的孩子得到全面的发展。另外,其实也是最后促使我拍板一个非常重要的条件,就是它能为我提供延长一个小时的保育时间,像我们很多双方都有很匆忙的工作,而且有一段时间家里没有老人看管这样的双职工家庭来说是非常有吸引力的条件,于是促使我造成了最后的选择。直到今天我依然认为我的选择是正确的,因为大家可以看到其实现在在我们很多社区,可以说中国大街小巷,还有很多社区都存在很多民办幼儿园,甚至有的就是很简单的一个亲子园,我相信大家都很熟悉这些字眼。那么这样的一些存在,恰恰就说明了他的市场的需求,也就说明了很多家长是有这样的需求的。其实就在前两天我的一个同事还在电梯里跟我说,我们的孩子刚刚上了在小区一个楼里的幼儿园,这个幼儿园就在一个三居室里,就像朱老师说三年前这样的幼儿园是公立的,但现在又民办幼儿园来填补了这样的空白,这样的空白恰恰成为现在其实是社会性的需求,说明了是社会性的需求。
  主持人:明白意思了,凭什么公立幼儿园就是第一选择,我们以实际的行动,自己的选择告诉你,其实民办幼儿园可以给你提供更贴心的服务,是不是?这种民办的幼儿园越来越多,难道不能解决我们的问题吗?而且在解决入园难问题的时候,可能带来的东西会有更多,不只解决一个入园难的问题,进入自由辩论,莉莉怎么看她的选择?
  孙莉莉:确实中国学前教育应该说,总体上来说欠账太多,无论从数量上还是从质量上,这正说明了国家要大力发展,2010年到现在我们叫幼教的春天,这个春天是什么?从政府的重视力度,从仪式上、认识上、资金投入上都给我们很好的机会,大家可以看到从总量上从五亿到三十亿,到以后更大的一个投入,尤其不仅是对城市,大中城市的投入,更重要的是对西部、中西部地区的一个投入,这些都代表了党和政府的一个决心。这个决心,刚才我回应朱老师一个,在总量上,在绝对数量上都有一个保障。
  孙莉莉:民办教育一直是国家提供一个有益的补充,但是有益的补充是依然补充,提供教育主体服务是谁?是政府,资金从哪儿来?是从政府来,几十亿不是哪一个民办机构能提供出来的,政府投入绝不是三年计划,三年计划是现在讲必须在三年有一个解决,这种提供是长期继续高效,这是市场行为决定了,像刚才有一位观众提出的,为什么不办幼儿园,因为幼儿园不是以盈利为目的,你如果以盈利为目的,国家要查你的。
  傅颖:从我的角度,我也在日本采访过一些年,横滨市在日本是非常有代表性的大城市,在日本很多工作的人家都安在横滨,代表比较中层的人群,但横滨也一个现象大家可能不知道,没有一所公立幼儿园,全是私立的,全是民办的,就是我们说的民办,我采访当时的对象就跟我说,为什么呢?因为公立幼儿园在制度和执行力上,其实在很多方面有很多的制约,包括政策上,他不能够灵活地、有效地或者说是及时地为幼儿家长提供有效的服务,很贴心的服务,而这恰恰是很多家庭非常需要的一点,比如说就我刚才说的延长保育时间这一点。
  朱煦:这里有很大的矛盾,晓音告诉我拎着很多钱砸的都是公立幼儿园,如果公立幼儿园根本没有所值,砸进的钱不打水漂了吗?
  傅颖:公立幼儿园占有先天教育的条件,因为国家常年以来一直用政策的优惠为公立幼儿园创造大量优质的师资,优良的教学条件,包括他们的校舍,包括他们游艺的场所,还包括上CCTV来演出的机会,但是私立幼儿园有这个机会吗?
  朱煦:你刚才举到横滨,在横滨实际上没有一所公立幼儿园,这些民办幼儿园有没有受到就是说公立资金的这种支持,这是第一。第二,你刚才强调横滨实际上是一个中产阶级聚集的地方,这种消费能力的相适应和你刚才所举到的例子是,我相信是有一定的相关性的。但是我们现在想强调的是什么呢?就是当我没有能力支付高30%到40%的这种支付水平的时候,我们又不可能寄希望于晓音来办一个赔钱的幼儿园,但还有一种选择,公立资金投给晓音,她就可以把价格稍微降下来一点了,但如果说有一天晓音转身就走说我不办了,有任何一个力量可以挡住她吗?因为这是她的自由,她进了就是资质,她走就不是资质。
  傅颖:我有很多朋友,他们刚生完孩子,家里没有老人带,也觉得雇一个保姆不靠谱,于是就想我考一个资质,我自己办幼儿园,我自己看我自己的孩子,同时还能帮别人看孩子,而且相对来说,拥有这样想法的人通常他在他的教育水准或者是说他的认知程度都到了一定的层次,有这个能力,就个人来讲,有这个能力办,可是恰恰因为咱们的入门的门槛太高,所以导致他们缺失了这样的一些机会,或者是说条件,而让很多有志从事幼教事业的人失去了这种机会。
  周晓音:在欧洲就有这种现象,他的妈妈有孩子她从事教育事业,她第一个孩子长大了,还会有第二个孩子,第二个孩子张大了她不做了但还会有新的。
  孙莉莉:但这不能就是根本问题,但是国家要提供公共服务,要面向全国人民,是一种普惠性政策,我们要看到二三线城市,看到农村,我们农村孩子哪里上幼儿园,我们农村孩子不是不想接受学前教育,是接受不到,没有足够的幼儿园提供给他们,他们也没有足够的钱上你们所说的好的幼儿园,我们的孩子就这样等待着吗,就这样荒着吗?我们学前六年的时间就这样荒废过去了。
  周晓音:我认识一个大姐,很碰巧,她是在北京的延庆乡下办了自己的幼儿园,她办的非常艰难,她一个月只挣两三千块钱,她跟我说,他们都不想把孩子送到幼儿园,因为他觉得在家待着很好,他个人喜欢还再继续办,我想回答的是很多农村家长其实真的不觉得在这个问题上应该把孩子送到幼儿园。
  孙莉莉:这是他们还意识不到,这不代表不应该上,就像现在打疫苗,你不认为你应该打,但是病来了怎么办,或者现在认为有好的空气,你不认为这是好的空气,吸收污浊空气就可以了,这是不应该的。
  孙莉莉:在我们国家很多地方,幼儿园教师是幼师毕业优先给公立幼儿园挑的,以往老师无论是中专、大专、本科,毕业之后不好找工作,但可以看到去年一两年幼儿园老师一到毕业就没有了,毕业就没有了,这是为什么?是因为国家大力兴办幼儿园,需要老师,现在仍然供不应求,证明第一个观点,学位确实不够,老师确实不够,才以50%这样的来增长,反过来说我们提供优质幼儿园,我们给民办幼儿园提供教师输出,提供教师培训,这都是国家写在政策里,确实要落实三年计划里面,很多城市都写在里面,这就是国家对民办幼儿园的一个扶持政策,而仅仅扶持民办幼儿园是绝对不够的,他只是整个大政策里的一小块,还有ABCD可能是EFG里边的那些。
  傅颖:但实际上我认为是这样,民办幼儿园的确有各种各样的特色,从各种角度来满足各个层次的。
  孙莉莉:您从事中产阶级见到高质量的、高收费、双语国际幼儿园,你有没有看到乡村两三个老太太带十几个孩子,或者我见过的三个老师带七个孩子私立幼儿园,所谓的民办幼儿园,那样的幼儿园既不能够保证孩子基本人身安全,更不能保证孩子受教育权利和高质量的教育。
  孙莉莉:这是国家欠账的地方,国家现在要还债,国家要大力兴办公办幼儿园,广覆盖,就是城乡结合部都要有幼儿园,保基本就是保障幼儿园基本教师和基本质量,民办幼儿园在哪里补充,是不同需求的,比如说我要双语的,我要艺术的,可以,但是国家的任务是保证让孩子有地方去,接受基本的教育。
  周晓音:我认为前半部分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他是一定要起到这种保障作用,但民办幼儿园一定要存在,为什么?他会解决入园难的问题,为什么?因为公办幼儿园大家都知道多数是一种风格,
  主持人:好,有人说了,中国的九年制义务教育已经实行很长时间了,这个义务教育的时间实现其实可以再往下延长,中国已经有了这样的能力,到底是往上延长到高中时期还是往下延长到幼儿园时期,这是现在争论的一大焦点,到底幼儿园该不该纳入义务制教育的范畴之中,这就是我们第三轮辩论的话题。掌声请出红方的第三位嘉宾媒体评论员曹保印,一句话表明观点。
  曹保印:学前教育不但纳入义务教育,而且早就应该纳入义务教育,早纳入一天我们就可以在幸福指数增加一个零,晚纳入一天就减少一个零。
  主持人:听听蓝方的观点,掌声请出蓝方第三位嘉宾,中央科学教育研究所郭元婕,有请郭元婕。一句话表明观点。掌声请出蓝方第三位嘉宾中央教育科学研究所教育理论研究员郭元婕,有请郭元婕。
  郭元婕:我认为我不应该把幼儿教育纳入义务教育体系中来,幼儿教育的第一责任人是家长,而不是政府。
  曹保印:首先说明的是,在孩子出生,来到世界的第一天,他不仅仅属于家庭,更属于一个国家,所以我想说的是学前教育是不是国民教育,如果否认他是国民教育可以不纳入,但是我们知道学前教育是国民教育体系中的重要一环,既然是国民教育重要一环必须得纳入义务教育。我们现在看到广大的农村,贫困山区的孩子始终入不了园,始终处在学前教育空白期,这一点必须得依靠公办教育来解决,所以说早一天把我们的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体系,我们的孩子就可以早一天享受到公平的教育生活,就可以在人生的起点上达到一个最基本的公平,因为公共服务要求的是公正、公平、公开。
  郭元婕:我认为我们国家不应该、也不能够义务教育纳入幼儿体系中来,因为义务教育有强制性,第二个特点有免费性,第三个特点有普及性,而强制是你愿意不愿意得得去幼儿园,但是我认为这是不应该的,幼儿的特点是跟成年是不应该的,而且幼儿的特点不是教而是养,如果纳入义务教育体系,就相当于剥夺了家长选择幼儿教育的权利,而家长是具有最终的决定权。
  第二个,如果我们把儿童强制他入园,这样的强制我想对儿童来说不会造成快乐的童年。
  第三个,我想回应一下曹老师,国民教育和义务教育是两个概念,如果说纳入国民教育就一定纳入国民教育,高等教育也是国民教育的一个部分,不是指前面的,是指后面的,如果你说国民教育,我们可以说国家把幼儿教育纳入到国民体系中来,不以为着要纳入到义务教育体系中来。
  主持人:谢谢,蓝方依然强势,而且提到一个非常有意思的观点,就是义务教育是不是也必须强制教育?咱们自由辩论从这个"强制"二字开始,自由辩论开始。
  0曹保印:我们把学前教育往下延长一年,也就是让幼儿教育,让学前教育早一年能够进入义务教育的话,那么我们的儿童教育水平,我们的国民整个的教育水平,整个国民的素质都会有很大的提升,请不要忘记幼儿永远不是孤立的,学前教育为什么成为学前教育?因为这是重要的衔接。如果这个衔接做不好,它会影响孩子上小学一个最基本的一个适应学校这样一个能力,而我们现在看到的很多民办幼儿园,他们为整个的学前教育作出了一个巨大的贡献,但是我们还不要忘记,学前教育现在是良莠不齐,水平是参差不齐,也没有一个固定的标准,这样的教育对我们的孩子不是有益。孩子上幼儿园世界有一个标准,但是我们现在这个情况就是往下延长一年,一年就够了,我们不需要太多,因为需要太多也不会给你。
  郭元婕:我认为延长两年也是可以,这样延长多少是多,延长一定会好吗,会矫枉过正,矫枉过正不一定好。
  朱煦:刚才郭老师讲话当中提到了义务教育,你提到了免费,在九年义务教育当中我们的免费做得如何,更多人愿意免费,还是怕被强制,所以我们把强制和免费放在一起比较的时候,你是把强制放得很高了,但是你把免费忽略了。
  郭元婕:我觉得现在不是讨论民办幼儿园应不应该纳入义务教育体系来,而是我们义务教育办得好不好的问题了。
  郭元婕:因为不应该被强制,被强制是身心发展,不是很完全的一个程度,他更需要一个养育的环境,而不是教。
  曹保印:假如按照你的观点,现在的民办幼儿园、公办幼儿园全部关张了。
  周晓音:曹老师,你要搞清楚,为什么有这样一个需求,孩子是一方面的原因,更重要的原因是家长要上班。
  朱煦:你认为幼儿园最重要是看孩子,看孩子就要收服务费。既然这样的话,你刚才说的上岗培训,根本就不用培训,而且刚才讲,说养很重要,育不重要,教不重要。
  郭元婕:我没说育不重,我说养在第一位。
  孙莉莉:刚才郭老师说到养和教,幼儿园是保教结合,没有说幼儿园不保不养,只教不养,刚才又讲学前一年免费、一年强制,一个是在经济上只能这样做,暂时做不到学前三年,另一方面,刚才郭老师讲的,所有强制不仅仅是强制孩子进入幼儿园,更多是政府职责的描述。
  朱煦:强制不是免费提供。
  郭元婕:强制是三方,第一政府有资源去办幼儿园,否第三,儿童必须进幼儿园,不进幼儿园就算错学,这是强制的三层含义。
  朱煦:们要注意的是,更愿意把孩子放在这样一个现代化的教育机构里头,遵循孩子的成长给予教育。
  曹保印:关键是我们现在的经济条件还不允许,在发达国家大学是免费的,免费的教育就相当于义务教育。我想在座的包括电视机前的观众没有一个人反对……
  郭元婕:义务教育我们国家,任何国家义务教育都原则上要求是免费的,但是我们国家不是因为具备了义务教育所有的条件才实行九年义务教育而我们国家长期以来这个投入是不足的,其实民间投入是很多的。
  曹保印:纳入了义务教育以后,就像我们现在的小学纳入义务教育公办以后,你的大门必须得向所有的流动人口的子女敞开,如果不敞开,如果拒绝,如果是高门槛,那是违法的。
  0
  郭元婕:我可以给你提供一个事实,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公办的幼儿园绝对不是最好的幼儿园,而是民办的幼儿园是最好的幼儿园。
  朱煦:而且你会告诉我,民办幼儿园是最贵的幼儿园,跟普通的老百姓有什么关系呢。
  曹保印:提供一个最基本的公共服务,最普及的,不讲质量有多好,但是人人有权都来上,关键是现在人人不是都来上,这样才能真正实现每一个孩子在教育面前来到世界上都是平等的,没有一个受到歧视的。
  郭元婕:你混淆了人人公平和机会公平两个概念,就是我有权利来上这个幼儿园,我也可以选择不上这个幼儿园,这个权利我是有的。
  曹保印:对,但是我现在希望的是我有权利上,但是为什么没有办法实现,我的家庭没有条件,因为公办幼儿园数量太少,我没办法上,我所要的是权利的实现,而不是权利的拒绝,有谁愿意拒绝这种权利吗?
  朱煦:,你要捍卫那些不愿意把孩子送到幼儿园,以及孩子不愿意送到幼儿园的,这样家庭的权利,没有问题,但是我要问你的是什么,当《义务教育法》如果向下延伸三年之后第一强制的是结果什么,是所有的政府都必须提供免费公立的华幼儿园给想上华幼儿园的人,这是不能拒绝这种强制是刚性的。第二,对于那些面对这样的《义务教育法》,不愿意把孩子送到幼儿园的,在我看来可以违法,在你看来不能违法,因为这样一部分人不能违法,放弃对更多人免费的待遇和对政府强制的要求。
  郭元婕:如果我现在建立一个幼儿园,满足我们国家现在现有国民生活水平的最低保障,现在有了钱,但是你要把孩子培养得更好,有更多的环境,OK,我就在这样的幼儿园,你上也得上,不上也得上,因为这是强制。
  曹保印:当我们学前教育真的可以成为选择的,提供最基本的,如果你有了更好的条件,有了孩子上更好的,有了选择的权利。在任何一个社会,尤其在今天民办教育一直存在,这就给大家提供了一个多元化的选择,多元化的选择不好吗?
  曹保印:我们的国家现在是不是有这个能力,是不是有这个条件,是不是有这个资本,是不是有整个的现实希望需要?有,而且形势非常严峻,而且农村的孩子根本就上不了幼儿园。
  郭元婕:我认为曹老师有的言论是不负责任的。
  傅颖:刚才郭老师也提到,其实幼儿教育从出生开始到上学一致谴,很大程度上,家长对幼儿的影响是非常大的。不得以我又要举日本的例子了,日本有两种幼教机构,一种叫保育院,另一种幼儿园,保育园是隶属于保生部,幼儿园是相当于教育部,这是两种不同的体系,头一种为家长解决养育的功能,看着孩子,还有一种就是教育机构,是为了上小学之后能够比较顺畅地来进行学习,来给予一些相应的培训。这样的一个分流其实可以作为我们很好的参考。
  傅颖:他们的一个理念,实际上幼儿教育不能完全交给幼儿园,交给幼教机构,家长是承担很大的,尤其3岁左右的幼儿,承担相当大的义务,在这种情况下,刚才曹老师说,恨不得把提前一年、提前两年把小学的课程。
  曹保印:我从来没有提小学的课程,我说幼小衔接。
  傅颖:可是幼儿园大班的孩子在学什么,整个汉语拼音的拼音表,基本所有的幼儿园,可以说在北京市大部分的幼儿园都这样。
  周晓音:因为对方一直在强调,如果纳入义务教育,很多孩子失学的问题就可以解决,我们在小学阶段、中学阶段依然有打工子弟,他没有学上。所以我们现在讨论的,所以我想跟大家说的是什么呢,即使把幼儿园纳入到了义务教育阶段,还是不能解决现在的问题,入园难的问题。
  孙莉莉:你说的不对,我们说现在有杀人犯、有贩毒犯,都有,这些法律没有制裁掉,就可以取消吗,这是错误的,只是没有抓到他而已,这个是要受到惩罚的。
  朱煦:我觉得如此机械地、刚性地去理解义务教育,是对现实本身的一种无知。
  郭元婕:那你怎么弹性的理解呢?可以不强制,可以不上学。
  朱煦:强制,因为只强制了家长和孩子,但是同时强制政府,因为你愿意就是说有少部分人,甚至是几个别一些家长或者是孩子不愿意上幼儿园,为了维护这一点点……
  郭元婕:不是少数人的一点点,而是维护大家的最终选择权。
  曹保印:我想告诉郭老师的是,如果你们反对把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那么所有的公办幼儿园统统取消得了,全部是民办幼儿园。
  主持人: 我们今天一起来探讨幼儿园的问题,幼儿园教育乍一看是家事,但仔细一看也是国事,一个国家的教育水准其实代表着一个国民素质的水准提高。当我们去想到入园难的时候首先想到入园为什么难,一方面可能是社会投入不够,另外一方面也应该考虑到这个难是不是自己给自己附加的一种负担呢?我们的需求是不是我们真正需要的需求,入园难需要我们自己去解决,当然更需要是社会解决,需要政府去解决,每一个人都用自己的智慧融入到这个问题当中,相信每个人会有一个答案,这就是今天的《对手》,我是王凯,再见。

责任编辑:刘岩

热词:

  • 对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