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 经济台滚动新闻 >

[对话]保障房的“钱”途(20110821)

发布时间:2011年08月21日 23:29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对话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1601DDAD75614075840F975030900793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李明山 辽宁省阜新市副市长
  张建慧 河南省郑州市副市长
  赵万山 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副市长
  曹全民 河北省唐山市副市长
  陈国强 中国房地产学会副会长
  倪鹏飞 社科院财贸经济研究所 城市与房地产研究室主任
  许建 黑龙江鹤城建设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
  张晓达 国家开发银行辽宁分行客户处处长
  杨亚峰 郑州中建空港房地产公司副总经理
  秦国勖 冀东发展集团副总经理
  齐国 齐齐哈尔棚改义务监督员

  主持人 陈伟鸿:
  好,谢谢各位,欢迎大家来到我们《对话》的演播现场,关注我们今天讨论的话题。
  在当下的中国,保障性住房的建设毫无疑问是大家都非常关注的,无论是各个城市的执政者也好,无论是每一个普通百姓也好。在两会期间,政府提出了要新建一千万套保障性住房的一个硬任务。大家面对保障性住房的时候,热情非常地高涨。但是呢,资金的问题却成了困扰我们很多的一个共性问题,今天的节目现场我们为大家请到了来自四个不同城市负责城市建设的主管者。在他们的眼中,保障性住房建设资金的瓶颈可以突破吗?如何突破呢?现在我们用掌声来请出他们,有请。
  好,欢迎我们的四位市长,欢迎,来,请坐。我想大家特别想要认识一下你们,来做一下自我介绍。
  李明山 辽宁省阜新市副市长:
  我叫李明山,辽宁省阜新市副市长。
  主持人:
  来,欢迎您。
  赵万山 黑龙江齐齐哈尔市副市长:
  我来自黑龙江,齐齐哈尔市,主管城建副市长,我叫赵万山。
  主持人:
  是不是来自东北那旮嗒,都爱名字里有一座山,你们俩人都各自带了一座山来到了我们的现场,来认识一下这边的两位市长。
  张建慧 郑州市副市长:
  我是来自郑州市副师长张建慧。
  主持人:
  好,欢迎张市长。
  曹全民 唐山市人民政府副市长:
  曹全民,唐山市人民政府副市长,一个非常大众化的名字为全民服务。
  主持人:
  好,几位市长来到我们节目现场,我们给他们准备了一份神秘的礼物,其实这个神秘的礼物就是我们今天特制的这个大信封。来,我们先把它交到我们几位市长的手里,这个神秘的礼物到底有多神秘?起到什么样的作用?现在还不能告诉各位,不过我现在需要请各位告诉大家的是,我们前面提到了在今年我们有一千万套保障性住房的一个建设目标,你们城市今年要完成的这个目标是什么?可以写在我们的信封之上。来,现在四位市长都已经写完了,我们请他们来现场揭晓一下这个谜底,我们来看看各个城市需要完成的硬任务、硬指标到底是多少?来。请亮出这个数字。
  李明山:
  阜新市保障房任务是48880套。
  主持人:
  48880套。
  赵万山:
  齐齐哈尔今年的保障房任务是41780套。
  主持人:
  都是四万多套。这是我右手方阵的,来,我们看看左手方阵的郑州市。
  张建慧:
  郑州市今年保障房建设任务是54429套,占河南省的12.9%,河南省是42.9万套。
  主持人:
  曹市长呢?
  曹全民:
  今年我们唐山保障房建设任务是11.2万套,占全省任务的四分之一。
  主持人:
  曹市长你会不会发现四个数字一出来,你的信封是最重的。
  曹全民:
  感觉到了。
  主持人:
  感觉到了,这个数字在公众的眼里和在主管城市建设的负责人的眼里,肯定它是有不同的含义,也有不同的份量,能不能跟大家介绍一下,当你们在接触到这样的一组数字的时候,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
  张建慧:
  接到这个数字的时候,还是感觉到有压力。因为保障性建设应该说是,这个廉租房的建设国家有资金支持,那么棚户区改造,我们是170万平方米,也是分三年完成,去年完成了50万(平方米)。那么这个政府在减免土地出让金和这个规费减少,规费减免和直接投入大概是7.5亿,尤其是公租房,这两万四千套。当前的政策不明朗,公租房的回收率或者回收期难以预计,难以预算。所以这样的话,就是我们感觉到这个投入的资金压力非常大,投资量也非常大,我们测算一下大概在36个亿左右。所以说拿到这个任务以后,根据我们的实际情况,确定下来这个目标以后,我们感觉到有压力,但是还是有信心能够完成这项工作。
  主持人:
  对郑州来说,更多的压力来自于资金。曹市长,您的这个需要完成的保障房的数量非常大,也许在工作当中您也曾经接触过很多渴望能够拥有保障性住房的这些民众,你对他们有印象吗?
  曹全民:
  印象非常深刻,大家都知道,唐山是一个特殊的城市,1976年的大地震,把部分唐山的百年工业城市毁于一旦,震后为了迅速地安置群众,当时建设了一大批的震后的简易房和半简易房,大体上有1700多万平方米,这些房子当时限于技术条件,资金的实力。这些大部分没有配套设施,很多都是没有上水、下水,没有煤气、暖气和公共的配套,这个可以说名字上是叫房子,实际上就是一个暂时的栖身之地。冬天的时候,往往一家几口人挤在一起半夜被冻醒。早晨一起来看,水缸里、脸盆里的水都结了冰,这个夏天的时候,室外下大雨,室内也漏雨,几百个群众共用室外的旱厕或接一个水龙头,大家排队上厕所、排队接水,这个现象十分普遍。所以这个面对老百姓的疾苦,看到老百姓生存这么困难,我作为主管城建的副市长心情非常沉重。所以说感觉到这个保障房、棚户区的改造、震后危旧房改造是一项势在必行的,是一项重大的民生工程。
  主持人:
  来,我们再看看东北这两位市长,让我们看看这个数字背后对一个执政者而言,这样的数字到底意味着什么?
  赵万山:
  这个数字的背后是反映这个地方的民政状况,齐齐哈尔作为国家的老工业城市,为共和国的发展作出了很大的贡献,但是同时也给这个城市留下了很多体制性、机制性一些问题,我遇到一个很典型的户,应该是建华区军校街的一位叫牛玉珍的老人,应该是78岁。2009年的时候78岁,她16岁结婚住的房子,到她老伴去世以后,去世了。她现在和她三个成家的儿子,祖孙四代,十四口人住在一个一百平方米多一点的一个院落里,所以刚才曹市长说的情况和我们都是一样的。实际上要说,说得严重一点就是惨不忍睹和水深火热一样,特别是和现代化城市这个城市里最好的那一方比,反差很大,就很受震撼,有一种沉甸甸的责任。
  李明山:
  我的感受和几位市长是相同的,阜新这个数字看上去很吉祥,带三个八。但这个数字背后是一种沉重的责任和压力,阜新是个矿业城市,我们过去号称“八大煤矿”。这八个煤矿都已经破产了,这些破产的职工绝大多数住在煤矿棚户区当中,老百姓形容非常生动,说平常像地窖,得下好几个台阶才能进到屋里,雨天像水窖,不淘水,屋里水得上炕。第三个冬天冰窖,这个早晨起来以后,碗里包括缸里这个水,这个冰,全都是冰,把棚户区改造彻底解决了,我们感觉到这既是中央的要求,也是老百姓的心愿,更是我们的责任,我们必须全力把它做好。
  主持人:
  当你们带着这个责任向自己的目标贴近的时候,可能也会遇到和其它城市同样的一些困扰,比如说资金方面的困扰我们现场做一个调查,四位市长你们在完成现有的目标的过程当中,碰到资金障碍的请举手,四家,百分之百都遇到了同样的问题,好,谢谢你们。然后能不能告诉我们大家要完成现有的目标,你们需要拿出的建设资金会有多少呢?来,同样请你们写一下,这个数字会不会让大家觉得非常地震撼,我们马上就会看到他们写出的这个数字,来,一个一个亮吧。
  曹全民:
  唐山市要完成的今年的任务共需要投入243亿。
  主持人:
  那我们的郑州呢?要完成五万多套的这个保障性住房需要…
  张建慧:
  需要104亿。
  主持人:
  104亿?
  张建慧:
  嗯。这主要也是征地拆迁和建设费用。
  赵万山:
  齐齐哈尔需要55个亿。
  主持人:
  55个亿。来,阜新需要多少钱?
  李明山:
  我们数少,52亿,我们打得比较紧。
  主持人:
  这个您说打得比较紧是个什么意思呢?就是说如果打得不紧的话,这个数字可能会是多少?
  李明山:
  可能得达到80亿。
  主持人:
  可能得达到80亿,也就是说我们已经勒紧裤腰带了,为了完成这个任务,其实这个差钱的状况在全国保障性住房的建设过程当中,似乎是我们所有城市面临的一个共性的问题,我们来看看下面这组数字,也许它能说明这个问题,保障性住房的资金如果要完成我们今年一千万套的保障性的住房,全国新开工建设的资金一共需要1.3万亿,那么这1.3万亿的资金我们各个地方政府大约需要拿出多少呢?我们来看看,中央政府拿出3800多亿,中央拿1688亿,地方大约是拿2100亿。但是到目前为止,这个资金的到位率怎么样呢?我们还有这样的一个数字,来,我们继续看一看,这是住建部公布的,截止到六月底,全国保障性安居工程开工率56.6%,资金到位率不到30%,显然我们的理想和现实之间是有距离的,所以今天给大家准备的这个礼物,可能是你们此刻最喜欢的,因为它可以让你今天就先花明天的钱,这是一张特别制作的信用卡,市长看到它感觉压力很大,给你信用卡压力还大呀,信用卡就可以刷了啊。
  曹全民:
  因为差额比较多。
  主持人:
  差的比较多。李市长呢?
  李明山:
  非常高兴。
  主持人:
  非常高兴啊,有信用卡非常高兴,来,张市长?
  张建慧:
  非常高兴,但愿能刷出来钱。
  主持人:
  赵市长,你的感觉是什么?
  赵万山:
  也非常高兴,我相信里边会有钱。
  主持人:
  那我们先得知道,你们需要的这个额度有多少?希望这个信用卡能刷出多少钱来?所以现在还是麻烦你们来写一个数字,来。现在四位市长可以理直气壮地写出他们需要的额度,发卡机构现在有一点担心,到底我们这个能不能刷得出来,能不能刷出这么多钱来?四张信用卡现在已经制作完成了,现场的各位你们有兴趣先阅读,哪一个城市的信用卡。
  我刚才听到很多人大声地喊说看阜新的,阜新的老百姓是哪一位?站起来一下好不好?请一位,看背后这个数字有多大?
  阜新的百姓:
  应该是52个亿吧。
  主持人:
  52个亿全目前人我们来刷,好。
  阜新的百姓:
  全刷。
  主持人:
  市长,她挺体贴你的。你听到她这52亿是不是特别高兴?
  李明山:
  特别高兴。
  主持人:
  真希望?
  李明山:
  真希望。
  主持人:
  好,我们请你来亮出后面的这个资金缺口,一、二、三,43个亿。也就是说我们自己可以完成将近十个亿。
  李明山:
  写这个数字既想写又不想写,想写因为缺钱,不想写怕解决不了,怕卡里没钱。
  主持人:
  但还是把它真实地写了下来,好,那我们再来看看齐齐哈尔,来,请亮牌!27个亿,是吗?
  赵万山:
  对,27个亿。
  主持人:
  信用卡希望能刷出27个亿来。
  赵万山:
  我们其实一方面在积极地争取国家支持,另一方面,也按照我们的这些年的做法,我们也搞了土政策,不垫资盖棚户区回迁房的开发企业,没有资格去我那里招拍挂土地。但我把地卖了,我再还他钱,所以我就开工了,现在虽然钱没到,我都是企业,他再从企业资金给我在建了。
  主持人:
  在四个城市当中,可能从城市的财政收入来说,郑州应该是名列前茅的吧,我们让李师长来猜一猜,他的这个信用卡后面会写一个什么样的数字?
  李明山:
  80个亿吧?
  主持人:
  猜对了吗?
  张建慧:
  92个亿。
  主持人:
  比李市长猜的80个亿多出了10个亿,是他少猜了,还是你多写了呢?
  张建慧:
  我也没有多写,他也没多猜,没少猜,这个92.6亿的构成,就是104个亿的总投入,这个去掉了国家和省里面的对我们的补助11.4个亿,其余的郑州市全拿,这应该是我们的直接投入,或者叫缺口。
  主持人:
  唐山呢,在信用卡上写上了什么样的数字?
  曹全民:
  228亿。
  主持人:
  哎呀,我们使劲猜都猜不出这么大的数字来。
  曹全民:
  虽然这个数字很大,但是在确定任务的时候,我们同时对资金的筹集、渠道、进行了认真地测算,所以说我们还是有把握的。
  主持人:
  我想问一问我们限现场的两位专家,你们看到了他们今年需要问题的保障性住房的数目,同时也看到需要支付的这笔资金,对于这四位市长而言,这是一个可以完成的任务吗?
  陈国强 中国房地产学会副会长:
  我们看这个数字本身应该说这个都非常沉甸,就是说都是很大的数字,那么跟我们这个实际上各个城市它自己目前的这个财政的能力,包括现在目前的这个就是说,筹集资金的渠道,这些方法来说,恐怕这个数字和途径之间还有比较大的这个差距了。
  主持人:
  倪先生呢?
  倪鹏飞 社科院财贸经济研究所 城市与房地产研究室主任:
  应该总体上来说是没有太大的压力,我认为,地方政府一直在说它们没有钱。但是我们认为在解决保障房问题上的总的原则,我研究的结果就是中央出钱、地方出地,地方没有钱,但是它有地,它的地可以变成钱,所以地方如果有这个决心,它就没有问题,有这个地,它也可以通过各种渠道再去到社会上去融资。
  赵万山:
  他们俩的观点,我认为都有道理,单就一个现实的财政收入状况来看,这是个天文数字,不可能完成,比如说我们齐齐哈尔的财政收入,去年刚刚实现110.5个亿,我们今年就要有55亿的投入,我们整个经济社会运转,社会管理怎么办?那么话又说回来,如果有一个过日子的心态,我们说穷家也好,没有不缺钱的时候,没有不缺钱的事,就看你要把哪个事放在第一位。我们常讲把好钢用刀刃上,把有限的钱放在最要紧的事上。
  主持人:
  我知道在很多的地方负责城建的副市长,压力都特别特别大,不少的地方他们定出了这样一个规定,完不成这个任务就拿下你的乌纱帽,所以我觉得这个规定对各位来说,多少可能也都有一些压力吧。
  曹全民:
  这个我们唐山市保障房任务是一票否决的目标,如果说这个人任务完不成,我们唐山市委市政府今年就被省委省政府一票否决了,所以说我作为主管市长压力非常大,应该说确确实实晚上睡不着觉,经常在想怎么样调动资源,怎么样来筹集这些资金,从哪些渠道、哪些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
  主持人:
  在阜新市各个领导是一种什么样的压力呢?
  李明山:
  我们最难,这个拆迁压力都在我们这儿,最难资金压力在刚才赵市长讲的在一把手,在市长那里。但是我们做具体分管目标定了,钱解决了,你这个完不成,我们就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省里不说,那年这个我们改造的时候,省里说给你解决钱能不能干完,当时我拍着胸脯说,如果干不完我自动辞职,今年我也可以这样承诺,37000套国有工矿棚户区保障房今年要当年回迁。
  主持人:
  其实光有决心还不够,一定要有办法,我看得出四位市长似乎都是胸有成竹的,他们都已经想到了如何来使用我们的这张信用卡真正地解决资金方面的一些困局?那现在我们来看一看,各自城市都有什么样的一些独特的做法,你们可以先把这个做法的关健词列在我们的信用卡的背后。
  来,展示给大家看一下,融资平台。
  赵万山:
  融资方式我们就是叫政府的融资,政土的整理中心和企业合作及融资竞地,就是从企业间接融资,就刚才我讲的所有进入齐齐哈尔的房地产开发企业,你要想获得我其它土地的摘牌,你必须先给我政府打来一部分资金,然后你摘到我的土地牌以后,盖完回迁房,花了多少钱?我们审计监察,咱们签完协议,你摘了牌以后,我用你摘牌的出让金抵顶,如果你没有摘到牌,别人出的价比你高,那么我返还你的全部利息,溢价部分我再适当的奖励给你,然后我们今年从六月份开始,国家发改委六月份发了正式的文件,用我们这个城市的投融资公司,又开始申报国家的保障性住房建设企业债券,我们这次申请的是15个亿的额度。
  主持人:
  今天您提到的这个投资公司的负责人许建也在我们的现场。
  赵万山:
  也在这里。
  主持人:
  许先生能不能告诉大家,帮助政府发债可以在多大程度上解决他们现在的这个资金的问题?
  许建 黑龙江鹤城建设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
  从六月份,我们就将我市的保障性建设项目就已经进入审批程序了,七月份我们就选定了有关发行企业的债券的券商以及一些中介机构,为了尽快筹集到保障性住房建设资金,完成政府交给我们的任务,我们应该说昼夜兼程,目前我们已经完成了发行企业债券所有材料的制作,近日就要上报国家发改委申请发行,所以我们刚才赵市长讲的企业的缺口。
  主持人:
  您觉得有把握吗?
  许建:
  按照目前国家的政策,优先审批保障性住房的融资项目,应该是没有问题。
  主持人:
  这句话其实也让我们的赵市长吃了一颗定心丸,再来看看这个我们阜新的做法,好不好?阜新我看到也写了金融这两个字,来给大家看一下,金融的支持,那你们获得金融支持的方式跟刚才郑市长说到搭建一个金融平台有没有不一样的地方?
  李明山:
  跟他们不一样,我们直接从银行贷款,应该说阜新这个棚户区改造任务,就这一期占全省三分之一,应当说任务非常重,阜新财政比较困难,土地呢,眼前应该说变不了现,将来能够把它盘活利用,但远水不解近渴。
  主持人:
  所以还是得找银行?
  李明山:
  找银行。
  主持人:
  银行支持力度大吗?
  李明山:
  现在阜新没有选择别人的余地,只能银行选择我们。但是我们对开行客气点,过去开行对于我们一二期开行支持的,我们合作非常好。虽然阜新困难,但讲诚信,还本付息,一天一分不差,所以开行尽管对我们过去支持了,这次支持力度比上次还大,我们开行的客户的张晓达处长,今天也来了。
  主持人:
  说实话,当时你们要来做这样的一个贷款业务的时候,有过担心没有?
  张晓达 国家开发银行辽宁分行客户处处长:
  从银行的角度来讲,资金安全是第一位的,我首先就是担心,但是开发银行支持保障性住房,支持棚户区改造等保障性安居工程建设是国家开发银行履行社会责任的重要内容。我接到阜新市需要这个棚改资金贷款以后,我正在出差,我赶到单位的时候,已经九点多了晚上,当时我就给李市长打了个电话,具体来了解这个情况,那么解决阜新棚改资金缺口这个问题…
  李明山:
  晓达处长九点就打电话给我,说这钱能不能少贷,他没说不贷,我当时就着急了,这一宿没睡着觉,当时我说第二天我打电话,打了有半个小时,最后把这事谈成了。
  倪鹏飞:
  李市长是通过开发银行贷款,棚户区改造开发了以后立即转手卖出去,这个应该说开发银行是比较有兴趣的,但是如果是公租房,你卖不出去,这个还有兴趣吗?现在大家最关注的这个公租房这一块。
  李明山:
  阜新市号称百里矿区,百里城,百里棚户区,从东到西这俩城区正好一百华里,棚户区分布在一百华里市区边缘,没有商业开发价值,要是政府不出手,这个问题很难解决,因为它没有商业开发价值,公租房、廉租房这个从长远看应该走政府主导、市场运作(的路线)。
  主持人:
  看完了这两家城市它们独特的做法之外,我们再来看看郑州和唐山它们靠什么办法来解决?企业参与。
  张建慧:
  我们这个保障住房更重要的一个是廉租房的保障,我们感觉到压力大的是公租房,因为这个跟我们这个城市特点也有关系,因为这几年我们的经济社会发展其中有一个很重要的特点呢,就是这个东部地区的产业转移比较多,那么这样的话,带来大量的务工人员到郑州,就是我刚才讲的92.6亿中间,其中我们今年的24000套的公共租赁住房是需要38个亿。
  主持人:
  您提到的这个企业参与,是指这个公租房建设过程当中。
  张建慧:
  公租房的建设当中。
  主持人:
  你来发动企业参与,让他们怎么参与呢?我们想知道。
  张建慧:
  我们这个第一个参与呢?就是感觉到拿到这个量以后,感觉到38个亿投入量比较大,同时建设过程中间我们想用一种市场的机制来运行,我们就找郑州的或者在郑州的开发企业和施工企业开座谈会。
  杨亚峰 郑州中建空港房地产公司副总经理:
  参加完这个张市长召开的这个座谈会之后,我们中建七局也是非常重视,如果按照普通的地产开发模式去建设这个公共租赁住房,对企业来说这个也是不可承受的。我们经过计算,按照目前的这种地产开发模式,大概回收成本我们需要25年的时间,就成本回收25年。
  主持人:
  所以企业肯定没有动力去做这样的事。
  杨亚峰:
  因为企业也有员工需要去吃饭,企业要发展。
  主持人:
  也要盈利。
  杨亚峰:
  作为国有企业我们要保值增值,也有这个责任。
  张建慧:
  第一次开完会以后,我们听了企业的意见和看法,我们也算是针对这个情况,我们制订了几项措施,第一个我们是首先把地价给确定下来,我们以基准地价出让,把地价定下来以后,容积率定下来,套数定下来了,开发商可以算投资,或者投资商可以算投资,如果说租金又能相对定下来,他就可以算他的回收资金了。
  主持人:
  有了这些措施的保证之后,有没有再次测算一下自己的企业介入到政府的这个公租房的建设当中,你的成本需要多久可以收回,是不是有可能有盈利?
  杨亚峰:
  这个经过测算,目前我们现在承建的郑州航空港区IT产业园豫康新城项目,我们承建的是开发19.6万平米,经过这个项目测算,我们大概在十年左右。
  张建慧:
  还是感谢企业,因为它参与进来了把这个难题给解决了,从当前运转的情况来看,我们是应该进一步搭建这些企业和金融单位之间的这个平台,使它们更顺利地或者更有效地取得这个金融支持。
  倪鹏飞:
  让大量的开发企业在自己的这个土地上,还是无偿划拨是吧,至少是在企业附近的一些地方,无偿划拨这个土地,建设这个所谓公租房,那么这一个也是我们学者们非常担心的问题,怎么来解决企业为职工建设所谓的公租房的这个产权问题、管理问题、分配问题。
  张建慧:
  郑州市政府出台一个回购(政策),我们在一定期限内要回购它作为政府的资产,暂时是企业的,最终是要回购的。因为它所处的区域和它自身的需求是相联系的,因为公共租赁住房我们建在产业聚集区,比如它对产业聚集区的需求量最大,那么这一部分呢,在满足它自身以后,统一管理起到一种调节的作用,可以由其它企业按照统一的租金标准,按照统一的管理模式,进入到它的公租房里住,也是可以的,首先满足于他自身企业的需求。
  主持人:
  我们再来看看唐山的做法,来,给大家亮出你的关健词,市场运作。
  曹全民:
  因为唐山的保障房任务比较重,资金需求量很大,所以靠单一的办法解决不了融资的问题,其实在前面还有四个字没有写,就是在政府主导下的市场运作。我觉得是刚才三位市长提到的各种模式的一个集成,首先我们228亿的缺口,第一种模式就是由融资平台,通过我们市住建投资公司的融资平台,可以解决30亿的资金,我们已经和省开行达成了协议。
  第二个我们就是鼓励唐山的大企业,像开滦、河北钢铁、首钢这些企业利用现有的工业用地建立农民工房、技术人员房和专家房,这样可以解决30个亿的资金,可以建设廉租房和公租房。再一个我们通过BT(建设-移交)的模式,鼓励这个像万科、中冶、和泓集团这样的大企业参与到我们的保障房建设中,这样又可以解决30亿的资金。
  主持人:
  企业对于这样的市场化的运作,会有什么样的一些感触?
  秦国勖 冀东发展集团副总经理:
  冀东发展集团承建了唐山市最大的震后危旧屋平方改造的安居工程,就是正泰里惠民园小区66万平米的总建筑面积,初期的时候犹豫。因为这个资金投入量比较大,这个项目投入16个亿,再有一个就是投入的回报周期是比较长的,担心有一些不确定因素,同时这个规模相当大,单体小区同时开工,同时交付66万平方米。
  主持人:
  有没有把你们的这种压力和担心跟政府有过一些交流?
  秦国勖:
  初期的时候,接的时候跟市长还有我们住建局,也是反复地进行研究和沟通。当时是一度很犹豫,最终我们接下来,而且现在已经顺利交付了。
  主持人:
  接下来是因为政策好,还是因为什么样的原因?
  秦国勖:
  首先一个就是因为作为国有企业,我们应该履行的一个社会责任,这是第一个。再一个就是说刚才市长提到的这个通过市场化运作,企业在这里边也能够受益,虽然是周期长一些。
  主持人:
  我们也看到了四个不同城市它们的做法,我们得问问在场的专家哪一种做法,可能跟你之前的这个思路是最吻合的,你可以来评价一下。
  陈国强:
  从长远发展来看,我更认同或者更倾向于这个唐山和郑州的做法,特别是唐山这个市长说了,就是要市场运作,政府主导下的市场运作,我想这个在保障房建设过程当中,我们地方政府恐怕主要应该是在创新机制、完善机制方面,如何引导社会资金?引导企业来参与这个保障房建设,这个我想可能是我们未来保障房作为一个基本的住房制度能够持续健康发展的一个根本的方向。
  主持人:
  筹集到这些资金其实是我们建设保障性住房的第一步,接下来是更重要的,所有人都关注的如何花好这笔钱?把钱用在刀刃上。其实呢,在过往的这些年在保障性住房建设过程当中,我们也发现过一些资金被违规使用的状况,我们先来了解一下在保障房建设当中所谓的“三乱象”,到底是指哪“三乱象”呢?首先我们看到的这是“移花接木”,其次还有“先私后公”,再第三种呢,是“瘦身钢筋”,这是老百姓对于看到的违规使用资金等等,违规现象的一些高度的概括,几位市长来挑其中一个跟大家介绍一下。
  赵万山:
  “移花接木”我感觉就是在建设保障房的时候,偷换概念,没有真正地去建设保障房,用保障房的名义融来(资金)以后,或者不同渠道贷来以后,他用到商品房开发里面去,没有真正用到保障房建设里面去。
  主持人:
  那所谓的“先私后公”指的是什么呢?
  赵万山:
  保障房的分配环节,偏亲向友,分给了不是保障对象的人,透明度不高,这样的现象。
  主持人:
  在今年的八月份,仅仅北京这一个地方就取消了5000多户家庭,申请保障性住房的一个资格,“瘦身钢筋”似乎从字面上可以比较好理解,张师长。
  张建慧:
  主要是工程质量,就是保障房怎么要保障房好质量?也就是花钱少、质量好,这是对工程质量一个要求。
  主持人:
  对于这几个担心,你们能不能给出令大家放心的答案?用什么样的一些措施来保证这些现象不会出现在我们保障性住房的建设过程当中呢?来,我们先来看看他们的做法有什么样的保证措施?谁愿意先来介绍?
  曹全民:
  怎么实现面积不大,功能不全,占地不多,环境好,价格不贵,品质高,实现这么一个目标,真正使老百姓住上满意的保障房、绿色保障房,这是我们当初建设保障房之初就确定的一个目标任务,确定的一个指导思想。不是让老百姓、困难群体,住上一些价廉质次的一些房子。
  主持人:
  从质量上加以保证。
  陈国强:
  保障房我们理解的是可能和比较低,品质比较一般,比较普通这样的划等号。那么实际上,保障房和商品房一样,同样需要强调它的这个品质问题,它的这个绿色发展的问题,低碳的问题。
  张建慧:
  分期拨付。从这个钱这个质量上来讲,我们从这个钱应用上,尤其是这个廉租房,这个建设过程中间,我们基本是政府投资的,除了这个企业要拿一部分征地拆迁,建设资金基本上是政府拨付的。我们是分了这四个方面控制:第一个是四证齐全以后,就是拨付20%。第二个我们达到它形象进度,也就是三分之一,地面以上的形象进度三分之一,我们拨付30%。第三批资金就是封顶,封顶的时候我们再拨付30%,那么第四个环节就是竣工验收,综合验收包括消防、包括工程质量,这一切。验收完成以后,再拨付15%,最后的5%是所有建筑物都有的质保金,这样我们将通过这种方式来控制,来做好保障性住房的建筑工程质量。
  主持人:
  再来看看齐齐哈尔的做法。
  赵万山:
  齐齐哈尔的做法主要是公开透明、全面监督。我们觉得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把全过程,把政府的决策和你建设的全部内容都在我们齐齐哈尔的日报、电台,你要改造的小区进行全面公开,让群众来监督,让社会各界来监督。
  主持人:
  普通群众可以担任这样的监督员吗?
  赵万山:
  我们每改造一个片区的时候,都要在这个被回迁户当中选一定的代表,作为这个改造区的义务监督员。
  主持人:
  义务监督员到底他的工作内容是什么?齐先生,您是这个监督员对吧?
  齐国 齐齐哈尔棚改义务监督员:
  对。
  主持人:
  这个监督员是政府任命的,还是你自己主动去申请的?
  齐国:
  开始我们不是,开始不是政府任命的,我们开始棚户区改造离我家很近,离我家能有150多米,我呢,没啥事,早晨一起来,很早,我就起来我就上工地,我就知道,我家要回迁就在这栋楼住,不知道哪个屋,我就看它像我家盖房似的。你得给我盖好,你得这栋楼给我盖好。
  主持人:
  所以你特别上心。
  齐国:
  对。
  主持人:
  天天都去转悠?
  齐国:
  对。每天都去转悠,他上班我就上班,他下班我就下班。
  主持人:
  那你都监督他什么内容?
  齐国:
  我监督他啥呢?你是这个抹主体,砌灰口,打浆满不满呢?抹主体平不平?
  主持人:
  您都监督到专业的地步?
  齐国:
  对。我发现问题我就找到他施工单位,我找他施工单位,他如果不改正的话我就找他上边主管部门。
  主持人:
  最高找到过谁?
  齐国:
  最高那就说我找他主管部门,还有主管部门,主管部门要解决不了,我还要往上找,我要找市长,但是到现在我还没找。
  主持人:
  说明这个质量在你的监督之下还是不错的是吧?
  齐国:
  还是不错的。
  主持人:
  再来看看阜新有什么样的做法能够确保每一分钱都花在刀刃上呢?
  李明山:
  其它市做法我们也有相同之处,我们比较突出是大宗材料,政府进行采购,把材料管好了,对于保证工程质量、节约、降低工程造价以至防止腐败问题,我们感觉作用非常大,我们现在是采购几支大宗材料。包括钢材、水泥,我们强调要好、要省、要快。所谓好呢,必须要骨干企业,好的品牌产品;所谓省呢,就是你采购的东西必须比市场同期的价格要低一定幅度,也不是越低越好。在保证质量前提下,品牌产品前提下,要比同期市场价格要低。第三,快呢,保证供应,不能因为咱们集中采购,耽误工程进度。
  主持人:
  拿着这张信用卡想办法筹集到了这些钱,也关注着这笔钱该怎么花的同时,还不能忘记了信用卡当中的钱你是要还的,那各个城市对于你们已经融到了这么多的钱,借到了这么多的钱,有想出什么样的办法可以在有效期内安全地归还这笔钱吗?
  曹全民:
  从我们唐山市来讲,随着总的资金缺口是228亿,刚才我讲我们100亿,这个是通过融资或者BT(建设-移交)来的,所以这需要还的,128亿在项目之初已经平衡了,自我平衡了。所以从我们唐山市的目前财政状况,从我们土地出让的收入来看,我们完全能够在这个周期里面还,通过回收租金逐步地偿还这个廉租房、公租房的投资的问题,所以我们128亿我们完全有能力通过我们财政各方面的投入,通过我们具体的商业房的配件,我们减免一些配套,我们完全有把握。
  主持人:
  郑州有把握吗?因为你们已经刷掉了92亿。
  张建慧:
  公租房建设,这个投资回收这样一个链条怎么才能运转开,我们想采取这样几种措施,一个是对公租房这一部分,我们想进一步加大政府的投资力度。我们现在是土地出让金净收益的15%大于这个15%,用于保障房的建设,包括上级的转移支付,那么我们想提高土地毛收入的3%-5%,来提高这个比例投入。第二个,我们准备集中一部分资金,就是我们要回购一批公租房,回购公租房注入到我们的政府融资平台,地产集团也好,我们这个住投也好,使它能够拿着这十个亿再去融资,融更多的资,来放大这个资金,我们要做就是以普通商品房带动公租房的大型居住社区,就在我们轨道交通的线点上、站点上,通过这样一个轨道交通的优势,把我们这个保障性住房的建设,尤其是公租房的建设、普通商品房的建设,融为一体,形成一个大型社区,既能形成城市配套,形成城市新的组团,又能利用政府投资这样一个公共资源优势,来解决保障住房、公租房的建设问题,这就是我们想采用这种措施保证它的可持续性。
  主持人:
  让我们来听听齐齐哈尔的做法,怎么来保证这笔钱能够还上?
  赵万山:
  我们还是要加快发展经济,把产业发展上去,比如说刚才我说我们今年缺少27个亿,我们这次只融了15个亿,我们这12个亿就是用今年的土地出让金来弥补。我们按照自己的能力和自己的财力去融,不是无限地要融27个亿,我们自己要只融15个亿,刷这个卡就刷15个亿,那12个亿我们要通过土地出让,棚户区改造的回迁房是土地划拨,它的划拨用地。那么随着五年期它不进入市场的解冻之后,它进入市场的时候,它就应该及时补交土地出让差价款,这样也是一笔很大的收入。要么政府回购,要么你回购,如果资金没有的情况下,你应该补交它的土地出让差价款,然后我们把这些房要放到成熟的平台来进行管理,就是公租房不能再有过去那种福利房和一大二公那种理念,一定要有运营的概念,政府也要运营公租房,所以公租房本身进入良性循环的时候,我们这个时期就过去了。
  主持人:
  阜新的做法呢?
  李明山:
  我想要花信用卡,还钱首先得有信用意识,得有还款意识,有这么几点:第一个在保障房的安置区配建商品房,刚才这位专家说的,配件大体10%的商业网点解决便民服务和就业问题,同时增加一部分收入。第二就是盘活资产,最大的资产是土地,土地我们现在看,经过改造腾空土地,按综合进度基价看,保守地说能搞到20个亿,一平米400块钱搞20个亿应该没有问题。第三个就是财政支撑,财政不能作为不能把所有压力都压在财政上,但政府的财政是保障民生重要支出,我们这几年阜新进入快速发展阶段,后年我们财政一般收入可能突破100亿,到那个时候我们拿出来一点钱还15个亿,我们是有能力把钱借来,也有能力把钱还上。
  主持人:
  无论是借钱、花钱、还是还钱其实都是围绕着保障性住房建设而来的,那么老百姓毫无疑问是我们保障性住房的一个受益者,现场的这些百姓对于未来这个城市的保障性的住房,对自己生活的改善,还会有着什么的一些渴望?
  阜新的百姓:
  我现在住的是53平,但是对我们阜新的发展,我想住101平,大一点。
  齐国:
  我想改成一个高层,我们这个有电梯,我们的楼下有花园、有草、有树,我们的楼下就有幼儿园。
  群众:
  我现在已经挺知足了,因为从无房已经变成有房了,当我搬进新居的时候,我就有感而发写了一首诗。但是我就是没什么文化,就是说我想表达一下自己的心声。
  主持人:
  来,让我们听听您的这首诗好不好?
  群众:
  绿叶随风飘,小草微微笑。大地喜迎春天到,益民高楼拔地起。百姓内心涌春潮,清晨看风景,窗外美人蕉。谢谢大家!表达一下心情。
  主持人:
  大家的掌声就已经给了你充分的肯定,因为你的这首诗里面已经高度凝练了我们拥有了保障性住房之后,生活发生了一些改变,今天我们四位市长在现场拿出了这张信用卡,其实不仅仅是保障性住房资金的一个重要保障,它同样也是我们每一个老百姓对未来生活信心的一份保障。我们也希望今天的经验分享能够在未来的实践当中得到更多的印证,让每一个普通的百姓都能够真实地触摸到属于自己的那份幸福。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搜索更多对话 保障房钱途 的新闻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