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 经济台滚动新闻 >

[今日观察]国内油价是否松动?(20110908)

发布时间:2011年09月08日 23:41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今日观察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64e1591cc8ca4b652deca2a504c0b585

国内油价是否松动?

     
    解说:加油站主动降价,燃油附加费下调,成品油零售价格出现松动,油价是否有望松动?《今日观察》正在评论。
   
    主持人(陈伟鸿):这里是正在播出的《今日观察》,欢迎各位收看。今天我们要来关注的话题是,最近这一段时间以来,大家都在关心的油价。最近这几个月来呢,国际油价受到了欧美经济形势的影响持续走低。这也让很多人开始猜测,国内的成品油的定价,是不是也会随着国际油价走势同步来进行调整呢。特别是最近,国内不少的加油站都调低了汽油和柴油的标价,更是让大家对于成品油降价的期待更加地强烈了。那么油价真的要松动了吗?今天将就此来展开评论。

    我们现场的两位评论员是向松祚和张鸿,节目一开始我们就先来了解一下,最近加油站纷纷降价的情况。
   
    解说:在重庆九龙坡区毛线沟附近的一家民营加油站,93号汽油售价为每升7.3元,相对便宜了0.29元,97号汽油的价格也有所下降,而在当地中石化的部分加油站只要办理2000元的油卡,就能获得每升0.2元的优惠,壳牌加油站则是每种油品的价格都下调了0.1元。

    加油站工作人员:主要是批发商已经降了价,在一个月以前,批发价降了100元(每吨)。

    解说:在石家庄的一家民营加油站,记者看到加油站的几个出入口都有着93号汽油直降低0.5元的字样。

    杜震(中央人民广播电台驻河北记者站记者):最近我在石家庄市内调查发现,民营加油站93号汽油每升都降了0.4元到0.6元不等,而最近在唐山一些民营加油站的93号汽油也降价两角,同时一些民营加油站还举办了优惠活动,比如说1升汽油返利1角钱的活动。

    解说:在湖南长沙市雨花区树木岭路上的一家民营加油站,93号和97号汽油分别下调了0.2元和0.1元。

    消费者:便宜了3、4元钱,反正便宜2毛钱一升。

    解说:在北京《新京报》报道,一些民营加油站对93号汽油进行了促销,优惠幅度在0.3到0.5元每升,壳牌石油公司的加油站也展开了促销,93号汽油最高直降0.3元,加上团购和其他的积分活动,最高每升汽油的优惠幅度能接近0.7元。

    说起上一次油价调整是在4月7号,国内汽柴油最高零售现价价格分别上涨每吨500元和400元,这也创下了成品油价格的历史新高。

    这两天有关燃油的新闻还有一条值得关注,包括东方航空、中国国航、山东航空在内的多家航空公司宣布,6号起调整国内航线燃油附加费,其中800公里以上航线下调10元,每位旅客收取140元。800公里以下征收标准不变仍为80元。

    主持人:在刚才的背景新闻当中,大家看到了这个加油站的油价下调,或者采用各种不同的促销方式,包括航空公司的这个燃油附加费也开始了下调,很多人会纳闷,其实现在油价并没有波动,但是这一些企业他们为什么可以做到降价呢?如果我们认可了他们的降价,反推过来是不是觉得我们这个油价的定价也可以做一些相应的调整,两位怎么看?

    张鸿:开车的人可能都知道有一些加油站是可以降价的,不光是在大家有预期说可能会调整价格的时候,多数都是民营加油站,因为他们相对来说他们定价比较灵活,而且最近一段时间国际这个油价下跌,国内这个批发价也开始下降。

    主持人:有所松动。

    张鸿:有些地方每吨的批发价已经降了200多块钱,所以这个时候这个民营加油站相对来说他就容易一点,它不像中石油中石化它需要政府来给它一个指导价,而且这个指导价它是一个最高的零售价,所以你突破这个是不可以的,但是你在下面你打个折可以的,所以这些民营加油站相对来说他就愿意打个折来吸引客户,因为本身来说他生存起来不是那么容易,所以利用这样一个机会能够扩大一下这个市场,也是很好。

    向松祚:那么我们讲现在民营公司已经上了,刚才张鸿讲说是因为他们想借这个机会扩大市场份额,我觉得这是对的,因为如果是有一个公平竞争的环境,他愿意降价,愿意让利给消费者,那当然是好的。站在消费者的角度,企业愿意让利,那怎么不是好事呢?我们所谓的三桶油,老百姓形象讲的三桶油,三桶油它有没有可以下降的空间?有,我觉得现在取决于它有没有下降的意愿,你比如说三桶油,今天上半年三家上市公司,这个网民已经算出来了,说上半年赚了1500个亿,也就是每天会赚多少?每天是8个亿,这是非常庞大的,现在已经宣布要拿出几百个亿来分红,那也就是实际上你不管,他当然,他当然有他们的理由,哪个板块亏损,哪个板块盈利,但是你算总帐的话他们也是有为消费者让利这个下调的空间,当然他们可能讲说我们这是有一个定价机制的,比如说我们要是参考所谓三地嘛,22个工作日的要涨3%。

    张鸿:连续的加权平均价。

    向松祚:要涨3%我们就涨,如果降3%我们就涨。

    张鸿:4%。

    向松祚:老百姓失望在哪儿呢,现在好像涨了才多少?3.24%,差那么一点点。

    张鸿:这两天应该是如果继续跌的话,这两天就应该降了。

    主持人:该降了,但是我们并没有看到它已经降了。

    张鸿:但是很巧合的是它一下又涨了。   

    向松祚:对,这个门老打不开,但是实际上我们要知道,就是国家发改委规定的这个定价机制,即使这三大石油公司,国有石油公司,它在这个定价机制范围之内,它也是可以有空间的,也是可以降的。

    张鸿:对,降价不违法。

    向松祚:降价不违法,降价并不违法,涨价你可能要约谈,发改委要约谈你,但是你降价并不违法,所以他还是可以降。所以我觉得这是一个意愿的问题,不是没有空间,关键取决于要不要降的这个意愿。

    主持人:其实要不要降呢肯定需要了解的就是我们这个价格合理的水平到底是什么,这就涉及到了刚才两位提到的这个定价机制,说起来它的确是一个非常复杂的一个计算过程和计算公式,或者说它就是一个模式,我们接下来听一听专家的解读,我们特别为大家请到的是中国石油大学的教授董秀成,我们看看在他的分析当中能不能得到这样一个结论,就是外部的这个石油价格进行调整,国内是不是也会跟着来调整,听听他的分析。
   
    董秀成(中国石油大学中国油气产业发展研究中心主任):现行的价格管理办法,就是连续22个工作日,三种原油的移动平均值,如果变化超过4%,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国家发改委就可以对成品油价格进行调整,那么尽管前一段时期,国际油价下跌,当然最近有一些波动,但是它还没有达到这个公式所达到的这种调价的门槛,所以说它就一直没有调,因为三种油里面包括布伦特、迪拜和辛塔,那么WTI(纽约商品交易所原油期货),前一段时间降得比较厉害,但是布伦特它还比较坚挺,所以说它一测算的话就达不到4%这个门槛,所以说并不是政府有意识地不往下调,是不是下一步要调,还取决于国际油价的变化,如果三种油的价格下滑,移动平均值超过4%,我相信它一定会调的。

    主持人:所有人都在关注着我们这个油价到底该不该调,实际上油价的高低会产生什么样的一些影响呢,我们不妨接下来的时间也来算一算这样的两笔帐。
   
    解说:近来,一些地方的民营加油站价格开始松动,不过记者在采访时却看到,很多消费者在加油的时候会选择只加半箱油。

    消费者:一般都是半箱油,我老是200元加油,也是怕加满一箱,然后降价了。

    消费者:加100、200元就可以了,我一般情况都不会加满。

    解说:油价相对在高位运行,作为物流业来说体会就更直接了,总部在上海的一家国内大型物流企业的负责人告诉记者,油价、人工等运输成本不断增加,燃油成本占据了物流运输业行业运作成本的20%左右,企业已经感受到了较重的成本压力,为了保证企业合理的利润空间和长期经营,物流企业提价在所难免。

    《证券日报》援引一位分析师的观点表示,从表面上看油价上涨对化学、农业、煤炭、旅游等行业的影响不大,但会间接增加企业的运营成本,最终传导致各类商品于服务中去,从而加剧国内的通胀压力。

    近来还有一组企业半年报的数据备受关注。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三大石油公司上半年净利润接近1500亿元,日赚近8亿元,虽然受上游国际原油成本上涨影响,经营成本加重,但统筹上下游整体情况来看,三桶油均交出了同比正增长的答卷。

    新华社报道,以成品油市场份额最大的企业中石化为例,上半年公司盈利402.39亿元,其中炼油板块亏损121.69亿元,但上半年销售板块实现195.98亿元,同比增长35.6%,消费者减幅与油企止损如何权衡?话题讨论的热度持续升温。
   
    主持人:刚才我们顺着消费者,顺着油企这样两条线路进行了两次算帐,虽然是两笔帐,但是我们似乎看到了同样的一个表情,这个表情就是不满意的表情,我们看到这个消费者觉得现在生活压力很大,成本不断上升,物价水平也在节节地抬升,那么油企还觉得说现在这个油价的水平好像离我的心理期望值,还有些距离,还没有涨到位,为什么双方都不满意?

    向松祚:其实每个人都可以算这个帐,你比如现在开车的人越来越多,现在开车的如果你加97号油,这个帐很简单,按照现在的价格,差不多你开一公里,油价,就是油价就是差不多一块钱,所以假设你一年开5万公里,开个几万公里,就是5万块钱,那你想你这个成本是非常高了。除了这个私家车开车以外,其实汽车油价影响对国民经济影响最大还不是在这一块,主要是我们整个现在运输,中国是一个庞大的运输的国家,你比如说我们这个资源要从西部北部要运到东南沿海,这个蔬菜各种粮食都是大规模的运输,这种运输成本就是一般的测算,现在我们的测算大体上在运输企业里面这个油费,光油费这一块由于前几年这个涨价,差不多现在最低也要占到20%,就是在整个成本里面,你想这个比例是很高的,所以这个运费它会影响今后所有的价格,你比如你吃的鸡蛋,吃的蔬菜,吃的水果,吃的所有东西,它这个价格一上来,它价格一上来,它全部都会上涨,那么从这个大局出发,那么这个三桶油也好,或者说整个这个石油公司这些加油站,那么你在能够可控的空间里面,你能够做一些降价,对于我们现在遏制通胀是好事啊,对于我们解决这个很多老百姓的生活负担是好事,那为什么不能降价了,看似是一对矛盾,但是我们不把这对矛盾,每个人都站在自己的立场上你把它给激化了,这是不行,你必须要想一个办法,就是我觉得现在我们这个定价机制也好,还是我们企业的行为也好,都应该站在国民经济这个大局,你要适当地能够要调整一些价格。

    主持人:但现在问题的关键就是矛盾的双方大家都不满意。

    张鸿:对,都不满意,它肯定都不满意,因为买的人,或者消费油的人,他是希望它便宜,那卖油的人他希望它贵,这个矛盾无可厚非,而且我们说价格由市场供需来决定,但是这个价格某种程度上它需要承担更多的功能,所以在油价高企的时候,比如说我们定价机制里面,在高于比如说国际市场油价,高于130美元的时候,这个时候我们基本上不允许它提价了,不允许它涨价了,这个时候几大企业他就说你看我们为这个CPI做了贡献,我们为国家做了贡献,所以他没有涨到应该涨的位置,所以你现在就别抱怨,它也没有跌到应该跌的位置,所以你看它上面也上不去,下面也下不来,还有一个就是现在我们这个机制稍微有点滞后,哪怕你涨了19天,连续涨了19天,到最后一天不让你涨起来。

    向松祚:22天。

    张鸿:4%。

    向松祚:它是工作日。

    张鸿:对,4%。然后你一下,最后一天一下涨起来了,就不能再调价了,所以这个就是……

    主持人:这是机制问题,他没有办法。

    张鸿:他反应太慢了,和国际市场已经,因为20多天已经是一个非常长的相当长,在现在这个瞬间都变换的这个时期,已经相当长了,还有一个就是它的理由呢是比如说中石油、中石化他们说,我们炼油这一块是亏损的,所以我零售这一块就得价格高一点,我补回我那亏损,所以它暗含一个前提,就是央企必须得盈利,因为我那亏损所以你就得用这个来补,所以那我们是不是可以让它少盈点利,或者甚至不盈利来增强所有的消费者的这个福利,就是整个全民的福利如果改善的话,哪怕它亏损是不是也可以,因为我想这些问题我们都要想明白。

    向松祚:但是张鸿说你炼油亏损,这个亏损的道理到底在哪里,是因为原油价格涨的吗?这也要算清楚,这个也要说清楚。

    主持人:我们再来看看网友的一些观点,我们首先看到这位叫“绿色的心”,他说“我是一个民营加油站的员工。因为进货渠道和油品质量不同,国际油价回落之后,私营加油站往往会主动地降价,一方面是进货成本价低了,另一方面是怕前期囤积的油砸在手上。按照以往调价的经验,如果在零点调价的话,我们一般都会提前三四个小时接到通知。”这个零点是很多人痛苦记忆,不少人去排队了。

    再来看看下面这位网友他叫“粉丝哪去了”,他说,“中国是国际上用油量最高的几个国家之一,目前国际油价的整体价格在持续地上涨,因此从长远来看,国内成品油价格的下调是短暂的。迫于压力,国内成品油的价格依然会再次上调,幅度应该在老百姓接受的范围内。”

    那么我们的油价到底会不会松动呢?如何来松动?也请大家继续关注我们的节目。
   
    解说:国际油价起伏跌荡,石油消费是否过于依赖?能源结构怎样进行调整?《今日观察》正在评论。
      
    主持人:欢迎回到现场,在今天的《今日观察》节目当中,我们观察的是油价,可能大家都发现了每一次国际油价的跌宕起伏,国内其实都有不同程度的一些反映,我们来看看下面这个短片。
   
    解说:近期国内市场原油价格持续波动,进入8月受美债危机,以及标普调低美国信用评级等因素的影响,国际油价表现低迷。8月1号起纽约油价一度连续5个交易日下跌,累计跌幅达到11%,其中仅4号的单日油价就下跌了5.3美元,18号国际油价暴跌,纽约市场油价跌幅接近6%。

    按照我国现行的成品油定价机制规定,国际市场布伦特、迪拜、辛塔三地原油价格,连续22个工作日移动平均价格变化正向和负向超过4%,国内成品油价格可相应调整,随着国际油价在8月份出现多次暴跌,三地原油变化率不断靠近-4%,市场对国内成品油降价充满期待,但9月7号布伦特原油报收112.89美元每桶,相比前一交易日提高了2.81美元每桶,使得此次国内油价下调的希望搁浅。

    国际油价走势可谓扑朔迷离,我们把目光转向国内。工业和信息化部近日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前五个月中国原油对外依存度达到55.2%,首次超过美国的53.5%。

    国家能源委员会专家咨询委主任张国宝日前表示,每年因汽车增长而增加的石油消费达到3000万吨,能源压力正在制约汽车产业可持续发展,必须寻找替代能源。

    新华社文章援引的一组数据显示,去年我国共消耗了4.4亿吨石油,其中2亿吨由国内生产,另外2.4亿吨是从海外进口的,大量进口石油已经给国家能源安全带来较大压力。
   
    主持人:在刚才的这个短片当中,我相信大家记住了一个数字,我们现在呢中国石油的对外依存度已经达到了55%,相对于另外一个超大的经济体美国而言都已经比他们这个数值还要再高了,所以这也是每一次为什么国际原油价格波动,我们大家都会非常关注的一个重要的原因,所以我来问一问两位评论员,其实除了价格的调整之外,还有没有什么样的措施,可以来应对这样的变动?

    向松祚:所以我在想就是我们要学习一些先进国家的经验,特别是日本,日本当年在70年代初期,石油危机,一下石油涨4倍,把日本人吓坏了,当时你看看1973年、1974年,这个日本国内跟我们今天这个情况还要激烈,消费者也是非常抱怨,政府也在想办法,企业也是着急得不得了,但是后来日本终于走上一条节能路,所以现在你看日本它的能耗在很多指标都是在全世界最领先的,而且他的节能技术,能源替代的技术很多都是世界领先的。所以中国也必须要在痛定思痛,你现在不能依靠降价,然后靠政府管制这个价格,然后我们就能够解决这个问题,解决不了,还有一个问题,你看我们这个价格管制,有一个老外,在北京一个老外他跟我讲,他说你看中国很奇怪,他说你们中国这个油不是天天炒嘛,但是你看我们美国,欧洲这些高能耗的车,什么陆虎,甚至什么悍马,反正高油的,像坦克一样的车,都被你们中国买了开来开去的,这说明很有问题的,你这么一个高能耗的国家,为什么人们没有这个节能的意识,所以我想根本的解决问题是市场机制。

    主持人:对,无论是民众或者是企业,这种增长方式这种高能耗的生产和生活方式,的确是要比调价来得更重要一些,这才是长远之计。

    张鸿:其实我们现在也是希望,就是价格能够在这个高位持续着,然后不断地这样涨着,能够有一部分的作用是起到倒逼你必须得来节能。

    主持人:刺激一下。

    张鸿:来节能,你不能用那么多油了,你也用不起了,但是问题就是说这个槛到底定在多少是合适的,谁知道这个价格定在多少是合适,能挡住,正好能挡住,然后又是循序渐进的,现在我们用定价机制,政府是知道这个价格,然后能够用这个价格既保证大家能够现在现阶段能用油,又能够倒逼很多的企业开始升级,然后节能科技的这种方式,但现在问题就是说是不是还有更方便的,或者更聪明的发现的方式,比如说市场充分竞争来发现这个价格。那今年初财的时候经频道我们采访了这个中商联的石油委,他们提供一个数据就是2008年初的时候663家石油民营批发企业关门倒闭了三分之二,45064家加油站倒闭了三分之一,而大家知道1998年以前,民营石油企业它占成品油市场是85%以上,就是说我们现在是不是能够更多地包括我们的新36条里面也提到说,能够鼓励更多的民营企业能够进入到这些领域里边来,那我们起码不在炼油这个领域,起码在销售这个环节里边,比如说加油站这个领域里边是不是能够引入,鼓励更多民营企业来参与竞争,然后通过这种竞争来发现那个最合理的最恰当的那个价格。

    主持人:我们再来听一听特约评论员的观点。

    雷明(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教授):高油价这种方式,虽然从表象上来说,它有一定的抑制需求,降低原油进口的依存度,但是它不是根本的方法,最终解决的手段还是,第一,我们要实施节能减排,能够提高能效的使用效率,使得对于石化燃料这种需求从总量上有一个明显的下降,进一步降低我们由于对外依存度过高,而存在的潜在的风险,那么第二要大力发展石化燃料的替代性能源,包括生物能源,太阳能,这些新兴能源。

     
    主持人:其实我觉得每当这个国际油价开始波动的时候,我们自然会关心国内的油价它到底是该涨了或者是该跌了,两位你们觉得有没有比这件事情更重要的事情?

    张鸿:我觉得我们必须得明确两点,第一点就是未来这个定价机制,是不是我们将要采取更加市场化的这个办法,这是一个目标,如果这是肯定的,就是这个目标是确定的,那我们就要明确我们的路径到底是什么,比如说如我们是渐进式的推进市场化,那么我们就要告诉大家,我们是不是将要缩短这个22天这个周期,然后是不是能够尽量地放开我们在这个领域的垄断,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够走到那个目标那个路径上去。

    向松祚:首先现在这个定价机制你就是需要反思,你比如现在这个定价机制他定的什么,如果涨到每桶130以上,你这个价格就不准动了,那这个看起来消费者好像今天挺高兴,如果油价真的爬到130,曾经到过148。

    主持人:有个限价令。

    向松祚:好像有个限价令很高兴,但是日本人高兴只是非常短暂的高兴,因为你在这种油价管制的条件下,最后造成的是你这个能耗非常高,你这个技术进步很慢,所以我觉得刚才张鸿讲的这件事很重要,就是说你必须要放开这个竞争,你“三大”都全部垄断以后,垄断以后它没有这个市场的压力……

责任编辑:刘岩

热词:

  • 今日观察
  • 国内油价
  • 松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