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 经济台滚动新闻 >

[经济半小时]“宝马乡”的秘密(20110910)

发布时间:2011年09月10日 22:3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经济半小时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bfc40923e1204d96dd0a45b589061210

贫困县里惊现宝马乡

记者:刘皓玮 彭予 摄像:陈晖 杨新征

    现如今宝马奔驰这样的豪华车在大城市已经很常见了,但是,如果你在一个贫困县的一个乡镇里,见到宝马、奔驰、凯迪拉克、保时捷、捷豹等等这些动辄几十万、上百万的世界级豪车,那么你会有何感想呢?这些豪车都属于奢侈品,老百姓可望而不可及,记者近日在江苏北部的贫困县泗洪县采访时就发现,上面所说的这些豪车在这里不仅品类齐全,而且数量众多,一些乡镇甚至因为拥有宝马车数量 宝马乡”。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一、贫困县里宝马多

    记者在今年8月上旬在江苏省泗洪县一个车流量并不太大的十字路口看到短短十几分钟的时间里,就有10多辆泗洪当地牌照的宝马、奔驰等豪华车飞驰而过,奥迪、捷豹、林肯、保时捷、凯迪拉克、陆虎等车型也并不少见。而在当地一些星级酒店的停车场,以及进进出出的本地牌照豪华车同样不在少数。

    江苏省泗洪县居民告诉记者奔驰,宝马,捷豹,路虎多的数都数不过来。在泗洪的这些宝马车中,有一多半是石集乡的村民购买的。石集乡离县城只有10公里远,因为买宝马的村民特别多,被称作“宝马乡”。在石集当地,还逐渐形成了一个风俗:谁家买了宝马,都要放烟花进行庆祝。

    江苏省泗洪县石集乡村民说,几乎天天晚上能放烟花,没有闲着的,放烟花都能放几万块钱,那烟花都能放几个小时

    泗洪当地究竟有多少量宝马、奔驰等豪华车? 在一家位于泰山南路上的汽车销售门店,销售人员告诉记者,他们店里宝马、奔驰的销量就十分不错。泗洪800多辆宝马,这里面他们一家店一年卖宝马奔驰累计一百多辆。

    事实上,泗洪县并不富裕。根据泗洪官方发布的统计数据,2010年,泗洪全年财政总收入刚刚达到30个亿,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只有1万多块钱,而农民人均纯收入也只有6000多元。今年1到4月,人均现金收入不足2700元。这在经济较为发达的江苏地区,是个不折不扣的贫困县。可就是这样一个贫困县,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宝马、奔驰等豪华车辆遍布大街小巷呢?究竟是什么人,用什么钱购买了这些豪车呢?这种巨大的反差背后,也必然有着更深层次的原因。

    江苏省泗洪县居民告诉记者:这些车都是传说中那些放高利贷买的。放高利贷的就是放爪子。有得他不是用自己钱来买的,泗洪那边出现了非法集资。

    在以宝马闻名的石集乡,当地的村民也证实了这样的说法。泗洪县石集乡村民告诉记者能买起好车的,钱肯定来路不正,都是放爪子的人买的。

    “放爪子”其实是当地一种形象的说法,指的就是放高利贷。作为民间融资的一种方式,民间借贷其实在泗洪很早就有了。但从今年春节过后开始,忽然刮起了一股“放爪子”的风潮,石集乡几乎98%以上的村民都参与到了这场疯狂的游戏当中。

    泗洪县石集乡村民说,当时都疯了,整个县城都疯了,你随便找哪家,可能都放出去了。

    那么放爪子究竟是如何放的呢?记者设法找到了曾经从事放爪子的一位中间人。知情人向记者透露,他是五个层级的底层,也不能说是最底层,他手里拿到300多万,这300多万全部都是亲戚朋友的,有20多个人累计的,上面还有几层线呢。上一层大概上千万。可能还有5层,他们的上级可能在2000多万,甚至3000多万不止,他们的上层5000万,然后他的上层再上层上亿。

    据这位知情人介绍,处在这座高利贷金字塔最底层的老百姓,以3到5分的利息也就是月息百分之三到百分之五,放给上一级的中间人,中间人再以1毛左右的利息放给更上一级的中间人,就这样层层累积,到了爪王那里,利息已经高达5毛,甚至更高。以10万为例,按5分的利息计算,普通老百姓一个月能得5000块钱的利息,这在当地可是笔不小的收入,正是在高利息的诱惑下,所有的村民开始疯狂入局。

    泗洪县石集乡村民说,然后你再看到别人都开着豪华轿车,自己还在那里干的话,你心里就会觉得有一种不平衡,慢慢地就进来了,一个一个的就都接着进来了,这都是最底层的人。

    记者采访中了解到,除了石集乡,泗洪的梅花、城头等乡镇,甚至是泗洪县城,放高利贷的人也比比皆是。

    知情人接着介绍,不光这一个乡,受害的还有城头、孙园、陈圩、双沟、梅花,有好几个乡。看了看人家这么小的孩子又买宝马、奔驰、房子、别墅,有这种羡慕的感觉,人都是这种思想嘛,感觉这么多人都发了,我也要发了。就是这种心理,可能就走进去了,包括自己的亲戚朋友也是这样,受环境的影响,把钱全拿出来了,买这些车的可能有的甚至还不到20岁。

    知情人透露上亿的爪王可能有十几个,上千万的可能有几百个左右。像石国豹一个级别的可能有18个左右,具体的数字不敢确定,估计有十几个左右。像他们这底层的,200万到500万到1000万之间的就很多了。

    按照采访中这位知情人的说法,通过一级一级的中间人,泗洪老百姓手中的钱,源源不断地汇集到了这10几个爪王的手中,然后再以高息借给资金使用人,据当地人讲,泗洪县民间高利贷资金至少有几十亿的规模,这样一笔庞大的资金,究竟借给了谁呢?

    二、非法集资损失大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泗洪当地的房地产开发十分红火,路边随处可以看到正在建设和出售的楼盘,而对于泗洪这样还称不上四线的县城来说,这里的商品房的价格已经高达每平米4、5千元。在泗洪县城一家叫做嘉和世纪城的售楼处,销售人员表示,他们的第一期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已经基本卖完了。

    泗洪县嘉和世纪城售楼小姐告诉记者两个月前开盘的2000多套房子只有5,6套了。

    房地产的高额利润,诱使更多的人开始进入这个行业,官方数据显示,在泗洪县内及其他省市注册的泗洪房地产企业近170家,注册资金约40亿元。房地产行业的快速发展造成开发商对资金的巨大需求。而随着国家对房地产一系列调控政策的出台,房地产开发企业的银根日益紧张。在银行贷不到钱,一部分开发商开始盯上了民间借贷。记者在调查过程中,一个名叫石国豹的爪王被大家广泛提及。据知情人介绍 ,石国豹就是石集乡瓦房村人,在泗洪有一家房地产公司。目前在泗洪的多个乡镇都有房地产在开发,很多人把钱放给他,也是看中他的实力。

    知情人告诉记者刚开始的时候,他们都说钱拿上去就是炒地皮。他的上线拿钱的时候,他问你们这钱都干什么啊,是不是上赌场啊?上线就跟他表态说,不是走赌场,是直接上石国豹,石国豹现在炒地皮,搞开发,在几个地方买了几块地,名气比较大。他们都上过石国豹的产业看过,心里就都有个底,毕竟人家有现实摆在你眼前,老百姓都是这样的,看的都是事实。看到有地,不可能一下倒就倒啊。

    记者了解到,像石国豹这样把收来的钱投资做房地产的,只占这几十亿资金的一部分,还有一部分被当地的企业用做生意上的资金周转。而一些年轻的中间人在获得数额巨大的资金后,一部分交给上线,一部分则用来自己挥霍,购买豪车、豪宅,甚至是进行赌博。

    知情人说,这些小爪子都是20-30岁。有很多人是走到赌场去了,甚至还有一部分人私吞了,挥霍一部分,自己私吞一部分。甚至可能还储藏了一部分。所以现在老百姓的钱已经丢失了。

    在泗洪县看守所,记者见到了今年只有28岁的付加升。去年10月,他因寻衅滋事罪刑满释放后,开始接触高利贷,直到今年5月份这条高利贷放爪子之链断裂,付加升短短数月间,就集资到2000多万元。

    付加升告诉记者,别人给他3毛,他给别人1毛5或者2毛。最多一个月收利息可以收到一两百万左右。开始放的少,不敢放。

    什么都不用干,一个月光利息收入就能有一两百万。集资来的这2000多万中,他把其中一部分交给自己的上线,另外一部分则用来自己消费。他先后购买了两套房产,以及黄金等贵重物品。光豪车,就曾经先后入手奔驰、兰博基尼等。

    付加升告诉记者他买了辆兰博基尼,裸车340万,保险11万。

    由于无度的挥霍、甚至是参与赌博,付加升目前已有400多万元无法返还,泗洪公安部门在掌握了充分的证据之后,以涉嫌集资诈骗罪对其进行了刑事拘留。

    泗洪县陈圩派出所指导员梁胜向记者介绍,刑法一百九十二条规定,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使用诈骗方法进行非法集资的,数额特别巨大,并且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应该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5万元以上50万元以下的罚金,同时没收财产。

    而那些非法集资的爱害者,生活状况又如何呢?

    在石集乡石集村冯庄大队的一处搭建的简陋民房里,记者见到了已经71岁的冯万金、王月兰两位老人。老两口今年3月份,经不住自己侄子的劝说,以6分的利息也就是月息百分之六,把自己所有的积蓄7万块钱全部放了出去。按年息计算利息高达百分之七十二。

    冯万金说,前段时间卖地卖了就算三万八千多,又扒房子赔了一万多,总共卖了五万三千块钱。然后呢又钉些个竹篦子,又凑合一起给他两万。现在要不回来。

    钱要不回来,自己的亲侄子也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现在的老两口只能靠编竹篦子、竹扒子谋生,每个月的收入最多不超过1、2百块钱,连基本的生活都无法保障。记者见到老两口的时候,冯大爷告诉记者,他们已经有两天没有开火了,桌上放着几个冰冷的馒头,和一小碟咸菜。现在没有吃的了,就想钉些竹篦子,实在没办法昨天就在小儿子家里又拿了几碗米来,凑合吃吧,旁的没办法。指着卖些竹篦子,一集卖个十来块钱也供不上吃的

    像老两口这样的人在石集乡还有很多,石集乡柳山村今年57岁的石祖强,一家4口人,闺女和儿子已经成家,现在只有老两口住在这间10几平米的房子里。记者看到屋里的一角堆了十几袋粮食,桌上还放着中午吃剩的饭菜。

    石祖强说,中午吃的米饭,做的青菜汤,炒个豆角。没有钱。这个多便宜啊。

    石大叔介绍说,自己的生活原先并不是这么清苦,在农村因为有田地,吃饭基本不是问题,一年卖粮食能够卖出3000元,偶尔去工地打零工一天也能挣个几十块钱,可以补贴家用。但今年5月份,他经不住自己的姨表兄弟的劝说,以1毛的利息把自己养老的所有的积蓄4万块钱全都放了出去,连一个月的利息都没有拿到,现在连本钱都要不回来。

    石祖强告诉记者,当时说的利润高,受到诱惑了。什么放高利贷,都没有听说过,就把钱放出去了。现在看,这就是上当受骗了。

    据泗洪县官方给出的数据,泗洪民间融资占到了全县融资总规模的85%以上。泗洪民间高利贷资金链的断裂,使全县老百姓遭受的损失保守估计也有上亿元。当地政府也在群众中,加大了对非法集资案件的教育和宣传。在此次泗洪开展的打击非法集资活动中,那些手中握有重资的“爪王”和中间人,是公安机关重点打击的对象。为了能让那些集资款尽快返还到老百姓的手中,公安机关采取了“逐步瘦身、打击重点”的策略,这在当地也被称作是“切爪子”行动,部分抓王和中间人也相继被警方监控或抓捕。此外,泗洪县公安机关近日还破获了一起涉案金额高达4000多万的跨国集资诈骗案。一个由在非洲乌干达注册的所谓世华达菲国际投资集团为组织,以董事长、总经理,以及业务骨干组成的非法集资网络,在泗洪以高额利息为诱饵,大肆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进行集资诈骗。目前5名主要涉案人员已被警方刑事拘留。

    三、非法集资骗局多

    在泗洪县虹州宾馆院内,是世华达菲国际投资集团在泗洪的办公地点,我们看到现在大门紧锁,墙上的招牌也已经卸掉,投资人就是在这儿签订了各类去乌干达的投资协议,知情人告诉我,这里的办公点有一个特点,就是墙上桌上都挂满了李柱与各界名人和政要的照片。

    从这张非法集资架构图中可以看到,处于最顶端的是世华达菲国际投资集团的董事长,名叫李柱,在他的下面有总经理刘俊,首席运营官吴艳萍,再往下就是由三名泗洪当地人担任的业务骨干,这三人分别带领三个团队,负责面向普通投资者进行直接融资。画面中的这名女子名叫江雪梅,她就是这三名骨干之一,正式的职位是:宿迁专委会的会长,通过她的手集资到的款项就高达将近2000万。

    江雪梅告诉记者,李柱好像是在2007年去非洲的,他说非洲是世界上最后一块绿地。因为矿产资源各方面都比较好,又没有人开发,他们中间有点费,按照百分比给了一部分提成。提成是10%。给下线有6%-8%。

    从2008年开始,世华达菲公司借助在乌干达投资搞开发的幌子,以6分到一毛五的月息在泗洪集资4000多万元。刚开始,为了取得更多的人的信任,世华达菲公司确实支付了一部分高额利息,而陈小姐就是因为看到了这点,才深信不疑进入的。

    陈小姐告诉记者,给人的感觉好像是真的,她跟老公软磨硬泡,决定试试吧,10万块钱赔了也承受的起。就是那种心理,如果赚钱的话,天下掉馅饼就砸到自己头上了。到现在才知道那是骗人的,根本就没有那回事。

    泗洪当地老百姓的血汗钱通过江雪梅等人,被源源不断地汇到了李柱在乌干达的公司,而最后所谓的彩票、股票、矿产,一个项目也没弄成,开设的唯一的项目赌场,也因为经营不善被抵押出去。

    江雪梅说,李柱这个人从开始就设计了这样一个骗局,因为他讲过一句话,如果不给你们造一个好的,你们怎么可能相信我。这句话就证明他就是一个骗子。

    据一位今年6月底刚刚从乌干达回国的知情人透露,目前李柱仍在乌干达过着极其奢靡的生活,并经常去赌场挥金如土。他说,李柱赌钱,不珍惜血汗钱,大肆挥霍,据说在赌场赌输了几百万。他说他要是不赌钱就没法过日子。

    由于涉案金额巨大,目前泗洪公安机关已经抓获了吴艳萍、江雪梅、王雪芹、段元朕等五名犯罪嫌疑人,而李柱和刘俊等其他几名犯罪嫌疑人,也已经被公安机关进行上网通缉。

    近几年,民间非法集资活动猖獗,大案要案频发,涉案地域广,参与者众多,不仅损害了人民群众的利益,而且严重影响了社会稳定和国家经济安全。 作为一种典型的涉众型犯罪,非法集资活动为何频繁发生,其背后又昭示了怎样的民间金融困境?

    在民间高利借贷愈演愈烈的背景下,中央高层对下一步的惩治做出明确表态。国务院副总理王岐山8月20日至21日在甘肃省考察工作时表示。“当前要严打非法金融活动,重点是社会非法集资和市场金融传销,切实维护金融市场秩序,守住不发生系统性、区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

    四、专家解读非法集资

    民间非法集资并不是在泗洪一县出现,数据显示,2005年至2010年6月,我国非法集 资类案件超过1万起,涉案金额上千亿元,每年以2000起、集资额200亿元的规模快速增加。

    央行温州市中心支行今年上半年的《温州民间借贷市场报告》显示,温州民间借贷规模约为1100亿元,而去年同期该行的数字显示为800亿元,这意味着过去1年间温州有300亿元资金涌入民间借贷领域。今年1-3月,温州民间借贷综合利率分别为23.01%、24.14%和24.81%,其中3月的利率水平创历史新高。5月利率达24.6%,6月则为24.4%,“利率水平处于阶段性高位”。另据该行调查显示,温州有89%的家庭个人和59.67%的企业参与民间借贷。

    财经评论员叶檀告诉记者,非法集资危害是非常大的,第一使民间财富全部蒸发掉了,很多人省吃俭用几十年的财富就没有了,还有一个如果企业都去借高利贷了,企业显然是无法偿还这种融资成本的,企业的根基会消失掉。像闽北这些地方已经出现了担保圈的破产、躲避、逃跑,很多民间的借贷者开始出逃。当地的金融生态已经彻底坏掉了。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孙立坚认为,此轮民间非法集资产生的根源一方面是由于通胀以及紧缩的货币政策之下,一些企业苦于通过银行渠道很难贷款,另一方面民间大量的 资金找不到出路以及投资渠道,他认为要破解民间非法集资迷局,必须从调整产业结构和加强监管等几个方面入手。

    孙立坚说,第一点必须要解决产业资本回归到实体经济的舞台,第二点国家要对通胀拿出一个有效的治理方式 老百姓的财富能够支撑自己的生活 第三点要加强监管,对灰色的民间金融体系 包括一些改头换面的私募基金。实际上他们做的都是以钱养钱的方式,这是要加强监管。

    财经评论员叶檀认为,民间金融是把双刃剑,没有一个传统制造产业可以支撑30%以上的利率,更不必说百分之百的年化利率,但也要承认它的客观存在,让民间金融有一个正常的身份,把它纳入监管体系,以免在体外恶性循环;另外国家要大力发展像村镇银行、小额贷款公司这些跟民间紧密联系的草根的金融公司,因为只有这些的金融公司,它跟中小企业才是匹配的,才是配套的。

    叶檀说,治本之术,放开利率管制,第一步要放开利率的浮动区间,因为高利贷跟正常的利率相差的倍数非常多,甚至相差十倍左右,如果把正常的利率区间打开,使金融机构可以通过利率的上浮或者下调,跟市场相匹配,这样的话,官方合法的金融机构和民间的金融机构,大家一起来来进行市场定价。到最后会有一个正常的价格出炉。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借贷案件的若干意见》的规定:“民间借贷的利率可以适当高于银行的利率,但最高不得超过银行同期贷款利率的四倍。”高于同期银行利率的四倍将不受法律保护。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叶金强认为,民间金融的发展需要一个较为完善的立法,通过法律的形式对民间借贷的形式、利率水平、合约的规定等加以明确,让那些愿意把资金用于创新投资、三农建设等领域的民间资本真正实现阳光化。而对于那些急于把自己的钱放出去,以钱生钱、赚快钱的人们,叶金强则提醒一定要防范风险。

    叶金强说,你借钱给别人的时候,就要考虑到对方的资产和信用,不要受那种高利的诱惑,有可能你短期内可能从你的本金当中拿取利息给你,但将来你本金根本要不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