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 经济台滚动新闻 >

[我在现场]何力:今年CCTV DEBATE透出的主题是经济失衡

发布时间:2011年09月14日 17:1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网络电视台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F9AC1450B1A2482390CCB6439A102F08

何力:今年CCTV DEBATE透出的主题是经济失衡

    《全球商业经典》出品人、总编辑何力在参加2011达沃斯论坛CCTV DEBATE后接受了中国网络电视台记者的采访,他表示,本场电视讨论听下来很有意思,其透出的主题可以涵盖为经济发展的“失衡”,他认为全球的经济、贸易、包括中国这些年既有的发展模式都将在面临着调整,而这个调整将不会是短期的。以下为采访实录:

    何力:我觉得听起来还是很有意思的,它其实反映了一个非常深刻的一个主题,其实还是失衡。就是我们看到今天的这种失衡的,因为失衡它是一个过程,那么原来的均衡被打破了,就是原有全球的经济、贸易,包括中国经济既有原来的发展模式,经过这么多年以后其实都面临着一个调整,而且这个调整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结束的过程,你观察下来,比如刚才央视的电视辩论,首先谈到的是比如说美国的债务问题,包括欧盟的主权债务问题,包括上一轮的金融危机,你仔细想一想,其实美国跟欧盟这些债务问题的背后究竟是什么,拿李稻葵的话说,李稻葵讲到美国有很多精英,但其实美国有很多懒惰的人或者不好好劳动的人,也不能说人不好好劳动,而是由于福利国家,由于经济的发展,有了这么多成果,我不用怎么干活,我就能拿到很好的退休,生活水平也不错,OK,那人嘛,在这种情况下他还努力?

    记者:其实也是另一种结构性失衡。

    何力:对的,还像中国人现在这样早起贪黑的努力工作,去干活儿吗,不是,其实这种失衡的背后其实是竞争力的一种变化,当然你不能说现在美国和欧盟的竞争力就比中国还弱了,但是你要看到变化,就是他原有的竞争力已经靠原有的竞争力创新和制度革新所带来的这种财富在发生变化,你怎么办?那中国这些人又在拼命赶上,这种失衡的背后,我想起我奶奶小的时候就跟我讲,说来说去就是寅食卯粮,换句话说你的发达经济体如果还站在原有的,躺在我既得的成果上,你有什么选择?OK,你不断地借钱,这是一种选择,还有呢?还有一种选择,你主动降低生活水平。

    记者:但这对于福利国家很难。

    何力:对,很难,人民不答应,你让我一降低生活,意大利政府一说我把退休时间从60岁延长到65岁,老百姓不干,你的政府制度也需要变,当然还有第三条道路就是多干活,你要变得更勤奋,你有更多发明创造,你从原来工作6个小时、8个小时改成10个小时,你总得有一个选项,如果这些选项都不选,这种失衡从根本上来讲确实是很难去解决,当然新兴市场有新兴市场自身的问题,新兴市场在成长这个过程中,我注意到李稻葵跟骆家辉大使有一个回合,特别是关于创新,可能骆家辉大使更多强调创新要有什么,要有好的预期,不能想说这事我发明了,也许过两年这东西跟我无关了,必须有透明、预期,需要有法制,需要这些因素才能鼓励创新,可能李稻葵觉得中国过去的发展不是靠法制的完善,而是靠政府的放松,你们干去吧,可能就发展起来了,我觉得可能他们站在不同的角度来这个问题,但是我个人认为我觉得毫无疑问,中国现在到了应该重视透明度、可预期,还有法制的时候了,对不对?因为你今天说我在,当然在很多领域还依然存在着要激发民间的活力,政府要放松管制,要给予更多的市场空间,但是同时也确实是说政府应该在知识产权保护和法制和制度的建设上能够做更多的工作,因为,因为我作为旁观者,比如看两个人的辩论也好,或者是交锋也好,你就会发现是说,嗯,他们其实是站在不同的发展阶段,因为美国今天已经是一个成熟的发达经济体,而中国不是,所以成熟发达经济体有自己已经走过来的路以及他已有的经验和模式,但是反过来。

    记者:但是他们的模式已经不适合我们中国。

    何力:是的,是的。人家骆家辉大使也没说我要把我的模式让你,让非要什么,你也有你的想法,但是就是说我们自身是不是也应该,就是发展到今天,要去看这个世界上确实有很多好的东西,有很多好的方式和方法,我们现在更应该强调的是什么?我们更应该强调的是什么?可预期,提高可预期性,提高透明度,进行制度建设是人们在创新所做出的努力,能够比较明显的知道会回报,如果有人剽窃我政府会管,对,按照我这样的合理合法的路径去走,因为其实包括刚才那场争论中,万达集团的王剑锋董事长还提到,我们在中国私人资本和民营经济发展过程当中,大多数都有不规范的,那么这个问题究竟怎么去解决?现在你会发现在中国,在制度设计和安排上,比如我们说我们的法律,你就会发现一个法律,一个政策一出台,就是说80%的人可能都有违法行为,这个东西可能就有问题了,比如说我们有一个税收,一个安排,你会发现就我所知你身边的人问十个人你可能知道有八个人都有税务问题,那这就有来了,那值,你一旦有其他问题,我就用税务问题把你拘起来,这是选择性执法,这是有问题的。那么究竟是什么样的法律制度环境跟今天中国经济社会发展能够去适应或者代表性的,你注意到包括从经济的法律到刑事的法律,你可能注意到最近关于互联网关于刑事诉讼法的修改究竟应该朝着什么样的方向去,我们现在虽然基础是这样的,但是我不大同意李稻葵说,OK,我们过去是这么发展过来的,毫无疑问,但是我们今天所面临的或者所讨论的问题是我们将来应该怎么办。

    记者:您刚才说三个当中,我觉得可能比较好实现就是培育新的增长点,因为要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生产力也好,我们会要有一些政策上或者其他方面的预期。

    何力:你刚才注意那个场上有一个印度的企业家他讲的挺好,他说没有经验说只有西方人具有创新精神,说亚洲或者是东方国家古老的文明不具备创新精神,不是的,他说我们印度也很有创新精神。我确实是觉得,但是就是说人们所具有的创新精神和创新精神最后能不能真的转化成生产力?能不能造福于国家、人民,让他们的福利和生活水平得到改善,这是需要制度安排的,我们有创新精神,一个种群中总有聪明的人,总有天才,那他们,这是毫无疑问的,中国人也有很多天才,但是今天确实是到了需要很好的制度安排使他们这样的创新和努力能够造福于自己,也造福于周围的人,这方面还是有很多工作可以做的。

    记者:现在就中国环境来讲,因为现在事实上有很多正在增长的一些新的经济,就是新的技术也好,或者新的服务行业,高科技、高级服务业也好,但这些东西有可能在中国面临着一个垄断,然后巨头垄断,包括前段时间发的五百强,我们看到其实我们的排位反而上升了,但是上升的名单里全是中字头的企业,我们是不是在原有的基础上创新一些什么东西?

    何力:毫无疑问的,因为你说未来的发展,因为毕竟中国还是一个人口多的国家,他要靠这么多,靠什么,靠服务贸易,靠自身中国企业品牌不断地成长,靠政府不断地去提供改善好的一个公共产品的供给。那么在过去的这十年间,或者是说稍微更远一点,我们也许是更近,但是大家是有这样的体会,就是觉得垄断,还有很多,包括国有经济他们越来越获得强势利润,包括在上一轮金融危机之后,这种情况已经很多人在去讨论,在去议论,确实需要去改变,还是要,我觉得在制度安排和政策上怎么对,其实对个人的,对民间的这些东西怎么能够进行鼓励,现在我们看到就是说当资金链条一旦出现问题,其实受影响最大的也还是这些中小企业,那么他们很多大的国有企业,甚至银行,甚至一些机构变成了,他用资源获得贷款,变成第二级放贷的情形,这一定是需要有制度安排的,我觉得。

    记者:谢谢您。

    何力: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