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 经济台滚动新闻 >

[经济与法]网上聊天背后的罪恶(20110914)

发布时间:2011年09月14日 21:29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经济与法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2af3d57159e04ae0de733c80a6234d56

网上聊天背后的罪恶

    小女孩叫玲玲,今年五岁。玲玲家门口这个小小的游乐场,曾经是她和弟弟玩耍的天堂,可如今,这里却成了最让玲玲和她爸爸妈妈伤心的地方,因为不久前,就在这里,玲玲把弟弟看丢了。

    记者问玲玲:弟弟是被谁抱走的?

    孩子的妈妈:儿子啊,我在哪儿也找不到你啊,你上哪儿去了啊

    事情发生在2011年5月6号下午1点左右。

    孩子的爸爸 马振山:我女儿提出要到这里玩,那天早上刚下过雨,非要到这里玩,我老婆就带我女儿和儿子到这里。

    解说:玲玲弟弟比她小一岁多,平常姐弟俩在这儿玩,妈妈都在身边看着,可这一天,玲玲妈妈身体不太舒服,考虑到这个地方离家不远,妈妈交待玲玲看好弟弟以后,就回家休息去了。

    孩子的爸爸:她回家说,脑子涨涨的不舒服,想趟下睡会儿,我在家理东西,我老婆说你等一下到那里看一下。

    解说:大约半小时后,玲玲爸爸去游乐场想把姐弟俩叫回家。

    孩子的爸爸:我要孩子回家,她就不回去,说还要玩一下,我因为家里还有事情,因为我还有一个女儿在这里,我就先回去了。

    解说:马振山夫妇是河南人,七年前来温州,以收废品为生,家中有三个孩子,玲玲的弟弟晨晨是他们唯一的儿子,也是两口子的掌上明珠。平时夫妻俩在外面干活,都会把儿子带在身边。可偏偏这一天,他们谁也没有意识到,危险正一步步向儿子逼近。就在马振山离开游乐场回家以后不到十分钟,女儿玲玲哭着跑了回来。

    孩子的爸爸:我女儿就跑回家说,爸爸,爸爸,我弟弟被骑摩托车的叔叔抱走了。

    解说:听了女儿的话,马振山吓出一身冷汗,妻子也马上从床上跳了起来。夫妻俩飞也似地跑回游乐场。

    孩子的爸爸:我一看这里没有小孩了。我就追出来,一个老人坐在这个水井上,他说看到一个人,确实一个人,一个男的坐摩托车抱着你儿子往瓯海大道方向去了。

    解说:马振山骑上三轮车就往瓯海方向追过去。

    孩子的爸爸:我就追,追到瓯海大道边上,没有看到,我就报了警。

    解说:报了警,马振山心里还存着一丝侥幸,这大白天,大庭广众之下,难道还真有人敢把孩子抢走不成?可是,随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马振山夫妇的心也变得越来越不安。

    孩子的爸爸:我老婆在派出所哭得死去活来,我亲戚都在外面去找。(民警)过来走访一下这附近的,调出那些摄像头看有没有线索。有抱小孩的他们都让我们仔细看一下,没有发现什么线索。

    转眼时间已经过去5个小时,到了晚上6点多,孩子依然毫无音信,警方的调查一时也无法找出有价值的线索。此时,马振山的妻子,精神已经到了崩溃边缘。孩子究竟被谁抱走了?还能找回来吗?就在马振山夫妇发现孩子丢失前不久,离温州400公里外,杭州市余杭区临平开发区,一位与马振山夫妇素不相识的徐先生接到了这样一个电话。

    徐先生:他说小孩子现在已经拿到了,你那边在哪里?我就说我在开发区,问他从哪里过来,(他说)从温州过来。

    “孩子拿到了!从温州过来”!打电话给徐先生的这个人是谁?他所说的孩子是马振山的儿子晨晨吗?事情还得从22天前说起。

    2011年4月14日,徐先生的QQ上突然接到一条奇怪信息。

    徐先生:就是说您要不要儿子啊,你的朋友有没有要儿子啊,我可以帮助你完成这个愿望。我开始感觉到很滑稽,大街上叫卖小孩一样的东西,这个感觉到太不可思议了。

    解说:对方称自己是个女人,网名叫“让你圆梦”。看到一个陌生女人发来这样的信息,徐先生第一反应是,遇到了网络骗子。

    徐先生:我就问她什么意思?过了很长时间她就跟我说,卖小孩,他的意思说网上说不清楚,叫我打他的电话,他把电话号码告诉我。

    徐先生想,这种骗术,已经不新鲜了,这可能就是那种类似电信诈骗的伎俩,一旦给对方打去电话,就会产生高额的电话费用。

    徐先生:我知道骗我的可能性太大了,基本上没有把它当回事儿。

    可是,接下来的四天时间里,“让你圆梦”还是不断给徐先生发来同样信息。徐先生感到越来越纳闷。

    徐先生:我就同意她加我好友。我就是目的想认识她,到底是为了骗钱还是真的为了卖孩子。

    徐先生今年35岁,夫妇俩在杭州做服装生意,儿子已经十四岁上初中了。一家人生活得幸福而安定。徐先生平日里是个热心人,对孩子更是关爱有加。

    徐先生: 1我在想,如果她真的有小孩子的话,如果真的,一个小孩落到这个人贩子手里,他的人生经历,因为以前我也看到过这种报道小孩子卖出去以后,拉出去讨钱故意把手脚给你搞残废再去讨钱,利用小孩子在街上乞讨报道我也看到过,所以我很担心。
 
想到这里,徐先生开始和“让你圆梦”聊天,称自己的确想要一个儿子。

    徐先生:那我就跟他说,我真的要小孩,我就给他介绍了我的情况,差不多快40岁了,我跟我老婆结婚差不多十多年了,到现在还没有小孩子。我就是想等他说,你给我先寄几百块钱过来,寄多少钱过来,他一直没有说。
 
对方并没有向徐先生提出预付钱之类的要求,徐先生觉得问题严重起来。
 
徐先生:我开始是问她,是不是跟人家生个私生子,这个也有的,电视上也经常放的,跟人家有私生子小孩子女的不要了,找男的又找不到了,她说不是的,她说从那边云南,西部,离浙江远的地方陕西那边搞过来的小孩子的。

    解说:难道这个网名叫“让你圆梦”的人手里,真的有被拐卖的孩子?徐先生赶紧向公安机关报案。

    杭州市公安局余杭区分局临平刑侦中队 副指导员 唐丽明:凭我们这么几年的工作公安经验来判断,认为诈骗的可能性比较大,但是也不能排除是真正的贩卖儿童。就是交代我们这个报案人徐先生跟他说,第一,如果他提出要求叫你打保证金什么的千万不要上当,第二个,如果有其他的这种新的情况,随时跟我们反映。

    可是,就在徐先生报案后,当天晚上,他再次上网给“让你圆梦”发信息,对方不再回复,按照对方留下的号码打过去,手机也停机了。怎么回事?难道对方真的只是一伙骗子?可他们为什么并没有向徐先生提出过要钱?会不会对方的确是一伙人贩子,徐先生报警这个举动,已经打草惊蛇?可网络背后的这些人,又怎么会对徐先生的举动了如指掌呢?正当徐先生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2011年4月18号,“让你圆梦”再次出现了。

    这一次,“让你圆梦”不是在网上留言,而是直接给徐先生打来了电话,令徐先生没有想到的是,电话里传来的,是一个男人的声音。

    徐先生:给我打电话,问我确实要吗?我说是的,(他说)现在我们马上调一个过来了,那边已经组织到了,你看看什么时候有空你过来。我就感觉真的是有(小孩),我一直要求就是你把小孩子能不能视频先看看,他都不同意,全部都不同意,到时候你上车了,就是等你出发了,我会给你看的。

    这次聊天中,对方不断强调,小孩已经到手,让徐先生马上到温州去接,一手交钱,一手交人。徐先生马上将这个情况反映给了警方。

    杭州市公安局余杭区分局临平刑侦中队 副指导员 唐丽明: 那我们接到这个报警以后,就是已经进入了实质性阶段了。这个时候我们觉得贩卖儿童的可能性上升到60%以上了。

    记者问:为什么呢?

    杭州市公安局余杭区分局临平刑侦中队 副指导员 唐丽明:因为前一段时间他一直没有让徐先生打钱啊干什么的,就是没有提到这个钱的这个事情,如果是诈骗的话,那么他肯定是一会儿打保证金了,一会儿还是体检费了什么什么,肯定是要提到钱这个事情,要提供帐号,把一部分的钱打过去等等。

    是否需要立即采取抓捕行动呢?余杭警方进行了周密分析。

    杭州市公安局余杭区分局临平刑侦中队 副指导员唐丽明:我们经过判断以后认为到温州去交易不利于我们采取措施,所以我们想把他跟徐先生交代了以后想把他叫到我们这边来 。

    杭州市公安局余杭区分局 警察公共关系科 科长 胡冰:必须到临平交易,必须到我们的地盘上来交易,因为时间很紧张,他要求晚上必须完成交易,在这么短时间之内我要调派大批人马赶到外地去布置好抓捕方案这个非常困难,如果确保不了小孩子的安全,整个行动是没有任何的意义的,所以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叫徐先生跟他讲,就是以我不敢出远门,我也不信任你,我一个人过来交易我的生命安全都不敢保证,万一你们抢劫怎么办,你必须到这里来交易,

    按照警方的部署,徐先生向“让你圆梦”提出,到杭州余杭区进行交易,没想到对方竟爽快答应了。双方约定,2011年4月22号,在沪杭宁高速公路临平出口处交接。

    “让你圆梦”想要卖给徐先生的孩子,是不是温州马振山夫妇丢失的儿子晨晨?从时间上看,不可能, “让你圆梦”与徐先生谈好交易,是在2011年4月22号,而晨晨被人抱走,是在此之后14天,也就是5月6号。那么,这两者之间,又有没有联系呢?

    2011年4月22号这天,杭州市余杭区临平刑侦中队的民警做好了一切迎战准备。

    杭州市公安局余杭区分局临平刑侦中队 副指导员 唐丽明:我们是下午6点钟在刑警队部署这个行动方案,就是制定了两套方案。

    然而,到了既定的时间,“让你圆梦”并没有如约出现。而且,在此后一连十几天时间里, 这个人像是突然人间蒸发了一样,电话不通,网上也不再出现了。怎么办?是否应该主动出击,到温州去查找犯罪嫌疑人的下落呢?余杭警方再次进行了周密分析。

    杭州市公安局余杭区分局 警察公共关系科 科长 胡冰:你在没有任何确定的线索情况下,对方是不是有小孩,有几个小孩,小孩的年龄、基本的落脚点、隐藏地都不清晰的情况下,你盲目地去抓,盲目地去出击,就算是上网的这个犯罪嫌疑人我抓住了,小孩在哪里,他的同伙在哪里,你也许抓了这个反而演变成撕票的案子,那是我们不愿意看到的。

    在没有弄清楚对方手上到底有没有孩子的情况下,只能先静观其变。与此同时,余杭警方加大外围调查,并向周边警区发出通知,严密监控拐卖儿童案件的发生。2011年5月6日,“让你圆梦”终于再次露面,他主动给徐先生打来电话,要求当天晚上在沪杭宁公路临平出口处交接。警方决定,依然按照十几天前制定的方案实施抓捕。

    杭州市公安局余杭区分局临平刑侦中队 副指导员 唐丽明:第一套方案因为对方提出来就是在高速路口下来以后,一手交钱,一手交人,那我们就是也部署了足够的警力,直接在高速路口抓捕。但是我们高速路口的现场去看了一下,发现了这个地方非常的空旷,就是除了车不能有人站在那里,非常不利。 那么第二个方案就是我们见到小孩子以后,不马上给钱,要把小孩子带到医院里面去体检一下,确认他是个健康的小孩子以后我们再给钱,以这个理由把犯罪嫌疑人引到我们的医院里,在医院里面部署好了以后,实施抓捕,这是第二套方案。

    大家一致认为,第二套方案更为稳妥。这就需要徐先生全力配合。

    徐先生:因为我跟他视频里通话过,视频聊过他认识我,只有我跟他们谈,他才相信,所以我也知道肯定要我去。

    杭州市公安局余杭区分局 警察公共关系科 科长 胡冰:我们派出三名民警,一名女民警小李化装成他的妻子,陪同他去,另外一个民警化装成出租车司机租了一辆  出租车开车去,第三名民警化装成徐先生的弟弟陪同他,确保他的安全。

    杭州市公安局余杭区分局临平刑侦中队民警 李芳:因为我也从来没出过外勤,刚开始说实话接到这个任务的时候,不知道我能不能完成,心里很忐忑,也很紧张。但是我是一个母亲,一个孩子被别人卖掉了,自己作为母亲来说也很着急,我说好吧,我就去化装成这个母亲去接这个孩子吧。

    杭州市公安局余杭区分局 警察公共关系科 科长 胡冰:同时我们派出了另外一辆由民警私家车去的,车上坐了我们三四名民警着便衣的,跟踪这辆出租车在接应。


负责交接的出租车和负责掩护的民警乘坐的私家车在离临平高速路口1公里的地方,拉开了距离。

    同期:去吧,自己注意安全。

    徐先生和三位民警离开后,负责掩护的民警,在离高速路口十米外的另一辆车里,严密监控,二屏:10分钟后,一辆灰色轿车在负责交接的出租车旁边停下。

    杭州市公安局余杭区分局 民警:下车了,几个人,五个人,看到孩子没?

    车上下来五个壮小伙子,孩子还在他们手上,这种情况下,马上实施抓捕,孩子的安全不能得到保障。看来,只能实施第二套方案了,可是,这些人会乖乖地跟着去医院吗?这时候,徐先生想起,这些人在路上时,曾打过这样一个电话。

    徐先生:因为他在台州的时候给我打电话,我问他到哪里了,他说到台州了,他说小孩子吐了换衣服。

    根据这个情况,女民警李芳顺势提出去医院的要求。

    杭州市公安局余杭区分局临平刑侦中队民警 李芳:11就跟对方说要给这个孩子体检,因为我们要确保这个孩子的身体健康,如果他身体不健康的话,我们也不会要这个孩子,对吧,这是一个不论是哪一个人做家长都很正常的心理。

    五个人终于被说动, 灰色轿车随着出租车驶进了警方设在医院的埋伏圈。

    杭州市公安局余杭区分局临平刑侦中队民警 李芳:把他们带到医院以后,我就走上去就抱住这个孩子,小朋友,阿姨抱一下好不好,慢慢慢慢跟这个小朋友熟起来以后,把这个孩子紧紧的抱牢。

    杭州市公安局余杭区分局 警察公共关系科 科长 胡冰:把小孩抱在怀里这个动作是我们此前反复强调了,跟参战所有民警都强调了,这是我们抓捕的唯一信号,就是确保小孩在我们女民警怀里抱牢安全,这个时候我们才能出击抓人。

    杭州市公安局余杭区分局临平刑侦中队民警 李芳:我当时抱牢这个孩子的时候,我心里就想成功了,我把这个孩子救了,当时就是给我孩子这个人迟疑了一下,迟疑了一下,他慌了一下,因为我觉得他大概也是感觉到了,要完了


女民警和徐先生给小孩换衣服,问小孩:家在哪里?叫什么,小孩子因为害怕要坐在女民警身上。

    为了尽快帮孩子找到父母,警方决定对犯罪嫌疑人连夜进行审讯。
 
杭州市公安局余杭区分局 警察公共关系科 科长 胡冰:问这孩子哪里抱来的?他说温州,瓯海,我们马上跟温州警方联系,你们今天有没有接到这样的报警,刚好他们说接到了,而且小孩子的晨晨的父母就在派出所里面等着。

    孩子的爸爸:他就说把我儿子的特征给他们说一下,我说,我儿子左腿内侧有个痣,手上有个烫疤。

    杭州市公安局余杭区分局临平刑侦中队民警 李芳:然后我们看了一下,这个小孩子是这样的,和他们说的一模一样。

    小晨晨的父母连夜从温州赶到了杭州

    2011年8月4日,杭州市余杭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案,经审理,肖礼国、刘可彪、刘海军等三名犯罪嫌疑人以QQ聊天的方式,散播买卖孩子的信息,并以出卖孩子为目的,抱走别人的孩子,作案1起。最后,以拐卖儿童罪,判处肖礼国有期徒刑十一年,刘可彪十年六个月,刘海军十年。

    记者问:你怎么想起来做这种事情呢?

    肖礼国: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反正得了这种病又不能生存,工作又不能。
记问问:你得了什么病?

    肖礼国:血友病。

    肖礼国:脚已经膝盖已经僵硬了,还有趾骨骨头因为这个病已经坏死了,根本没有办法,一发病就要好几万了,治一次就要很多钱。

    肖礼国说,正当他为钱犯愁的时候,在网吧上网时,偶然看到一个聊天群里,有这样一条信息。

    肖礼国:群里发过来的一条拐卖小孩子的这样一条信息,具体什么,我也现在记不完全了,好像很大一篇的。

    肖礼国说,这条信息提醒了他。

    肖礼国:当时我很害怕的,只能这样想一下,后来我就随意用一个QQ搞了一个QQ号码,我就加了七八个人。

    肖礼国打算,通过QQ聊天,联系上买主后,再去物色相应的孩子。被他选中的聊天对像,通常都是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女。徐先生正是被他挑中的聊天对像之一。

    记者问:当时你联络的时候手里有孩子吗?

    肖礼国:没有。

    记者问:他知道你手里没有孩子吗?

    肖礼国:他不知道我手里有没有孩子。

    在与徐先生谈好以38000元卖出一个男孩后,肖礼国便叫来两个老乡,和他一起在温州市里到处寻找机会,对孩子下手。

    刘可彪:他说不会被警察抓住的,他说用QQ联系的。

    2011年4月22日,他们在温州瓯海区一个游乐场里,发现了马振山的儿子晨晨,于是,给徐先生去电话,约好当天交易,可是后来,晨晨的妈妈一直在身边,他们没有机会下手。此后,他们每天在游乐场里观察,直到5月6号,他们终于等来了机会。

    肖礼国:他留在标在下面,在亭子里面,我在摩托车上,我看他把小孩子抱起来了,我心里还怦怦的跳,当时心快要跳出来这个样子。

    记者问:你自己也有个这么大的孩子吧?

    肖礼国:我很后悔。

    记者问:孩子在哪儿?在四川还是在温州?

    肖礼国:温州

    记者问:要是你自己的孩子被人贩卖了,你怎么想?

    肖礼国:我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一个孩子被拐卖,毁掉的是一个家庭的幸福。长期以来,公安部对于打击拐卖儿童工作非常重视,自2009年4月9日全国“打拐”专项行动开展以来,截至2011年3月14日,全国公安机关共破获拐卖儿童案件7867起,解救被拐卖儿童13284人。就在今年4月6日,公安部又组织了新一轮的打拐专项行动,然而,即使在如此重拳出击之下,拐卖儿童的案件仍然时有发生,最近,公安部部长孟建柱在一次会议上表示,打拐要紧紧依靠人民群众,把专业打拐力量和民间反拐力量有机结合起来。公安部打拐办主任陈士渠,也是民间反拐组织“宝贝回家”中的志愿者007。在我们今天讲述的案例中,办案民警对于打击拐卖儿童,需要紧紧依靠全社会力量,同样深有感触。

    杭州市公安局余杭区分局 警察公共关系科 科长 胡冰:在从这个案子破获当中我们非常感谢徐先生,因为只有他的热情,他热心 提供线索我们才破了,现在社会上有很多的群众都非常的关注打拐这个工作,比如说你在街上可能看到一个小孩乞讨也好,流浪的也好,那么我们觉得如果可能的情况下,希望大家能够更详细提供一些情况,比如说这个小孩你如果有机会跟他交流,跟他沟通,最好是去跟他沟通交流一下,我们警力毕竟是有限的,所谓警力有限,民力无穷就是这个道理。
 

责任编辑:刘岩

热词:

  • 经济与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