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 经济台滚动新闻 >

[我在现场]吴港平:全球IPO增速短期或放缓 长期信心犹存

发布时间:2011年09月15日 21:4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网络电视台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36E0F26A576F417e84BDEAE2DD5BFAB5

    中国网络电视经济台大连达沃斯消息:2011年9月15日,第五届夏季达沃斯于9月14日-16日在中国大连召开。安永中国主席吴港平在论坛现场接受中国网络电视台采访时表示,虽然短期来看,全球企业的IPO计划会受到相对疲软经济的影响,但长期来看,主要企业寻求融资发展的需求不变,这个市场的发展前景就是巨大的。以下为采访实录:

    记者:各位朋友大家好,欢迎您收看本期的达沃斯高端访谈,坐在我边上的这位是安永大中华区的主席吴港平吴先生,吴先生谢谢您接受我们的访谈。第一个问题还是想问一下这次论坛大家都非常关注的一个问题,就是有关于最近欧美市场动荡,有关于二次探底唤起忧虑,对这个问题你是怎么看的?

    吴港平:现在我们看全球的经济,两个比较大的问题,一个就是欧洲主权债务的一个危机,这个问题相对来说比较严重、比较大,因为不单是一个单一的国家,包括有希腊、有葡萄牙、有西班牙、还有意大利,他们现在是欧元区里面的,他们没有自己的货币,所以他们也不能通过他们自己货币的贬值,去解决他们的那些问题,所以相对来说这是一个比较棘手的问题。棘手的问题也不单是这个主权债务的问题,因为它出现问题就会影响到欧洲的银行业,这个就是我们所谓的无牌效应,它有问题,这是银行自身问题,银行在跟其它国外的金融机构又有密切的联系,这些又有问题,这些股东,投资在银行的股东又受到很大的问题,所以它一影响到的话,影响到不单是欧元区,会影响到美国、影响到世界其它的国家,所以我相信这个问题是必须要面对的,必须要解决的。这个就需要我们欧洲这些政治领袖的智慧,他们的合作,只有他们还不够,我相信他们还是需要其它地区的国家联手一起把这个问题解决了,这是一个欧洲的。

    当然另外一个比较大的问题就是现在美国的赤字的问题,美国的债务自己的一个问题,所以呢,美国这个赤字的问题相对来说,我自己感觉是比较简单,因为美国不仅是个经济,数额还是比较大,美国的问题我自己感觉是,不在于这个数量的债务的多少,其实美国的问题,我们看到更大的问题是它在国会里面,两个党怎么协调和谐,反而是我自己看出来可能是更大一个重点。但比起欧元危机的话,美国现在这个问题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小的。

    记者:你是觉得美国问题可能相对更容易解决一些?但它的债务的规模要比欧洲披露出来的国家要多很多。

    吴港平:它是美元,因为它经济每一年的GDP还是蛮大,所以你看一下,GDP一年就可以解决了,欧洲这些国家,数字小,但是它本身每一年GDP还是很小的,有些已经很多很多年了,有些是几十年,怎么样具体到超额了也不行。

    记者:就是说美国自身的恢复能力可能比较相对好一点?

    吴港平:对。

    记者:那我们看其实在这次的债务危机当中,对于新兴国家尤其是对于像中国、印度这些新兴的制造业的国家,他们非常担心的就是欧美在解决债务问题的同时,有可能会造成他这批坏账也好、债务也好,转移到新兴国家,新兴市场的某些行业,像是热钱引发的房地产泡沫,或者这一类的问题,你觉得有可能吗?

    吴港平:这个债务是转来的,是谁投谁负责,所以你没有投它的、没有买它的债就没有问题,所以相信这个问题不在于担心这个债务转移,而是担心欧美的国家要是经济不好的话,金融危机以后,经济不好,自动会影响到全球,这个全球我们看到很多新兴国家,他们的经济发展在某种程度上,很大部分还是以出口带动的,影响到他们的出口,影响到他们本身的经济,因为大部分新兴国家,它内部的经济的数额还是不够大,现在中国已经好很多了,你想中国过去30年的改革开放,初期的时候整个经济的发展还是以出口为主,以外向投资为主的,我们才要现在提出来,就是我们增加国内的投资,增加内需,增加国内投资这部分,我们看看2008年还是蛮成功的。但是增加内需这部分,每一年我们还是要再说,因为这一个是要改变我们中国人一个消费的习惯等等,还是需要一个蛮长的时间。所以今年提,我在明年还会提,在后年还会提,这个是比较长远的一个话题了。

    记者:其实在中国来说,这30年是一个非常高速发展的这样一个态势,最近经济圈里头有这样一个讨论,就是说中国现在的速度是应该到了稍微慢下来的时间点了。中国经济增速稍微放缓这个命题有没有可能成立的?

    吴港平:中国的过去,你看过去十年,我们都在10.5%,要是没记错的话,是一个三位数的增长,再往下30年,我们不可能,也不应该还是用我们高速GDP增长的,因为再有这个期望是不对的,这肯定会做成我们很大的通胀的压力,我相信我们现在希望能看到的是平稳两个字,我觉得平稳是很重要的。

    在中国,因为中国我们人口很多,结构也很复杂,我们比较要平稳。所以温总理也说了,平稳较快地增长,什么叫平稳较快地增长,这个必须要不同时间做不同的调整,应该说我们比其它的国家有优势。因为我们国家的政策在贯彻方面还是比较一致的,可以用的手段相对来说也比较有效,可以有一致性,我相信这个。但是我们的经济增长是不能太低的,要是没有增长的话,只有1%、2%的话,是有很大的问题的。因为我们想我们每一年还是要创造很多新的就业的机会,我们每一年大学毕业的毕业生还要找到工作。所以为什么要平稳较快,我个人的感觉,少于5%的话,经济值会有压力的,会做成社会上一些不稳定因素的,但是我也不期望我们的增长要超过10%,所以我们希望一个比较平稳的,有高质量的一个经济的增长。

    记者:那这次达沃斯的主题其实就是说关注更有质量的增长,以及寻找新的经济增长点,对于寻找新的经济增长点这方面,以您的眼光来看,最有可能会在哪几个领域会有这样一个长足发展?

    吴港平:我很难说哪些领域,但是这一次我们也看到,有一个主题很重要就是创新,我们要改变的话,必须要创新,所以我们要增加新的增加点,我们要把我们的增长的质量提高的话,就是需要创新,这个创新我相信不是一个国家的问题,是一个企业的问题,不管大企业、小企业,你不创新的话,你就会出现问题,国家也必须要创新,不创新也会出现问题。我们可以看到过去十年,我们看看财富500强企业的这个更换的里面,有多少十年以前是500强里面的现在还在,有多少新的公司进去。

    我们可以看到不断在改的,你不创新的话,继续用你十年以前的方法的话,你肯定会撑不住的。我就举一个例子,你看这个照相机,以前的胶卷,现在还有人用胶卷吗?现在都是用这个数码相机了,所以这个改变也是很大一个改变。所以我猜有很多很多行业,包括这个复印机等等,我们猜我们从这方面去看的话,很多行业不创新的话,早晚会受到淘汰的,所以不单是一些工业性行业,服务型的行业也一样,一样都必须要创新。我刚刚跟招行的马行长开会,同样的,他们也不断在想办法在创新方面,让银行可以做得更成功。所以金融行业,我们的专业服务行业,都一样,都不断要创新的,因为客户的需求不一样的,所以我们也必须要跟着市场的改变去配合我们的工作范围等等。

    记者:我们看到安永在今年年中的时候,发布了一个有关于全球IPO这样一个报告,是说2011年可能是迎来了2008年危机之后又一个IPO这样的一个高潮。但是就是我们看到其实下半年,八月份以后欧美债务危机对于大家信心影响还是非常大的,您判断一下吧,这一两年之内,IPO数量上会不会有下滑的风险?

    吴港平:我猜现在这一段时间IPO市场相对来说比较困难。因为这个市场波动的太厉害的话,对这个新的企业,IPO定价相对来说比较困难,所以很多准备要做IPO的企业,把他们的计划要往后延一点。我的看法是这样,好的企业还是会很多人要的,所以这个企业最终还是要往这方面走,要做强做大,也是需要基金,这个基金不是自身的基金,市场里面也有很多基金,基金也在找企业,我相信他们要上市是迟早的问题。

    我的看法,今年不上明年上也一样。所以我觉得就是说,尤其是在新兴市场,我们需要的是比较有连贯性的一个方向,我们不差这几个月,市场有波动,基本上的改变,我相信新市场机遇是没有基本上的改变,还是应该说全球增长的亮点。

      记者:最后一个问题,您可能要比我们这些媒体人更能接近投资人这个层面的人,您在今年达沃斯论论坛中,跟他们交谈或者交流当中,有没有感受他们今年其实从整体上,他们的是认为就是说现在这个情况没有很坏,还是说对未来是比较担忧的,他们信心情况是怎么样的?

    吴港平:要是单是看信心指数的话,今年去看,跟两个月以前去看,可能有一点不一样,因为是从欧债危机出来以后,大家这个思想的波动,思想波动的越大,大家信心越不足,所以你可以看到大家对现在的情况还是担忧的,但是我刚才也说了,对中国这些中国这一类的新兴国家,我相信这个担忧相对来说,大家的担忧还是相对来说比较少,所以现在对新兴国家大家还是比较乐观的,但是对现在遇到的问题,大家都知道现在全球的一些问题,大家看上去还是有担忧的,从信心来说,这个信心是没有前半年那么好,但是对中国的信心大家是没有改变的。

    记者:其实在前一段时间CCTV中国辩论上面,骆家辉大使提出了一个意见,就是说中国现在是面临结构转型这样一个时期,全世界也是面临经济结构转型这样一个时期,您是否认同它这个观点?

    吴港平:中国肯定是结构上要调整的,我刚才说了,过去30年的做法,不能以后30年还继续用,但是应该说我们的结构的调整是在某个程度上,我们还是有可以比较充裕的时间,我觉得不是说马上要改,现在遇到一个不可以解决的问题我们必须要去做,但是有一点逼出来是有好处的,所以不能说不改。但是跟欧洲现在全球性的结构调整是不一样的,他们是跟这个需求必须要现在要去做,我觉得中国现在我们好好利用时间,我们不能拖,拖下去的话,我们会遇到同样的结构上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