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 经济台滚动新闻 >

[今日观察]全球经济寒冬再至(20110926)

发布时间:2011年09月26日 23:15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今日观察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DEDBDD7C5FA5412398219E7B4FADD458

    解说:金银大跌,全球股市损失超过10万亿市值,市场的恐慌是否已经失控?世界经济二次探底,是否近在眼前?《今日观察》汇集各方观点做出独家评论。
   
    主持人(史小诺):各位晚上好!欢迎收看今天的《今日观察》。在上一周,全球市场遭遇到黑色的一周,受到欧美负面消息的影响以及投资者对于全球经济的悲观情绪的驱动,在过去一周里全球股票和黄金、白银、石油等大宗商品出现了惊天暴跌,引发了全球市场上的一片慌乱。那么世界经济二次探底是否就真的在眼前?美元在近期和未来世界经济中的地位又应该怎样加以判断?我们将会就此展开评论。
    今天的评论员是马光远和刘戈。首先我们一起看一下上周以来全球市场上的暴跌情况。
   
    解说:美国处在经济衰退的边缘,欧洲经济活动正在萎缩,上周纽约市场充斥着悲观猜测,投资者选择抛售风险资产,股票、石油、金属全面下跌。

    英国富时100、法国CAC40指数,德国DAX指数,下跌均超过5%。

    美国三大股指,道琼斯30种工业股票平均价格指数,标准普尔500种股票指数,纳斯达克综合指数,周跌幅全面超过5%。

    上周,纽约油价最终报收79.85美元/桶,自8月9号以来,首次跌破80美元/桶的重要心理支撑价位,全周跌幅为9.22%。

    原油市场交易员和分析师普遍认为,油价下跌,主要原因在于投资者对全球经济担忧加剧。纽约商品交易所,黄金、白银、白金期货价格23号连续第二个交易日暴跌,交投最活跃的黄金期货12月活跃每盎司下跌101.9美元,收于1639.8美元,跌幅为5.85%,为8月1号以来的收盘价新低;黄金期价上周累计下跌9.6%,为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以来的最大周跌幅。

    在国内,北京菜百等商场,千足金饰品价格由432元/克降到419元,足金饰品价格由426元/克降到412元。

    记者在上海黄金市场发现,期货投资者对黄金十分谨慎,但是在现货黄金市场上,特别是一些金银币收藏市场上,投资热情依然稳定。

    上海黄金投资者:我觉得这个是很保值的东西,不可能跌的,做金融的很危险,现在没办法做,我以前做金融的,现在都没办法做。

    解说:资本市场波动震荡,而美元上涨动力在走强,上周,美联储议息会议公告,发布了对经济悲观的言论后,全球市场避险情绪弥漫,推动美元大幅度上涨,风险货币遭到全面抛售,欧元兑美元已下跌到1.35的重要支撑位,交易员判断,欧元兑美元此前的涨势告一段落,接下来,将以看空为主基调。

    再来看今天部分股市的收盘情况,东京股市日经225种股票平均价格指数下跌2.17%,收于2009年4月来的新低。截止收盘,沪指报2393.18点,跌幅1.64%。深成指报10328.5点,跌幅1.99%。
   
    主持人:我们看到的是市场上的一种表面的现象,就是暴跌,但是它背后传递出来一种情绪,就是说,投资者对于世界经济的前景不看好。

    刘戈(财经频道评论员):对,有一种恐慌的情绪,而且这种恐慌情绪呢,被炒家所利用,所以的话不断地放大,因为在开始的时候,市场上就传言说对冲基金的话,他们已经看淡黄金,那么有这样传言,那么加上美联储的这样一个消息,一旦发出来以后,那么最后整个市场就形成这种抛盘。所以的话,在国际市场上的这样一个黄金一跌,然后包括油价,包括其它的白银,尤其跌得更厉害。

    从5月份拉登被打死了之后,就大跌了20%,这一次又跌一下17%这样的跌幅,所以大家对于白银是不是像有些人在一段时间里头说的那样,价值被严重低估的这样一个说法,可能这样的一个说法就产生了怀疑,所以的话,现在已经跌到了就是今年年初的这样一个水平。所以的话,在整个的国际市场上来说,这种恐慌的情绪,目前来说的话,还是在蔓延。

    主持人:我们可不可以说这种心理情绪是特别互相传染的。

    马光远(财经频道评论员):我觉得用四个字来说目前的情绪“昨日重现”。2008年的在金融危机爆发以前,整个资本市场,整个大宗商品市场表现出来的暴跌的情绪,暴跌的表现,基本上可以说在上一周已经重演。

    你看黄金从最早的1900跌到1500多,白银从40多美金跌到现在,今天跌下来之后,只有26多美金,几个交易日跌去了40%,创下应该说近十个月以来的新低。

    那么再看我们A股市场,不出意外地跌破了2400点大关,而且整个我们看到,今天我看了一下全球的股市,全球所有市场的表现,你要看一下那个财经媒体的话,所有的快讯都在上讲在跌,跌了多少,跌了多少,我记得上午的时候,看泰国股市的时候跌了三点几,那到我们来做节目之前,我又看了一下跌了九点几,所有的亚太的股市,整个都在跌。

    所以我们看到说,这种暴跌本身也只有在2008年的时候那阵子看到过,那么今天我们说已经在资本市场上看了这种恐慌,那么这种恐慌有没有传染性,预示着是全球经济往下走的一个先兆。所以说这种恐慌背后,我们看到的不仅仅是一个说资本市场本身,大宗商品市场本身的一个调整,更重要的是全球经济会不会来第二次调整。

    主持人:那就这样一个大家很关心的话题,我们再来听一下网友他们是怎么说的,这位朋友说,“金价暴跌与美元近期的涨幅有着很大的关系,而黄金的跌幅大大高于美元涨幅,说明黄金目前处于弱势格局。欧洲债务危机仍然还在进一步恶化,如果欧元区明年采取降息的措施,那么美元指数还将会继续保持强势,那么黄金价格还将会持续走低”。他认为还会走低,这有可能吗?

    马光远:非常有可能,因为黄金来讲的话,本身它的价值还取决于就说实体经济跟美元的一个表现。

    主持人:对。

    马光远:那么美元怎么样表现,它会被动地做出一个回应,所以我认为目前,包括黄金、白银在内,这些价格怎么走,完全是一个被动的回应,谁也不敢预测说会怎么样,甚至跌穿1000美金的可能都是有的,都不可排除。

    主持人:好,我们再来看看这位朋友,他说“黄金股市的大幅动荡,可能是多国的央行在背后操作,使投资者在面临巨大恐惧之后,开始抛售黄金换现金,如果这样的行为导致世界经济二次探底,未来再想走出低谷是非常艰难的,各国应该考虑到此问题,及时制止央行的背后操作,或许能够稳定现在的黄金市场,这个比较偏颇。

    马光远:我觉得这个是很滑稽,阴谋论的一种,因为我们还得看实体经济。

    刘戈:不知道他是怎么估计出来的。

    马光远:我经常去讲,因为现在我们看到的统计数字是一些新兴市场在买黄金,而不是卖黄金,所以我不认为。

    主持人:对,黄金市场还是很红火的。

    马光远:我不认为就是各国央行联手搞一个阴谋,把黄金做下来,黄金从技术上有往下调整的这种必要。

    主持人:那争论是一直都存在的,究竟是哪些因素具体的影响到了我们投资者的这样一种信心,同时也是放大了市场上的一种悲观的情绪,我们接下来通过一个片子来梳理一下接二连三的一些利空的消息。
   
    解说:市场信心伤不起,经济衰退担忧在加剧。上周四,美联储出人意料地推出了一项新的经济刺激政策,计划到2012年6月,购入4000亿美元,剩余期限从6年到30年不等的美国国债,并通过出售等值的3年,或更短时间内到期的国债筹措所需资金,这种卖短债买长期国债的政策,被称为扭转操作。

    美联储希望,能为美国经济重新注入活力。同时,美联储在声明中说,美国经济面临巨大下行风险,就业市场复苏速度将非常缓慢。

    再来看欧洲,债务问题愈演愈烈,一边是希腊政府债台高筑,几近断粮,另一边是标准普尔公司,将意大利主权信用评级下调,而且前景展望为负面,对于形势本已紧张的欧洲来说,这个消息可谓是雪上加霜。

    此外,欧元区9月份,采购经理人指数,2年来首次跌至50以下,显示欧元区制造业萎缩,而欧洲最大的经济体德国,采购经理人指数降到26个月来的最低,投资家乔治•索罗斯表示,欧元区当前面临的危机比2008年时的金融危机更为严重,欧元区各国应建立统一的财政部,采取一致行动,解决危机。

    在全球金融和经济动荡加剧的阴影里,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年会24号闭幕,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拉加德表示,全球经济已进入新危险阶段,世界需要立即行动,共同行动。

    拉加德(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正如维克多•雨果的一句名言,巨大的灾难蕴含着这样的美妙,它使陌生人之间产生兄弟般的情谊,而我们不是陌生人,不仅如此,我们因一个共同的使命走到一起,我们是同一个组织的成员,我们都为国际大家庭服务。

    解说:世界银行行长佐利克也呼吁,欧洲和美国的决策者们,应尽快采取行动。

    佐利克(世界银行行长):欧洲和美国如果不能做出决策性行动,可能将会震动整个全球经济,使发展中国家的运行偏离轨道,发展中国家是当今世界经济发展的引擎。

    解说:解铃还须系铃人,正如佐利克所言,由发达国家制造的危机,从根本上讲,要靠发达国家解决。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呼吁,主要发达国家应尽快出台明晰可信的中期调整战略。提振市场信心,抵制贸易保护主义。

   
    主持人:我们看到现在的世界经济确实是不容乐观,欧债危机,然后美国的经济复苏乏力,好像这种情绪蔓延得挺广的,在整个世界。那么有专家认为,现在的现状,有点像2008年的世界金融危机的现状,有人说比那个时候可能更严重,两位观点怎样?

    刘戈:那个时候可能因为更突然吧,那么所以的话,很多人没有心理准备,所以的话,表现出来心慌失措。但是现在呢,虽然大家有一定的思想准备,但是问题的严重程度的话,应该说不亚于在2008年年底的时候。

    因为2008年金融危机以后,美国的货币政策,那么现在就搞了两轮量化宽松,实际上相当于对美国的经济体注射了两针的强心针,对吧。但是第二轮强心针的时候,你看相当于边际效益递减。效果不明显的话,第三针要不要打,现在也就成了问题,那么现在的话,你决定说第三针不打了,那么对于投资者来说的话,信心彻底就没了。

    主持人:有那么严重吗?

    马光远:在我看来,这一次我们所面对的危机,并不亚于2008年,而且我们看到索罗斯已经发出很明确的信号,也就说他认为会比2008年要更加严重。所以我觉得对于这些权威人士的这么一些判断,市场不可能置之不理。也就是说,它对我们全球经济未来究竟预示着什么,他们的说法是有权威性的。

    那么而且到现在为止,我们看到欧洲对于怎么样应对主权债务危机,甚至包括怎么样来避免希腊违约。到现在为止,已经炒了一个多月了,但是没有拿出一个方案。我们现在来看的话,比如说,一旦9月29号,希腊真的说,我们说拿不出一个切实可行的方案,那么让他安乐死,让他就去违约的话,那么一旦违约以后怎么办,欧盟没有拿出方案,那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也没有,世界银行也没有。那么如果说,我们说病如果你查清楚,但是你开不出药的话。

    主持人:开不出药方来。

    马光远:这个是非常可怕的。

    刘戈:对。

    马光远:哪怕我们说之前,你比如说,08年的时候,现在很多人反思2008年的时候说,2008年我们是不是一场医疗事故。也就是说,我们是不是把药开错了,或者说药开的量过大了,但是现在我觉得你开错一副药,可能有时候还能迷惑整个市场,让大家感觉到……

    刘戈:对,也许这针下去就好了。

    马光远:你看打了一针吗啡以后,结果不疼了,觉得很好,但是现在大家最恐慌的是什么呢,居然没有一个机构能拿出一个药方来,大家在讨论什么,你看整个欧盟在讨论什么,欧盟在讨论怎么样来发行欧元债券,这个根本不现实。为什么呢?我们知道整个欧盟,它没有它共同的财……

    主持人:财政部,就不像美国那样。

    马光远:没有财政部,那么你怎么可能去发行欧元债券呢。所以市场认为,现在的欧盟也好,还是整个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也好,都是非常不负责任的,不负责任到一个什么程度,大家都在探讨根本跟救助这个危机无关的一些问题。所以我认为一方面是市场在恐慌,另一方面市场在抗议。

    第三个,我觉得情形比我们预计得要严重。也就是说,如果真的重现2008年的经济再一次陷入衰退的这种情况的话,这个可能性在增加,我以前认为这是个小概率事件,现在我认为,最起码来讲的话,你不能说它是小概率。

    主持人:在刚刚过去的这一周,全球市场的大幅跳水,让人们对于世界经济未来的走向产生了一些怀疑,那么怎样让世界经济在一些比较好的办法的支撑下,能够良性循环,健康起来。同时,中国经济是否会受到很大的影响?稍候回来和两位评论员继续探讨。
   
    解说:美元强势称王,市场悲观情绪不断聚集,全球经济衰退阴影会否拖累新兴经济体?《今日观察》正在评论。
   
    主持人:欢迎继续收看今天的《今日观察》,今天我们继续和大家来探讨全球经济是否会二次探底的这样一种可能性。那么上一周的市场上的行情,让大家对于世界经济有一种悲观的情绪,最近一段时间,经济界内的很多的专家和学者,也是发表了各自不同的观点和看法,我们一起来听一下。
   
    解说:国家发改委对外经济研究所研究员张燕生表示:

    张燕生(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对外经济研究所研究员):如果相互之间推卸责任,那么它可能就会真是像多米诺骨牌一样,一泻就倒下去了,那么它的连带反应的话,一定会把全球再次带进衰退,但如果国际社会能够共同伸出援手,来稳定信心、稳定预期和稳定市场,希腊的主权债务危机就可能会打住,就可能会出现随着经济的复苏,然后一步一步从谷底里走出来。

    解说: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副所长何帆表示,美国欧洲的经济,短期内出现强劲复苏的可能性越来越小。

    何帆(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副所长):到现在为止,关于欧洲的债务问题,各国之间还没有真正达成一个非常有效解决的方案,如果欧债的危机由于措施不当,最后引起来危机的蔓延,那有可能会引发比2008年雷曼兄弟(银行)破产更大的破坏性,所以对世界经济未来出现下行的风险是不能掉以轻心的。

    解说: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教授姜国华表示,当前世界经济前景越发显得不够明朗。

    姜国华(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教授):经济总会有波动,尤其是我们经过前面2009年金融危机以后,还没有完全找到正确的方向,经济可能再一次相对下滑,但是关键是说,到底这个底有多深,整个社会我觉得前景可能需要几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再回到高速增长的轨道上。

    解说: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表示,当前银行业是否会陷入新的危机,显得格外关键。

    连平(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银行业)这个是导致发达经济体全面衰退,甚至于引起世界经济整个衰退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银行业是否陷入危机,最要紧的一个就是欧债是不是在未来一段时间当中会违约,比如说像希腊、意大利,真的出现违约的状况的话,那有可能就把欧洲的银行业拖入一场新的危机,从而对全球的经济带来非常大的震动。
   
    主持人:其实我们应该还想得起在去年年底的时候,欧债危机爆发的时候,我们栏目也是曾经做过节目,但是当时感觉好像没有想象得那么严重,但是我们现在看到这个蔓延的程度还是挺深的,但是这种状况发生了以后,像刚才我们说到欧盟、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都没有拿出更好地办法,是不愿意开这个药方呢,还是说确实是没有力量?

    刘戈:拉加德自己的话说,就是各国政府的弹药已经用尽了,拿不出来更多的办法,的确也是这样,你看就是在金融危机的时候,刚爆发的时候,那么相当于一个抢救,那么我有ICU,也有急救室,那么平时的话,这样的一些日常化的,已经约定俗成这样的抢救措施,我的起搏器,我的强心剂,我用了以后的话,它是可以保证人在,就是肌体在某一段时间里头存活的。

    但是现在已经进入了相对稳定期,那么现在如何让他“坐”起来的问题,这个问题的时候,他的难度就要比抢救的时候要难的多,而且的话,关键就是说我们在抢救的时候,可能对于后面所面临的……

    主持人:重视程度。

    刘戈:这种问题复杂性,考虑不够。

    马光远:关键是,我觉得要别人救他的话,首先得自救,但是现在我没有看到说,整个欧元区,没有看出拿出哪怕一点点的诚意来进行自救,你比如说现在老是讲说。

    主持人:希腊不是也在紧缩措施。

    刘戈:有限,有限。

    马光远:希望让中东国家来救,希望中国来救,希望新兴市场来救,但是自救,我们看到,比如说以希腊为例,对吧,我们说,以前比如说,一个当红的明星,他可以过很奢侈的生活,但是现在你已经退出一线了。

    主持人:就得勒紧裤腰带。

    马光远:你整个生活已经水平下降了,那么你。

    刘戈:也应该下降了。

    马光远:勒紧肚皮,你得勒紧肚皮,但是他是不愿意的,那么这个希腊本身不愿意紧缩自己的生活,希望借债来度日,但是别人跟你借钱的话,你又还不起。

    主持人:对。

    马光远:那么整个欧元区的这些国家,有些情况不错,比如说德国,那么有些情况又比较差,这些好的国家,不愿意说,我现在还要拉着你一块来过。

    所以我认为,需要全球来进行拯救,但是最关键的是首先要救自己。也就说无论是希腊也好,还是整个欧洲,已经处于危险边缘的这些国家,包括美国也好,那么都必须像2008年一样,大家坐到一块来,谈一下,来承担起各自的责任。那么如果说,现在还每个人都在打自己的小算盘,甚至想算计别人的话,我想那么最终肯定是回到2008年,甚至比2008年要更糟。

    主持人:这样听起来,首先得自救才可以。接下来我们再来听一下网友们的观点,这位朋友说“从世界经济整体来讲,当前经济增长明显强于金融危机最严重的时期”。他认为比2008年要好一点,“目前全球经济增长只是放缓,远远还没有达到衰退的这样一个程度。因此,世界经济增长将低于预期,但是不会二次探底,而美日欧经济放缓将通过贸易、汇率等”多个渠道影响到中国。”他认为还不是那么的严重,这位朋友的观点,但是可能会影响到中国。

    这位朋友“云落枯砂”,他说“由于缺乏利好的消息,市场预见信心不足,近期股市或将继续走低。欧元市场债务危机持续恶化,此时正渴望像中国这样的新兴经济体来救市。事实再一次证明,世界经济依靠单一的美元流通体系是不稳定的,此时正是我们积极推广人民币离岸贸易的好时机。”这个说法可能还是有一定道理。

    那目前世界经济的这样一种状况和走势,对于中国经济的影响会有多大?我们应该做些什么此时此刻?

    刘戈:那么现在按马老师说的,他们一方面现在来说,不愿意放弃过去的奢侈的生活,但是呢,现在如果他们真的被迫放弃这种生活的话,对我们的经济还是有影响的,因为毕竟中国的出口的产品,大量销往欧美,那么如果他们的消费行为发生变化的时候,又是对我们的就业和我们经济发展是一次考验。  
 
    马光远:我觉得这次的欧洲主权债务危机,事实上给了中国又一个机遇,我不认为这是挑战大于机遇,我认为是机遇大于挑战,别当人的脚步慢下来的时候,我们可以自己喘一口气,可以跑得慢一点,但是解决我们自身的问题。我们这么多年老在讲,要从外需转向内需,要转变经济发展方式,要撬动中小企业,那么我觉得欧洲主权债务危机,他们当解决他们自身困难的时候,我们完全可以静下心来,来把我们的中小企业做大,把我们的内需搞起来,把我们的转变发展模式这么一个重大的战略课题,放到日程上来,所以我认为,欧洲主权债务危机,对于我们来讲,是机遇远远大于挑战,我们无需再通过4万亿等等的手段来搞刺激经济,我们无需……

责任编辑:刘岩

热词:

  • 全球经济寒冬再至
  • 今日观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