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 > 经济台滚动新闻

[经济与法]临终关怀医院的“是与非”(20110928)

发布时间:2011年09月28日 20:5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经济与法 | 手机看新闻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channelId 1 1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2010年1月17号下午,北京一个叫吴兵的人接到嫂子打来的电话,叫吴兵马上赶到医院来,说吴兵的母亲谭淑兰出了严重的状况,当她来到医院后,却被自己所看到的景象惊呆了。

  吴兵说,我才发现里边已经溃烂的很深,大概有2、3公分那个深,而且都已经溃烂到骨头了。

  吴兵告诉记者,这些创口是在自己的母亲身上发现的,而且不止一处。吴兵说,把这几个疮面都打开,结果同样的问题。吴兵的母亲已经70多岁了,看到老人褥疮溃烂的这么严重,吴兵心里特别难受,可吴兵的母亲怎么会弄成这样?事情还得从头说起。

  吴兵说,自己的母亲患有老年痴呆症,生活处在半自理的状态下,由于自己工作忙,一直伺候母亲的保姆辞职回老家,吴兵就想找一家养老院能够照顾老人。

  吴兵说,然后和我两个哥哥、嫂子一商量,然后我们想是不是能够找一个好一点的那个敬老院,我们当时想的是找一敬老院去把妈送到那儿是不是更好。可是,看了好几家敬老院,不是条件不行,就是价格太高,正在发愁的吴兵偶然间在网上看到一则广告。吴兵说,就被它这广告还挺吸引了,因为它的宣传,那个首先是说什么生命关怀,旁边还有病人,还有护工,还有医生,还有护士,相对来说我妈是更安全一点,然后护理得更好一点,然后互相之间也有一个监督。2009年10月24日,吴兵把母亲送进了北京万明医院,虽然每个月2500多块钱的费用对于吴兵来说并不低,但是只要老人能够安享晚年,这比什么都强。一个多月后,吴兵像往常一样探望自己的母亲,可这次却发现老人有点不对劲。吴兵说,进到房间之后,我就看她躺在那地,然后裤子是没有提到腰,提腿根,在拧着躺着那个位置,然后表情很痛苦,就是嗷嗷的在叫唤。看到母亲疼得这么厉害,吴兵赶忙去叫护工。吴兵说,我说我妈怎么了?她怎么这样了?然后护工说的,在前两天的晚上,然后她曾经摔倒过。第二天,吴兵带着母亲来到了大兴中医院看病,拍完片子,结果让吴兵大吃一惊。吴兵说,医生一说结果我当时就傻了,就是等于这个大胯骨骨折了,而且那个时候送去的时候还用一个小轿车送去的,把老太太塞进去的时候,嗷嗷叫,抬出来的,嗷嗷叫。非常痛苦。情况比预想的要糟糕的多,吴兵不敢耽搁,立刻和家人把老人送到了北京市朝阳医院。吴兵说,当时就收到骨科准备做手术了。不幸中的万幸,吴兵的母亲手术十分成功,住了不到20天的院就可以出院了。可让吴兵一直十分气愤的是,母亲摔倒这件事,万明医院并没有通知她,要不是自己发现地及时,还不知道老人要遭多大的罪,可没人知道,老人遭的罪才刚刚开始。吴兵说,护工自打我妈摔倒了之后,就没有跟医院反映过,然后医院的医生、护士也没有发现,也没有给我打过电话,我没有接到过他们通知。是我自己发现的,而且这个中间已经有两天的时间了。吴兵说,对于母亲摔倒没人通知她这件事,自己并没有深究,只要老人平安无事比什么都强,在出院的当天,吴兵又把母亲送回到万明医院。吴兵:从朝阳医院出院的前一天在那个护士给换药的时候,我看我妈的那个就是骶尾部,有那么大概是2乘3(平方厘米),或者是3乘3(平方厘米)大小那么一个,就是表面已经破皮了,就算咱们所说的褥疮。吴兵告诉记者,老人在朝阳医院住院时,身上有一块10厘米见方的褥疮,只是表皮溃疡,并不严重,为了让母亲早日恢复,吴兵专门买了治疗褥疮贴,并叮嘱万明医院的工作人员一定要照顾好老人。

  吴兵说,一再的嘱咐护工回去要按医院的要求,两小时一翻身,每天要给伤口清洗,然后增加一些营养在2010年1月17日的下午,吴兵的嫂子来到万明医院看望老人,才发现老人的褥疮已经变得十分严重。后赶来的吴兵更是大吃一惊,本以为母亲的褥疮早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怎么会这么严重?之前竟然没注意到。吴兵描述,我每次去的时候我只是问问护工我妈的伤口情况是什么样?她说你看这表面都是结了痂了,然后那个挺好的。没有什么问题。

  解说:按照吴兵的描述,万明医院的工作人员在处理母亲褥疮时,只是在创口表面抹了些碘酒,而自己买的褥疮贴只用了一片。但看到母亲褥疮表面都已经结痂,吴兵也觉得恢复得差不多了,而实际上,情况却非常糟糕。吴兵讲,她说的那个你看抹完药以后很快就结痂了,你看何必捂着它,捂着它不容易好,实际上她不知道你抹完了那碘酒之后,它表面上是很快结痂了,但是它里边在溃烂,但是从表面上是一点看不出来的。吴兵说,每次到医院,母亲的褥疮面都是拿纱布蒙上的,自己根本就没想到会溃烂得这么厉害,吴兵立刻与万明医院进行了交涉,医院表示已经聘请了专家为老人进行治疗,可在1周后,吴兵却接到万明医院要求老人转院的通知。吴兵说,医院商量,是不是怕我妈那个万一严重了死在他们医院呢?到时候他们也没法交代,然后就商量说的是不是通知家属转院。吴兵顾不得和万明医院理论,赶紧把老人送到了北京市朝阳医院的急诊室。吴兵说,医生当时就告诉我们这病人随时有生命危险,然后一旦发起高烧就会引起败血症,然后就是后果就肯定很严重。在急诊室观察的第二天,吴兵的代理律师给万明医院的院长郑吉龙打电话,告知老人需要转到别的医院。

  电话录音: 姚志伟:您听着啊,我跟您说,现在非常紧急,这老太太现在已经开始发烧了。就是来的时候,医院(朝阳)说送来的太晚了,而且非常的严重,//随时有生命危险,医院是这么跟我们讲的,现在医院说立即转院,他们已经治不了了。交纳的5000元押金现在已经基本上差不多了,可能还剩1000来块钱,你们得派人过来送钱来,给我们转院郑吉龙:那以后钱,所有的钱都是万明医院自己出吗?你们认为?姚志伟:那当然了,这是医院给我们造成的。郑吉龙:我觉得这不可能。姚志伟:我们送你们医院的时候是活蹦乱跳的一个人,现在到这种程度是你们万明医院造成的郑吉龙:你有什么事,我们是到此为止了,我们的服务到此为止了.行,我现在就问你一句,你们派人送,给我们转院,你现在来不来?不可能,你们转来转去,钱都得我们管了,你们转到国外去也得我们管了?当然了,你们造成的,我说不可能的.吴兵一家人认为老人在万明医院出的问题,万明医院应该垫付老人全部的医疗费用。2010年1月25日,吴兵的母亲谭淑兰老人被转到武警北京总队医院治疗,同年3月7日去世。

  吴兵说,他整个的护理过程问题也太大了,他们从领导的不重视,从护工的无知,再加上医生和护士的不负责任。就导致了一个老人从走着进了医院,然后到摔伤,再到褥疮这么严重。前后只用了3个月的时间。然后到死亡也不过4个多月的时间。你说作为我们子女的绝对绝对接受不了这种现实。吴兵告诉记者,在母亲第一次因骨折住院时,万明医院垫付了2万元的医疗费,这一次住院也拿了5000元钱,可对于之后的治疗费用就再也不管了。吴兵本想把母亲送到万明医院本来是让老人安享晚年的,谁知道,只在医院住了3个多月就发生了这么多事情,她认为,从老人住院摔伤,到只有一处褥疮发展到4处,再到褥疮大面积溃烂,直至老人病逝,这一切的后果都是万明医院护理不当造成的。吴兵说,当时在进入万明医院时,是交了1对2的费用,也就是1个护工护理两个病人。可在实际的护理工程中却不是这样。吴兵说,我去给我妈送尿片,结果发现她那屋里头多了一个婴儿,//又过了几天我再去的时候就变成两个婴儿了。两个大人弄一个孩子都有点手忙脚乱,何况一个人她要护理两老人,再加两个有病的婴儿呢?吴兵说,万明医院不但在护理上不负责任,在医疗处置上也做得非常不专业。吴兵讲,自从我妈到了这个医院,然后包括到最后褥疮很严重了,但是我没有见过一张化验单,包括是血常规也好,还是尿样也好,从来没有做过化验。记者:那没有比如说约定一下双方应尽到一个什么的义务?吴兵:口头上说的,一对二是多少多少钱,住什么样的房间,然后护工和他们生活在一起,然后到时候有什么医生和护士,会查房。

  吴兵告诉记者,万明医院不论是医疗和护理的软硬件都很不到位,之前也发现了这一点,但一直都忍着,主要是怕说出来后,医院的工作人员对老人态度不好,那么,万明医院到底是一家什么样的医院?我们栏目的记者了解到,这其实是一家临终关怀医院。
  万明医院院长郑吉龙说,我们从成立开始一直都是从事的是临终关怀,批文也是临终关怀医院。记者:接收什么样的病人或者是什么样的人来到这个医院的呢?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医院。

  郑吉龙:凡是选择我们医院的病人都是在其它这个大医院诊断明确,不能根治,根治无望的晚期病人,到了生命晚期,可以选择我们。郑院长告诉记者,万明医院是一家临终关怀医院,所收治的病人都是医治无望后,来到万明医院,由医院提供各种服务,让这些病人走完生命中最后一程。郑吉龙说,我们提供的是生理关怀加上心理关怀,生理关怀主要我们提供这个生活照料,我们是三位一体的,大夫、护士、护工三位一体。这里面最多的工作还是这个生活照料。郑院长说,万明医院虽然设有医师和护士,但是由于医院自身条件主要是临终关怀,更多是生活照料,并不具备完善的医疗条件。万明医院院长郑吉龙说,好多病人都是已经放弃了对本身疾病的医疗,就哪怕是大医院他也治不好,才选择了我们,这是一个前提条件,那么假如说选择了我们医院入住以后,他想继续治疗,那么我们本身没有这个条件,他还是应该转院的。据郑院长说,他曾经对吴兵和她的家属说过这些情况,但是吴兵不同意转院,另外吴兵的母亲在刚来医院的时候,身体状况已经不好。医院为了照顾她已经很尽力了。

  郑吉龙讲,当时的一对二的情况下,我们的护工又是晚上陪住在这里,陪住在里边,因为谭淑兰的这个工作量比较大,比较特殊当时,我们整个医院的护理工作都倾斜,向谭淑兰倾斜。

  郑院长还告诉记者,谭淑兰的褥疮不是在万明医院得的,而是当时老人骨折后,在朝阳医院做手术后卧床得的。后来在万明医院期间加重,至于为什么褥疮会发展得这么严重,郑院长这样解释。郑吉龙说,按照我们的护理规范去护理,发现了她怎么着都好不了,而且在往下发展,我们控制不了,其他的患者都能控制的了,她这个控制不了,后来我们就分析这个,可能是因为她自身的原因,她有在朝阳医院这个诊断,它大医院一进去就是好多化验什么都能进行,它那边提供的资料看的有十多种疾病。对于万明医院的说法和否认,吴兵一家人很难接受,2010年1月29日,吴兵一家人来到万明医院,要求复印自己母亲的病历,并现场封存,可却被告知,病历找不到了。

  现场:今天这病历逃不出这医院?我们今天来干什么来了?病历肯定能找得到,首先,也没人做手脚,我们看怎么这么难啊,做没做手脚我们没说。吴兵说,他们就来回来去楼上楼下找,说的不知道放到什么地方,实际上他们很明白放在哪。就这样,过了大概40分钟,吴兵母亲的病历找了,可吴兵一看到病历后觉得非常蹊跷。 母亲最初住进万明医院时并没得褥疮,怎么会在病历上出现了褥疮的记录了呢?吴兵说,我当时都觉得特别纳闷,这个腰骶部可见3乘5(平方厘米)大小的褥疮,而且这个我妈摔伤是在入院之后的大概30多天。也就是说朝阳医院的护理记录里边,在褥疮这一项都表明了是没有褥疮。吴兵告诉记者,去万明医院封存病历是为以后诉讼保留证据,怕医院改动病历对自己不利,没想到还是发现了蹊跷。2010年4月吴兵和两个哥哥将北京市万明医院告上北京市大兴区人民法院, 7月,案件一审审理就有了结果。

  北京万明医院在谭淑兰住院期间未尽严格护理职责,且在谭淑兰二次入住万明医院后,褥疮病情恶化,对此万明医院对其护理不当应承担相应的过错责任。谭淑兰的死亡主要原因是其自身疾病发展的结果,万明医院对其护理不当应承担的过错责任为次要责任,责任比例为30%。扣除万明医院已经垫付的25000元,被告赔偿原告医疗费、死亡赔偿金、精神损害费等共计40339.24元。

  一审判决结果出来,吴兵一家人表示不服,2010年8月上诉到北京市一中院,一中院在一个月后作出裁定,撤销一审判决,发回重申。可是在重审期间,法庭执证时,出现了意外,吴兵母亲在万明医院的病历丢失了。吴兵说,他们被告却说他们的病例丢了,然后除了档案袋之外里面还有两页,剩下的17页找不着了。郑吉龙说,那个病例原件我们拿回来了,拿回来因为这个官司还在打,跟这个其它病例不一样,其它病例是这个要有办公室统一封存,这个病例当时没有封存就放在这个医生办公室,时不时地大家来讨论。尤其那个写答辩的时候,上诉的时候我们都要拿过来看一下我们才能写出我们的答辩,但是莫名其妙的,我们想再次提供的时候,这个病例就不翼而飞了。郑院长说,谭淑兰的病历虽然少了大部分,但之前曾经在法庭上出示过,另外郑院长认为临终关怀医院的病历,其作用并不重要。郑吉龙讲,我们的性质你考虑到了吗?我们的性质就是拿你个病例,也证明不了什么问题明白了,我们这案例只能拿护理记录来说明问题,而且事实这么清楚,你非要咬住这个干什么?

  2011年5月11日,北京大兴法院作出判决:医疗机构违反医疗卫生管理法律、法规,过失造成患者人身损害甚至死亡的,应承担民事责任。万明医院未尽保管病历之义务,致使谭淑兰的病历资料严重缺失,最终导致其医疗行为与谭淑兰死亡结果之间的因果关系不明或有无过错无法认定,万明医院应承担相应的损害赔偿责任。判决被告北京万明医院赔偿原告吴兵、吴军、吴杰医疗费、死亡赔偿金、精神损害费等共计220667.8元。郑吉龙说,不正常的丢失,这跟我们隐匿,不提供有什么关系?而且报案了已经?报案了你得等等这个报案的结果才行。那家属偷了,偷走了假如说,那你给我们这么判,不冤死我们吗?

  判决结果出来, 2011年7月,万明医院上诉到北京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同年的8月12日,一中院二审结果判决,维持原判。在采访的过程中,郑院长一再向记者强调,他们办的是临终关怀医院,从事的是临终关怀事业,来到这里的病人都是医治无效的人,家属应该对这里的医疗条件和病人去世有心理准备,那像这样从事临终关怀服务的医院究竟该具备怎样的医疗条件呢?吴兵又清不清楚呢?吴兵说,我觉得这个环境倒不是特别重要的,关键是这个人与人之间他怎么对待老人,怎么去照顾她,然后她们这些制度,怎么更适合我妈在那儿去度过晚年,然后我们也就相对来说要放心的多。郑吉龙说,目前国内没有对临终关怀一个准确的定义,卫生局也没有这方面准确的规范,卫生局在审批的过程当中,基本上参照了一级医院的标准,在一级医院的标准上,也参考了养老院的规范来有所通融。我们这个医院在这种背景下申请下来的。 郑院长告诉记者,他们的上级主管部门是当地卫生局,当时申办的时候没有专门的标准,只能参照一级医院和部分养老院的标准进行审核而且也必须拿到卫生医疗许可证才能申办下来。虽然也叫医院,一些基本的诊疗行为,例如打针、吃药、开处方也是由具备医生或护士资质的人来完成的,但这里来的主要是一些医治无望、生命垂危的人,他们更多提供的是生活上的照料和一些基本的医疗服务。关于临终关怀医院,记者也向北京市卫生局进行了咨询,得到的答复是目前尚无明确的法律条文规范临终医院的标准,对此记者采访了有关专家。中国卫生法学会常务理事陈志华说,尽管我们现在经常谈到临终关怀医院这个词汇,但实际上你很难在一个医院的正式的名称当中见到某某临终关怀医院。那实际上我们仔细的去审查就发现,在它的诊疗科目里面包括有临终关怀, 那么临终关怀的目的它不是为了治病,它最终的是要使一个人,就是临终的人,一个患者他能够非常无痛苦的但是尊严地去离开这个人世。陈理事告诉记者,目前在我国有些大医院专门设立了临终关怀科,还没有专门叫临终关怀医院的,只是一些医院在提供临终关怀服务而已中国卫生法陈志华说,到目前为止,就是关于临终关怀医院的专门的法律规范,我们没有见到过。这类机构它的医疗的行为如何进行规范,我们可以从它具体的服务的项目来进行考察,那么正如我们刚才所说一样,它提供的是护理的服务,那么在我们相关的一些法律法规或者说是卫生局、卫生行政部门它的一些部门规章当中,有相应的规定,在理解这个设立的标准和相应的规范的时候,我们首先把它当做是一个医疗机构,那么它如果符合了医疗机构设立的标准,那么它就是合法的。陈理事说,虽然目前临终关怀医院目前尚无专门的标准规范,提供的服务也有别于其它医院,但基本的医患关系还是没有改变,适用于目前处理医患关系的法律法规。更重要一点,临终关怀医院和常说的养老院有本质上的区别。陈志华介绍说,顾名思义,养老院它的这个地方它主要的目的是养老,那么临终关怀医院它是什么呢?它是对这些临终了的人,即将临终的人对他进行关怀,这是我们顾名思义来讲。也就是说你养老的人不一样临终,这两个没有必然的关系,第二个,在(于)它们的审批机构是不一样的。养老院是由民政行政部门来审批的,就是我们说的民政局啊,民政部来审批,但是我们所说的临终关怀医院它是由谁来审批呢?它既然是作为医院,它就由卫生行政部门来审批。

  临终关怀医院和养老院有着本质的不同,在采访时,吴兵也一直问记者,到底什么是临终关怀医院。在本案中,双方连一份正式的合同都没有签订,只有一份简单的入院须知,很多东西都是在口头。很重要一点,我们要把临终关怀医院和养老院区分开,要把临终关怀医院和普通医疗机构区别开,建立一种合同关系,首先要清楚合同的对应方是什么情况,提供的服务是什么,双方的权利、责任和义务都是什么?这样才能准确地判断,避免一些纠纷。

[经济与法]临终关怀医院的“是与非”(20110928)
channelId 1 1 2 69B8F5D6799349ce8BFABF78EBFE5F74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搜索更多 经济与法 临终 的新闻

860010-1114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