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 经济台滚动新闻 >

[今日观察]给小微企业开“小灶”(20111013)

发布时间:2011年10月13日 22:45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今日观察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F263ECA12CB54cb68889F03BBAA722F1

  解说:中小企业频频告急,减税降费,疏危解困,政府政策纷纷出手,不良贷款可以容忍,中小企业困局如何化解?《今日观察》正在评论。

  主持人:(王小丫):这里是正在播出的《今日观察》,欢迎各位的收看。最近一段时间,沿海部分地区发生的一些现象,比如说企业倒闭了,老板跑路了,也就是逃走了,这样的一些现象让中小企业的生存的问题,再度成为舆论关注的热点。那么针对这些问题,国务院昨天出台了一系列的政策,将从金融、财政、税收等各个方面,支持小企业的发展。其中,有这样的一条政策特别引人注目:适当提高对小型企业贷款不良率的容忍度。那么这个容忍,容忍的是什么?不良贷款的容忍度又能够提高到什么程度呢?今天我们将就此展开讨论。

  两位评论员,一位是马光远,另外一位是刘戈。那么我们首先要来了解一下,在国务院出台的新政里面,关于容忍度是怎么样的一个说法。   

  解说:政府支持小企业发展的新政策里面,"容忍度",成为了最引人关注的一个词。

  在此次国务院发布的支持小微企业发展的金融政策措施中,第四条是这样写的:

  "对商业银行发行金融债所对应的单户500万元以下的小型微型企业贷款,在计算存贷比时可不纳入考核范围。适当提高对小型微型企业贷款不良率的容忍度。"

  "不良贷款率",是金融业评估资产安全的一个重要指标。指的是有收回风险和无法收回的贷款,在金融机构所有贷款中所占的比重。这个数字越大,也就说明金融机构发放的贷款,收回的风险越大。

  根据银监会的数字,截止到去年底,全国商业银行的不良贷款率是1.14%。而到今年4月底为止,银行业金融机构的小企业贷款余额是9.45万亿元,占全部企业贷款余额的28.8%。其中不良贷款余额2395亿元,不良贷款率为2.61%。虽然高于平均的不良贷款率,但仍然处于一个较低的水平。

  而新政策的发布,意味着2.61%这个数字,将被容许适度提高。这对所谓的"小微企业"将是一个利好。按照工信部制定的标准,对于农、林、牧、渔业来说,营业收入50万元以上为小型企业,以下为微型企业。对于工业企业来说,从业人员20人以上,且营业收入300万元及以上为小型企业。从业人员20人以下,且营业收入300万元以下为微型企业。

  在国务院这次发布的新政策里,还有其他鼓励中小企业发展的内容,包括:加大对小型微型企业的信贷支持;清理纠正金融服务不合理收费,切实降低企业融资的实际成本;提高小型微型企业增值税和营业税起征点;减免小微企业部分贷款税费,延长部分相关减免政策期限,以及进一步清理取消和减免部分涉企收费等等。

  主持人:刚才我们在小片里头了解了容忍度的一些具体的内容,那么容忍度这个词出现在国家政策的这个文件当中,可能还不太多见,所以首先要请两位评论员来解读一下,这个容忍度的含义是指什么?   

  刘戈(财经频道评论员):其实我们国家一直对金融行业,尤其对银行它的风险有最严格的监管,所以有4大类23个指标来控制银行的风险,那么其中,对于它的不良贷款率的容忍度这是一项。另外呢像资本充足率等等的这些都是对于银行的,它的金融安全的这样的一个监管。

  但是这样的一个监管,那可能导致一般银行来说的话,它都有一个趋向,就是说,如果它要是把这些贷款放到那些大的项目,大的企业来说的话,更安全,更有利于它能够拿到比较好的这样的一个指标,这样的一个数据。

  所以的话,现在我们会议上提出了,尤其第4条,细化小型微型企业金融服务的差异化监管政策。实际上也就是说,如果银行对小型、微型企业,如果你贷款比较多,贷款的质量也比较高,那么这样的话,我可以给你一些特殊的政策。

  比如说一个政策呢,就是说你的开设网点的审批我可以放宽,你可以更多的在城市里头成批的来开办自己的网点,这是一方面。

  另外的话,就是一些指标上,我可以降低你的要求,比如说以前你必须要达到75分,现在好70分也可以,只要你对中小企业,对小微型企业有更多的贷款。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一方面我们的政策是要督促那些银行有更多的款,或者有更多的机构,有更多的方式来对小微企业来进行贷款。

  同时的话也出台这样的政策,也就是说,容忍率为代表的这样一些政策的话,它起到作用就是督促、鼓励,就是鼓励。那么让这一些一部分银行的话,它有它自己的这种积极性。那么这样的话,它有了这样的积极性之后,那么有一些从来得不到的小微型企业,就有可能能够从中得到好处。

  主持人:也就是说,这个容忍度是对银行而言。

  刘戈:对。

  马光远(财经频道评论员):对,这个应该说,我们第一次在银行监管方面,我们通过提高容忍度本身来体现对中小企业贷款的一个倾斜。提高容忍度意味着什么?也就是说鼓励银行去冒险,也就是说比如说一般认为中小企业的贷款分析,不良坏账率的可能要比大企业要大,所以你在安全跟效率之间,你要做一个选择。

  刘戈:对。

  马光远:那么这个公共政策的选择,我们原先一直是强调风险的,我们原先在银行监管领域,风险远远大于效率。也就是说我们在很多,刚才那个刘老师讲了,有很多的指标,最主要侧重于避免出现风险,所以我们在以前对风险很关注,那么这样的话,有可能使一些,比如说有些企业愿意给中小企业贷款,但是由于监管指标本身决定了你一旦给小企业贷款的话,那么这样的话,你的整个的资产的指标来看的话,你可能相对比较差。那么这样的话,银行就没有积极性。

  那么一个什么道理呢?也就是说,在目前我们整个货币政策比较紧的情况下,池子里的水就这么多,那么你要尽可能的通过一些激励的机制,鼓励银行把尽可能的水引向小微企业的这个池子里边去。

  主持人:刚才说到这个容忍度,这个度字,它肯定是有一个上限或者是下限,刚才马博士谈到了去年银行系统小企业贷款的不良率是在2.6%左右,那是不是意味着这个数数字会有一个上升,会上升到什么样的一个程度?

  马光远:这个就是说,从天花板,就说风险的天花板去讲的话,我们如果说去年的话2.6%,我觉得去年2.6%,这个相对于我们这么多年,银行的这么一个不良坏账率的话,应该说还是可以容忍的。那么再加上这几年,事实上我们银行的整体的经营状况,应该讲是历史上最好的。

  所以这种情况下,我们完全可以讲为了体现对小微型企业的这种鼓励呢,我们可以把它在现有的这个基础上,就是在现实的坏账率的基础上,我觉得从杠杆角度来讲的话,如果我们放大一倍的话,我们现有的这种抵抗风险的能力没有任何问题。

  所以6月份的时候,那么整个银行也讨论的都是说,能不能提高到5%,也就是提高5%以后,对整个银行业的经营状况会发生一个什么大的变化呢,大家认为没有多大的变化,所以我觉得可以往上提。

  主持人:这个对银行来说风险并不是很大的,好,现在我们都知道了,对于中小企业的贷款提高不良率的容忍度,是因为中小企业目前资金格局出现了一些困境,那么目前中小企业面临怎样的困境呢?通过一个小片我们一起来了解。

  解说:林先生在深圳从事手机电池制造行业,已经有11个年头了。年初,他决定继续扩大生产规模,但令他没想到的是,无论是地方银行,还是国有银行,现在都非常难贷到款了。

  林良钢(深圳市弘毅电池有限公司总经理):我们尝试着去找一些(地方)银行,还好最开始(地方)银行答应给我们1000万贷款,但实际上到2011年,我们能够拿到的就只有500万,(地方)银行说现在比较紧张。

  解说:在深圳,很多中小企业都遇到了林先生这样的问题,对于他们来说,一方面是生产成本不断在增加;而另一方面,则是利润快速下降。在这个时候,资金链紧张的矛盾就显得更加突出了。

  杨女士(业内人士):主要是考虑到风险值,因为往往一般来说,中小型企业第一规模小,然后第二通常来说中小企业所处的行业,不是那种很靠科技的,很有发展潜力的行业。所以说银行在投资的时候,就是在贷款的时候,肯定会想到评估它的风险,它的风险确实是很高的,所以说银行有这种想法和心态,我觉得是很正常的。

  解说:目前中小企业以及微型企业获得贷款,主要渠道为银行和小额贷款公司,银行为中小企业贷款,虽然不断增加,但是它的担保机制更为严格,从银行贷款不成,找小额贷款公司也难度不小,而小额贷款公司的数量少,资金规模小,面对中小企业庞大的融资需求,也无法应付。

  主持人:对于目前中小企业的这个资金的一个困境的格局,大家都很了解,一方面在正规的银行贷不了款,但是另外一方面呢,中小企业去借高利贷,又没有办法承担,如今出现了对于不良贷款的容忍度,会不会对中小企业的融资的问题,资金的问题会出现一个缓解,或者说它能够起到多大的作用?

  刘戈:其实这个关键还是在执行,其实在这之前我们也不是说完全没有对于中小企业、微小企业贷款的窗口和通道。你比如说,很多商业银行很多农村合作银行等等,它都有这样的渠道。

  比如说举一个例子,就是在这次跑路的老板当中,有一个叫陈繁荣的,就是以微小企业贷款的这样的名义,贷到了很多钱,但是贷出来,贷到了1500万,用了50个人的名字,这个钱轻易的贷出来,贷出来以后干什么呢?没有用于中小企业的经营,而是进入了高利贷,那么又放给了别人,所以现在看就是说,通道建设是非常重要的,制度的保证,如何让微小企业能够贷到钱,但是现在通道建立起来以后的话,现在还要严防就是这个通道没有被真正的用来帮助中小企业的经营,而是最后进入到一个非法的高利贷这样的一个通道里面。

  马光远:我们现在为什么有民间借贷,为什么有高利贷,我想这么多年,我们在探讨的过程中,其实大家都同意一个原因,也就是说,目前情况下,事实上我们国家存在着一个叫金融意志,这么一个现象,这个现象是美国著名经济学家麦金龙,他提出,他认为在发展中国家,整个主流的金融机构给中小企业本身,由于它种种的限制,它的扶持力度是不够的。

  那么我们看到最近的一个数据,就是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那么去温州去调研,那么他的结论是只有10%左右的中小企业才可以从主流的金融机构获得贷款,那么80%以上的主要靠民间借贷。那么温总理在国庆期间,也去温州调研,他讲过一句话,令我非常影响深刻,他就讲说正门如果开的不大的话,旁门就要打开。

  刘戈:对。

  马光远:说的是什么呢?如果主流的金融机构你没法给中小企业提供贷款的话,那么事实上给民间借贷提供了机会。

  所以我觉得仅仅的靠提高这种,不良贷款的这种容忍度来解决中小企业的融资问题,这仅仅是我们主流制度里边努力了一个部分,更关键的是什么呢,我们现有的金融机构还是比较少的,也就是满足不了这种需要,要把民间借贷怎么样,纳入主流的契机。

  所以在这个国外的九条里面,事实上还有很多,包括要鼓励成立小型的金融机构,专门为小微型企业服务的机构。包括从政银行,那么这次我们看到温州现在正在向国外打报告,说要搞金融总和改革试点这么一个,如果这个成立以后,它的小额贷款公司可能达到100家,那么从中马上又要成立十几家。

  那么所以我们讲的话,要从全方位去努力,既要增加专门的金融机构,同时要把主流的大的金融机构的这个门要打开,流向中小企业的这个水龙头开的更大。
  主持人:对于不良贷款给予容忍,可能能够解决目前中小企业所面临的一个资金难的一个问题,那么能否从根本上解决小企业所面对的资金困境呢?稍候继续我们今天的评论。

  解说:小企业资金紧张,民间借贷乱象丛生,不良贷款有的可以忍,有的不能忍。《今日观察》正在评论。

  主持人:好,欢迎各位继续关注,小企业的融资难是一个老问题,那么今天我们看到国务院新出台的新政策,那么媒体对此有怎样的评论呢,我们一起来看看。

  解说:如何让中小企业脱困,媒体也在关注。《人民日报》文章,"要帮助中小企业走出困境,一方面固然要在尊重市场经济规律的同时,按照中央的要求,实施差异化金融监管、机构信贷政策落实、财税支持力度加大等应急政策。同时也要认清'中小企业病'成因的长期性和复杂性。"对此我们除了采取灵活审慎的调控政策之外,更应着眼于长远和大局,加强制度建设。

  针对中小企业融资难的问题,各地金融机构也按照央行银监会等部门要求,推出了许多面向中小企业融资的新产品。交通银行上海分行,已在全市15家中心银行设立了小企业信贷服务分中心,建立了专职小企业客户经理队伍。

  广东发展银行推出了《好融通中小企业综合融资解决方案》,该方案已形成一套较完善的中小企业金融产品体系。包括传统信贷产品、现金管理、供应链融资、上市融资服务等。截至8月底,该行中小企业人民币一般贷款余额已突破1800亿元。

  主持人:我们看到新政策是从金融、财政、税收等多个方面,在支持中小企业的一个发展。那两位评论员,我们今天看到了首先是银行在风险的防范上稍稍松了一下,开了一个容忍度这样的一个小口子,帮助中小企业,那么怎样一个配套的组合拳,能够让中小企业能够有一个更大的支持,更有力度的支持呢?

  刘戈:其实呢,让适合于搞微小企业贷款这样的金融机构成长起来,那么这是一个最好的办法。而且这个办法也不是没想到,其实早在几年前就开始行动,2008年6月份就开始试点,而且到现在为止呢,已经批了3000多家,也就是说有很多的适合于给微小企业贷款的这样的小额贷款公司已经成立起来了。

  但是成立的时候,当时给他们的一个预期,也就是说,让这些机构的话,能够烧遍地下金融,当时是有这样的一个目标,但是现在3年时间下来了以后,看样子的话,没有起到这样的一个作用。

  现在的话,其实我们就要回述一下为什么。首先现在是规模不够,对吧,那么总共3000多家全国,而且的话每一家他只能,他不能用吸储,他只能用自有资金,那么自有资金这3000多家加起来也就是3千多个亿,那么远远满足不了小微企业的贷款需求,规模上就不够,这是一方面。

  另外一方面,第二个问题就是让水如何流到该流的地方去,也就是说,通过让他们这些小微贷款,小额贷款公司的话,他们有利可赚,也就是说,现在来说,这些小额贷款公司,它都是要按照一般企业的纳税人的规定来纳税的,对他们来说的话税率就很高,负担就很大,他没钱可赚,所以的话,他就要想别的招数,就要参与到高利贷的行业里面的话。所以的话就是说,我们政策上的引导,是不是首先有了比较多的小额贷款公司,同时的话,能够引导他们的钱,都进入到小微企业的这样的他们的实际运营当中。

  主持人:有渠道,还要有能够。

  刘戈:有量,还要有渠道。

  主持人:有正常流金的渠道。

  刘戈:对。

  马光远:对,总体来讲,刚才刘老师讲我非常同意,就是我们流向中小企业的量还是太少了,这个量少,第一个是主流金融机构流入渠道太少。第二个是专门为中小企业提供服务的金融机构又太少,所以我们应该说,尽可能的把这个池子做大,把水做的足一点,但是这个水做足不等于说我们要放开信贷,我们现在对中小企业来讲的话,前一段时间,北大国家研究院那么到温州去调研,他们得出的结论是,现在中小企业面临很大的困难。为什么很多都不愿意去做实验?第一个是实验的利润比较低,第二个是各种成本比较高,包括人力成本,原材料的成本,那么为什么成本这么高呢。

  刘戈:税费。

  马光远:是因为通胀,对吧,在通胀的情况下,我们每一次看到中小企业非常困难的时候,都是通胀的情况下。所以现在要解救中小企业的话,我们绝对不能把信贷的龙头在打开,也就是说,我们在不能说像前两年一样,还大量来把信贷来放宽,来救中小企业,放宽以后,如果说整个通胀的形势恶化的话,那么对中小企业来讲是更大的打击,所以我们现在不是流量问题,而是流向,怎么样来建立更多的为中小企业服务的机构。

  那么这个我们看到这次除了金融以外,还有财税方面的政策,那么有最大的亮点,就是什么呢?要提高小微企业的增值税和营业税的起征点,但是这个起征点究竟提高到多少,现在还没有标准;那么第二点是对小微企业的所得税要减半征收,而且要把时间延长到2015年。我倒觉得这个当然这个力度很大的,但是我觉得,如果说从真的说从小微企业的本身支持力度去讲的话,那么我们能不能像前几年对于开发区、对于特区的一些政策一样,对这些企业本身,能不能在十年、二十年的时间内,就减半征收他们的所得税,那么这样的话,对他们来讲的话,可以起到一个减轻负担作用,同时。

  刘戈:放水养鱼。

  马光远:也有利于他们鼓励他们回归实验,因为现在我们刚才刘老师讲了,很多的一方面是没钱,另一方面拿到钱以后,又不做实验去放高利贷,那么能不能走出这么一个恶性循环,我觉得制度层面来讲的话,我们更应该建立起一些长效的,也就是说,除了这九条以外,那么能不能说,我们长久的生效的一些政策,长远的鼓励中小企业发展政策,这么一个体系到现在为止我们还没有建立起来。

  主持人:其实中小企业的发展涉及到很多人的生存发展,以及稳定,所以今天我注意到,参与的朋友也非常多,吴林非他就认为"中小企业的生命力与活跃度,不仅关系到税收和多数人的就业问题,而且还是市场的经济公平、公正、公开的晴雨表。因此,帮扶中小企业摆脱困境是必须的,而且要及时出手。不但地方政府要为中小企业撑腰,国家有关部门更要为中小企业脱困早日谋划。"

  提到了非常重要的一个位置上,那就这个问题呢,现在我们再来听一听特约评论员有怎样的观点和建议。

  赵锡军(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副院长):从政府的职能来讲,它是为企业提供比较好的生产经营环境,那么从这个角度来讲的话,一个是要更多的来提供公平的竞争的环境,因为现在可能完全按照市场的原则的话,可能很多微小企业信用的等级或者管理的水平各方面比不上大企业,那么一些金融机构就不愿意给微小企业提供资金或者发放贷款,在这个方面的话,政府可以创办一些专门为微小企业服务的一些金融机构,另外的话,对于给中小企业微小企业把提供信贷的这些金融机构的话,在财税政策方面,给予一定的优惠。

  汤敏(友成企业家扶贫基金会常务副理事长):因为给小企业的贷款,一般来说,它的利率都高一些,所以高的利率,相对来说也可以覆盖一些高一些的不良贷款,所以从银行的角度来说,它并不吃亏。从这种角度来说,这样的话就提高银行给小企业特别微型企业贷款的积极性。

  主持人:提高不良贷款不良率的容忍度,是扶持中小企业的一个方法之一,那么从长远的一个角度来看,对于中小企业摆脱这样的困境,还有哪些招儿?

  刘戈:因为其实小微企业的贷款难是全世界的难题,不光是中国的问题,本身先天就具备这种特质。但是的话,最重要的是我觉得如果要是说,我们有办法的话,就是让金融系统的配套的话和小微企业的体量,和它等量的,和它相互适合的这样的一个对象,能够结合在一起。

  所以的话,现在微小企业那么多,但是微小的金融贷款机构的话,非常的少,那么现在的话,如果让这些机构的话,成长起来,那么它们自然会解决它们之间相配的问题,所以的话,可能也没有现在这么多的问题。

  马光远:我觉得尽管全球性的中小企业来讲,解决融资难很难,但是我发现中国中小企业解决融资难有一个很大的特点,就是周期性,我们总是在经济比较困难的时候,我们发现最困难的是中小企业,那么能不能走出这么一个周期性,取决于我们有没有可能建立一个长效的这么一个制度体系,现在的对于中小企业来讲,我觉得最大的就是做实业的环境比较差,很多中小企业如果做实业的话,它承担的各种税负,承担的各种费用非常大,那么我们能不能下决心、有魄力为中小企业真实的减负,并且给他们一个长效的做实业的这种制度的预期,我认为比仅仅的降低,提高这种容忍度恐怕要更加有利于多,中国中小企业这种周期性的困难,在全球是很少见的……

责任编辑:刘岩

热词:

  • 今日观察
  • 小微企业
  • 开“小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