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 经济台滚动新闻 >

[今日观察]GDP增速回落 前景会好吗?(20111018)

发布时间:2011年10月18日 22:41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今日观察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660207E813CD4cf4B9B57B6BC7F53A93

第四季度经济政策展望

GDP增速回落前景会好吗?

   

    前三季度,我国经济增长9.4%,宏观经济新数据呈现哪些新变化?增速回落,经济是否会出现硬着陆?《今日观察》正在评论。

   

    主持人(史小诺):各位晚上好!欢迎收看今天的《今日观察》。我们今来关注的是三季度的宏观经济数据。国家统计局今天发布前三季度国内生产总值同比增长9.4%。其中,第三季度增长9.1%,如果把宏观经济数据比作一个体检报告的话,这其中有哪些指标的变化格外引人关注?在欧债危机持续发酵、世界经济的前景更加不确定的当下,我国未来的宏观经济运行将会遇到哪些新的挑战?我们将会就此展开讨论。

   

今天的评论员是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刘元春教授和财经频道评论员张鸿。首先一起来看一下相关的新闻。

   

    今年前三季度,中国经济增长9.4%,各项宏观经济数据出炉。

   

盛来运(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分季度看,一季度同比增长9.7%,二季度同比增长9.5%,三季度增长9.1%

 

盛来运表示,国民经济的主要指标尽管出现了小幅的回落,但是仍然运行在平稳较快增长区间。先看农业,全国夏粮产量12627万吨,比上年增产312万吨,秋粮渴望再获丰收,全年粮食产量将会超过去年。再看投资,前三季度固定资产投资212274亿元,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16.9%;消费,前三季度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130811亿元,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11.3%;城乡居民收入,前三季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6301元,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7.8%;农村居民人均现金收入5875元,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13.6%

 

此前,国家统计局发布9月份全国居民消费价格总水平同比上涨6.1%。针对物价走势盛来运表示,在四季度物价继续下行的可能性比较大,但是也不能掉以轻心,因为物价毕竟还是在高位运行,特别是在结构转型期,原材料价格、人工成本的上升以及资源成本的上升具有长期性的特点,难以在短期内得到控制,另外输入性通胀压力比较大,大宗商品的价格仍然在高位运行。

 

针对增速回落,经济会不会出现硬着陆或者二次探底?这也是专家学者当前最关注的话题之一。

 

巴曙松(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长):从目前看,这一论中国的经济从11.9季度的高点回落到目前是非常的温和,即使到三季度这么长时间内回落还保持在9以上的增长,或者说是一个软着陆的过程。

 

    房价也是百姓热议的话题,国家统计局网站今天发布9月份70个大中城市住宅消费价格变动情况与上月相比70个大中城市中,价格下降的城市有17个,持平的城市有29个。

   

主持人:刚才这样一个片子为我们梳理了三季度宏观经济数据,我不知道两位评论员你们对这个数据当中哪些变化是最感兴趣的?从这些变化当中我们应该解读到哪些信号?

 

刘元春(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那么最感兴趣的我想是两个方面,第一个整体这个GDP它的这个走向,第二个就是说引起这种GDP增速走向的这些原因到底是什么。那么具体来说我们就会看到第三季度9.1这样一个同比增速,那么实际上在某种程度上与大部分的这种专家的预期可能有一定的差异。

 

主持人:是多了还是少了?

 

刘元春:相对偏低一点点,那么按照以往的这种市场调查和一些专家的这种测算,那么应该在9.39.4这样的一个水平,那么导致这样的一个非预期性这样的一种回缓,那么原因呢,可能就是说比如说从供给角度可能会看到,就是原来大家大部分是从工业这个角度来评估我们整个的这个增长,但事实上就说三季度来讲,就说第三产业的这种经济增速的回缓也是较为明显的;那么当然第二个方面就是从需求这个角度来看,就是说我们可以看得见的就是我们的这个投资出现回落,出口这个出现了一些回落,那么同时还有一个我们看到的就是说实际消费增速也出现了一些回落,也就是我们三大需求本身,增速虽然还是在一种健康可控的这样的一个范畴,但是增速无论是从月度这样一个同比的数字,还是与去年的这个同期相比,都出现了这样一系列回落。那么当然如果从具体的这些因素来看,我们认为就是说政策性的因素和外部环境的这种变化的叠加,可能是导致我们三季度经济回缓的一个很重要的一个原因。

 

张鸿:那GDP的增速呢,在之前我们看到很多专家其实也有担心,悲观者担心,中国经济有硬着陆的危险。那现在看虽然他的跌的点,0.4个点,从去年第四季度是9.8,然后9.7,然后9.69.5,到现在是9.1。好像突然一下多了两个点,但是基本上硬着陆的风险我觉得现在可能很少也人再提了,那这是一个宏观的,我觉得这个好像是一个良好的指标。那么我个人来讲呢,我更关注的其实是我们今天上午也公布了这个居民收入的增速13点几城镇居民,然后你扣除掉前两天我们公布的CPI,其实也就7点几,所以这个时候我们可能个人就不大能感受到那么大的一个增速,尤其是它这个平均数字,有可能每个人会觉得我的这个工资增长好像没有GDP高,尤其没有财政收入将近30%这样一个增速高,所以可能我们个人的感受就很难有那么乐观了。那从CPI整个的运行来讲,我们看第三季度是6.5,然后是6.2,现在是6.1,基本上大家的判断是第四季度还会继续下滑,但是你不要忘了,这个还是在6点左右,年初的时候我们提的是4左右,控制通胀预期,现在看来全年应该是5点几,起码将近6,所以这个时候它还在高位云运行,所以我们看到就是宏观的GDP的数字是良好的,那这个CPI就是物价上呢指标也不错,但是我们感受好像还是有压力。

 

主持人:刚才刘教授是从这个宏观上,给我们梳理了一下这些数据背后它说明了一些怎样的经济问题,那接下来我们再来听一下网友的评论,他们是怎样看待这份经济数据的。

 

这位朋友说“GDP的增速放缓它折射出的是国家在产业结构优化、发展方式的转变,是为了调整我国长期存在的落后的经济发展方式,为发展转型打好基础。长期以来,GDP成为我们衡量经济发展的标杆,然而,GDP的快速增长并不是一件好事,有时必须要放慢一下脚步,这是为了以后跑得更快。”

 

    国家统计局发言人盛来运说目前国际形势的复杂性和这个经济复苏的艰巨性以及目前国内经济形势的不稳定和不确定因素在上升,下面我们通过一个片子一起来了解,我们国家现在经济所面临的国外和内部的一些经济环境是怎样的。

   

素有中国外贸风向标之称的“第110届广交会”15号开锣,欧债危机这个原本看似很遥远的东西,如今却与一些中国企业的命运紧密相连。

 

一位家电企业的负责人对新华社记者表示,原本家电在欧洲市场大约保持1%2%的年增长率,今年预计整体需求会下降10%。欧元贬值持续一年多,欧元对人民币汇率中间价从200912月的10.25到本月16号的8.7651,贬值已经20%,这个数字意味着中国不少外贸企业对欧洲出口的利润被抹得干干净净。

 

佛山一家电器照明公司的销售代表直言,受到人民币升值、成本压力等因素的影响,产品报价提高了10%,但是对于订单能否赚到钱心里还是没底,广交会新闻发言人,中国对外贸易中心副主任刘建军坦言,我国未来的出口形势不容乐观。

 

13号,海关总署发布数据,我国9月份出口1696.7亿美元,增长17.1%,与8月份相比出口增速回落了7.4个百分点,出口规模下降36.5亿美元,今年前三季度我国进出口贸易增速呈现高位回落态势。

 

鲁培军(海关总署副署长):月度增长速度由3月份的31.5%,回落到6月份的18.5%8月份反弹至27.1%9月份又回落到18.9%

 

13号,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报告显示,三季度,我国企业景气指数为133.4,比二季度回落2.2个点,企业家信心指数在连续6个季度位于130点以上以后,三季度首次回落到130点以下。

 

    再把目光转向国际。17号,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指出,目前全球经济已进入危险阶段,全球经济2011年到2012年的增速将放缓至4%左右。18号,汇丰银行公布的一份亚洲经济研究报告中指出,亚洲经济仍具有一定的优势,能够保持一定程度的活力,以中国为例中国经济增速仍将持续强劲,经济增长对出口的依赖度相比三年前已大幅下降,同时政府投资将继续支持经济增长,中国经济的坚挺对于亚洲其他经济体而言非常重要。

   

主持人:刚才这个片子为我们梳理了一下,国内外目前的经济环境,我们知道这国外这个欧美债务危机一直在持续,那国内很多企业也是感受到一些压力,比如通胀的压力,原材料,还有人工成本都在上涨,所以很多中小企业现在感觉到压力还是挺大的,两位给我们分析一下目前中国经济有没有出现一些问题,如果出现问题,问题具体在哪里?

 

刘元春:那么从短期的角度来看,那么目前最大的问题,可能就是由于我们这一种就是说在政策回收和外部环境恶化下面,导致我们泡沫经济所引发的这种金融扭曲全面显现,从而引出我们局部的这种金融市场秩序出现了一些问题,那么从而导致我们大量的这种资金又进一步泡沫化向实体经济的这种渗透性在弱化,这样导致我们一方面是物价和资产价格还在高企,另外一方面是实体经济的增长速度有放缓的这种迹象,那么这是我们短期的一个很重要的一个症结,当然从中长期角度来看,我们有一些结构性的体制性的问题,那么结构性的问题很明显的就会看到一个大的问题,就是说我们经济在放缓,但是结构调整的这一个是不是如火如荼地在展开呀,那么我们仔细看看地方投融资平台和地方政府和一些企业所做的事情,那么这种现象并没有完全展开,所以说我们目前的问题是怎么样,就是说近忧与远虑相比较,远虑远远大于我们的近忧。

 

主持人:张鸿的观点。

 

张鸿:这个远虑其实也一直存在的,我特别同意刘院长的这个看法,今天股市是下跌的,乐观者你可以说利好出尽是利空,但是我们也不得不说从股市哪怕只反映一部分这样一个晴雨表,我们也看到它可能对中国经济未来有一丝丝的担忧,这个担忧一个是你刚才说的外部环境,外部环境其实如果说没有突发的,像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那样突发事件的话,恐怕对中国经济大幅度的影响是很少的,因为我们知道它是一个长期的,这个衰退是长期的,所以它可能对中国经济是长期的影响,但是不会有突发的让中国经济突然失速这样一个状况出现,所以最重要的其实还是我们自己中长期没有解决的问题。比如说我们说我们现在要放缓速度,然后要调整经济结构,因为就像开车要挂档要换档要并线一样,我们现在想主要的放慢速度,然后换一个车道,让更多的更好的经济增长结构出现,但现在我们这个经济速度已经降低了,那我们看我们是不是已经在另外一个车道上,或者是我们在往另外一个车道上走的路上。那现在我们看我们的投资消费还有出口的这个结构,其实没有多大的改变,尤其是消费的增长是乏力的,那还有就是我们的收入的分配结构是不是也在调整,比如说居民的收入水平是不是在增速,起码新增部分,增量部分是不是在超过我们其他的这个增速的水平,整个的我们的这个结构的调整是不是在缓慢的进行,在降速的过程当中缓慢的进行,包括我们房地产现在我们在调房价,我们当然都希望房价下来,但是我们有没有做好,有一个心理。因为今天上午发言人也说了嘛,说房地产仍然是支柱产业,那在这个我们在整个这个行业,在现在我们在调控的时候,有没有做好准备,其他的一个产业,包括我们的消费能够来接上,接棒的到底是谁,我们是不是做好了这样一个规划,所以我想这些是我们中长期要解决的问题,但是它肯定已经显现在我们增长的过程当中来,这才是我们的隐忧。

 

    主持人:所以未雨绸缪,未来的宏观经济调控将怎样地进行,才能让中国经济在健康的道路上发展?稍后回来和两位评论员继续探讨。

   

    小微企业出现局部经营困难,国际经济复苏前景不容乐观,新形势,新挑战,新机遇,《今日观察》正在评论。

   

    主持人:欢迎继续收看今天的《今日观察》,那么第三季度宏观经济数据已经出炉了,现在专家和媒体也是对此发表了各自不同的观点和看法,我们一起来听一下。

   

张燕生(国家发改委对外经济研究所研究员):中国经济虽然说有很多的一些不确定因素,一个是外需的情况看不容乐观,世界的角度来讲认为中国有很多的风险点,比如说中国经济的民间融资问题,中国的房地产问题,中国的地方融资平台问题,这些问题确实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它都不会构成系统性风险,我觉得明年无论是GDP的增长,还是通货膨胀率都仍然是在可控的范围之内。

 

左小蕾(银河证券首席总裁顾问):我们现在也在进行节能减排的政策调控,也在进行产能过剩的一些传统产业的调整,新兴产业也是在发展过程中间,还没有完全形成增长的规模,在这样一个情况下,中国在追求有质量的增长,增长水平有所放缓就完全正常的了。

 

连平(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当前尤其是要关注的是货币供应的增速是在急剧地回落,比如说M2(广义货币)现在已经回落到13%左右相对比较低的水平,M1(狭义货币)已经回落到10%以下,所以我觉得在未来货币供应方面还需要保持一个比较合理的增速。

 

北京大学莫里斯经济政策研究所副所长陈玉宇表示,未来经济要从几方面着手来应对。

 

陈玉宇(北京大学莫里斯经济政策研究所副所长):采取一系列的措施解决中小企业融资困难的问题,在减少企业税费方面做文章,使得企业面临着一个低成本的高效率的市场环境。

 

境外媒体也在发表评论,英国广播公司文章指出,由于欧洲债务危机导致欧洲消费需求下降,未来几个月中国在出口方面可能还要萎缩,不过中国可以通过扩大内需平衡出口的损失。

 

    美国《华尔街日报》指出,9月份工业增加值比上年同期增长13.8%,增速高于8月份的13.5%,这个数据让经济学家对未来政策走向预测产生了分歧,有经济学家认为最早可能明年1月份就会开始宽松政策,但也有人指出不排除第四季度继续通过上调基准存款利率来进一步执行紧缩政策。

   

主持人:我们说三季度的经济走势是一个承上启下,那么四季度或者是说来年的经济形势将会怎么样,特别是我们应该做好哪些功课,来提前让我们中国经济走在比较正确和健康的轨道上,两位有怎样的建议?

 

刘元春:那么从目前来看,一系列的这种先行数据可能就是对四季度和明年的这种经济形势并不看好,虽然就是说中国还不至于出现二次探底这样的硬着陆这样一种风险,但是可能持续回缓这样一种态势是基本的,但是在这里面就是我们可能要注意几个方面的一些对冲性的一些政策上的一些把控,那么第一个很重要的一个就是说在短期来讲我们要加强对于局部金融市场的这种整顿,加强我们这种宏观审慎监管和货币政策结构性的这种调整,强化我们资金对实体经济的这种流动渗透性,就是说我们的这些货币要真正的用于我们的这种实体经济的运行,而不是用于我们现在的这种炒作行为上面来。那么这个来讲还是一个很当务之急的一个很重要的一个,这样一方面可以防止泡沫持续的蔓延,防止我们现在的这种价格水平的这种高涨,但另外一方面也可以在支持我们中小企业和一些重点项目的这样的一些基础上面使我们的经济增速保持一个良好的这样一个态势。当然第二个很重要的一个方面就是我们所看到的,在外部风险不可控的这种条件下,我们要在内需上面要做一定的文章,特别是要与中长期相契合的这种短期刺激政策应该还是要浮上水面,那么这种刺激政策与中长期的结构调整和增长模式相契合的很重要一个就是消费启动,还是要持续进行。

 

张鸿:我们谈调整经济结构,其实调整的这个手段也应该是结构性的,比如说我们现在谈到中小企业,尤其现在我们谈到小微型企业那是实体经济最活力的地方,所以我们无论在财政政策也罢还是货币政策也罢都要向他们扶持,那有一些我们就不能放松比如说房地产,我们好不容易已经遏制住了它过快增长,所以我们就要咬咬牙,现在我们已经看到第四季度已经开始有人说要放宽要放松,我觉得不要着急,慢慢来,我们先看看我们现在这个起码增速的这个走势,还不至于让我们很悲观,所以我们现在就是把我们现行的政策,增速政策给保持好,其他的用来调结构,包括刚才刘院长说,我们中长期的一些结构性的一些投入,比如说我们怎么让我们消费上去,让老百姓要有钱,收入要增加。

 

主持人:减税。

 

张鸿:对,减税,就是用于我们现在中小企业的这些措施要用于我们个人,这样我们腰包鼓了,我们的负担少了,投入到社保的资金多了,我们这些钱就可以花出去,这是非常朴素的一个道理,但是这些朴素的道理,尤其在我们危机的时候,或者我们面临危机的时候我们更要有勇气去做。

 

    主持人:好,接下来我们再来听一下网友他们的说法。这位朋友说“在当前欧美经济不景气的大背景之下,考虑到大量出口型中小企业受到的冲击和压力,就业的形势不容乐观,需要在保就业上有更多的作为。”他担心就业可能会受到一些影响。

   

主持人:那么在节目最后呢,我还是想听听两位比较个性化的一些建议,为了怎样让这个四季度或者来年中国经济形势会在一个可控的范围内走得更好?

 

张鸿:最终我们要发展还是要靠自己,这是一个非常简单的道理,过去我们说我们靠投资、靠出口能拉动经济,那经济学家说我们要有内升动力,内升动力是什么?就是不是拉动的,是靠自己能往前跑的,往前走的,这是什么,让我们最有活力的实体经济能够火起来,让我们普通老百姓腰包鼓起来,这些政策我们已经设定了很多,包括去年我们出台了非公企业的“新36条”,相比2005年的时候叫“新36条”,但是到现在我们还没有实施的细则,所以我们只要把这些正确的政策给它实施落地我们经济就会有内升。

 

主持人:要落实。

 

张鸿:对。

 

    刘元春:我想货币政策可能就是说很重要的一个就是要重结构,同时扶持于微小的总量调整为辅,这是一个,这样一种政策取向重点在于……

   

责任编辑:刘岩

热词:

  • 今日观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