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 经济台滚动新闻 >

[今日观察]欧债危机有救了吗?(20111027)

发布时间:2011年10月27日 22:45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今日观察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40E478632C5D418fA18582AF21053094

    解说:峰回路转,欧盟峰会达成一致,救助欧元区一揽子方案出台,凑钱、免债、改革银行,欧债危机是否看到曙光?《今日观察》正在评论。

    主持人(史小诺):各位晚上好,欢迎收看今天的《今日观察》。为了解决日益紧迫的债务危机,在进行了长达一周、前后两次的激烈的讨论之后,欧盟27个国家的领导人,终于达成了关于救助欧元区的一揽子解决方案。就在几天之前的第一轮会议上,欧盟各国领导人还在为此争执不休、互相指责,我们看到在短短4天之后,就迎来了解决方案的出台。在解决债务问题上,欧盟国家真的已经取得了一致吗?一揽子解决方案的出台,是否意味着欧洲的债务危机终于可以看到曙光了呢?

    今天的评论员是张鸿,以及对外经贸大学的丁志杰教授。我们首先一起来看一下,在欧洲时间今天凌晨,欧盟峰会刚刚公布的救助方案。

    解说:为了阻止持续近两年的欧元区主权债务危机愈演愈烈,继上周末举行欧盟峰会后,欧元区领导人26号再次聚首布鲁塞尔,继续商讨解决欧债危机的方案。本轮峰会的主要议题包括银行注资计划,救助希腊方案和欧洲金融稳定工具扩容三个方面。

    希腊总理帕潘德里欧表示,希腊人民为恢复经济发展和社会秩序做出了巨大牺牲,他希望欧洲各国领导人,协力应对欧债危机,尽早结束目前的混乱状态,确保欧元稳定和欧洲经济安全。

    帕潘德里欧(希腊总理):对欧洲各国领导人来说,现在是时候携手合作做出决定,结束不确定性和危机状态,从此翻开新的一页。为了欧洲未来的繁荣和稳定,迈出重要的一步。

    解说:由于谈判异常艰难,会议一直拖到27日凌晨才宣布结束。

    欧洲理事会常任主席范龙佩宣布,欧元区成员国领导人以就解决债务危机达成一揽子协议,现有救助机制,即欧洲金融稳定工具的火力将得到扩充,为了整固银行业,欧元区领导人决定在2012年6月底前,将欧洲主要银行的核心资本充足率提高到9%。

    经过欧元区领导人和银行业代表艰难磋商,银行业同意对希腊国债进行50%的减记。此外欧元区领导人还敦促意大利加大力度巩固财政,实施进一步的经济改革。

    此前,德国联邦议会投票通过欧洲金融稳定工具规模扩大方案,为稳定欧元和救助欧元区债务国铺平道路。

    26号,欧洲中央银行宣布,向欧元区商业银行提供1年期569亿欧元的再融资业务。这项长期融资操作,曾在2009年金融危机期间使用过,而通常欧洲央行只向商业银行提供3个月的贷款。

    主持人:我们看到欧债危机是牵动全球经济界的神经,我们看到在欧盟峰会上,昨天应该是今天当地时间今天凌晨出台了这样一揽子方案,那么不管怎么样我们觉得是一个很好的一个信号。那么一揽子方案我们看到有3项主要内容,扩充欧洲金融稳定工具,减记希腊国债以及提高银行资本充足率,三项内容具体会起到怎样的作用呢?丁老师给我们分析一下?

    丁志杰(对外经贸大学金融学院院长):那么今天凌晨欧洲关于债务问题达成一揽子计划,我想这个计划主要,主要的目的是解决一个眼前的问题。比如说,减持希腊的国债,那么也就说,私人部门同意减持50%,那希腊的政府债务会相应降低1000亿欧元,这样使得希腊的日子眼前能过下去。

    主持人:轻松一些了。

    丁志杰:对,第二个来看,增加欧洲稳定,欧洲金融稳定界基金,那么通过杠杆化使得它目前的融资能力由大概4400亿欧元扩充到10000亿欧元左右,那么也起到一个作用能够防止未来市场动荡中向其他国家意大利、西班牙传导,那么欧盟可以有能力提供一些资金的救助。

    主持人:有这样的空间和时间了。

    丁志杰:对,对,那么第三个就是我们看到,就是说要求在明年6月份之前,欧洲的银行的资本充足率要提高到9%,那么这个使得银行在未来的8个月的时间,要筹集大概1000亿欧元的资本,那么这提高银行对待危机的能力,我想这个来看,这些举措应该说,从短期来看,应该是有它的积极作用。

    主持人:药方已经开出来了。

    丁志杰:对,有助于平息目前欧洲的情况。

    张鸿(财经频道评论员):熬了一夜欧盟的这些领导人开药方确实是还是挺辛苦的,因为昨天我们看,欧洲的主要股市,他们的反应对他们最终达成一揽子这个方案,其实没有那么乐观,包括我们今天早晨就是北京时间今天早晨的时候,还没有那么乐观。

    主持人:对。

    张鸿:觉得好像还得下一轮再接着谈,但是到今天中午,北京时间今天中午,也就是他们熬到三四点钟的时候,夜里边,他们突然说我们达成了一揽子协议。这个里面就说,刚才丁教授也说了,其实就是说白了就是第一让希腊的债务没那么重了,就减记,原来欠你100块钱,现在只能说欠50了,就赖帐,很简单,允许他赖帐。

    第二个呢,其实什么呢?就是增加了一个救助的子弹库,我们说金融稳定这个工具,它原来是4000,经过扩充以后是4400亿欧元,是吧。

    主持人:31万亿。

    张鸿:现在是经过杠杆,也就说允许更多的子弹进来,加入进来,这样10000亿大的子弹库就可以到时候应急的时候,就可以随时来救。

    还有一个就是救银行,其实也不是说自己主动救银行,银行其实也算是自救,就是你的资本充足率,因为银行的资本充足率,是它抗风险能力一个非常重要的指标,达到9%。当然如果你要是银行自己自救不行的话,可能也得政府或者子弹库也得出钱,但总体来讲,我们看到今天的亚洲股市在收到这个消息以后,整体的反应还是对这个一揽子计划有一个正面的判断。

    主持人:其实这样一份解决方案的形成和出台,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之前我们感觉好像没有那么乐观,我记得前两天,关于第一轮会议上面,因为没有达成任何协议,那么在今天的欧洲时间凌晨推出这样一个方案,所以我们看到其实在几天之前,他们好像各个国家领导人,还在互相指责、互相推诿,接下来我们通过一个片子来具体看一下当时的场景。

    解说:各怀心腹事,最近有点烦—一段时间来,由于矛盾多、分歧大, 欧盟和欧元区的领导人一直没有形成统一的协议,此前很多领导人的情绪都到了爆破点上,一触即发。用一首歌来形容,那就是《最近有点烦》。

    在上周末的第一轮峰会上,发生让人大跌眼镜的一幕,英国首相卡梅伦和法国总统萨科齐居然闹翻了。萨科齐公开指责卡梅伦:“你闭嘴!我们受够了你指手划脚地批评我们。你说讨厌欧元,不想加入欧元区,可现在呢,你却在我们欧元区的会议上说三道四。”

    再说说希腊,此前最受煎熬的莫过于希腊总理帕潘德里欧了,他一方面要向欧洲各国的债主陈明利害,一方面还要安抚国内罢工的情绪,说服国人齐心协力,共度难关。

    可欧债的问题有点按下葫芦浮似乎又要起了瓢!这几天,意大利总理贝卢斯科尼正气不打一处来。深陷债务危机,让他有些焦头烂额,而德法两国又在上周末的欧盟峰会上,指责负债高达1.9万亿欧元的意大利未能遵守财政紧缩、改革经济的承诺,要求他尽快提交新的紧缩方案。

    24号,老贝专门发表了一份声明,称欧盟内部没有国家有权利教训其他国家。一看老贝发火,欧盟赶紧派人出来灭火。

    阿尔塔法赫(欧盟委员会发言人):你(贝卢斯科尼)提到的词,命令、要求、耻辱,不,绝对没有耻辱的意思,但是你必须习惯于(紧缩),因为这是一揽子经济救助。

    解说:欧元救助已到关键节点,今天欧盟峰会出台的积极但充满艰难的解决方案如何落实到行动上,人们拭目以待。

    主持人:为什么短短4天的时间,态度和形势发生这么大的一个变化,突然就是转折点一下就出现了,而且我们觉得这次的方案好像力度在短时间内,还是挺有效的,就是说之前的那个互相推诿,为什么会,这个转折点为什么会出现?

    丁志杰:我们看到就是说在过去的一周两次的欧盟峰会,那么最终达成了这样一个协议,我觉得主要在这个过程是一种博弈,欧洲的这种问题,现在复杂化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说各种力量都是相互交织在一起。

    我们可以再回想一下,在8月份,那么美国国债评级被下调以后,那么紧接着出现动荡的就是欧洲,尤其是欧洲债务危机的新的一轮的爆发。

    主持人:对。

    丁志杰:所以你也会看到在欧洲债务危机,就说除了市场和政府的博弈以外,还有就是说欧美之间的博弈,当然我们再回到欧洲来看呢,欧洲内部又有什么?被救助的国家和那个救助的国家之间的博弈,还有救助国家之间还有德国和法国之间的这种博弈,每个人都希望通过这种博弈争吵,那么去试探对方的底牌。

    所以我觉得在过去4天里面,我们看到各种各样的跌宕起伏,也应该说,大家都在看对方的底牌。但是如果说这次如果达不成的话,极有可能会引起新的一轮的,这个比如说对欧洲国债的这种抛售。那么这样的话,这个结果是谁也承担不起的,所以说我可以玩火,但是玩火不能自焚。

    主持人:吵架归吵架,但是最终还是要解决问题。

    张鸿:对,就是他们各自的利益是不同的,所以这就是为什么要吵架。但是呢,每一个国家,欧元区的每一个国家,就像一个船一样,它为自己的船的利益争点利益,大家就互相吵、互相撞,但是像《赤壁》一样,它这些船是绑在一起的。

    主持人:对,对。

    张鸿:所以现在起火了,希腊起火了,染到意大利身上了,然后呢,德国知道如果不救的话,这个火迟早烧到自己头上来,所以默克尔,今天《泰晤日报》的头版头条,默克尔说欧元如果失败,就是欧洲的失败。

    主持人:之前默克尔好像有些态度还比较就是说。

    张鸿:因为他来之前,德国的那个民众还在,就这个他们都是拿民意说事,德国的民众民意就说希腊他们就不,我们就不应该救他们,他们成天的好吃懒做,希腊的民意,说我们享受了这么长时间福利,凭什么要缩减财政,所以你看意大利贝卢斯科尼,他去参会的时候,他拿的是一个旧的方案,新的方案,缩减财政的方案就没有通过。

    刚才私下里跟丁老师说,丁老师说你看,他居然提出一个方案说,我到2020年时候,然后退休年龄将增加2岁,是吧。

    丁志杰:对。

    张鸿:65岁到67岁,你说这算什么诚意呢,就是大家其实都在试探对方,包括救不救,怎么救,比如德国和法国,刚才有一个片子里边默克尔和萨科齐特有意思,他俩在挥手,好像是你得这样,他得那样。

    主持人:对。

    张鸿:但其实他俩确实是有争议,因为就说银行那个事,如果说,减记希腊的债务的话,本来他欠你100块钱,现在只能说欠你50块钱了,德国是愿意这么干的,但是法国不愿意,因为法国的银行在这些国家里边它陷的很深。

    但是呢,如果法国的银行不行了,法国政府要出手救的话,法国的信用评级又得下来,法国信用评级一下来,那德国又,你说德国救不救法国吧,所以这个就是它整个其实是一个链条。

    所以当他们的利益都是各自不同的时候,他们吵,但是他们有一个底线的利益,就是我们都在一条船上。

    主持人:对。

    张鸿: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到最终我们得达成一个协议。

    主持人:所以我们就说,虽然他们互相之间都有矛盾,架还是要吵,但是呢,还得捆绑着,还得往前走,还得找到自己各自平衡的那个点,找到自己的利益点,那么现在解决方案是有了。解决方案有之后,怎样行动?然后行动之后的影响将会怎么样?我们稍候回来和两位评论员继续探讨。

    解说:矛盾重重的欧盟国家,能否真正同心协力?欧债危机能否得到解决?看方案更要看行动。《今日观察》正在评论。

    主持人:欢迎继续收看今天的《今日观察》,我们看到欧债危机的影响在全球的范围不断的扩大,那么全球各大媒体是一直在关注此次欧盟峰会的进展,一起通过一个片子来进行了解。

    解说:受欧盟峰会出台应对债务危机一揽子方案等利好消息提振,今天,欧股高开高走,截至北京时间15点10分,欧洲三大主要股市中,英国《金融时报》100指数涨2.2%,报5674.9点;法国CAC-40涨4%,报3295.4点;德国DAX30涨3.4%,报6229.4点。

    亚太股市方面,今天东京股市日经225种股票平均价格指数收盘较前一个交易日涨2.04%,报收于8926.54点;香港恒生指数上涨3.26%,报收于19688.7点。

    虽然峰会达成一揽子协议,但未来欧洲经济复苏的前景尚待观察,阿根廷国际战略研究所所长豪尔赫•卡斯特罗则认为:“欧洲国家除债务规模庞大外,企业生产效率已停滞不前,甚至出现倒退,这证明欧洲经济出现深层次问题,即使欧洲度过债务危机,中期增长前景也不乐观。”

    美国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资深研究员罗迪指出:“欧洲经济将在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面对债务危机的挑战,持续低迷走势,贸易保护主义抬头。”

    法国经济学家乔治•卢瓦耶尔的观点是:“走出这一危机,只能循序渐进。”

    主持人:一揽子方案的出台,对于这个整个市场来说,应该是一个好消息,但是现在市场的表现怎么样?丁老师首先给我们梳理一下。

    丁志杰:确实像张鸿刚才已经提到了,就是说亚洲市场表现应该说受这个消息的,利好消息略有上涨。

    主持人:对。

    丁志杰:但这种上涨幅度不大。那说明什么?市场对这个消息的反应是个谨慎的。那为什么会谨慎呢?最主要原因说在峰会召开之前,欧洲各国领导人都信誓旦旦的表示,这次要拿出一个永久性的解决方案,不能说再遇到事情我们再去处理,但事实上来看。

    主持人:还是个短期的。

    丁志杰:这个方案是非常短期的临时性的权宜之计。那么比如说,这里面有一组数据很有趣,比如说希腊的债务被减记了1000亿欧元,那么欧盟也同意给希腊贷款1000亿欧元,银行在未来的8个月内要增加资本1000亿欧元,3个1000亿,这1000亿你会发觉,就相关的各方案通过把这个债务问题在各方去转移,转移的结果实际上就说,根本就没有去化解。

    主持人:没有起到实质性的,对。

    丁志杰:那为什么这么来说呢,那我们看到,比如说现在要求私人部门那么减记希腊的国债,那么这样私人部门要掏1000亿欧元,那么同时这个方案说增持资本1000亿欧元,这1000亿欧元需要通过,首先银行要通过市场去增支,如果市场不能够解决的话,那么就需要有关的国家去出这个钱,所以最后又回到这个账上来了。

    那么德国为什么同意说明年会新增1000亿欧元贷款,因为私人部门这1000亿减记了,那政府再冲进去一下,所以大家看这个账转来转去,所以我们看到在这里面它的短期性。

    还有一点就是说,比如说我们再看,这里面提到的欧洲金融稳定这个机制,通过杠杆化扩大到10000亿欧元,因为现在欧洲的这个金融稳定机制里面的这个资金,大概可用资金是在2500亿到2750亿这个规模。它是通过允许这个基金通过有关国家这个发行国债提供担保,也就说你买这个国债,那么有这个基金给你提供保险,这样的方式来增强发债的能力,以及支持的力度。

    第二个就是说,吸引其他的这些国家和机构来加入到这个基金中来,那这个也就我们看到,包括说,在这个会还没有结束之前,就传闻欧洲有关各方,比如像中国等国家来开始什么,商讨直接参与的问题。这个看我们觉得,可能这么一看,它画了一个饼,让其他的人进来去真正的去拿钱。

    主持人:所以市场还是信心不足。

    张鸿:对,这是一个救急的方案。

    主持人:对。

    张鸿:你很难说它能救穷,这个方案当中我觉得实惠最大的,也就说现在就能眼睁睁看到实惠的,就是水深火热的希腊。

    主持人:对。

    张鸿:因为它的债务一下就减了一半,是吧,然后它还能够又拿到新的贷款,所以赖债成功,它是最实惠的。但是接下来这个账赖下来以后,接下来怎么解决,可能下个月他们要有欧盟的财长会什么,有一些细则,有一些潜在的危机可能到最后传导下来,又是一个烂账,不知道怎么弄。

    比如说银行,银行现在已经说了,私人部门已经说了,说你让我们给减记希腊的债务,让他赖帐,这不相当于抢我们钱吗。好了,现在你又要求银行资本充足率要保证,又需要钱,需要钱的话,政府为什么法国说我们不希望有那么大幅度的减记,就是因为他的银行承受不了,已经开始破产了,不行了。

    所以法国政府就得往上贴钱,那各国政府可能都要往上贴钱,到最后我们看到就这个子弹库发生作用了,子弹库扩大到10000亿。然后这个子弹库到底子弹从哪儿来呢?丁老师说的很清楚,现在瞄准了发展中国家,巴西已经明确拒绝,说我不买你的基金,所以现在可能,萨科齐也明确表示说,要到中国来谈。

    现在就说我们看到的只是一个救急的方案,短期内把希腊给解决了,能稍微松口气。但是接下来,如果这个火继续蔓延的话,比如意大利等等这些国家怎么办?这个可能长期的解决方案还没有。

    主持人:那么关于欧债危机,关于一揽子方案的提出,我们再来听一下网友他们的评论,这位朋友丁亮他说,“虽然欧盟峰会在希腊债务危机以及银行业资本重组等问题上还存在分歧,但是最重要的是,欧盟向外界表明了展开自救的信心,齐心协力的采取具体措施的决心,这为争取外部的支持,最终化解债务危机创造了有利条件,为摆脱危机开了一个好头。”他认为至少是一个很好的姿态的表示。

    这位朋友他说,“目前意大利的债务规模约为1.9万亿欧元,占GDP的比例高达120%,负债的总额超过希腊、葡萄牙和爱尔兰三国的总和,在欧洲国家中位列第一,意大利面临成为下一个希腊的危险。意大利债务问题的悬而不绝,将给欧盟最终的危机救助方案出炉带来不确定性。我觉得这个,看来意大利的问题比这个希腊还要严重?

    张鸿:希腊好像不严重。

    主持人:对。

    张鸿:对,现在救助方案,只能让希腊的目标的债务占GDP的比重是到2020年的时候达到120%,现在意大利才120%,而且意大利相对来说,它还是有实体经济的。

    丁志杰:总体来看,就说如果说,意大利成为像希腊这样的话,遭所有投资者抛售的话,我觉得这样可能整个欧元区就有崩溃的这种危险,所以这点我们看到意大利人,其实显得并不很着急,那么也就说,我的问题也是大家的问题。

    张鸿:绑架了。

    丁志杰:所以说我觉得在这个过程中,特别是欧洲危机,以及我们再往前看,美国的债务危机,它同样有问题,就是说大家现在都在失去道德,也就是希望能够得到越来越多的免费的午餐,从别人的手里去要什么,我觉得这个来看是目前世界最可怕。

    主持人:我们再来听一下财经频道特约评论员他们的观点和说法。

    张燕生(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对外经济研究所研究员):虽然中国不能够承担过多的国际责任,但是中国在当前的欧债危机、美债危机和全球的经济比较困难的时候,我们都能够看到中国是个负责任大国的行为,以前无论是希腊债发生还是欧债的演进,在风险比较高的时候,实际上中国还是采取了增持希腊债和欧债,来支持欧洲实现经济和财务稳定的努力。

    那么关于这次欧洲金融稳定机制中间,中国应该扮演一个什么角色呢,我相信还是一个比较积极和负责任的大国,有一个问题,我们必须要明白就是中国毕竟是人均GDP只有4000美元,中国仍然是一个人口大国和新兴的发展中大国,中国会积极的主动的承担自己的责任,但是这个责任,仍然是跟中国自己的国力、国情和现在发展阶段是相一致的。

    连平(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达成这个方案,不等于说未来的问题都解决了,从长期来看,它所存在的一些制度性、政策上的一些缺陷,恐怕是很难得到一个非常满意的一个解决。那么从短期来看,未来的运行当中,也会遇到些问题,比如说,一万亿基金规模,规模是这样,有一个目标,但是这个钱哪里来,是不是都能够得到落实,从目前来看,很难看到各国都有一个非常好的一个承诺,它可能还要寻求一些外援,还有包括银行业注资,同样也会遇到这样的一个资金来源的问题,所以这个是未来欧盟国家领导人要逐步加以解决的一个一个具体的问题。

    主持人:那么在这次欧盟峰会上,就像刚才两位所说的那样,也有像法国这样的国家,提出让中国或者巴西这样的发展中国家站出来或者是,那对于现在目前的这样一揽子方案,或者对于持续的欧债危机,我们中国应该持怎样的态度呢?

    张鸿:刚刚我已经说了,欧元区欧盟这些国家,他们之间都是有利益的,现在呢,如果它要求中国来救助的话,那中国也是有自己的利益的。

    主持人:对。

    张鸿:我们的外汇储备不是慈善资金,所以如果说我们要投的话,我们也要看看到底给我们带来什么样的实惠,或者是我们能提什么样的条件。比如巴西说,我不投你那个基金,并不意味着我不投你的某些国家的一些资产,所以我们的外汇储备也要本着利益最大化,成本最小化,跟他们有条件谈条件,没有条件,我们绝不为了救助而救助。

    主持人:丁老师的观点呢?

    丁志杰:首先来看,应该我们看到,应该说,欧洲是中国的主要经贸伙伴,所以欧洲债务危机的解决,对中国也是有利的。所以我个人认为,中国应该支持甚至敦促欧洲债务危机尽快解决,但是前提是欧洲的……

热词:

  • 今日观察
  • 欧债危机
  • 有救了吗
  • 20111027
  • 欧盟峰会
  • 一揽子计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