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 经济台滚动新闻 >

[今日观察]再诊公路“三乱”顽症(20111122)

发布时间:2011年11月22日 23:0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今日观察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E2CF92C39B024901B6EB58C6599F009F

  张嘴50,伸手100,山西公路再现交警乱罚款。公路“三乱”现象为何屡禁不止?《今日观察》正在评论。

  主持人(史小诺):各位晚上好!欢迎收看今天的《今日观察》。伸一根手指就是一百块钱,拉煤车司机要给交警交小费。日前,我台记者在跟随一辆运煤车行驶到山西时拍下了这样的内容。没有罚款理由、也没有收据、没有罚单、罚你就是没商量。在治理公路乱罚款、乱收费、乱设卡的背景下,这样的现象为什么还会出现?路上罚款背后的症结到底在哪里?怎样才能够彻底的进行根治?

  今天的评论员是霍德明和张鸿,首先来看一下相关的新闻。

  司机:怎么了,师傅?
  交警:驾驶证。
  司机:少开一点,照顾照顾。


  本台记者日前在搭乘一辆山东运煤车,在途径山西时,拍到了这样一面,记者在驾驶室内看到这名交警通过车门缝,伸出了一个手指,老郭拿出了一百多元钱,交给对方,整个过程只有短短十秒钟。

  记者:刚才给了多少钱?

  司机小华:100,给50嫌少。看这多少车啊,一个一个都拿钱,本地的(车)不拿钱。

  记者:他还没给你开单子?

  司机小华:没有,这钱啥也不知道给他了,不知道为啥罚的。

  当天晚上,老郭和小华驾驶运煤车经过太原后进入314省道,向山西盂县方向行进,通过盂县煤车就将离开山西进入河北,当运煤车沿着省道爬上一个山坡后,看到前方有六七名交警,正在双向拦车检查。

  司机小华:又得给他准备小费,给他准备50块钱,让他们买包烟抽。

  由于八个小时前,刚被岚县交警收了100元,两名司机希望这次能被少罚一点,提前准备好了50元零钱。

  司机:多少钱?
  交警:驾驶本。
  司机:啥驾驶本,多少钱,少罚些吧?
  交警:你快点。
  司机:50啊,30吧?
  交警:少跟我讨价还价,这不是自由市场啊。


  同样是没有理由,没有罚单,没有收据,交警通过车门缝收取50元后放行,就在司机刚刚启动货车,收钱的交警发现了正在拍摄的记者,记者和两名司机被毫无缘故地扣留了将近一个小时,就在记者执意要求离开时,现场的交警开始抢夺记者手中的摄像机。

  主持人:我们看到这样的收费场景,觉得特别的眼熟,因为我觉得无论是司机也好,还是这个交警也好,他们好像对于这个罚款和交罚款已经是形成一种默契了,好像习惯了。其实就是司机自己也觉得习惯,50太少了,100差不多,好像,对,这样的现象,其实我们以前在节目当中也做过,但是还是屡禁不止。

  霍德明(财经频道评论员):我觉得这个事刚才看起来有点像社会写实片,这里面呢,要我解读的话,就是一指100块钱,而一定是岚县的生活水平比较高一点,盂县的生活水平稍微低一点,收50块钱,而这两个县的交警,应该没有串谋的,却还是相当自由市场,当然了,整个这事我想了一下,原来一指不是禅,一百它就过了于蓝了。

  然后再接下来很难了,因为小片里面,你没看到,有这个记者啊,央视记者在照,照了以后,人家把摄像机可能损害了,我说记者不上路啊,悄悄被赔偿,听说人家赔偿他两万块钱。

  当然了,记者先生也把这两万块钱,交给了当地的纪检单位,这个在小片里面没有具体提到,可是新闻报道基本上都有。

  主持人:对。

  霍德明:总而言之这个事情是让人很痛心的。

  主持人:但是太惯常了这样的现象。

  张鸿(财经频道评论员):对,我觉得交警说了一句话,特别对,他说不能讨价还价,这不是自由市场,它确实不是自由市场,霍老师,就是不能讨价还价,它是垄断的,或者说他如果说是个市场的话,他叫罚方市场,他说了算,所以我们说乱罚款,就在这个“乱”字上,他说多少就是多少,不管他是物价水平低,他要了50块钱,他是物价水平高,要了100块钱,但是都是他说了算。

  但是为什么他一直在持续呢?就是已经成了一个猫鼠游戏。就像你说的他们已经达成了一个默契。

  主持人:对。

  张鸿:在交警这边呢,我不能罚的特别多,虽然我垄断,但是我罚的特别多的话,你下次就不来了,这咱们原来做“聚焦物流顽症”的时候已经说了很多次了,就他会有一笔帐,但是我罚的特别低呢,你想想我就吃亏了,那从这个承运人来说,无论是物流公司,还是司机,他就要考虑,我到底是不是从这条路上走,我到底违章不违章,那算了一笔帐,一算帐发现,我如果不违章的话,我是不挣钱的。

  主持人:对。

  张鸿:包括过路费、过桥费,包括你这些乱罚款,我一算,我是不挣钱的,所以我不违章不如我违章。

  主持人:违章,再交点罚款。

  张鸿:交点罚款能挣点钱,但是如果我不交的话,和交我又有一个选择,那我是交,还是不交呢。我相信这些司机是依据他们经验来得出这样的默契。

  主持人:好,就这样一个乱收费的现象,我们再来听一下网友的评论,这位朋友他说“央视披露山西交警乱罚款,山西方面正面回应,处罚了当事人,这值得称赞。不过,央视其实早在1998年就揭露过山西交警的此类事迹。如果根源不解决,那么很有可能风头过后,这些交警会变本加厉。”

  好,我们再来看看第二位朋友他是怎么说的,这位朋友说“今天听新闻说的是山西交警乱收费,只要钱不开票。我想反映一下,金湖331省道的交警也是双向设路卡,每车必查。每到天黑,他们就开始到位查灯光、查超载,我是一名货车司机,遇上交警设卡也只能是乖乖的上缴‘小费’完事,不然罚的会更多!”

  我们知道现在正是一个就是运煤的高峰期,所以车流量很大,同时我们也看到,这个执法是比较混乱的一种现象。很多司机都是在感慨,现在是开车运货是非常艰难的一种现状,我们接下来通过一个片子来进行了解。

  每年冬季,都是西煤东运的高峰期,西部地区的煤炭,源源不断的向东部沿海地区供给,山西、陕西、内蒙古西部,都是传统的产煤基地,产量达,外运量多,由于铁路运力紧张,公路运输也承载了大量的运输份额。

  而这个时候也正是“三乱”发生的高频时期,在绵延千里的运输线上,检查点、收费点以及沿途交警的盘查可谓是鳞次栉比,层层收费,自成一体。

  对于个体跑运输的拉煤户来说,目前从山西省内煤矿买一吨6千大卡热值的煤炭,坑口价约为每吨540元左右,除了正常的缴费外,沿途交警的各种罚款,已经成为了一笔固定的支出。

  以运送一车50吨煤,从山西到山东为例,除了正常收费等支出的每吨60元外,途中的乱收费,使得每趟要多付出将近3000元的成本。

  除了一路的乱收费之外,人为造成的交通拥,更使司机师傅雪上加霜。据陕西交通建设集团公司的工作人员介绍,青云高速陕境交界处,自2010年5月上旬起,开始出现拥堵,目前几乎成为常态,一般拥堵长度约为10公里,严重时为20公里,最长一次达到70公里,最终历时一个星期才恢复畅通。

  乱向重重的西煤东运,何时才能真正变通途,期待相关部门的解答。

  主持人:我们知道每一年的冬天,都是西煤东运的这样一个高峰期,但是我们看到,很多在我们印象当中交警本来是应该很快的快速的解决路上所发生的障碍,能够让这个交通能够更加通畅和快捷和便捷起来。但是现在我们看到的交警形象好像和这个有点相违背。

  霍德明:我打个比喻吧,你知道吗,在美国商店1年365天开的,但实际上真正的收很多钱的金银效率最高的是圣诞节、感恩节这段时间,一年大概就两个月做生意。你刚刚看到讲的现象,也是,现在是运煤高峰,所以呢,这些货车运的都是商品,当他们被罚的时候,被乱收费的时候,这些商品他还要再卖到下一个场所去,所以第一,他在这里被罚,他可以把这个成本算到下一轮的货物生产的价值里面去。

  主持人:对。

  霍德明:这是为什么当你看到很多司机被罚的时候,他们大概也没有意义,一百块钱反正交了就是了,当做小费,而他其实期盼的就是让我早点过去,因为需求量很大。

  可是另外一方面呢,还有一个经济关系就是为什么交警在这个时间能够这么明目张胆的做这件事情呢,就得牵扯到所谓监察的一个成本了。在这么一个冬天特别忙的时候,其实监察的成本,你要去监督这个交警不去做这个坏事的,成本也是蛮高的。

  所以当你监察成本如果是平常就是固定的话,难怪你就会看到当进冬天运煤的车子一旦多的时候,就会发生这种时常乱收费的状况出现了,那当然罚款没有什么收据,像这些问题,其实都是跟着乱收费、乱罚款这个事情都在一块的。

  主持人:所以无论是司机也好,还是交警也好,他们都是算了帐的,都是算了帐的,觉得在这个时候,司机觉得其实违点规,这帐能摊得薄,能摊得过去,那交警他其实也是有成本的。

  张鸿:所以价格相对来说是固定的,如果真是的自由市场的话,自由罚款市场的话,它价格是浮动的。比如旺季,他可能愿意薄利多销,他降一点,或者因为需求多了,他把价格也抬上去,就是无论是涨价,还是降价,它都是和市场有关系的。

  但现在相对来说固定的价格,因为他说了算,说了算呢,这个价格只考虑你能不能承受,你能承受的极限是多少,只考虑这一点,他觉得你能承受。

  而很多厂家其实算了这个帐,比如刚才我们谈到煤,煤现在它的包括路政那边的收费、罚款,包括交警这边的罚款收费等等,现在很多企业都已经说,说我们现在罚款的收入,就是包括收费的收入,路桥费的收入,这个已经占到煤价成本的一半左右,甚至更高。

  为什么我们说他只是考虑自己的利益呢,因为如果他是想治理交通,他是想道路安全的话,他一定是你违规了,你超载了,我不让你走。

  主持人:对。

  张鸿:对吧,不管你交不交钱,这不能走这个事。

  主持人:把多的货卸下来。

  张鸿:对吧,你卸下来,对。但现在是只要你交了钱,你就可以走,所以我只能认为,你就是奔这个钱去的,你不是奔着道路安全,不是奔着整个道路的养护去。

  主持人:怎样更好的根治公路乱收费的现象,在制度层面上我们可以有哪些方面更加地细化?并且能让这个制度落实下来?稍候我们继续评论。

  越罚越乱,越乱越罚,公路执法何时才能罚之有法?《今日观察》正在评论。

  主持人:欢迎继续收看今天的《今日观察》,关于这个公路乱收费的问题,其实媒体也一直是在给予高度的关注,接下来通过一个片子来进行一个回顾和了解。

  11月21日,山西省纪委监察厅做出决定,对岚县、盂县公安局长、分管交警的副局长和交警队长等相关负责人免职,成立三个调查组,分别展开调查,并于近期组织一次全省性的运煤通道大检查,严查公路“三乱”等不正之风。

  据了解,为杜绝公路“三乱”现象,山西省今年已举办130多期执勤执法规范化培训,分四批在全省国省道高速公路进行明察暗访。

  对于此次盂县岚县发生的交警违规拦车收费问题,山西省公安厅交管局党委书记局长边智慧表示:路面民警执法乱,关键在于干部软,通过开展为期一个月的专项整改活动,山西省各级公安机关交警部门,将对公路“三乱”实行零容忍。

  边智慧还表示,此次整改,不仅要查找执法过程中的违规违纪问题,还要对近年来群众投诉、来信、来访,以及社会各界反映的问题进行梳理,主动听取群众意见,自觉接受监督,建立和完善长效监督约束机制,对于收黑钱等不法行为,一经查实,坚决清理出公安队伍。

  近年来,警方乱罚款的行为屡次被媒体曝光,但乱设卡、乱收费、乱罚款,这里公路“三乱”却屡禁不止。

  今年5月《今日观察》系列节目《聚焦物流顽症》多次报道了河南、内蒙、山西等地的罚款乱象。这当中不但手续不全的要罚,手续齐全的也会被罚,至于执法全、执法主体、执法依据更都是一团浆糊,罚多罚少,都在执法者的一支笔,这样的执法怎一个乱子了得。

  打蛇要打七寸,治乱也要治到关键。今年6月8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主持召开了国务院常务会议,完善物流业配套措施的物流业国八条因此出炉。提出降低过路过桥收费大力推行不停车收费系统。

  主持人:我们看到昨天山西省纪委和监察厅对这个事情做出了处理,其实我们要说的是相关部门一直对这种现象也不是不作为的,一直是在管。但是我们看到也许这次出事的是山西,也许再过一段时间又出现在了其他省份。为什么这个效果一直不好,就是一直落实不下去,这个问题怎么样做才好?

  霍德明:这个事让我想起来,今年6月8号,国务院常务会议强有力通过的有关物流的新国八条,就是制止道路上面乱收费,以便于降低物流成本。

  历史告诉我们,曾经1997年咱们央视在《焦点访谈》里面有一个节目,就是这个乱收费的事,也正是交警。我还记得那集里面,那个交警叔叔,他姓刘,山西的交警。而那个时候,这个节目还上了一个榜,得了一个奖,这我想起来,这个事已经不是现在的事了。

  主持人:对,不是新鲜事了。

  霍德明:14年前了,偏偏唐朝的大诗人刘禹锡,他有一首诗,我觉得很像咱们今天这个情况。

  主持人:怎么说的?

  霍德明:百亩庭中半是苔,桃花净尽菜花开。种桃道士归何处,前度牛郎今又来。在刘禹锡的这个故事里面,他原来14年前,他就已经官拜员外郎了,14年以后呢,再回来再重任员外郎,就他本身的一个仕途的感叹。

  但是我们今天针对这个故事,你可以看,你可以想到,是不是前度牛郎今又来,小片里面并没有告诉我们现在的交警叔叔姓啥,但是我觉得这件事情,应该不能够把它当做是一个单纯的甚至偶然的事情,毕竟14年前我们就已经报道过了。

  主持人:对。

  张鸿:霍老师刚才讲的那个节目叫“罚要依法”,是《焦点访谈》的节目,非常著名。当时也是,那个镜头也是暗访嘛,那个交警就说,你40,你再说,再说,再说,80。就那个时候因为是初级阶段吗,所以可能价格在磨合期,不像现在这么默契。

  所以14年以后再谈这时候,我真的不奢望说你这个交警或者你路政部门,说从道德的角度来说,我们考虑一下司机的难处,考虑一下大货车的那种难处。咱们就说依法,有《行政处罚法》。《行政处罚法》明确的规定,就是你的罚款的收入,不能和你的个人的收入,包括你罚款单位的收入。

  主持人:不能挂钩。

  张鸿:对,有挂钩,罚款要上交,不能截留、私分或者变相私分。现在公开的都说不私分、不截留,但是很多都是从财政然后又返回,就是和你的业绩和你的收入是有关系的,这就不行。

  还有就是做出罚款的机构和收缴机构要分离,然后如果100块钱以下的那是一个快速处理,快速处理的话是可以收现金的,收现金的还有种种的限制。所以我建议他们去看一看这个法,我就不在这说了,这一个是限制他们。

  第二是救济,就是这些如果这些司机被罚了,被强行做了这些事情,他怎么办,怎么救济。我们看到央视的记者到那去,然后拿出摄像机一拍,这个时候他为了堵住口,给了你两万块钱。好,这些司机们,天天路过那,如果他拿了机器一拍,会怎样,这些交警会给他两万块钱,说你不要说了,不要告我们了,不会的,为什么,因为我们今天也看到了,当地的主管部门说,这次我们的整治,不仅要查执法违规违纪,还要对近年来群众投诉、来信、来访及社会各界反映的问题进行梳理。

  天哪,进行梳理,就是这么多年,是不是有很多司机也写了信,也反映了甚至拍了这种找录了这种音,不仅没有两万块钱,而且还押在那没梳理呢。

  主持人:对,我们继续来听一下财经频道特约评论员他们的观点。

  彭真怀(北京大学中国地方政府研究院院长):罚款无非是两种情况,第一种情况,一些地方把交警这样的行政执法部门的罚款,作为财政的一种收入来源,然后按一定的比例,返还给罚款的部门,这是一种制度设计上面的问题,源头如果不彻底的根除的话,这种事情还会屡禁不止。

  另外一个问题,罚款以后,不是交给了财政,这就是所谓的不开任何的收据收黑钱,无异于过去的栏路抢劫,对这种人,坚决要开除。我们需要加强公众的监督,而公众监督的过程当中,舆论的监督是最大的一个监督,就是让这些收黑钱的交警,乃至其他司法部门的这些执法人员,让他们曝光,通过曝光让他们能够收敛自己的行为,来给予一种强有力的揭露。

  第三,让那些相对管理人,比如说司机是交警管理的对象,司机就是相对管理人,要敢于向有关的部门去揭露、举报,要创造这种制度性的通道,反映上去,而反映要事事有结果,件件有回声。

  毛寿龙(中国人民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副院长):对于警察来讲的话,乱罚款的原因有几个,一个是警察本身个人的问题,他不想很好地管理,因为直接罚款还会有收入,尤其是连票都不给的情况下,自己的私利都可以得到满足。这样的话,他会倾向于以罚代管。

  另外一个,公安局本身的财政收入机制有一定的关系,当办案经费不是很足,得不到保障的时候,大家可能都会有一些创收的任务,一旦有创收的任务来加到执法的体系里面来的话,有时候还巴不得要违法,如果不违法,他还要故意设一点陷阱,比如说超速,其它各种各样违法的陷阱来钓鱼执法。

  主持人:我们说其实我们一直对于路上乱收费、乱设卡的现象一直在进行治理,但是这个治理总是不得力、不得劲,两位评论员在节目最后给我们一些个性化的建议。

  张鸿:一直在治理,我能查到最早的治理“三乱”的文件是1990年的,到了2005年的时候确实治理的很有成效,已经有28个省份达到了国家基本无三乱考核的标准,就是这些省份可以说,我基本无三乱了。

  但是另一方面呢,我几乎所有的记者朋友,他们去跟一趟大货车,跑一个长途,都回来跟我说,说基本有三乱,而且有视频和音频为证。

  所以我欢迎挑战,就如果我们的这些省份说,我们没有三乱了,欢迎媒体随时到这来暗访,我们新闻媒体欢迎这样的挑战。

  再有勇气的,你可以跟所有的司机物流公司说,我们这没有三乱了,欢迎你们从我们这个省内通过,也欢迎你们的监督。如果有这样的勇气,我觉得他才让我们相信,真的下了决心治理三乱。

  主持人:我们希望有这样的态度。

  霍德明:三乱现象当然公检法本身它要严格制止这种行为以外,我想在目前体制之下,我们还是可以借用譬如说当地人大的监督,反映出一部分当地的老百姓的需求,当然我们在今天这个时代,尤其是媒体这么铺天盖地的机会,其实这个货车司机,他真的就可以随身带着手机,就可以把他贿赂或者是说这种执法不对的现象,可以把它录下来。

  我注意看到了,现在很多出租车司机,他身上他都有带着摄像机,而随时有媒体来,可能会跟他购买这个相关的镜头,所以这也未尝不是一个市场经济发展好的方向……

热词:

  • 今日观察
  • 再诊公路“三乱”顽症
  • 公路
  • 乱收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