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 财经资讯 >

世纪瑞尔身陷大漩涡 高管被爆偷窃合同索取回扣

发布时间:2011年11月23日 09:4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金融投资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11月19日,《金融投资报》报道了世纪瑞尔与四川省绵阳万顺科技有限公司合作中的纠纷事件。该事件一经报道立即被大量转载,更有不少投资者打电话到报社来向记者询问事情的来龙去脉,但是,由于世纪瑞尔方面态度的阴晴不定,使该事件真相更加扑朔迷离。

  《金融投资报》记者曾经以传真形式将所有疑问向世纪瑞尔董秘朱江滨求证,该董秘在给记者的电话中称“星期一一定会给你们一个答复”,但是直到昨日截稿,也未见该公司有任何主动回复。当记者再次致电朱江滨时,他却态度不耐烦地告诉记者:“所有的事情我不清楚,我们也不需要自查,我正在开会,很忙。”世纪瑞尔前后态度的转变,是否在有意回避什么?而绵阳万顺科技有限公司再次提供的一组证据,让世纪瑞尔陷入高层偷窃合同、索贿的更大漩涡中。

  合作伙伴爆猛料:公司高层偷窃合同?

  四川绵阳万顺科技有限公司负责人李某本周再次向记者爆出猛料:为了不执行合同,世纪瑞尔北京市场部总监刘春杰竟然在一次谈判饭局中偷窃了李某的合同,幸亏李某当时所带的是一份复印件,否则遗失原件合同后,该诉讼路程将更加漫长曲折。

  李某告诉《金融投资报》记者,当初签合同的时候,是由世纪瑞尔北京市场部总监刘春杰全权负责,可中标后,刘春杰就以各种借口拒绝和李某见面,而付款更是成了镜花水月。

  无奈的李某找到世纪瑞尔总经理王铁,在王铁的安排之下,刘春杰终于现身,沟通的结果还是说不能够按照合同执行,谈判了好几次都没有结果。之后李某又和王铁联系好几次,王铁每次都安排刘春杰跟李某面谈,但一直没有谈到实质性问题,而世纪瑞尔此时态度转变,坚持称该合同是刘春杰个人和李某签定,与公司无关。李某觉得非常气愤,“我的合同是和你们公司签订的,我现在要求你们公司执行合同,实际上和刘春杰没有关系,难道在合同执行上也是刘春杰个人的行为?”

  为了解决问题,王铁安排北京市场部总监刘春杰、总经理助理李涛和当时负责山西省的片区经理曲波伟和李某谈判,谈判安排在北京北蜂窝路一品居一个独立包间内。四人在饭桌上面开始了谈判,开始谈判时进行得还是不错,可是之后刘春杰借故说明天要出差就走了。刘春杰刚走一分多钟,李某就发现放在桌上的合同不见了。当时在场的李涛和曲波伟都不相信刘春杰会偷合同,但三人翻遍了整个包间也没有看到合同的影子。

  李某回忆起当时的情况还历历在目:“为了谈判的隐蔽性,我们专了挑了一个偏僻的包间,而且包间里没有服务员,如果说合同不是刘春杰偷走的,谁都不会相信!”在遍寻无果后,曲波伟给刘春杰打电话,谁知道刘春杰根本就不接电话,总经理助理李涛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刘春杰的手太快了!”李某向记者透露,此事件发生后,他已经对世纪瑞尔的诚信产生了深深的怀疑,昨日他告诉记者:“现在回想起来,我甚至觉得他们安排这次谈判吃饭都是别有用心的,如果我的正版合同真的遗失了,现在我恐怕连上诉的证据都没有了。”

  高层索贿:想要拿到钱就要按我说的办!

  有了这次不愉快的经历,李某再和世纪瑞尔相关人员沟通时就多了个心眼,凡是电话都做了录音,而在他提供给记者的全部电话录音中,《金融投资报》记者发现了更为惊人的内幕!

  为了追讨自己公司的应得利益,李某一次次和刘春杰电话沟通。在某段电话录音中,记者听到如下对话:

  李某:“合同都过去了两年,为什么你们还不支付我们的收益款项?你们公司好歹也是上市公司,这样做太不地道了!”

  刘春杰:“地道?地不地道我不知道,但你这么瞎折腾有什么用呢?你就是再闹腾能拿到钱吗?对,合同是我签的,但公司不是我开的呀,如果公司是我开的,你想什么时候拿钱都可以。你要想拿钱就不要闹腾,按照我们之前说的,把开标前和开标后你们托了什么人,做了什么事,疏通了哪些渠道,知会了哪些媒体都给我们列一份清单出来,我们才好向上面汇报。”

  李某:“我没有义务向你们汇报我的工作内容吧,而且这属于我们工作的机密,当初合同上只写着中标后就支付,没有其他的附加条款,如果早知道这样我根本不会和你们合作,你们还是要讲点诚信吧!”

  “嘟……嘟……嘟……”

  电话很快被掐断。

  对此,有不愿具名的法律界人士告诉记者:“世纪瑞尔的做法已经违背了合同法,就他们所提到的‘必须回款到60%才能给钱’一说更是无稽之谈,合同中写明是什么样的就应该怎么样执行。因为合同本身就是在双方公开公平的前提下签定的,没有违背任何一方的意志,在执行的时候也应以合同为准。”

  更惊人的内幕还在后面。

  在李某多次通过正常渠道索要无果后,刘春杰的贪婪渐渐暴露出来,在下面的电话录音中,记者听到如下对话——

  刘春杰:“你如果非要走正常渠道,那你就是再闹腾也拿不到钱,想要拿到钱就要按我说的办!”

  李某:“你不就是要钱吗?可以,你说个数啊,只要你们公司该给我的钱给我了,你要多少钱我都给你!”

  刘春杰:“嘿嘿,这样,你再联系下小曲,看下他那边有没有进展?”

  而在李某和董秘朱江滨的电话录音中,记者听到李某以近乎哀求的口气说:“朱总,他(刘春杰)要钱,要回扣,我也都答应了他,只要钱到账了,他要多少钱我都给他,为什么拖到现在还是不给解决呢?你们公司的钱不给我,我哪里有钱给他啊,我现在借着几十万的民间高利息,这个情况你们王总也是知道的。”

  电话中,朱江滨短暂的沉默后,迅速回应道:“这个事情我不清楚,我正在开会很忙。”语气和接待记者时如出一辙。

  就该电话的通话内容来看,公司高层对于身为公司高级管理人员刘春杰公然索要“回扣”一事已经知晓,或者是因为刘春杰本身在公司也担任重要职位,所以高层只有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维权还是骚扰

  世纪瑞尔自相矛盾

  就在《金融投资报》记者发稿前一个小时,李某再次给记者发来传真,这份传真是11月21日世纪瑞尔公司在本报报道见报后发给他的。该传真中称,李某以执行合同的名义,反复给其员工发短消息和打电话,已经构成了骚扰,如果李某再不停止上述骚扰行为,就会诉诸法律。该传真内容还表示,世纪瑞尔以公平公开合法手段取得了山西南同蒲的项目,不存在李某所说的内幕交易,如果李某要维权,希望以律师公开会面的方式解决。

  李某在给记者的电话中哑然失笑:“他们都说了我是维权,既然是维权,怎么又是骚扰呢?我只想讨回应得利益。律师公开会面就更可笑了,他们公司自己有专用律师,但长年不是出差在外就是忙不过来,我为了方便维权,在北京也聘请了律师,但他们公司居然想跳过我单独约我的律师出去,是又想收买还是贿赂呢?可惜被我的律师拒绝了,我现在倒希望他们能起诉我,看看上了法庭究竟真理站在谁的那一边!看看我究竟是在维护自己的正当权益还是在骚扰!”

  濒临破产的李某究竟能顺利讨回血汗钱吗?公然索要贿赂的世纪瑞尔高管是否还安然稳坐?《金融投资报》记者将继续为你关注。 本报记者 靖曦

热词:

  • 李某
  • 刘春杰
  • 回扣
  • 朱江滨
  • 瑞尔
  • 高管
  • 金融投资报
  • 合同执行
  • 索贿
  • 公司高级管理人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