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 经济台滚动新闻 >

[今日观察]鄂尔多斯:小微如何不差钱?(20111123)

走基层 小微企业调研行

发布时间:2011年11月23日 22:55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今日观察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B176EA829180481392BE5AEF7FF2F792

    房产项目停工,资金链紧张,民间资本遭遇寒冬。不差钱的鄂尔多斯为何面临钱荒?严寒中的小企业发展又如何求解?《今日观察》正在评论。

    主持人(王小丫):今天我们要关注小微企业发展的话题,鄂尔多斯这些年在大家的眼中,是一个有着不少传奇色彩的城市。提到这个城市,人们想到的往往会是一个财富迅速积累的神话。但是从今年的下半年以来,这个财富故事又有了新的剧情。在房地产持续低迷和银根不断收紧的背景之下,从鄂尔多斯传来了民间资金链紧张的消息。对于资金充裕的鄂尔多斯来说,为什么会出现差钱的现象呢?民间资金的紧张,对于鄂尔多斯的小微企业来说,又会有怎样的影响呢?今天我们将就此展开讨论,特别邀请到了鄂尔多斯的市长廉素先生,欢迎您;还有我们频道的评论员刘戈。

    那么在这之前,刘戈也前往鄂尔多斯进行了采访,我们要来看一看刘戈带回来的一些消息。

    李世镕,鄂尔多斯市主管工业和经济工作的副市长。他今天即将出席一项仪式:一家大型商业银行在鄂尔多斯开设分部。放在平常来说,一家银行的入驻,并不是什么特别的事情。但李世镕副市长却格外重视这件事情,不仅参加银行的开业活动,而且在致辞的时候,很高兴的称赞这家银行此时的入驻,是“雪中送炭”。

    李世镕(鄂尔多斯市常务副市长):现在确实是冬天了,有点冷。另一方面,鄂尔多斯已经开工的工地,他需要一鼓作气把工程建成建完,银行的进入,它的投放,这个时候资金的进入,确实和平常不一样,这个时候的概念与平常相比,他是一个雪中送炭的特征,就凸现出来,它不是锦上添花,它是需要把这层楼,让它很快收尾,让它建成,很快形成一个成品,而不至于形成一个烂尾。

    李市长的忧虑是有原因的。如今走在鄂尔多斯城区,街道两边随时可以看到没有完工的房产项目。在国家加大对楼市调控和收紧信贷的背景下,鄂尔多斯和全国很多地方一样,房地产行业陷入了低迷。这个以煤炭资源起家,原本不应该缺钱的城市,现在却出现了资金紧张的局面。

    李世镕(鄂尔多斯市常务副市长):我们(鄂尔多斯)去年GDP总量2643亿,金融资产只有1200亿,占不到GDP的40%,应该讲一个成熟的地区,金融产业和GDP相比应该在1.6比1左右,现在是我们倒过来了,金融产业在鄂尔多斯严重滞后于经济发展,这也是民间借贷出现一个问题,催生它一个很重要指标来衡量。

    鄂尔多斯主要的金融机构,包括20多家商业银行和100多家小额贷款公司。但记者在走访的时候却发现,很多小额贷款公司,或者是大门紧锁,或者是早已经人去楼空,即便开着门的,也没有正常营业。

    刘戈(评论员):现在鄂尔多斯呢,还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初冬,但是我们知道呢,接下来会有一个严寒的冬天,那么对于现在刚刚经历了资金链断裂、资金面紧张等等这样一些传言的鄂尔多斯的民间金融来说,会不会也遇到一个比以往更加严寒的冬天呢?

    主持人:也有人说,资源太丰富了,所以你有钱,包括民间的资金也是非常的充裕的,那么现在的我们看到,民间的资金链也出现了吃紧的这个局面,这是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差钱的原因呢?

    廉素(中共鄂尔多斯市委副书记代市长):那么今年的资金紧张,我们分析主要有这么几个方面的原因。

    第一,从国家宏观调控这个角度上看,因为国家实行稳健的货币政策,所以整个资金宏观调控规模限制,所以企业拿到的贷款这一块少了。特别是到了下半年,七八九这几个月,在逐月的减少,这是一个方面。

    第二个方面,今年搞房地产的调控,我们的好多房地产企业,市场比较低迷,销售量减少,这样它也沉淀了一部分资金,这个资金回收遇到了一些困难。这是从大的宏观角度来考虑。

    主持人:就还是钱的问题。

    廉素:还是钱的问题,也不是不差钱,现在也还差钱。

    刘戈(财经频道评论员):像鄂尔多斯这么大GDP的产出量,那么每年,今年可能会突破3000亿。

    廉素:突破3000亿。

    刘戈:那么这样的话,而且资源这样的一个输出,朝一个方向输出,最后换回来钱,那么这个钱在那以后,怎么样能够进行重新的分配,进入到这些中小企业他们的毛细血管里面。

    可能现在就出现这样一个,就说整体我们金融的整体的调控和具体这个地方城市发展的速度,和体量之间的这样的矛盾,这匹配不匹配。

    就像是一个小孩,他身体长得很快,一年长十几公分,但是他的衣服呢,更替的没那么快。所以他还穿着去年的小衣服,这个之后,你就觉得他很憋的慌,可能就把扣子就撑破了,他是这样的一种状态。

    主持人:就像人们说,鄂尔多斯这是一个财富神话一样,其实跟它的特殊性是有关的,因为它是一个资源大市。我注意到这有一位朋友,他就是这么说的,他说“鄂尔多斯式资金循环中有两个关键因素:一个就是充裕的资金以及高回报甚至暴利的项目。如果国家对房市的宏观调控陷入深水区,那么必将对当地民间借贷资金链条产生比较大冲击。尽管这在一个不差钱、经济景气的环境当中,但是一旦国家的宏观调控出现变化,民间借贷就可能出现风险。”

    你们对这个有没有一个担心?风险性上有没有一个担心呢?

    廉素:因为鄂尔多斯这个企业有个特点,包括房地产企业,它都是多元化的。它房地产企业可能同时有煤炭企业,同时还可能有化工企业,同时可能还有楼桥建筑企业,所以房地产这块低迷了,但是别的还相对的能好一点,能好一点。所以像这种情况,在加上我们政府采取这么些政策措施,来帮助他逐步的渡过难关。包括企业之间,相互之间提供一些担保,是吧。

    相互之间担保,然后从银行贷款,这些工作现在都在做,措施都在采取。所以到现在为止,鄂尔多斯民间借贷,尽管外界说有多严重,严重到什么程度,我们觉得风险还是可控的。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发生什么挤兑事件,也没有发生大的群体性事件,我认为整体上风险还是可控。

    主持人:刘戈最近是去了鄂尔多斯一趟,做了很多比较深入的一个调查,我们刚才也谈到了民间的资金的一个引入,特别是小额贷款搭建一个平台支持这些微小企业他们渡过这个冬天。那接下来我们就一起来看看刘戈在当地做的一些调查。

    38岁的王瑞芳,在鄂尔多斯市的老城区经营着这样一家小诊所:楼下是一间小药店,楼上是一个门诊。在开了五六年药店之后,去年她刚刚扩大规模,把店搬到了这里。但是,一年20多万的房租,10多万的设备和药品,平均每个月两万多元的成本,让王瑞芳感觉有点吃力。

    但巧合的是,经常光顾王瑞芳药店的一个顾客,正好是一家小额贷款公司的员工。

    小额贷款公司员工:我有一次来买药,买药的时候,我就问王姐,我说您需不需要贷款,她说需要。

    就这样,王瑞芳向这家小额贷款公司申请了5万块钱的贷款。利息是每个月1.7%,折合每年20.4%,是银行基准利率的3倍多。借这么高利息的钱,划得来么?

    王瑞芳(药店经营者):5万块钱,借7个月,每个月是7142元,现在每个月还7700多,利息是600元左右。

    记者:这个您觉得还可以接受?

    王瑞芳:这个我就觉得能接受。

    诊所每个月都能收入一两万元的现金,还几千元贷款,完全可以承受。现在王瑞芳新的想法,是将来能够把自己的诊所,开到鄂尔多斯的新城区去,把生意做的再大一点。

    王瑞芳的新想法,如今对小额贷款公司的老板乔玉华来说,意味着不小的压力。

    乔玉华(小额贷款公司老板):最起码满足不了鄂尔多斯旺盛的需求,我完全满足不了,我才有多少钱呀,我才有5、6个亿的资金,我充其量4亿的资本金,加上批发的,才能发6亿多,对于鄂尔多斯经济总量的话,中小企业、微小企业的经济需求,是非常非常小的一块,杯水车薪。

    这家小额贷款公司的主要客户,就是像王瑞芳这样的小经营者,甚至是农民和牧民。在这几年鄂尔多斯疯狂的房地产投资热潮中,这家公司难得的保持了冷静,没有参与任何地产项目,也没有涉足高利息的民间借贷。在不少小金融机构资金链收紧、甚至断裂的现在,这家公司不仅没有出现资金问题,反而将分支机构扩展到了内蒙古的六个地区。但对于乔玉华来说,小额公司的前景却仍然充满很多疑问。

    乔玉华(小额贷款公司老板):我盼望过个5年、10年的时候,我在内蒙古外省,比如北京、上海,我也慢慢建立了分部,国家的金融政策一松动,就好了,我们观察以后融丰这个小贷公司不错,可以转成一家区域性的银行。

    主持人:对于这个小诊所来说,这几万块钱的贷款真的就是雪中送炭。但是呢,对于贷款公司来说,不管它再小,作为贷款公司,它贷款的目的是要寻求利益的最大化,他要得到最高的一个回报。而在鄂尔多斯这样的回报是可以说是很多这样的机会。

    刘戈:对,很多的诱惑。

    主持人:它可以去投资到什么煤炭企业,或者资源、房地产这样的一些企业。那么对于这个双方来说,微小的诊所他要生存,那么对于这个小额贷款公司来说,他也需要利润的最大化,怎么样调整好这个结构?让双方都能够在金银当中互利互惠,最终达到互赢呢?

    刘戈:那么我们去的这家小额贷款公司,它是内蒙古的第一家小额贷款公司批的,那么我也跟了这家的董事长也谈过话,那么我的感受就是说,对于他来说的话,他是有一个长远的预期。也就是说,他想进入到金融业,因为他也需要转型,这一点在鄂尔多斯的很多企业家身上能看的出来,就原来他是搞硅铁的,后来又搞了矿,那么也搞化工。

    但是呢,他对金融的话呢,他认为是他最终想干的事情。所以现在小额贷款公司,是他的小试牛刀,那么这个时候,他就有这样一个动力,说我先学会了怎么样为这些微小企业服务。

    那么对于这样一些小企业,小的微乎其微的企业,那么对于他来说的话,你如果要是到银行去贷款,什么资产负债表这些他根本他搞不清楚,那么他采取什么办法呢,信贷员到这个地方拿一个表说,你需要贷款吗,我可以借给你,然后呢,我问你一些基本的营业状况,那么这种服务呢,是大银行甚至是中等银行根本不可能去干的。

    也就是说,你开的一个大酒楼,让你去卖牛肉面,去卖酸辣粉,他不可能干这个事情。

    廉素:就是现在我们鄂尔多斯现在这种经营现象,呼唤着我们国家金融体制改革。现在我们经济活动当中,很大的中小企业、微小企业贷款难。

    主持人:是这样的。

    廉素:所以贷款难…

    主持人:你看,这里有一位朋友,他就说“大型商业银行在各地所设分支机构首先满足的都是大企业等优先的贷款项目,中小企业很难得到这些银行的照顾。中小企业贷款只能在大型商业银行与大型企业联合的夹缝当中求生存,那么被动的获取贷款。”他说“仅仅从鄂尔多斯地区来看,各家银行发放的贷款占中小企业申请总金额都在10%以下。”

    所以这个中小企业它在贷款方面,它真的是没有什么优势。

    廉素:所以现在一方面中小企业缺资金,另一方面民间还有大量的资金。所以怎么能把民间的这部分资金通过一个金融体制,把它流入到我们需要的中小企业的领域去,这就需要我们金融改革了。

    主持人:比如说,您作为市长,像刚才那个刘戈看到的小额的贷款公司,他给了诊所的贷款,您对他会有什么样的鼓励,或者是扶持的,具体的?

    廉素:这个我们政府也要引导,政府我们今年就拿了1个亿,组建了一个股权投资公司,这个实际也是一种引导。

    刘戈:对呀。

    主持人:其实我们都知道小微企业的发展,它需要资金的支持,同样也需要政府的扶持,那么鄂尔多斯在经历了大企业、大项目的发展之后,如何面对这些小微企业的发展,如何面对这样的一个新的挑战,稍候继续收看我们今天的《今日观察》。

    财政、税收、金融政策齐上阵,小微企业发展能否迎来转机?鄂尔多斯如何面对小企业发展的大挑战?《今日观察》正在评论。

    主持人:这个中小企业真正的发展,才是经济稳定的一个长远之道。那么我们都知道鄂尔多斯在一些大企业和大项目当中有一些发展,那么如今它的中小企业发展的状况是怎样的呢?接下来我们一起来看一看。

    在采访当中,我们很偶然的遇到了来自北京的宋凤超。他在北京的中关村科技园创办一家小企业已经近十年。现在,他却带着公司的30多名软件开发人员一起把公司搬到了离北京数百公里远的鄂尔多斯。

    宋凤超(龙腾捷通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这地方给我们员工有一些生活上的支持,另外给我们办公环境的支持,还有给我们创业企业每个项目300万创业资产支持,就是现金支持,这是直接吸引我们到这来的东西。

    宋凤超的企业,主要从事的是城市的智能交通管理系统。比如说,通过摄像头在画面上实时捕捉车辆的牌照信息。对于他来说,开发生产这样的软件产品,无论是在北京还是鄂尔多斯,并没有什么区别。

    李世镕(鄂尔多斯市常务副市长):财政支持将来他们高科技人才,还要有公租房,专家公寓,其它生活方面还有支持,就是要把鄂尔多斯的软件业在东胜区打造起来。

    今年10月份,在国务院提出加大对小微企业支持力度的要求之后,财政部、发改委和银监会等部门,先后出台了一系列对小微企业优惠政策,包括减免20多项收费,提高小微企业增值税和营业税起征点,对小微企业减半征收所得税,放宽小微企业不良贷款容忍度,以及发行小型微型企业专项金融债等。

    在国家政策支持的基础上,鄂尔多斯市把科技类、创新型的小企业和项目,纳入了支持和鼓励的范围,在鄂尔多斯设立的创业园区里面,数十家从事软件开发和信息技术的小企业已经进驻。甚至包括时下最热门的云计算产业,也被写入了未来发展的计划。

    鄂尔多斯提出,小微企业信贷投放增速要高于其他贷款增速,对成长性较好,讲信誉,暂时无法还贷款的小微企业适当放宽贷款时间,并逐步增加小额贷款公司的数量,没有小额贷款公司的旗区、开发区都要建立小额贷款公司,规范经营、扩大放贷,全力支持小微企业发展,设立5千万元中小企业发展专项资金,重点支持中小企业技术改造,各旗区至少配套1千万元中小企业发展专项资金,纳入财政预算。

    此外,在用地方面,按最低出让价保障供给。

    主持人:市长您怎么看待这个大和小的关系,比如说您习惯于跟这个大企业、大项目、大资金打交道了。那目前这些小企业、小项目、小买卖,您怎么对它?您怎么看待这个大和小的关系?

    廉素:在这打一个不太恰当的比喻吧,就像人的一个身体一样,大企业他是人的骨骼,像肌肉。那么中小企业就像人的微循环系统,是吧。

    刘戈:对。

    廉素:你没有微循环系统,你这个人也不可能健康的发展。那么经济也是这样,你如果没有中小企业发展,你这个形不成产业集群,这个整体经济发展也是不健康的。

    所以这个中小企业它的这种功能和作用,也是不可替代的。比如说我们刚才刘老师讲到的汽车,讲我们引进了华泰汽车,引进了奇瑞汽车,还引进了美国的GTI混合动力汽车,这些都是国内外知名的一些汽车企业吧。

    但是汽车要形成一个产业,仅靠这些大企业还不行,还得有大批的中小企业为它来配套。

    刘戈:对,形成配套。

    廉素:来配套,包括它的零部件,零部件的制造,包括它的配件的销售,是吧,包括汽车装饰这些,这都需要一大批的中小企业。

    所以你像我们除了引进这些企业以外,我们还规划了汽车产业营业区,像有一个企业投资搞的一个铜川汽车产业园,十平方公里,现在已经进去100多户企业了,这些企业都是为这些大企业转型提供配套服务,所以它对拉动转型起的作用非常大。

    主持人:刘戈你作为观察员,你是多少有一点旁观者清的感觉,你觉得鄂尔多斯面对这个转型,最大的挑战和压力是什么?

    刘戈:对于人的吸引力,我觉得这可能是一个非常大的一个挑战。就说因为鄂尔多斯这个地方,现在它的自然条件,它是很有特色,但是呢,它现在它的工业生产的条件特别好。

    比如说,大量的旷地可以利用,大量的资源,甚至水都有保障。但是呢,你最后怎么样让人留下来。

    所以的话,我是觉得这一方面来说的话,对于鄂尔多斯来说,如果要把它比喻成一台汽车的话,它的发动机非常的好,非常的强劲,它的轮胎也非常的好,它的整体的架构也非常的好。

    那么下面的可能就是需要解决的就是内室的问题,音响的问题,乘坐舒适性的问题。

    那么这样的一个问题都解决了以后,那么我非常看好这个城市发展的未来。

    廉素:那么我们现在呢,市委市政府也采取了一系列的措施,比如说进来的这些科技企业,我们财政要拿出一部分资金来支持他们搞研发。

    刘戈:对。

    廉素:还比如说,你的职工的房子,对吧,技术人员的房子,公租房我可以给你提供。我们鄂尔多斯在住房这方面解决的还是不错的,现在城市居民的人均住房户均住房是1.35套,不像现在网上说的人均10套,这个有点夸大其词,没有那么夸张,但是我们是户均1.35套,老百姓的住房解决的还是不错。

    主持人:我在想对于鄂尔多斯这个比较特殊的城市来说,这个转型可能也有它的特定的含义,比如说,它是一个资源大市,那如果说你要转型的话,怎么样,不是从靠点吃饭,而是靠自己的双手来吃饭,从这一点上,可能面临的挑战更大,您怎么理解这个转型?

    刘戈:在经济学上现在有一个词叫“荷兰病”,有人也把它叫做“资源诅咒”。那么就是说在这样的一些资源富极的城市或者国家,那么它很容易由于它资源太丰富了,那么这样的话,资金都向一个方向去流,最后反倒去限制了其它行业的发展。

    那么最后的调查结果是,这样的地方到最后的总体的发展结果都不好,反倒是像有一些城市,比如说像美国的旧金山,当年也是从淘金开始的,但是它后来转成了……
   

     


 

热词:

  • 今日观察
  • 鄂尔多斯
  • 小微如何
  • 不差钱
  • 走基层
  • 小微企业调研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