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 > 经济台滚动新闻

[今日观察]准备金率下调,谁的利好?(20120514)

发布时间: 2012年05月14日 22:55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 央视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channelId 1 1

  解说:前4个月经济运行数据出炉,央行年内第二次下调存款准备金率,银根松动,新信号如何解读?《今日观察》正在评论。

  主持人(史小诺): 各位晚上好!欢迎收看正在为您播出的《今日观察》。中国人民银行宣布从5月18日起,下调存款类金融机构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这将会给市场释放大约是4000多亿元的流动性。这次被专家解读为旨在保增长的一招棋,为何在这个时候出手?银根松动,钱将会流向哪里?怎样让水浇灌到最需要的土壤上?我们将会就此展开评论。演播室的两位评论员是中国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曹远征先生,和财经频道评论员张鸿。首先一起来了解一下相关的新闻背景。

  解说:央行年内再降存款准备金率,中国人民银行发布消息,从5月18号起,下调存款类金融机构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存款准备金率下调以后,大型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降至20%,中小型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降至16.5%。市场人士估算,此次下调以后,可一次性向银行体系释放流动性4000亿元左右。

  连平(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上星期五公布的一系列数据,包括工业增加值,投资,包括进出口,信贷,还有货币供应等等一系列的数据,都比市场预期的要来的低,也就是说二季度经济整体运行,应该说是不容乐观的,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认为存款准备金率的进一步下调,有助于向市场进一步释放流动性。 

  解说:这两天,4月份的经济数据也相继出炉,国家统计局发布,4月份,居民消费价格总水平同比上涨3.4%,环比下降0.1%,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下降0.7%,环比上涨0.2%。近28个月以来新低的PPI数据,在一定程度上反应出了目前偏弱的制造业景气度。财政部财科所的研究员文宗余认为,PPI同比下降说明对钢材,能源,煤炭,建材等原材料的需求正在降低,但是,环比上升则说明企业经营状况企稳,有好转迹象。4月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速均低于市场预期,而4月份,我国进口同比增速仅为0.3%,新增贷款更是创出年内的低点,凸显出当前国内经济内需疲软的趋势。  

  主持人:我们先请曹老师给我们解读一下,为什么会选择在这样一个时候出手?刚才我们通过新闻了解到,比如说一季度的GDP的增长的速度放缓,还有一些对接下来的经济运行预期可能有一些预判,这个时候政策需要做一些微调,是不是出于这样的考虑才下调准备金率的?

  曹远征(中国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我想是两方面的原因,一方面我刚才说了,是经济增长速度在下滑,那么另一方面我们发现,银行的流动性在偏紧的,特别从4月份央行公布的公开数据来看,无论是社会融资规模,无论是存款,无论是贷款,还是M2都有下降的趋势,那么唯一上涨的是银行间的同业拆借利率,那么说明流动性偏紧,降低存款准备金率同时也是向市场补充流动性。

  主持人:张鸿的观点。

  张鸿(财经频道评论员):你刚才谈到了一季度的GDP是8.1,很多人会觉得说这个速度降下来了,所以要放松一下政策,但是我们又看到说,我们年初的时候定下来今年的增长是7.5%,就是我们其实心里有预期,说我们的经济增速要放缓的。可是为什么在它开始放缓的时候我们开始紧张了呢?那是因为现在放缓的速度和我们一开始的预期稍微有一些差别,我们现在会担心它的放缓的速度是不是过快了?尤其是前两天工业增加值增长是9.3%,因为过去一直在11%,12%左右增长,所以它一下来的话,我们会觉得经济有可能有一个加速下滑的这个风险,所以在这个时候我们再加上CPI的增速3.4%,我们觉得这个可能过去我们一放松了,就会担心通胀,通胀压力大,一看3.4%好像通胀压力没有那么大了,所以在这个时候我们出台这样一个,稍微有一点微调信号的这样一个政策的话,可能大家能接受。

  主持人:但是我们知道这个全年的经济增长目标是定在7.5%,说明我们还有一些空间,但是刚才张鸿所说的怕下滑的太快,但是我们知道,我们现在的着眼点是放在调结构上,所以这个增速是要适当的放缓的,这个我们是有心理预期,但是这时候又要放出4000亿的资金,这个货币政策是不是代表它有转向的这样一个意味?

  曹远征:在我我个人看来,这不意味着货币政策的转向,如果从货币政策来看,我们通过观察M2这个数据,M2在正常年景大概在15到17左右,那么这次你会看到一季度只有12点几,那么显得是偏紧的,所以它释放流动性出来以后,是叫它回归到一个正常水平,而不完全是货币政策的转向,那么如果按张鸿说,它只是遏制经济下滑的势头,而不是要把经济提升上去,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从12点几要到15,还有一个差距。

  主持人:可能是一个短暂的微调。

  张鸿:对。

  曹远征:是一个预调和微调。

  张鸿:但是我不知道曹老师怎么判断它的转向?因为现在很多人说这个微调已经是有一点点转向的趋势了,您觉得如果是转向的话,那它的标准是什么?就是什么时候您会判断它是转向?

  曹远征:你的货币增长速度M2,如果超过15%到17%以上,你认为是实行了宽松货币政策,因为15%到17%是历年中间的一个平均数值,那么如果低于此值,就是说抬高到正常水平而已,从意义上来说是个预调或者微调,是避免经济速度过分下滑,但它不是一个方向性的改变。

  主持人:就这样一个话题,我们也是联合数字100做了这样一个调查,我们一起来看一下。您认为此次央行为什么会下调存款准备金率?有大部分的朋友,74%的朋友认为是增加市场流动性,还有65%的朋友是稳定经济增长,那么对于此次下调,降低存款准备金率,我们接下来一起来听一下经济学家汤敏的分析和观点。

  汤敏(友成基金会常务副理事长):因为现在整个货币政策目前还是一个稳健的政策,存款准备金率现在只是一些微调的情况,特别是最近通货膨胀有所缓解,另外一个,国际经济的前景还非常不明朗,所以在这个时候,货币政策做一些微调还是完全必要的。但是这个别不意味着整个货币政策正在转向的这么大一个信号,而且通货膨胀随时有可能反弹,所以我觉得,这个货币政策相对来说还是比较谨慎的。

  主持人:接下来我们来看两幅漫画,我们来看一下这个漫画,大概这是要释放出来的4000亿元的资金,我们看到很多企业都是接着,想要到这个钱,这个两位专家给我们解读一下,是不是需要钱的地方还是很多?

  曹远征:是,如果我们说看来这个还是需要,企业发展还是需要钱的,但是你突然发现结构是不均衡的,可能中小企业需要钱更多,而大企业相对来说少一点,所以还有结构问题存在这里头。

  主持人:我们再来看下面这幅漫画,中间是准备金率大概是4000亿,旁边是股市和楼市,很多人就会觉得这个4000亿出来很多它可能会流向楼市,或者是股市,这个判断应该是准确的吧?

  张鸿:其实4000亿不是一个特别多的数字。

  主持人:不太多。

  张鸿:但是它有信号作用,所以你看今天早晨的股市,先是房地产股票涨,然后这个消息也起到了一定的提振市场信心,起码昨天很多股评节目都说,这是一个利好消息等等等等。但是今天很快这个市场也就理性下来,它只是有一个信号意义,但是我们几乎可以肯定,不可能有一个非常好的一个屏蔽的渠道说,这个钱就不能流到股市或者楼市上去,我觉得对股民也罢,对那些房地产商也罢,可能某种程度上是能提振他们的一些信心的。

  主持人:我们说好钢要用在刀刃上,哪些行业,哪些领域最需要钱?我们说就像人才一样,求贤若渴,哪些地方最需要钱?接下来我们通过一个片子来进行了解。

  解说:王代荣是东莞一家玩具礼品厂的负责人,说起他的工作,他形容自己就像一块砖那样,哪里需要哪里搬,为了节约成本,厂里要把一批货送去河源加工,这时他的身份变成了货运司机。

  记者:为什么要拿到河源那么远的地方去加工呢?

  王代荣(东莞品昕玩具制品有限公司总经理):这个产品的话,我们也自己工厂也穿过,也测试过,我们自己做出来的工钱,工作人员的成本大概在一毛五,一毛六左右,但是发到河源那边去做,他们那边的工价,工人的工价相对要低一点,大概给他们做就是在七分,七分五。

  解说:送货回来,老王又走进一家店铺,开始选布料,用前一阵的流行语老王是一秒变采购,回到厂里,老王还是闲不下来,这不,一批货品即将递交,他要逐个的检查,干的是巡检员的活,时间已经接近凌晨三点,工人们还在加班劳作,老王也守在电脑前等待着客户的邮件,这时,他又成了办公室的文员,一天之内,老王就在四个角色中来回转换,而这些以前有专门人处理的事情,现在都要他来身体力行。

  王代荣(东莞品昕玩具制品有限公司总经理):人员少了,成本也就降低了,现在发工资,可能一个月的话,就是在十七八万,十七八万,但是我们原来发工资,可能要七十万左右。

  解说:随着欧债危机的蔓延,订单的锐减,再加上汇率的波动,人力和原材料成本上涨,老王决定对自己的工厂进行瘦身,塑型。

  王代荣(东莞品昕玩具制品有限公司总经理):美金从8.27走到7.7,一直一路下来7.3,7.2,6点几,6.7,6点几,现在走到6.3不到,现在6.3不到,也就是说客户的单价基本上,单价是没怎么变,但是整个货币贬值上就是说,人民币升值,美金贬值这一块,加起来成本,如果不这样的话,不在房租人员各方面开源节流,减少开支的话,如果我们原来的规模来做现在的订单,是根本没有办法做的。

  解说:从以前400多人的厂子,剩到现在的十分之一左右,支出有了明显的下降,在他的企业,所有的管理人员都要身兼数职,成本和资金是当下不少小微企业面临的难题。

  作为深圳一家生产LED的公司总经理,张文彬正在给外商介绍产品的情况,看过了他的工厂,外商很满意,当场许下了500万美元的订单,这对张文彬的企业来说,可谓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可是,张文彬却没有太多的兴奋,因为,资金的来源问题在深深的困扰着他。

  张文彬(深圳市佳比泰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你看我手头拿的这些,都是国家重点奖励的,而且国家也把LED整个行业列为“十二五”的战略型新兴产业,但是我们却不知道,我们一分钱都没拿到,我们不知道该怎么样去拿,我们也不知道向哪个地方拿,就是找不到渠道。

  解说:为了接下订单缓解资金的压力,张文彬抵押了自己在深圳的两处房产来获取贷款,最终,权衡以后,他只接下了订单中的200万美元,因为这对他来说,已经是极限了。  

  主持人:刚才我们通过这样一个片子,看到很多的小微企业确实它有,比如说有好的项目,甚至单子都拿到了,但是手上就是没有抵押物,这确实是个矛盾,但是我们说这也不能全都怪银行,因为银行它同样也是企业,它贷出去的钱肯定要有保障,所以必须要有抵押品的这样一个门坎在那,所以这种矛盾应该怎样解决?这个4000亿是不是能更好的流到这些需要,急需要钱的,但是其实它的信用,或者是说最后它还款能力是具有的这些企业身上?

  曹远征:我们想说4000亿流动性补充以后,显然对贷款状况有所改善,是有帮助的,但是根本的问题我们刚刚提到,就像你说的,中小企业贷款难的问题是一个全球性的问题,它最重要的是银行是跟陌生人做生意,那么一定是要有资产质押,否则它不知道这个信用怎么来的。但是中小企业最大的困难就是没有资产,于是在这个中小企业的创新金融方面,它是跟没有资产质押的信用或者说其它信用那么的商业化,那么比如说产品,社区,乃至人品,血缘,那么这些方面的问题。这大概也是温州这个金融试点的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之一。

  主持人:对。

  曹远征:那么如果这种创新不出来,多少流动性补充进去也不会到中小企业。
  张鸿:对,其实刚才那两个片子里边,一个是因为人力成本增加,可能企业生存状态不是特别好,然后包括外边的订单也减少,因为你看广交这次输来说输,三年来首次出现下降,这个就说明我们的外边需求已经开始减弱。这个可能和这次信贷没有太大的关系,但是,就是第二个那个明显是他缺钱,他这个项目可能还能挣钱。所以曹老师刚才说了,温州的这个试点,我前一段刚好在温州,就是如果它有个小额信贷公司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因为小额信贷公司就在他旁边,又特别熟,就认识你,说小诺你缺钱了,缺500万,而且我知道你这个项目挺好的,我可以考察一下,而且我可以去数你们家的所有的运营的情况,电,水什么什么的,包括你所有的亲戚,什么资产信用情况我都非常了解,只是这一次你可能没有什么很好的抵押物,但是没问题,我给你来一个小额的短期的一个信贷,帮你渡过难关,这就可以了。但是现在我们的这个问题,就是大银行它第一不善于做这个,第二,可能它做这个的意愿也不是特别强。

  主持人:对。

  张鸿:所以现在我们要有这个金融的这样一个试点,一个改革,如果我们全国很多地方都能够,尤其是哪些外向型的哪些地方,它如果有这样一个小额的贷款机制的话,它就会流到那去,但是现在这个机制下,你靠现在的这个管道,那4000亿你要想流到那个,只需要两百万,三百万这个小企业里面,确实是那个管道,我觉得还没修通呢。

  曹远征:其实你会发现,这个银行也正在创新,在前几年中间我们知道是“三表三品”的,也就是说除了你看这个抵押品,你还得看产品,还得看他的人品,除了你看他资产负债表,你得看他的电表,水表,看他的报关表,那么其中像电表,水表,报关表,人品,产品这些属于金融创新方面的,它是等于说没有资产这样的信用,能不能其它办法能补上,银行方面正在做这样的努力,那么我想这次温州这样一个金融改革恰恰提供了这么一个试验的场所,那么如果这种创新出来,那么显然对中小企业的贷款融,资难是有所帮助的。

  主持人:存款准备金率下调0.5%,也就意味着有4000亿的流动资金将会释放出来,这些钱将会流向哪里?是不是要流向它最需要的哪些地方,接下来进一段广告,广告之后,继续评论。

  解说:释放4000亿,钱会流向哪里?怎样让钱用在刀刃上?《今日观察》正在评论。

  主持人:关于这个4000亿的资金将会流向何处,怎样能够让最需要钱的中小企业,小微企业能够得到一些实际的好处,我们再来听一下网友的评论。这位朋友他说,我认为仅仅降存准是不足以稳经济,建议要出台实质性的减税的措施,加大保障房和医疗等民生领域的财政投入,并且对民间资本开放更多的领域,有道理。

  张鸿:对。

  曹远征:有道理。

  主持人:这位朋友说,要避免降存准所释放的资金流入到房地产行业,就应该将各个渠道的漏洞堵死,鼓励银行放贷给小微企业,支持实体经济的发展,应当成为金融行业的重要的任务。

  曹远征:所以说金融创新非常重要。

  张鸿:但是现在有一个问题,就是实体经济贷款的意愿其实不强。

  主持人:是吗?

  张鸿:我不知道曹老师那的数据。

  主持人:也有吧?

  张鸿:我觉得很多银行现在出现了贷款难的问题。

  曹远征:其实你看看央行4月份的数据你会发现,贷款也在下降的,这个下降除了银行的原因,更多的原因是经济速度在下滑,这个企业的贷款意愿也并不是很强烈,所以我们会看到一个矛盾的景象,一方面是经济需要发展,需要支持,中小企业需要融资的安排,贷款有苛求,但是另一方面,对大企业来说贷款的意愿并不是很强烈,这更凸显出了金融创新重要性,特别是要用什么样的机制来帮助中小企业的发展,那么从这个意义来讲,温州金融试点就有特别的意义。

  主持人:那么如何更好地让新注入市场的资金更多地流入到实体经济当中,我们来连线一下财经频道特约评论员叶檀,叶檀你好。

  叶檀(财经频道特约评论员):你好小诺。

  主持人:给我们讲一下你的一些想法和观点。

  叶檀:现在的4000亿在释放出来之后,它到底到哪去?我想这个主要是商业银行自己的问题。因为这个资金是像水一样,是逐利润,逐财富而流的,那么什么样的行业它受到政策的支持?什么样的行业它盈利比较稳定?资金也就会到那样的行业去。从现在来看的话,它到小微企业去,我想这个可能性,有可能并不太大,因为现在实体经济还不是太好,那么到楼市,股市也受到一定程度的心理上的抑制,我想它还是会流到一些比较大的基建项目,或者重点工程领域去,这个可能性是比较大一点,当然我们很希望现在的资金能够流到中小企业,或者是流到实体经济里头去。

  主持人:你觉得会有什么样好的办法吗?比如说实际的引导,或者是说给银行一些资金流向的一些指导,可以这样吗?

  叶檀:我们现在对于银行是有一定的,对于中小企业贷款是有一定的政策优惠,比如说它的坏账的比率在这方面的考核方面它会有一些优惠,而且有一些地方政府它给小微企业贷款,它的坏账率有1%,像上海这些地方它是由地方政府承担的,所以它能够撬动的资金是比较大,但是优惠政策它不能代替一个激励政策,如果说要把这个资金引到中小企业里头去,或者流到小微企业里头去,我想未来主要是靠的是两方面的东西。

  第一方面是,通过私募股权基金,或者是产业基金,那么它通过股权投资的方法,由风险投资者来遴选出,筛选出比较好的小微企业,这个是一个方法。另外一个方法就是现在正在准备做的中小企业债这一块,当它的中小企业债发行之前,它的信用评级,然后它的信用定价,能够做得比较完备之后,一旦推出之后,这一部分对于中小企业是比较有利的。

  主持人:好,谢谢,谢谢叶檀带来的观点。刚才叶檀也是谈到,就是说直接让这个资金进入到小微企业身上可能渠道并不是那么的畅通,比如说她说可以通过私募股权基金,还有发行中小企业债,以及风险资金的投入,可能会慢慢的这些钱会流入到小微企业身上,两位怎么看?

  曹远征:她说的是对的,我们就是叫金融机制的创新,为中小企业服务特别的金融机制安排,除了我们刚刚说的,张鸿讲的小额贷款公司以外,那么就需要有像PE,特别是支持中小企业的这种风险投资的出现,那么通过这样的,也在债务重新安排中间,就是集合债的发行,那么需要多管齐下来金融创新才能对小微企业的发展有所帮助。意识到从这个意义上来讲,4000亿固然是对这个放贷和资金的可贷资金增多是有好处的,但是,如果要叫它流到小微企业,还需要有一些机制性的创新。

  张鸿:对,它其实小微企业融资方式的改变,就是你不光是,既然银行它是逐利的,而且它是爱大户的。

  主持人:对。

  张鸿:就是银行它天然它觉得你资产好我愿意借钱给你,你风险大我为什么要借钱给你呢?所以既然它是这样,尤其是大银行,在我们小银行,就是那些熟人社会的这样一些金融方式我们现在还在改革的期间,我们能不能有一些方式的创新,融资方式的创新,就是让它通过多种方式,哪怕它发的那个债券确实风险比较高,但市场确实有人认,有人愿意买,那我们能不能有一个市场,让它也能有自己的融资方式,那谁来买谁承担这个风险就行了。

  曹远征:说穿了,实际上就是注水和修渠道要同时并举,才能说是成就更大的气侯。

  主持人:好,关于这样一个话题,我们先聊到这里,先进一段广告,广告回来继续评论。

  主持人:那我们看到央行此次下调存款准备金率,也是被业内认为这个货币政策可能会进一步微调的一个动作吧,那么我们看到两次降低存款准备金率,两位认为下半年这个货币政策将会怎么样?

  张鸿:货币政策的建议归曹老师给,我想顺着刚才有一个网友提的,来谈谈财政政策,就是税收的问题,因为年初的时候我们已经说了,我们今年要结构性减税,要让中小企业,小微企业能活得更好,也确实我们看前4个月的财政收入,税收收入增速是8.1%,这是大幅降低的,降低了22个百分点,但是我们同时也看到,非税收收入,非税收入暴增,增幅是一季度53点几,对于企业来说,它其实叫什么不重要,你叫税也罢,叫费也罢它都是负担,所以我们要确确实实给企业减负,如果说我们今天还不能把4000亿,5000亿的这个水,能够顺利地引导到哪些最需要它的哪些中小企业,小微企业身上的话,我们起码能做到一点,就是别再从他们那里抽水,往外抽水了,所以减税我觉得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政策。

  曹远征:其实张鸿说的也特别重要,我想在货币政策方面,也是开始做很多的微调和预调的安排,其实你观察这么多年来,中国的宏观调控质量在不断的改善,那么改善很重要的方向就是提前预调,然后小幅快走,微调。那么这次随着去年经济速度有所下滑,流动性有所偏紧,然后出口形势有所恶化,在这种情况下央行开始主动采取措施,这已经是第三次调整,按照我们的预测,在今年年初我们说大概今年全年四次左右,那么今年就发生两次,那么在未来的时间可能还有两次的空间,我们想说这个宏观政策的优化……

[今日观察]准备金率下调,谁的利好?(20120514) 本节目主要内容:从5月18日起下调存款类金融机构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可一次性向银行体系释放流动性4000亿元左右,上星期五公布的一系列数据包括工业增加值、投资、包括进出口、信贷、还有货币供应等等一系列的数据都比市场预期的要来得低,也就是说二季度经济整体运行应该说是不容乐观,存款准备金率的进一步下调有助于市场进一步释放流动性。
责任编辑:李德尚玉

热词:

  • 今日观察
  • 准备金率
  • 下调
  • 利好
  • channelId 1 1 2 8f6e9460256d47a4a8143da478a6a53a
    860010-1114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