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硅谷精英爱玩自制无人机

发布时间: 2012年05月15日 13:1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 北京晚报

  

  无人机“发烧友”举行试飞活动

  军事无人机技术目前还属于机密级别。伊朗去年捕获了一架美国无人机,真是如获至宝。幸好,民间玩家们的无人机并不需要如此精深的性能。现如今,想要自己制造侦察机和直升机,能够用得上的价格便宜的传感器、芯片、摄像头及其他配件数量众多。得益于此,科技达人们制造一台无人驾驶飞机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容易。

  这些无人机目前是通过电脑、无线电进行操控,预计很快就可以通过手机来操控了。除电池续航时间之外,这些遥控无人机受到的限制只有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

  玩家

  独自制造了十几架无人机

  《华尔街日报》报道,在旧金山岸边散步的人眼光够锐利的话,或许就会发现上空正有无人飞机在“监视”着自己;不过,与美国中央情报局所用的飞机不同,在旧金山海湾上空盘旋的这种无人机是用塑料板作成的模型机,它身躯娇小得多,但功能却相当强大。

  40岁的杰森·肖特是旧金山设计公司Smart Design的一名产品设计师,他制造了十几架费用在150美元至1000美元的遥控无人机。他说自己每周至少要花20个小时的时间来调试和操控这些无人机。肖特说,遥控无人机帮他拍到了一些难以拍到的旧金山湾区景貌,其中包括一张从远处拍摄他站在科罗娜高地之巅的照片。

  肖特曾参与Flip摄影机的设计,目前他正在研究通过iPhone和搭载Android系统的手机控制无人机的技术。最近,他还制造了配备一种神奇芯片的无人机,这种芯片能够处理来自三个陀螺仪、三个加速计以及一个罗盘的数据。

  每周末都带着无人机拍照

  49岁的马克·哈里森是迪斯尼公司旗下皮克斯动画的软件工程师,他几乎每个周末都要带上自己的无人机和四轴遥控直升机,来到伯克利码头进行试飞。他最先进的一架无人机配备了一个特殊的摄像头,戴上护目镜之后,他便可以看到摄像头显示的所有内容。

  在去年8月的黑客技术研讨会上,美国计算机安全专家理查德·帕金斯和迈克·塔赛伊带来的展品让黑客们欢呼雀跃:一架由美国军用无人靶机改造的小型无人机。它的机身重量只有约6.35公斤,能发现、追踪互联网目标和移动电话,还能识别未加密的网络入口,然后对计算机系统发动网络袭击。制造成本仅为6200美元。

  “我们不是密探,就是为开心”

  安德列阿斯·奥斯特莱是美国加利福尼亚州伯克利的一名软件工程师,他把业余时间都花在了制作无人机上。只要天气允许,他就带着自造的飞机和工具,到公园里放飞他的“作品”。

  他制作的无人机翼展4.5英尺,所用材料只是轻型塑料,非常便宜。机上配备有全球定位系统装置和一个小型摄像机。奥斯特莱说:“法律规定这种飞机不能够飞高,它的嗡嗡声很容易引人注意,要想在别人家的后院观察什么,很快就能被发现,所以不必怀疑我们都是情报机关的密探,我们就是为了自己开心而已。”

  对学习造无人机的需求也在日益增长。奥克兰一个黑客工作室在接下来的几个月要举办数次无人机讲习会。

  妙想

  无人机将来能当“快递员”

  美国一群无人机“发烧友”在硅谷注册了一个名为Tacocopter的公司,开发利用无人小飞机。比如承接快递业务,如果谁想吃墨西哥菜了,一个电话就能招来小飞机,用最快速度送来可口的食品。

  这个设想虽然极具创意,但现在还仅限于理论阶段,今年4月的最后一个周末,Tacocopter公司的远程操纵的无人小飞机在中国香港进行了一次试飞。与其他无人机不同的是,这架飞机承载了一小盒酸奶,并在空中飞行了三分钟,最终由于电池动力用尽而结束。

  用无人机送外卖,面临着很多难题。除了国家立法外,小飞机在送递过程中还要面对诸如强风、暴雨、鸟类撞击以及人类偷窃等问题,所以真正投入使用尚需时日。不过,一旦较多的人看到这一商业前景,那么不论资金、技术力量,还是立法的速度,都会加快。

  预测

  无人机是下一波“苹果潮”

  2009年,《连线》杂志总编、无人机发烧友克里斯·安德森在圣迭戈与人合作创立了3D Robotics公司。这家公司销售无人机的零部件,比如电子自动驾驶仪和传感器等。安德森说,公司每年以50%的速度增长,营业额达数百万美元。

  他还把无人机爱好者群体比作上世纪70年代硅谷的“自制电脑俱乐部”。苹果公司联合创始人史蒂夫·乔布斯与史蒂夫·沃兹尼亚克正是在那里展示了他们的第一台个人电脑。

  克里斯·安德森说,由于软件程序随着时间的推移才逐渐发展成形,因此当时电脑在将来的用途并不明确,“我认为无人机也会经历同样的发展道路。” 之林 温玉顺 J176

  心得

  体验技术带来的强大快感

  斯坦福大学研究员弗朗西斯·福山

  斯坦福大学弗里曼·斯波利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弗朗西斯·福山,在听说美国军方的RQ-11“大乌鸦”无人机后,决定自己动手造一架。今年3月他在英国《金融时报》上撰文,兴致勃勃地分享了自制无人机的心得,还半开玩笑说要“抢在政府禁止自制无人机之前,先给自己造一台”。以下是福山的文章节选:

  RQ-11“大乌鸦”不过是遥控飞机的升级版而已,士兵用手投掷升空,它可以把拍摄到的视频发送到作战小组。如此一来,士兵就可以知道眼前的建筑里是否潜伏着敌人。过去数月,我一直在为自己组装一架无人侦察机。它由一台远程遥控的四轴飞行器构成,看起来像个飞起来的X符号。这架无人侦察机上配有机载摄像机,可以向我的笔记本电脑基站发回实时反馈信息。通过机载全球定位系统接收器,无人机还可以把飞行高度、速度、方位和位置的遥感数据传输回来。未来,我计划给无人机装配上自动驾驶系统,这样,即使我不遥控它,它也可以按照全球定位系统的命令,从一个地方飞到另一个地方。

  我住在斯坦福附近的社区,这里没有潜伏着什么恐怖分子。但我爱好摄影,多年来拍了不少照片。因此,我觉得,如果我能换个角度拍摄,肯定可以展现出一个全新的世界。但坦白讲,从我着手从事无人机计划以后,动机已经转移到纯粹地体验技术带给我的强大快感上面来。

  观点

  “自制无人机做武器只是一个笑话”

  航空航天工程专家文卡特什·让

  航空航天工程专家、福布斯专栏作家文卡特什·让对自制无人机给出一些建议。以下是文章节选:

  最近出现了一股热潮,让我好生奇怪。除了科技达人们外,就连我的太太也在吵着要我帮她造一架无人机。

  我实在搞不明白。这些人到底要用无人机来干嘛?我可以想到的唯一理由,就是宅男们用它来偷窥隔壁家的漂亮MM,或者别墅推销员用来拍某个豪宅的全景画面。

  我的学术背景正是航空航天工程,我的博士课题就是研究无人飞行物的飞行构造。我在密歇根州大学的同僚们,制造了第一架大学科研用无人机。谦虚地说,我对无人机技术的了解比对网页技术要多得多,至少思考时脑子的转速会快好几倍。我住在拉斯韦加斯,这里可是克里奇空军基地的老家,我和曾在阿富汗服役的资深机长是哥儿们,有空就聊聊无人机什么的。

  比起其他大杀伤力武器,哪怕是枪支,自制无人机作为武器来用只是一个笑话。

  前沿

  有一天,

  小心“苍蝇”飞进家

  随着无人机技术的迅速发展,其应用领域也随之拓展和扩大,在世界各大航展中已离不开新型无人机的身影。实际上,无人机不仅可以广泛运用于军事用途,而且在安保、搜索和营救以及其他民用领域,特别是在许多复杂、危险的空中活动里,都已崭露头角。

  技术一直在演进。今后还会出现昆虫大小的无人机,很容易被误认为是家里的苍蝇或者蜘蛛。这种微型无人机可以溜进门,记录下对话内容,拍下照片,甚至向毫无防备的受害者注射毒素。美国军方的“微型自动系统与技术”项目正在与一系列公司和大学实验室展开合作,开发类似的系统。更进一步,未来还会出现纳米机器人,这种机器人只有微粒大小,可以进入人体血管和肺部。 正是考虑到未来战争对军用无人机技术的需要和巨大的民用市场潜力,今年2月14日,奥巴马签署了《2012联邦航空管理局现代化与改革法》,要求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将公共和私人无人机的使用整合到国家航空管理系统中,其核心是向民用无人机开放空域。最终于2015年12月14日落实相关规定,为私用无人机的飞行彻底打开空域。

责任编辑:刘水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