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经济与法]黑暗中的神秘交易(20120515)

发布时间: 2012年05月16日 14:25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 CCTV-经济与法

  大家好,欢迎收看《经济与法》,为了方便两地旅客、货物流通,一种可以往返港澳特区与内地,挂着两地牌照的车辆随之出现,这种车被称为直通车。由于这种车辆的自由度很高,因此管理也很严格,比如大巴车在接送完旅客之后必须立刻回到车队。可去年年初,在珠海街头,一辆黄色的粤Z4T06澳的两地牌大巴车表现得却非常奇怪。

  2011年3月17日 晚上7点30分

  现场:他在转向迎宾路,往银都方向。

  这辆大巴车上没有乘客,行使速度也不快,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

  阿星:到了珠海(青年南路)九州港附近一个比较偏僻的角落,在那里停住了,我们对它的这种举动感到有点怀疑,因为在车上坐着人,而且长时间守候。

  在一处周围连路灯都没有的路口,大巴车停在了路边,大约一刻钟之后,一辆黑色轿车停在了大巴车前面。

  现场:搬东西下来……

  从黑色轿车里下来的人打开了大巴车侧面的行李箱。

  阿星:发现从粤澳大巴车下面他的行李箱的夹层里面搬出来了六七箱的货物,全部都是中性包装,没有任何的标志

  卸完东西后,大巴车调转了车身,依然将车停在了刚才的位置,这时一辆绿色的吉普车停在了大巴车前面。

  现场接电话:那个大巴车前面停了一台车,后面停了一台车,他刚才是把大巴车货仓左边的货全部卸下来了,现在他调了一个头,把另外一个货仓的面朝着马路边上,现在继续下货。

  这辆挂两地牌照的直通车,接送完旅客,不按规定路线,规定时间回到车队,专找偏僻的地方游荡,肯定不正常。两车接头交接的东西又是什么?其实这一切,都在监控人员的监控之下,他们想知道,这些东西去了哪里。

  现场:将货物转移到了一辆白色的小货车上…………

  绿色吉普车从黄色大巴车上接到东西之后,在距离上一个交货地点五公里左右的一条隐蔽的小巷内,将货物转移到了一辆广州牌照的白色小货车上。

  阿星:我们发现了就是其中有一台广州牌的小货车经常在珠海出没,而且经常在口岸的附近,在傍晚的附近路段还有一些隐蔽的地点出现。

  绿色吉普车每次接到东西之后,都会转移给广州牌的小货车,然而,这辆小货车却在监控人员眼皮下突然间消失了,在之后一个多月的时间里,这辆白色小货车再也没有进入珠海。

  阿星:后来经过讨论我们就想出了那么一个办法,就是对这台吉普车经常驶入的这个隐蔽的路口进行了全方位的一个监控,包括对他24小时的一个视频的监控。

  一个多月的监控积累了600多小时的视频,在这些监控资料中,出现了一辆与之前那辆广州牌照小货车同一车型的货车。

  阿星:同样的车型,同样的车身颜色。

  这辆小货车与之前那辆跟踪到的小货车除了车牌之外几乎一模一样。

  阿星:我们发现前两台货车前档玻璃上放的物品十分相象,之后我们就对这两张照片进行了进一步详细的分析,结果发现除了号牌以外,两台车所有的东西都是一模一样的。

  经过确认,两辆牌照不同的汽车原来就是同一辆车。根据这得来不易的线索,情报人员用了整整8个月的时间,先后绕开了狡猾的对手设置的两个防火墙假仓库,顺藤摸瓜找到了真正藏东西的仓库。至此,一个大量走私摄影器材的地下网络浮出水面。

  袁某,广州人,广州某摄影器材商店的老板,整个走私团伙的幕后老板。所有走私的摄影器材都是袁某从香港订购的。劳某,绰号“阿松”,广州人,袁某的得力助手,阿松负责将袁某从香港定的货,安全的送到袁某的商店,是整个走私链条的设计者和总指挥。黄某,澳门人,负责联系粤澳直通车,将走私货物从澳门运送至珠海。阿全、阿鹏,黄某找到的直通车司机,具体负责将走私货物运送到珠海。吴某,绿色吉普车驾驶员,负责将货物从直通车上转移到白色小货车上的司机。阿华,白色小货车驾驶员,负责将走私货物运送到劳某设置在番禺的中转仓库。阿烈,走私货物存放仓库负责人,负责看管仓库,同时还负责将走私货物送到袁某的店铺。

  一个庞大的地下走私团伙的链条清晰起来。接下来就该实施抓捕了。按说,如此细密的调查,嫌疑人应该都在侦查员的掌控之中,抓捕应该是易如反掌的,然而,整个抓捕过程却是困难重重。

  在整个犯罪团伙中,幕后老板袁某,以及走私链条的总指挥劳某,显然是整个案件最主要的犯罪嫌疑人。由于整个案件是一个链条式的作案,每个环节的人员是否到案,都关系到犯罪证据的完整性,因此必须对走私链条上所有嫌疑人进行同时抓捕。

  2012年2月20日清晨6点,在晨雾的掩盖下,十多辆地方牌照的车辆陆续离开了拱北海关缉私局,前往广东中山一处秘密集结地点。为了保密,很多参加抓捕行动的侦查员,都是行动前天晚上才得到通知的。

  袁野:没有说什么任务也没有说什么行动。

  临近中午,所有参加此次行动的人员都按时来到了集结地。

  会议现场:拱北海关缉私局局长 庞启明:今天这个动作应该比较大,整个局统一行动,在各个处抽调人员,到我们这一片71个人,首先是保密,各小组的任务在信封里。

  袁野:这个信封里会有案件一个大概的情况,然后你要抓的这个人的照片,开的车牌,身份的资料都会在里面。

  现场:分发信封……

  会后,行动总指挥将所有参战人员分为了16个行动小组,每个小组都领到了相应的装有任务内容的信封。袁野所在的小组所接受的任务是抓获主犯劳某。

  袁野:当时我们看到这个责任是比较重大的,可能在案件里应该是一号或者是二号的角色,所以说当时我们拿到这个信封打开之后也非常的紧张。

  根据信封里的资料显示,劳某是广州番禺县某村的治保主任,早年当过兵,在当地算得上比较有影响力的人物。由于长期进行走私,此人具备很强的反侦察能力。

  袁野:比如说采取什么方式抓,抓到了以后如何上铐,我们一个组几个人,我们几个人如何配合,谁来警戒,谁来上铐,谁来搜查,如果押解,如果当时出现了一些其他的情况,我们怎么处理,如何携带武器,这样我们都有一些研究。

  与此同时,其余15个小组也在紧张的根据自己的任务制定着周密的行动计划,等待着行动的开始。然而,直到当天晚上,抓捕的命令却迟迟没有下达。

  现场:拱北海关机缉私局情报技术处 处长 莫革生:我们还在等一个人,这个人现在在境外,等他回来才能动手,今天晚上我们就住在三角。

  行动组等待的,正是负责联系直通车,将货物从澳门运进珠海的澳门人黄某。按照之前情报分析,黄某本该在2月20日入境,可是直到当天夜里,口岸一直没有传来黄某入关的消息。然而,黄某却是负责货物通关的关键人物。他能否到案,关系到案件侦破的成败,眼下唯一的办法只有等待。

  袁野:挺紧张的,当时我们是四五个人,也不敢睡,也不敢休息,坐在一个房子里,大家开始研究这个事情怎么弄

  这一等就是整整两天,100多人的秘密行动组,集结在距离拱北海关缉私局60公里外的秘密驻扎点焦急等待。在这样拖下去,暴露的风险就越大。经过反复考虑,行动组最终决定不能再等了,立刻展开抓捕行动。

  2012年2月22日下午4点,16个抓捕小组全部进入战斗状态。

  根据情报,主犯劳某正在开车回家的路上,行动队决定在车内对其实施抓捕。

  袁野:因为这个车是比较封闭的一个空间,再有一个就是我们当时主要就是考虑一个安全性,没有退路的话比室内抓捕要安全。

  经过一段时间的跟踪,车子开进了一条小胡同,行动队的两辆车紧随其后。

  转角处,劳某突然将车停在了路边。

  袁野:当时是阿松自己开车,把这个车停下了,他一下车的时候,我们这边我们这个第一抓捕组,就是我们三个人立马就冲下车了。

  现场:我是他朋友,我已经很配合了。

  车上下来的人居然不是劳某,那么劳某究竟在哪里?正当抓捕劳某的行动组遇到困境的时候,抓捕幕后老板袁某的行动组同样遇到了困难。根据线报,侦查员了解到,袁某在广东佛山市周围的一个村子里打麻将。

  拱北海关缉私局侦查一处 侦查员 郭庆丰:其实他顺德的这个村是很大的,就是我们在这个村里面开车去寻找他所驾驶卡燕那台车,他那个车比较显眼一点,因为是棕色的卡燕

  现场:发现了车子……

  袁某所驾驶的黄色卡宴停在村子的路边,但是袁某却并不在车内。

  郭庆丰:如果是说时间允许的话,我们是在他开车的时候,去抓他是最容易了,///但是时间上不允许,因为其他的地方已经行动了,他有可能就是接到了其他的团伙成员发给他的信息,那么这个时候他有可能不开车,他有可能去逃匿,因为他如果在村子里面消失的话,这个时候肯定更难找。

  多耽误一分钟,袁某就有可能得到消息。侦查员立刻开始在附近进行排查,寻找适合打麻将的场所。

  郭庆丰:那么就确定了商铺,商铺是有人在打麻将,另外就是看一下派一个人进去看了一下,但是没有上二楼,就在下面看了,因为他们讲里面人员讲的是他们的家乡话,因为我们知道他是在找他的同乡在打麻将,那么基本上就可以确定他。

  在一个小商店的楼下,侦查员发现了商店楼上传来了打麻将的声音。

  现场:楼下听……

  经过一番考虑,侦查员决定上楼。

  现场:抓捕……

  侦查员冲上了小商店的二楼,控制住的楼上的两个人,然而这两个人居然都不是袁某,抓捕袁某和劳某两个重要的人物的小组同时遭遇了变化,此时,另一个行动小组传来消息,他们已经来到存放走私货物的仓库的门前。

  走私团伙的仓库设置在一个两层楼的民居里,门口的卷帘门常年紧闭,由于仓库中存有大量的犯罪证据,因此在行动之前,侦查员为了防止嫌疑人毁灭证据,做了详细计划。

  现场:房间内计划……

  行动当天,当侦查员来到这间仓库的门前时,负责看管仓库的人正好开门进入,侦查员立刻冲入屋内。

  现场:冲进去……

  控制仓库的过程很顺利,警方在仓库内发现了大量的走私入境的摄影器材。与此同时,在口岸蹲守的侦查员也传来令人振奋的消息,在横琴口岸,侦查员扣押了一辆封闭式的粤澳两地牌货车,在货仓内,警方查获了大量的摄影器材。

  现场:开箱……问话……

  初步估算,该货车中走私的摄影器材价值高达800万元。而这辆货车的截获,让侦查员倍感兴奋。

  拱北海关缉私局侦查一处 侦查员 李文平:我们就想着有货物从澳门偷运入境的时候,黄某也在境内,然后我们就人赃兵获,这个是我们抓捕时机最好的。

  按照之前情报分析,只要有货从澳门进入珠海,黄某都会从澳门到珠海监视这批货物的去向,那么既然辆车已经入境,那么黄某极有可能也在珠海。

  李文平:就是立即边控,对黄某进行边控,说白了就是断掉他的后路,让他有进无回。

  侦查员的判断是准确的,在黄某意识到车辆被查获后,想要立刻返回澳门,可他没有想到,自己已经出不去。

  现场:黄某被押解回来……

  黄某到案的消息立刻传到了所有行动小组,走私团伙的其余成员也都陆续到案。可是,眼下最为关键的一号、二号人物,袁某和劳某却还没有到案。他们究竟躲藏在哪里呢?

  原来,劳某所驾驶的车辆上当时有两个人,狡猾的劳某充当了司机。劳某的朋友下车时,劳某反而立刻驾车离开了。正是这一举动打乱了侦查员的部署。
  袁野:当时就是电光火石一想,看来这个主犯已经走了,走了以后现在这个下了车的这个人,这个人我们要不要把他控制住,当时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把他控制住,就是怕如果这个人看到我们下车的话,给这个主犯打电话,通知他警觉,这样的话就真不好抓捕了,所以我们必须立马先把他控制住。

  跟踪劳某出动了两辆车,前车的三位侦查员下车后,劳某驾驶的汽车逃离,行动组的两辆车迅速跟上。

  现场:汽车转角……

  在一个转角处,侦查员试图加速开到劳某的车前面,但没有成功。

  现场:……

  经过几次尝试,在一个路口,侦查员的车辆顺利地超越了劳某所驾驶的汽车,而另一辆车则紧紧的从后面贴住了劳某的汽车。

  现场:抓捕……你叫什么?

  虽然出现了意外,不过劳某还是被顺利的控制住,那么主犯袁某究竟又躲藏在哪里呢?

  转场:……

  当抓获主犯袁某的侦查员顺着打麻将的声音冲上二楼时,楼梯口站着的两个人,都不是主犯袁某。

  现场:……

  不过侦查员注意到,在二楼的一间屋子里传来了打麻将的声音,侦查员立刻冲入屋内。

  现场:……

  当侦查员刚刚表明身份,一名男子迅速起身就朝门外走,侦查员立刻上前拦住他。

  现场:你叫什么名字……

  经过突击审问,侦查员证实这个人正是袁某。而随着袁某的到案,整个走私团伙成员全部落网。

  短短5个小时内,虽然经历了各种波折,拱北海关缉私局的侦查还是将19名犯罪嫌疑人全部抓获。但是,接下来还有一项非常重要的工作,就是在最短时间内迅速拿到袁某走私团伙的犯罪证据。

  袁某和劳某长期从事走私活动,面对侦查员的询问,两人要么左右搪塞,要么就闭口不谈。侦查员来到他们的住所进行搜查,

  现场:劳某家……

  在劳某的家中,几乎找不到任何与走私有关的物品和记录,正当焦急之时,别墅二楼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放着的一台老式传真机,引起了侦查员的注意。

  袁野:当时在家里主要是发现了一台传真机,他这个传真机跟我们现在用的传真机还不太一样,是那种老式用底片的传真机。

  除了这台老式的打印机,劳某家里几乎没有一样办公设备。侦查员反复观察之后,打开了这台老式的传真机。

  现场:打开打印机……

  袁野:发现了他里面之前他这个传输的情况走私货物的情况里面是有反映的,是印在他这个胶片的底片上,看到了船务公司一个发票的传真吧,看到了是从香港把这个货物运送到澳门的,所以当时我们就知道这个东西肯定是跟涉案有关系的。

  当一串串发货单显现出来时,劳某无奈地低下了头。与此同时,另一组侦查员从袁某的车里发现了袁某2011年全年的摄影器材销售记录。并在袁某的家中发现了大量走私证据。

  经过对证据的初步整理,仅2011年1月至2012年2月期间,该团伙共走私各类相机60204台,专业镜头13623个,闪光灯483个,摄像机1025台,投影仪348台,案值超过4亿。无疑,该案的几个主犯将面临法律的严惩。但值得一提的是,其中负责运输、带货几个环节的人员,他们将面临的惩处,是他们料想不到的。

  按照我国刑法规定,走私货物、物品偷逃应缴税额在五十万元以上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偷逃应缴税额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郭庆丰:我们按照刑法的规定是按照他偷逃税款来区分责任的,那么你的税款达到了一定的数量,那么你就要面临相应的处罚,如果是他手下的司机也好,或者是销售人员也好,你明知是走私货物,运输销售的同样要面临着刑法的处罚,那么处罚的标准还是按照偷逃税来确定,那么这个案件因为偷逃税是比较大的,那么相应他们承担的责任也是比较大的。

 

责任编辑:张晓敏

热词:

  • 经济与法
  • 黑暗
  • 神秘
  • 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