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郑州文交所深陷举报风暴

发布时间: 2012年05月18日 09:17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 第一财经日报

  昨日,郑州文化艺术品交易所(下称“郑州文交所”)在其官方网站上发表公告,以澄清日前已被传得沸沸扬扬的董事长王迪携款2亿元出逃事件子虚乌有,然而,这仍不足以打消投资者对它的疑虑。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获悉,一份由多名该文交所投资者签名并摁下手印的举报信,已被发至中国证监会、河南省政府金融办等部门,投资者在信中要求“调查、取缔郑州文交所”。

  这份举报信直指郑州文交所涉嫌造假、敲诈等行为,并列举了相关事例作为支撑,而就举报内容,郑州文交所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管理人士在随后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给出了不同的回应。

  尽管目前无法断定举报信将会对郑州文交所产生何种影响,但由于距离国务院清理整顿各类交易所最后时限的6月30日已不到2个月,此时的举报显得更加敏感,而曾经蜂拥而至的投资者,为何转身走上这条举报之路?

  《王铎诗稿》旧事

  43岁的李朝建是来自浙江宁波的一名投资者,他告诉本报记者,先前,其为当地一家银行的储户,该行工作人员告诉他,郑州文交所推出了一批份额化文化艺术品,建议李朝建购买。于是,他用30万元购买了《王铎诗稿》的一份份额化产品。

  与李朝建类似,本报记者查询发现,来自全国各地的投资者参与了郑州文交所首批份额产品的申购。而除了《王铎诗稿》,郑州文交所首批推出的份额化产品,还有《蓝田泥塑》和《全辽图》。

  根据郑州文交所规定,每套产品均被分为200份,其中的40份,由该套产品的原持有人或收藏人所有,真正可用于被投资者购买的产品,仅有160份。

  郑州文交所发布的上述产品的销售说明书中,《蓝田泥塑》、《王铎诗稿》、《全辽图》的销售定价分别被确定为3000万元、6000万元、9000万元。这意味着,上述产品的单份售价分别高达15万元、30万元、45万元。

  高昂的售价并未阻挡住投资者们的热情。部分投资者甚至专门乘飞机从深圳、上海赶到郑州开户。最终,《蓝田泥塑》、《王铎诗稿》、《全辽图》三套艺术品各自流通的160份份额化产品,分别约以7.42%、7.5%、12.36%的中签率被投资者抢购。

  高昂的发行价格与不到10%的中签率,折射出的是当时场面的火爆。部分未能抢购到上述产品的投资者甚至到处打听是否有人愿意转让名额。来自上海的一名投资者则表示,愿意将自己已经中签《王铎诗稿》的一个份额化产品名额,以溢价8万元即38万元/份的价格转让。

  彼时的郑州文交所,同样因“国内第二家采用份额交易模式的文化艺术品交易平台”而受到关注。

  来自河南省工商局的注册资料显示,成立于2010年11月9日,注册资本为5000万元的郑州文交所,全称为郑州文化艺术品交易所股份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王迪。

  与此同时,国内文交所也开始到处开花,除此前成立的天津文交所外,上海、深圳、湖南、山东、成都等地也分别成立各自的文化艺术品交易平台。发展文交所,成为各地积极借助资本市场平台,拓宽企业融资渠道,尝试文化产权交易,促进文化产业做大做强的一个新途径。

  但此时,高调开业的郑州文交所却开始陷入出师不利的舆论漩涡之中。

  第一个漩涡便是“涉嫌违法从事文物经营活动”。

  国家文物局2011年4月26日向河南省文物局所发一份名为《关于调查郑州文化艺术品交易所股份有限公司涉嫌违法从事文物经营活动的函》[办博函(2011)242号]显示,就在当时,郑州文交所对外发布首批份额产品不久,国家文物局便致函河南省文物局,指出依据《文物保护法》及实施条例规定,郑州文交所所销售的《王铎诗稿》、《全辽图》涉嫌违法从事文物经营活动,并要求河南省文物局予以调查核实。

  突然发生的意外令郑州文交所元气大伤。当年7月3日,该所发布第二批份额产品《南泥湾》、《开渠雕塑》,但首期认购均不成功,最终不得不发布候补认购公告。

  内幕交易疑云

  彼时,关于郑州文交所涉嫌内幕交易、借发展文化产业圈钱的说法开始在投资者中间传开。而上述举报信则是自份额产品而来。

  举报信中称,郑州文交所发布的首批艺术品份额产品,刻意隐瞒了实际持有人姓名,郑州文交所之所以不愿意公开披露首批艺术品份额产品原持有人,真正原因的是,上述三个产品均为郑州文交所董事长王迪的“熟人”拥有。

  另一封由匿名投资者发送的邮件更直指,《全辽图》的幕后持有人为赵志国,而赵志国则是由王迪任馆长的龙门博物馆的员工。该邮件甚至称,王迪出版的多本图书及杂志上,均曾多次出现赵志国的名字。

  然而,郑州文交所管理人士随后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龙门博物馆确有名为赵志国的员工,但他同时表示,郑州文交所与龙门博物馆并无业务关联,自己跟赵志国并不熟识,无法确认龙门博物馆职工赵志国与《全辽图》持有人是否为同一人。

  来自龙门博物馆的一份宣传材料则显示,龙门博物馆的藏品,也包括《王铎诗稿》。

  “首批三个产品的背后,都跟王迪有很大关系。一个号称要振兴文化产业的交易所,却借着国家振兴文化之名,圈钱、牟取私利。这是我们作为投资者难以容忍的。”10多名投资者在举报信中说。

  针对此说法,上述文交所管理人士解释称,无法证实上述藏品的幕后持有者与王迪有关,“法律上承认是谁的,那它就是谁的。”他认为,根据“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单纯的推理和主观臆断,都将被认为是无效的。

  虚假交易?

  又有投资者提出,郑州文交所后上线的产品经常会出现高达200%以上的涨幅,但包括《王铎诗稿》、《全辽图》等在内的首批、二批产品,却长期零成交,几乎没有交易的迹象。

  多名投资者对本报记者表示,名义上,上述后上线的产品是被投资者购买的,但实际上,这些产品的购买者可能是郑州文交所安排的内部人士或关联人士,才会出现令人尴尬的零成交状况。

  然而,上述郑州文交所管理人士否认了上述说法。他认为,郑州文交所推出的产品,与股市发行的股票类似,同样会存在投资者是否看好的问题,也会出现一些人追捧,一些人则处于观望状态,有些产品很火,有些产品却会死掉,这都是正常的交易行为。

  “说这就是虚假交易,是胡扯,逻辑也是错误的,这是很自然的市场现象。”上述管理人士甚至委屈地认为,艺术品的价格本就很难稳定,“当初市场火爆,排着队来买的是他们,现在市场不好了,争着吵着要来退钱的还是他们,投资市场本就是这样,永远有人追高,有人追低,所以才会有交易。”

  即便如此,上述人士也承认,作为金融创新的一种形式,近年来全国各地涌现的文交所,虽然数量庞大,但却不得不面临背后监管部门缺位的尴尬。他说,包括郑州文交所在内,国内多数文化艺术品交易平台大多均无相关法律文件进行约束,更多是依靠市场经济的运行以及自身的道德规范进行约束。国家层面,现在没有针对文交所系统的完善制度,也没有具体的监管部门负责管理。

  郑州文交所管理人士告诉本报记者,虽然郑州文交所为公司性质成立,且营业执照为郑州市工商局颁发,也拿到了河南省金融办的相关运营批文,但说到直接的归口管理单位,却并没有明确,而是被笼统地概述为由“五部委”共同管理。

  “五部委”,即指《国务院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切实防范金融风险的决定(国发[2011]38号)》(简称“38号文”)下发之后,中宣部、文化部、广电总局、新闻出版总署以及商务部等5部委联合开展的着手规范文化产权交易和艺术品交易管理工作,监管内容覆盖文交所设立的基本条件、审批程序、交易试点、清理整顿以及艺术品市场管理等。

  碰撞不可调和

  据一位为维权已经在郑州文交所的沙发上睡了22天的投资者透露,其实他们的要求只有一条,即安全退市,郑州文交所负责将他们手中的份额化产品回收回去,并将他们当初的投资发放给投资者。

  但郑州文交所管理人士则表示,郑州文交所作为交易平台,当初发行份额化产品的收益,除留下千分之四作为交易费用外,已经全部交给产品的原持有人,不可能再将款项退还给投资人。他说,自运营以来,郑州文交所一直都是亏本的,仅2011年就亏损了1000多万元,预计今年还得亏损几百万元,没有余钱退给投资者,并要求投资者通过交易将手中的份额转让给别的投资者。

  此说法却未能获得投资者认可。李朝建向本报记者提供的一份材料显示,截至2012年1月,郑州文交所已经发售共有权益文化艺术产品16个,为文化产业融资达5.12亿元人民币。

  李朝建同时告诉本报记者,按照眼下的交易状况,他们根本不可能实现退市。“自从全国开始传出文交所整顿的消息,我们手中的产品都已经连续好几个月没有任何交易量了,换句话说,就是没有任何投资者愿意购买我们手中的份额。”

  随后,本报记者致电河南省金融办,但该办得知采访事宜后,转而将电话挂断。

  5月16日,关于郑州文交所董事长王迪圈钱2亿元跑路的消息开始在投资者中传开。部分投资者开始组建维权联盟,先后向中国证监会、河南省金融办等部门投诉。

  但即使李朝建本人也不得不承认,维权成功的可能性渺茫。

  与此同时,郑州文交所也开始了自救行动。据郑州文交所管理人士透露,身为董事长的王迪虽未如外界传言般跑路,但也不得不南下深圳,寻求更妥善的解决途径;身兼董事长助理、董事会秘书的李向前,则不得不担起临时新闻发言人的角色,以稳定投资者信心。

  而在郑州文交所网站上,5月16日则在“本所动态”上发布名为《王迪董事长陪同靳之林先生莅临禹州钧瓷创烧》的新闻。该新闻称,5月15日,王迪陪同中央美术学院教授靳之林先生来到钧瓷之都——禹州,亲身体验钧瓷创烧,并发出图片佐证王迪并未“跑路”。

  北京威诺律师事务所主任杨兆全则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如果王迪真的跑路,并且导致郑州文交所没法继续经营的话,投资者只能通过拍卖购买的文化艺术品来挽回损失。但即使是把该艺术品拍卖,用以给投资者进行分配,但是肯定价值会大大缩水的。而且,一旦文交所垮掉,投资者的损失会非常惨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