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经济与法]衣柜里的“情人杀手”(20120517)

发布时间: 2012年05月18日 17:25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 CCTV-经济与法

  在江苏省江阴市,有一位离异的女老板,自己一个人居住。每天忙完工作后,她就回到自己空荡荡的家里。可是有一天晚上,当她推开房门的时候,她怎么也想不到,一个“杀手”早就潜伏在她家中最隐蔽的地方。

  解说:2011年9月30日深夜,吴先生和妻子开着车行驶在回家的路上。突然,一个浑身是血的女人喊他停车。

  吴先生:她满身都是血,这里割了一刀,满身都是血,趴在我车上不走。

  解说:吴先生赶紧停车。眼前这个女人浑身是血受伤严重,几乎说不出话来。

  吴先生:我当时还以为是骗子,后来看看不对劲,我就马上报警了。当时她跟你说什么了吗?她就说赶紧救救我。

  解说:受伤女子说完这句话就昏迷了,吴先生让妻子赶快打120救人,自己开车到最近的派出所报案。很快,受伤女子被送进医院抢救,警方也迅速赶到现场。吴先生对受伤女子的情况一无所知。不过,沿着地上的血迹,民警很快找到了伤者的家,她就住在离此不远处的一个小区。

  民警在客厅介绍同期:血迹当时现场是比较多的,包括血脚印,血脚印也比较杂乱。关键就是在沙发这个地方,当时有一个薄的被子,也被拉扯下来。被子上面占有血迹,一直延伸到客房里面。在客房的电视柜跟床铺之间,有大量的血泊。当时我们量了是1.2米乘以1.5米的血泊。

  解说:可以确定,受害人的家就是案发的第一现场。室内没有抢劫、盗窃的痕迹。除了大量血迹外,民警还发现了许多凌乱的脚印。
  民警在许玉家介绍:鞋印顺着阳台一直延伸,延伸到客厅还有客房。还有就是厨房间,房间的大门我们来的时候呈开启状态。在大门的内侧锁匙孔上面,插了一串钥匙,也就是他作案以后,他取得钥匙开门,开门出去的。

  解说:凶手作案以后,找到受害人家的钥匙,打开房门逃走。也就是说,在进入受害人家的时候,他是没有钥匙的。这就奇怪了,这栋楼共5层,受害人家在3层。案发的单元只有她一家入住,唯一的进出口就是单元门。可是,案发单元的安全门,受害人家的防盗门,都没有被破坏的痕迹。凶手是从哪里进来的呢?

  民警现场介绍:这一段落水管是非常干净的,你看上面还有,把它拉近还有攀爬的痕迹。那个黑色的就是他爬的,就是在2楼和3楼之间那一段,大概1.2米左右的距离。上面还是有攀爬的痕迹跟脚蹭的痕迹。

  解说:受害人家的窗户外面,是落水管道。管道的2层到3层,有明显的攀爬痕迹。警方判断,凶手是借助落水管道爬进了房间。

  民警现场介绍:爬进来的时候,这边有两只手拉住。从外往里面拉的痕迹,手印,我们民警提取了手印。

  解说:奇怪的是,攀爬痕迹只出现在2层和3层之间的管道上。从地面到2层之间没有攀爬痕迹。这段距离少说也有4米,凶手是怎么上去的呢?

  民警现场介绍:总结下来,排除下来以后,就考虑到他用梯子。因为你梯子摆上去是没有痕迹的,梯子架在这边不可能有痕迹的,是不是。

  解说:在受害人的卧室里,民警又发现了一处奇怪的细节。

  民警在屋里介绍:在这个房间的壁橱里面,也就是在这个位置,我们发现了这边有灰尘足迹,这个足迹的花纹和窗台上的(足迹)花纹是一致的。

  解说:受害人的卧室里有一个衣柜。在这个衣柜里,居然也发现了凶手的脚印。看来,凶手进入房间后就躲进了这个柜子里,然后等着受害人回家。

   凶手用梯子先爬上二楼,又借助管道爬进受害人家中。如此超强的攀爬技术十分罕见。不过让警方不解的是,既然凶手如此老到,对付手无寸铁的弱女子,干嘛还要藏进狭小的衣柜里呢?此时已查明,受女子叫许玉,46岁,自己开一个服装加工厂。许玉社会关系简单,也没有什么债主仇家。可是从伤情看,许玉身上有四处刀伤,都在要害处。脖子上还有被绳索勒过的痕迹。究竟是什么人如此恨她,非要取她性命呢?

  采访民警:作案动机可能就是寻仇或者是,寻仇就是情感上面的问题了,通过现场勘查之后,排除了入室抢劫,入室盗窃,那种情况的可能因素,我们重点是往,许玉有没有和她有矛盾的,有激化矛盾的,或者是说她感情上面的问题的人。

  解说:经过抢救,许玉保住了性命,她醒了过来。 那么,当天晚上,她有没有看清凶手的模样呢?

  许玉:不知什么时候就是我感觉到喉咙透不过气来,睁开眼一看,就是沈双喜在拉网线,我就用双手,用死力气把他拉开了,然后我就求他,我说我求求你放过我。今天就是要你死,他就跟我讲了,今天就是要你死。

  沈双喜:就是你死了,我对你的子孙后代都不会放过。这是我当时讲的这些狠话。

  解说:他,叫沈双喜,是许玉的男朋友,二人从恋爱到同居,已经快一年了。沈双喜对杀害许玉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沈双喜:我跟许玉讲,现在我们是敌人,你不要既当婊子又要树牌坊。

  解说:沈双喜说,当晚他爬进入许玉的家,藏进了衣柜里。等许玉睡熟以后,沈双喜从柜子里爬了出来,找了一根网线对许玉下手。

  沈双喜:我就躲在柜子里面,我就把柜子留了一条缝。

  解说:根据警方的勘查和沈双喜的交代,他采取了用网线勒和用刀砍的方式,企图杀害许玉。凶器是许玉家里随手拿的。后来他以为许玉已经死了,就拿着钥匙开门离开,躲到了一家小旅馆,直到两天后被抓。

  沈双喜:说句难听点的,就是后悔认识许玉。这是我跟你讲的心里话,真的是后悔认识她。

   许玉和沈双喜从恋爱到同居,快一年了,感情一直不错。许玉是服装厂的老板,沈双喜是管理厂长,俩人配合默契,服装厂也经营得越来越好。周围人都说这俩人是幸福的一对。可是,沈双喜为什么要杀害许玉呢?沈双喜说,他从来也没想到要杀许玉,事情发展到这一步,都是一段匪夷所思的恋情所导致。

  犯罪嫌疑人沈双喜:许玉对我比较欣赏,主动约我到她家里跟她同居。在这期间,我也主动跟许玉讲要领结婚证。

  解说:沈双喜和许玉是怎么走到一起的呢?记者见到许玉,已经是案发4个月之后了。她告诉记者,虽然伤口已经痊愈,可如今每到晚上,她还是不敢一个人在家。她向记者讲述了一段离奇的恋情。

  许玉:因为当时我过了年以后,工厂也需要一个管理的人。

  解说:许玉是个离异的单身女人,两个女儿都已成年,在外地工作。她独自一人经营着一家服装厂。这几年服装行业不景气,销售上不去。许玉欠下了四五十万元的债务。2011年春节过后,厂里负责管理的人辞职了,业务陷入混乱。她急需找一个人帮着她管生产。这时,一位熟人潘阿婆介绍了远方亲戚沈双喜。

  潘阿婆:我的表妹有一个叔叔,他在监牢里做管理的。老板娘许玉说,监牢里做管理的行不行?想想也无所谓的对不对,那么就一起去看看,就到他家里去看看。

  解说:潘阿婆说,沈双喜确实有管理经验,还懂缝纫技术。但是他刚从监狱里出来,目前还在假释期。许玉一听这话心里凉了半截。但当时她实在是找不着人手,就决定去见一见。

  许玉:当时他给你的第一印象怎么样?第一印象很老实的,说话又和气。因为我的工厂经营的状况不是太好,然后我当时没有请到人,要求也不是太高。

  解说:就这样,沈双喜被许玉聘到厂里。沈双喜觉得,自己是个假释犯,找个工作不容易。另一方面,自己2003年被判刑时,妻子就和他离婚了,女儿一直在叔叔家长大,都15岁了,父女还不能团圆。他想好好工作多挣些钱,将来把孩子接过来。

  许玉:那人真的是干活也很勤快,然后生活上面也比较节约,不抽烟不喝酒。

  解说:沈双喜也很感激这位女老板不嫌弃他的身份,对他委以重任。所以他拼命地工作,来报答女老板的知遇之恩。

  犯罪嫌疑人沈双喜:对她是赤胆忠心,她厂房在3楼,卸布,那个布拿来,全是我一个人在下面卸,从来没有一句怨言,大冷天的。

  解说:春节后厂里出现用工荒,是沈双喜帮着找工人,使厂子渡过了难关。他把厂子管理得有模有样,业绩也越来越好。这一切悄然打动了老板娘许玉。

  许玉:人也比较聪明,干活也比较认真,也蛮吃苦的,因为我身边确实需要这样一个人来帮我。

  解说:俩人的话题渐渐多了起来,开始谈工作,后来更多地谈起了感情。沈双喜的一段话,至今让许玉记忆犹新。

  许玉:他说我不图你那么多,只要两个人好好过日子,以后哪怕你不做,我来养你,我出去打工也会养你的。当时他有这么多话打动我。

  解说:终于有一天,许玉把沈双喜请到了自己家里。

  许玉:觉得大家都是单身,觉得大家熟悉,相处一下,不久我们就同居了。

  沈双喜:我又不是长得太差,像她一个女人,比我大6岁,长得这么差,她又欠了一屁股债,我图她什么东西。我是正儿八经想跟她好好过日子,想想这辈子自己坐牢出来,毕竟是稍微低人一等,就安安稳稳过日子。

  解说:许玉曾试探着询问沈双喜过去到底犯了什么罪?但这个话题沈双喜一直不肯说。看着沈双喜死心塌地帮她的样子,她也就不去计较了。许玉重新燃起了恋情之火,沈双喜也把工厂当成了自己的事业,苦心经营。

  沈双喜:你第一眼看见她的时候有没有喜欢她?当时我是这么认为的,反正我坐了8年牢出来,自己家里边也不怎么样,自己也还有个小丫头。许玉她不管欠债多少,这个厂子要开,现在一个老板欠个几十万的债,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共同努力努力努力,两三年三四年也就还上了,对吧。反正只要干干,说句实话,总归是两个人的,我的东西就是她的,她的东西就是我的,两个人在一块过日子。

  解说:虽然没有办理结婚登记手续,但沈双喜经常带着许玉回自己江阴的乡下老家。许玉也以妻子的身份去见沈双喜的家人。

  沈双喜叔叔:她说这个沈双喜很吃苦的,这个人很吃苦的,我蛮喜欢他的。我看他们两个人当初相爱的不得了。是不是夫妻嘛,他们也将近半年多时间生活在一起了。

   俩人互相帮衬事业有成,商量着转过年来就去办理结婚登记。不论是许玉还是沈双喜,都对未来充满了希望。可谁知道,就在许玉完全陶醉在爱情的甜蜜中的时候,一件让她感觉很恶心的事情发生了。

  许玉:当时我发现我的钱会少掉,包里的钱或者放在家里的钱会少。

  解说:放在家里的钱常常莫名其妙不见了,许玉很快就发现是沈双喜拿走的。这个时候许玉才听说,沈双喜在2003年的时候,就是因为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3年。可现在,沈双喜老是偷偷拿钱去干什么呢?

  许玉:他也知道我发现钱少了,就直接坦白跟我讲了,他赌钱输掉了多少多少钱。

  解说:原来,沈双喜偷偷拿钱是去做一件让许玉无法容忍的事——赌博。短短一个月,他竟然输掉了3万块。这一下,沈双喜在许玉的心里一落千丈,她无论如何也不能和一个赌徒生活在一起。

  许玉:肯定打了大一半的折,打了很多的折。但是也没有分手,没有,没跟他提,但是他这样赌钱的话,我觉得他以前肯定也是这样子赌的。我觉得不可靠。

   和沈双喜的关系如何发展,许玉左右为难。一方面她不能和一个赌徒生活下去,另一方面她又不希望失去沈双喜这样一个难得的管理人才。这可怎么办呢?哎,说来也巧,就在这个时候,许玉离婚多年的丈夫突然提出要复婚,两个女儿非常支持。这个意外插曲,让许玉看到了希望。在如何处理和沈双喜的关系上,许玉有了主意。

  许玉:当时的心态,因为工厂里面也需要他管,需要他管,最起码也要做到年底。跟他分手也打算到年底,就是彻底分开。

  解说:原来,沈双喜管理厂子半年多来,厂里有了10多万元的盈余资金。许玉觉得,照这样下去,到年底就可以把欠债还完。她不想因为自己的复婚计划,失去了沈双喜这样一个管理人才,于是她打算让沈双喜干到年底再提出分手。

  许玉:当时有这个想法?有这个想法。没有跟他提(分手)是考虑到还得让他管工厂?如果说不做朋友的话,也谈不上在工厂做了,他肯定不会在工厂做了。

  解说:2011年8月,许玉终于和沈双喜谈了自己要和前夫复婚的打算。

  沈双喜:那天下了班以后在厂房,她在玩电脑我坐在她旁边,她说我跟你讲个事情,她讲现在就是这么个事情,就是要跟她老公复婚,我讲复婚,你跟别人复婚我还有点反对,因为你跟你前任丈夫复婚,我还有点同意。为什么,你第一任丈夫毕竟比我有钱,一个人家有钱,第二个毕竟人家还有两个丫头在那边。

  解说:沈双喜同意分手,但他向许玉提出了一个条件。

  许玉:他说我举双手欢迎,他是觉得从你的角度上考虑,他说举双手欢迎。他就跟我提,如果说分手的话,他说你要补偿我一点。

  解说:许玉同意给沈双喜一些补偿。但她手里急需资金周转,于是许玉提出了一个变通的方案。

  沈双喜:她话又转回来,她讲什么,她讲反正还有3个月,你帮忙给我帮3个月。那个时候9月份,10月份,11月份,12月份,你再给我帮3个月的忙。工资我照样给你,干到年底,我让你挑10台机器。

  解说:沈双喜也很高兴,如果能从许玉那里拿到10台缝纫机,凭着自己的管理能力,开个小的服装加工厂是没有问题的。

  沈双喜:分手就分手,因为我想她既然答应给我机器,我想我拿回去,我刚才跟你讲了,我自己在家里搞搞小的家庭作坊,总要比当一个工人要好。就是图的这个心思去的。

   许玉希望沈双喜再能帮自己3个月,完成当年的销售计划。沈双喜则是希望从许玉这里拿走10台缝纫机,自己开服装厂。这对曾经亲密无间的恋人,开始各怀心思。虽然此时两个人还生活在一起,但是关系已经起了变化。一个月以后的9月28日,冲突爆发了。

  潘阿婆:当天他们两个吵了起来,那个腔调我是受不了。

  许玉:沈双喜,我说今天你打我,侵犯我的人身权利,我今天要跟你做个了断。

  沈双喜:她讲你把东西收拾好,你可以滚蛋了。

  解说:事情发生地起因,是一笔钱到底应该先还哪个债主。许玉没和沈双喜商量,就把钱先还给了一个客户。而沈双喜作为管理经理,早已答应要把钱还给另一个债主。

  许玉:从我的心理角度来讲,就是他没权利来干涉我的。不管我做任何事情,他没权利来干涉我。

  沈双喜:叫我把钥匙交出来,我就把钥匙交出来了。她讲你滚蛋吧。

   沈双喜收拾东西走了,许玉松了一口气。可是当天晚上许玉回家的时候,她突然发现自己一个包里价值约5万元的金银首饰,竟然不翼而飞了。慌忙之下,许玉赶快到派出所报案。

  民警:28号我接到一个盗窃的警情,也就是这个许玉到我这边来报的案。她是来报案说是自己包内的金器,大概是5万多块钱的金器被人窃走。

  解说:当时许玉向警方报案称,自己的一些金首饰放在包里,本打算拿着去抵押之后用于资金周转。可是没想到金器不见了。
   在警方的介入下,案件很快有了结果。
   
  沈双喜:当时拿了以后,我想也不会有多大问题的,毕竟两个人生活在一起。(找原来的)

  许玉:我说怎么可能,他跟我有什么共同财产,不可能,什么东西都没有。你觉得你们俩这关系,也不像他理解的那样?那肯定的,你从法律的角度实际理解,都搭不上边的。

  解说:拿走许玉金器的时候,沈双喜觉得,他和许玉虽然是同居关系,但也开始谈婚论嫁。也许过不了多久,许玉就是自己的老婆了。所以一时手头紧拿她的金器,应该没啥大事。可是在许玉看来,她和沈双喜只是一种简单的关系,凭什么要偷走自己的东西?她打电话给沈双喜的亲戚,如果下午的时候沈双喜不归还她的金器,她就报案。

  许玉:他姐姐打电话给我的,就说看在他姐姐和他女儿的面子上,就不要去报警了。当时我也跟他讲了,你必须在16:00之前追回来。

  解说:当时沈双喜拿着金器外出了,家人只得四处去找他。

  沈双喜叔叔:我找了我们亲切去找。有多少人去找啊?有五六个人。
  解说:当天晚上亲戚们帮忙找到了沈双喜,要回了全部金器。可这个时候许玉已经去派出所报案了。事后许玉觉得此举有些不妥,毕竟她和沈双喜同居也快一年了,还是有些感情的。于是她找到民警,说这个报案能不能撤掉。

  民警:许玉也跟我们来讲,说要把这个案件撤掉。不要追究沈双喜的责任了。可能许玉也不知道,这种案件不是你想撤就能撤的。对对对,因为这个事属于刑事案件,像盗窃等刑事案件,不是说以当事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许玉去报案了,警方开始立案侦查。这可把沈双喜吓坏了。因为沈双喜是在假释期间,根据法律规定,假释期间再犯罪,假释就要被撤销,重新进监狱服刑。沈双喜心里越想越气,他要找许玉做个了断。就在许玉报案的第二天,他进入了许玉的家。晚上许玉回来了,一起回来的还有潘阿婆。因为有外人在场,沈双喜就躲进了衣柜。没想到,躲在衣柜里的沈双喜意外听到了一段对话,让他顿起了杀心。

  解说:许玉一进屋,就接到了前夫打来的电话。她的谈话内容,深深刺激了躲在柜子里的沈双喜。

  沈双喜:当时拿着电话对她老公讲,今天晚上要不要住过来。说句实话,当时我听了那句话,我想反正这辈子,说句实话自己也就不好了,也就那么一回事了。对什么事情也都绝望了。

  解说:和前夫通话后,许玉又和潘阿婆聊了起来。许玉说了沈双喜很多坏话,尤其提到,她不会把10台机器送给沈双喜。这些话,躲在衣柜里的沈双喜听得一清二楚。

  沈双喜:说给我10台报废的机器,只给我5台报废的机器就不错了。这个是她跟那个姓潘的,讲了这个原话以后,这是我亲耳听见的,我在那个柜子里听了以后,才比较怒了,才动了杀她的念头。


  法庭审理同期:本院认为被告人沈双喜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秘密窃取他人财物,数额巨大,故意杀人,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64条,第232条的规定,应当以盗窃罪,故意杀人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解说:法院认为,沈双喜构成了盗窃罪和故意杀人罪。因为被告人沈双喜在假释期间重新犯罪,应该撤销假释实行数罪并罚,执行有期徒刑14年。
   服刑的犯罪分子,在执行一定刑期之后,如果改造良好,不再危害社会,可以附条件地将其提前释放。这就叫假释。对服刑犯人来说,争取到假释,是非常宝贵的机会。同时我国刑法第86条还规定,被假释的犯罪分子,在假释考验期内犯新罪,应当撤销假释,实行数罪并罚。沈双喜本来已争取到假释,按说他从此可以过上自由的生活。可他却不好好珍惜这次机会,先是盗窃,接着杀人。又给自己带来14年的牢狱生涯。这个代价,是不是太沉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