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电力市场专家:实行阶梯电价旨在促进社会公平和节能

发布时间: 2012年05月31日 08:0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 中国青年报

  从6月1日起,我国将实行居民阶梯电价。阶梯电价被称为我国电力改革近10年来最敏感的话题。早在2010年,国家发改委就居民阶梯电价改革方案公开征求意见。随后,阶梯电价在部分省市进行试点。时隔近两年,今年5月,各地陆续召开居民阶梯电价听证会。

  虽然阶梯电价来得并不突然,但不少公众还是有“逢听必涨”的担忧。近日,华北电力大学电力市场研究所所长张粒子教授,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专访时指出,实行阶梯电价并非为了涨价,而是为了让电价在随“发电用一次能源”价格联动过程中,逐步使电价结构更合理,促进社会公平和节能。

  国家出台居民阶梯电价政策主要是考虑社会公平问题

  中国青年报:

  不少人质疑实行阶梯电价就是为了涨价,您怎么看?

  张粒子:

  这种看法有失偏颇。我国实行煤电联动,煤价上涨导致发电成本上涨,就要上调电价。如果单纯为涨价,上几次煤电联动调电价时直接上调居民用电价格多省事,何必花这么大精力和成本搞阶梯电价?

  国家出台居民阶梯电价政策,主要是考虑社会公平问题。从电力生产到电力输送,再配送至每个用户,居民用电电压等级最低,经过配电环节却最多,其供电成本远高于工商业用电。国外居民电价一般是工业电价的1.5倍至2倍,而我国居民用电价格比工商业用电价格低得多,还没有达到补偿供电成本的程度。长期以来,我国工商业用户一直在交叉补贴居民用户。近年来,随着煤电价格上涨,我国工商业用电价格上调幅度大,居民用电价格上调幅度小,交叉补贴越来越严重,这不利于工商业的发展。

  但由于电能现在是生活必需品,要保证低收入家庭用得起电,这是社会公平问题,所以在煤电联动时,没有采取普调居民用电价格的机制。而居民无论收入水平高低,用电统一执行低电价,等于用得多补得多。目前全国5%的高收入家庭用电量,占居民用电量的24%,高收入居民享受了更多工商业用户补贴,这也是一种不公平。

  阶梯电价是一种电价定价机制,按家庭每月用电量分三个档次,第一档是基本用电,电价较低,不能补偿供电成本;第二档是合理用电,电价稍高,基本能补偿合理的供电成本;第三档是高额用电,电价最高,除了供电成本外,还应包含目前没计入电价的电力生产环保成本。这样的电价结构更合理,能使用电多的家庭承担相应供电成本,从而建立起公平负担供电成本的机制。用电量在第一档范围的居民用户电价并没有上涨,而80%的居民用户用电量在第一档中。

  中国青年报:

  您了解到的各地居民阶梯电价听证会的情况怎么样?

  张粒子:

  很多听证会代表也误认为实行阶梯电价就是为了涨价,所以在听证会上提出,为了不影响老百姓的生活,应该把第一档用电量提高。

  其实,第一档电价被称为“生命线电价”,是为了保障低收入群体维持最低生活水平的用电要求,这档的电价水平通常低于单位电量的实际供电成本。如果第一档用电量不断提高,很多中等收入群体都进来了,不去承担自己该承担的成本了。我认为,第一档用电量不能过高,否则就会偏离设计阶梯电价的初衷。

  中国青年报:

  您认为实行阶梯电价对公众有什么作用?

  张粒子:

  随着各地居民电价听证会召开,很多媒体在报道阶梯电价的问题,公众也通过各种方式参与探讨。整个社会对电力的关注度是空前的,这在很大程度上普及了电力常识。

  因为之前居民统一的电价较低,在电荒时又主要限制工商业用户用电,所以很多人没有节约用电的意识、积极性不高。实行阶梯电价对公众的节能行为是一种政策激励,由于每档的用电价格不同,在电价上涨的压力下,人们自然会节约用电、合理用电。

  我国目前缺乏断定电力企业成本合理与否的标准

  中国青年报:

  实行阶梯电价后,第二档、第三档电价比现在的居民电价高,这样上涨的电价会不会只让电力企业受益?

  张粒子:

  国家发改委根据电力企业成本确定电价。去年煤价上涨,发电成本增加了,实行了煤电联动。这些增加的发电成本,国家发改委通过提高工商业用电价格疏导出去一部分,还预留一部分要等阶梯电价实行以后再疏导出去。而且,实施居民阶梯电价,电表改造会有成本,电费结算管理系统更新升级也有成本。这些成本都需要补偿,第一档电量放宽后,电网企业的这些成本可能得不到完全的补偿。同时,在阶梯电价和所有电力价格实行执行过程中,电价主管和电力监管部门也会对电网企业的收益进行监管。

  中国青年报:

  电力企业成本不透明一直被广为诟病。有人质疑,电力企业高管的高薪是不是都化解在电力成本之中,由居民埋单了?电力企业成本什么时候才能公开,让涨价涨得明明白白?

  张粒子:

  电力企业的成本包括员工薪酬,肯定计入电费了。不过,由于电源结构和负荷分布的差异,各地电价成本情况不同,不能简单地比对。而且,这些成本合不合理,需要以标准来判定,要靠专业监管机构的有效监管,而不是靠向公众公开成本。国外电力企业的成本也不对公众公开。关键的问题是,我国目前缺乏断定电力企业成本合理与否的标准。比如,是限定电力企业的薪酬占总资产或收入的比例,还是人均工资或是高管的薪酬?我认为前者更合理,可以激励电力企业提高效率。

  电力垄断并非中国特有,很多国家电力都是垄断的。他们的电力或能源专业监管委员会每年都会按照既定标准,去审电力企业的成本和收入,如果利润超出规定,第二年就得降价。不过,电力企业的各项成本也不会向公众公开,属于保密信息。但是,一旦有公众质疑,监管部门就必须去审查。我国应该借鉴他国经验,并借阶梯电价契机,完善电力监管体系,比如,应该有经过电力知识培训的用户代表参与监管。

  中国青年报:

  在国家发改委进行阶梯电价征集时,要不要引入市场竞争机制?我国电力市场什么时候能放开,还需要做哪些准备?

  张粒子:

  电力市场化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儿,目前美国只有部分州实现了电力市场化,欧洲不少国家正在推动电力市场化改革,推得也很艰难。

  我国实行阶梯电价,可以进一步优化销售电价结构,为电力市场化创造条件。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我国70%的发电依赖煤炭,煤炭市场还不规范。煤炭市场基本上是一个卖方市场,等于煤炭提价是煤炭企业说了算。在这种情况下,放开电力市场的结果就是,电价会随着煤炭价格上涨得更多更快。所以,在煤炭市场规范有效运行的基础上,我们才能进行电力市场化。我建议借鉴欧美等国家的经验,设立能源监管委员会,把煤炭监管和电力监管结合起来,再规范煤炭市场、促进电力市场化改革。

责任编辑:高士佳

热词:

channelId 1 1 1

留言评论

860010-1114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