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 > 经济台滚动新闻

[公司调查]断裂的绿大地(下)

发布时间: 2012年05月31日 12:2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 央视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channelId 1 1

                                                          断裂的绿大地(下)

  何学葵  绿大地生物科技股份公司原董事长:我从来就是说,案发之前,事先从来不知道,公司处于在这个伪造这个虚假的银行票证这个事情;第二个我从来也没有指使过,或者是安排赵海丽做伪造银行票据这个行为;第三我到现在为止,也没有见到过,任何一份指控的74张伪造的这个票证的原件,就说这三点,谢谢。

  这个在法庭上当庭翻供,失口否认全部指控的人,叫何学葵,曾经是云南绿大地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长。

  在此前的节目当中,我们看到,绿大地的造假,玩的就是财务游戏。大量的事实证明,作为公司的创办者和董事长,何学葵正是这场骗局的核心策划者。让我们感到可惜的是,从何学葵的履历来看,她原本是一个干实事的人。

  在中国科技协会的官方网站上,何学葵的履历和照片,依然挂在第一届西部开发突出贡献奖的名单当中,近两千字的业绩介绍,记录着何学葵曾有的辉煌。1996年,她从云南小城河口一个小花店起步,短短五年时间,小花店就发展成了总资产上亿的大型民企。何学葵和科研部门的合作,培育出了20多个花卉的新品种,建成了云南最大的种苗的培养基地,花卉产品远销海外。1999年昆明世博会上,何学葵抓住了时机,一举就拿下了多项绿化工程的项目,就此成为了云南园艺和绿化行业的龙头。绿大地,还曾是云南省园林园艺唯一具备一级资质的企业。

  小刘  中国证监会稽查大队稽查人员:公司就踏踏实实做工程,做苗木工程,做绿化,也能还,估计还可以,但是规模可能不会像现在虚假这么大。就造假之后就达到上会标准,不造假可能会就慢慢慢慢当地一个小企业,民营企业,估计就个人老板来说,估计还活得还行,但是想要达到上市标准,可能就是差了一点。
  如果说何学葵就这么踏踏实实地干下去,绿大地的日子很有可能会越来越好。但是熟悉何学葵的人都知道,按照她的性格,追求的是跨越式的发展,她要迅速做大。

  小刘  中国证监会稽查大队稽查人员:因为觉得何学葵这个人挺胆大的,我就是后面和他们副总聊,他就说,这个人,她上市之前,2002年、2003年的时候,在开会,开云南青年企业家的会,她当时好像也只有大概一两千万的收入,她开会的时候就说,我们企业怎么的怎么的,有一个多亿的收入,反正说的挺好的,下面就鼓掌。就是她人比较胆大、敢干、敢说、敢冲,下手也比较狠。

  敢干敢冲,下手狠,何学葵的这种作风,让她产生了包装上市,通过融资快速扩张的念头。就在那个时候,她接触了几位资本运作的高手,有关资本市场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种种传奇,让何学葵想要上市的欲望和冲动,愈发的强烈了。有条件要上市,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市!

  不过,按照绿大地当时的条件,上市只能是一个梦想。怎么办呢?玩财务游戏,可这方面并不是何学葵的专长,她需要帮手,这个时候朋友推荐的一个人出现了。就是他,曾经就职于贵州财经学院和云南省审计厅的蒋凯西。为了能让蒋凯西和自己一起并肩战斗,何学葵不惜让出了部分的原始股权,并在2000年前后,请他担任了公司的董事和财务总监。

  蒋凯西也没让何学葵失望,两年后他向何学葵推荐了另外一位上市的高人——庞明星。

  小刘  中国证监会稽查大队稽查人员:我觉得庞明星起到比较关键的作用,因为他会计事务所做了些上市的那个(业务),然后财务,可能财务总监、财务人员肯定也参与了,在庞明星的指导下,财务人员肯定是参与其中。

  庞明星,是绿大地案五名个人被告之一,再加上另外两个被告——原财务总监蒋凯西,出纳赵海丽,五名被告当中有三个是财务人员。

  在2003年被请进绿大地之前,庞明星已经帮助十多家企业做过上市了,对上市的流程是烂熟于心。我们来看看这五个人的分工:董事长何学葵自不用说了,财务总监蒋凯西,财务顾问庞明星,出纳赵海丽,负责在账本上虚增业绩,采购中心主任赵海燕,负责在客户上做文章。这辆造假的马车,就这样开始狂奔了。

  那么,他们是怎么做的呢?三步:第一步,把公司的名称加入生物科技的字样,以迎合市场和投资人的喜好;第二步,注册了一批由绿大地实际控制的公司,利用其掌控的银行账户,操控资金流转;第三步,伪造合同、发票和工商登记资料,虚构交易业务,虚增资产,虚增收入以达到上市的条件。

  经过这样一番折腾,这几个人把绿大地打扮成什么样了呢?经过事后的稽查,上市前后,绿大地虚增资产3.37亿元,虚增收入5.47亿元,个别的资产竟然被虚增了18倍之多。不过,您还别说,尽管中间是经历过了一些小小的波折,但最终他们还真把绿大地,给鼓捣上市了。

  2006年10月,绿大地的第一次上市过会,闯关失败。

  何学葵  绿大地生物科技股份公司原董事长:发行股票没有审核通过的原因,主要就是,关于市场调研运行,还有市场前景的(问题),大量募集资金投向与经营问题。

  一年后,绿大地卷土重来,二次过会终于闯关成功。2007年12月21日,绿大地成功登陆了中小板,成为当时A股唯一一家绿化行业的上市公司,也是云南第一家民营上市公司,募集资金3.46亿元。挂牌第一天,绿大地的股价就上涨了178%,最高曾经涨到了将近64元,何学葵的身价也是一度超过了27亿元。2009年,何学葵跻身胡润富豪榜,成为云南女首富。但是,此时的绿大地已经踏上了不归路,通过造假堆出的繁荣,也只能通过造假继续维持下去。为了防止资金链的断裂,绿大地在2009年8月提出了增发申请。

  小刘  中国证监会稽查大队稽查人员:我感觉可能是之前造假的,那个造富集资让她很疯狂。还有可能就是说,她要维持一个上市的增长,公司增长的一个假象,是不是这两点原因。她以前比如说上市的时候,每年业绩增长10%、20%,她突然到时候上了市之后,你要是一点都不增长,那也不行,跌的太快了,你也不行,那肯定还要维持一个增长的那个迹象。

  正是这次增发申请,让监管部门发现了绿大地的问题,并最终导致了整个骗局的败露。2011年12月,昆明市官渡区法院做出了判决:绿大地公司构成欺诈发行股票罪,判处罚金400万元;原董事长何学葵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其他几位被告也分别被判处二到四年的缓刑。

  那次判决之后,何学葵并没有上诉。但是昆明市检察院却提出了抗诉,认为判罚太轻,这才有了2012年5月7日,在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的第二次审判。这一次,检方又对何学葵等被告,提出了违规披露重要信息罪、伪造金融票证罪和故意销毁会计凭证罪等三项指控。其中伪造金融票证罪最高的刑罚,是无期徒刑。

  庭审当天,以何学葵为首的所有被告集体翻供,并且出现了互相推诿责任的景象。

  何学葵  绿大地生物科技股份公司原董事长:当时我是不清楚的。我说财务部里面,你们作出你们正确的处理就可以了。

  公诉人:公司下面的相关人员,背着你做这些事儿是吗?

  何学葵  绿大地生物科技股份公司原董事长:对对。就是这个意思。我不知道。

  蒋凯西  绿大地生物科技股份公司原财务总监:比如说对于我是一个财务总监,那么银行资金信息,还有这些做账目的这些东西,应该让我知道。但是的话,恰恰就是不让我知道,不光是不让我知道,总经理也不知道,也就是说,换句话说就是外人都不知道。

  公诉人:过程当中,发现大量违规的,在你们关联公司之间的,虚假的这个转款交易,跟你有关系吗?

  赵海丽  绿大地生物科技股份公司原出纳:没有。

  公诉人:那么是谁做这个事情?

  赵海丽  绿大地生物科技股份公司原出纳:我仅仅只是填写过。

  公诉人:填写?填写单据?这个单据有没有入帐?

  赵海丽  绿大地生物科技股份公司原出纳:我不知道。

  公诉人:有没有出现在你们的会务账册中?

  赵海丽  绿大地生物科技股份公司原出纳:我也不知道。

  庞明星的辩护律师:虽然说,翻供需要一定的合理解释,合理的理由。但是从现有证据来看,没有一份证据,能够证实庞明星确实充分地参与了共谋和策划。

  看看吧,从董事长到财务顾问,从财务总监到出纳,谁都对造假不知情,这岂不是说,绿大地的弄虚作假,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吗?荒唐。

  小刘  中国证监会稽查大队稽查人员:因为那个公司基本上是私人公司,虽然是有一些国企的股份,但是董事长还是,还是何学葵说了算。她可能要上市,她为了上市,她可能要掩盖一些东西,上市的最大的受益者也是何学葵,她不可能不知道这件事情。她公司多少收入,她怎么可能不知道。

  这究竟是谁在说谎,谁该承担主要责任,在最终判的决出台之前,我们不能轻下结论。不过,绿大地的欺诈上市,上市之后继续弄虚造假,是有据可查的事实。

  从骗局败露到今天,绿大地已经戴上了ST的帽子,股价跌幅超过了70%,投资者是损失惨重。除了漫漫的索赔路,现在还有一个悬念,那就是,绿大地会退市吗?对于这个问题,何学葵已经管不了了,因为绿大地已经换东家了。

  2011年12月30日,云南省国资委旗下的云南投资控股集团,收购了何学葵手中的3000万股股份,占到了总股本的19.86%,成为公司的第一大股东。现在半年过去了,云投对绿大地的未来有什么新的打算呢?日前,我们的记者赶到了云投集团,试图联系采访,但是记者在云投大厦里上上下下找了几层楼,要么是见不到人,要么就是负责人不在。最后,一位办公室的工作人员,给了我们这样的答复。

  云南投资控股集团工作人员:对不起我们不接受采访,不接受采访,我们给你明确的答复,不接受采访。

  随后,记者又赶赴绿大地,在这里,记者见到了来自云投集团的新任高管,副总经理谭仁力。  

  记者  张星:因为之前我们看到了公司,到期的帐款和资金面都比较紧张,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

  谭仁力  绿大地生物科技股份公司副总经理:现在好一些。

  记者  张星:现在大家很关心,以前比如说签的那些项目,还有一些咱们资金运作的情况,会不会受到一些这回这个事儿的影响。项目签署和新的情况怎么样?

  谭仁力  绿大地生物科技股份公司副总经理:等案件审理的结果出来以后,才好判断。

  记者  张星:咱们公司现在谈的这些做的工程,有没有影响?

  谭仁力  绿大地生物科技股份公司副总经理:现在正常推进,没有受到影响。

  为了打消记者的疑虑,谭仁力主动提出带记者去培育基地看看。基地的院子中间,绿大地具有知识产权的晚春含笑,大棚里的石斛、杜鹃都在静静地开放着;研发中心里的育种生产也在忙碌地进行。尽管当地已经连续三年干旱,但得益于完善的灌溉设备,基地的种植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公司一季报预计,今年上半年还将亏损200万到700万元。对于造假风波过后,公司能不能度过难关,谭仁力表示会努力搞好经营。

  谭仁力  绿大地生物科技股份公司副总经理 :只能说我们尊重司法的判决,尊重这个运作的规则,会按照这个规则披露的相关要求,及时披露相关的信息,只能这样说。那我们也非常理解和尊重股民的意愿,我们会一定要抓好生产纪律,把公司的经营效率搞上去。

  有人把绿大地称为“银广夏第二”。这两家公司确实有相似的地方,都是农业股,都是虚增利润,业绩造假;都给投资人带来了难以形容的伤痛。一个在十年前,一个在十年后。十年的光阴,骗子们的伎俩没什么长进,但照样是畅通无阻。下一个十年呢?记者调查,明天继续。

[公司调查]断裂的绿大地(下)
责任编辑:韩鹿佳

热词:

  • 公司调查
  • 断裂
  • 绿大地
  • channelId 1 1 2 4a23ee84cb6045628010d3d8d9ce928f

    留言评论

    860010-1114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