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 > 经济台滚动新闻

[经济与法]出境游的“梦靥”(20120531)

发布时间:2012年05月31日 21:0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央视网 | 手机看新闻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channelId 1 1

  十多年的老邻居,为何突然一朝反目,一瓶硫酸,一次冲动,毁了两个幸福的家庭,致富的梦想,不同寻常的途径,让四个家庭陷入困境。

  吴风霞是河南郑州市的一名下岗女工,2007年9月4日上午11点多,她正在路边和朋友说话,没想到突然遭遇了一场飞来横祸。

  吴风琴:(我妹妹)去菜场买菜了,就在那儿碰见熟人说说话,张勇杰当时就过来了,拿了一个瓶子,就照着我妹妹的脸说,你看这是啥,一下子就把那硫酸泼了,从头上泼了一身,我妹吓坏了,一挡 本能的往后一退,一屁股坐在地上,从头到脚 ,衣服,鞋子,袜子,全部烂了,没有一处不伤的。脸上当时眼睛就睁不开了,这个肉全部是红了,熟了 全部是,这一块肉都给烧掉了。

  吴风霞是吴风琴的妹妹,一听说发生了意外,吴风琴立刻赶去照顾。

  吴风琴:后来经过医生整治吧,眼睛能开了,但是视力下降了,看东西有点模糊,挡脸了 挡了半拉脸,所以烧了半拉脸,最惨的就是这一块,这一块肉,当时丈夫让植皮,要腿上的皮植到这个地方,大夫说一次植不好,两次、三次,面积大,烧的深。

  身上严重烧伤,心理上的伤害更是无法估量,吴风琴说,妹妹原本性格外向,特别爱美,从这以后,她成天躲在家里不愿见人,直到现在,只要听到有人提起这件事,她就流眼泪,不停的哆嗦。

  吴风琴:早上一睁眼就是哭,哪也不敢去,天天哭啊,都形成这个习惯,天天会哭,啥也不会干了。

  当天晚上,那名叫张勇杰的男子到派出所投案自首。张勇杰到底是什么人,他们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是为情是为了钱,还是他们之间有什么深仇大恨,为什么他要这样对待吴凤霞呢。

  张勇杰:她把我害得,我都不想活了。

  张勇杰说,自己这么做是有原因的,吴风霞欺骗了他,也害苦了他。

  张勇杰:肯定是骗子啊 不是骗子,我会这样吗,假如是同事之间,咱们好好调解。

  因为吴风霞的欺骗,张勇杰说,妻子和他离婚,带着孩子离开了,弄得他可以说是妻离子散,家不成家。

  张勇杰:我离婚了 我啥也没有,我因为你给我害成这样了,我死也不瞑目啊 对不对,我现在活着不痛快。

  被骗后,张勇杰得了抑郁症,他说,那一天,他实在是想不开了,所以才做出了这样的举动。

  张勇杰:我自己都不想活了,我还管别人呢 对不对,我都不想活了,我都跳楼了。

  因为被骗的事,张勇杰说,他曾经打算跳楼,后来被前妻发现,拉了回来,张勇杰和吴风霞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一个要跳楼,一个被泼硫酸,张勇杰为什么说吴风霞是骗子呢。

  张勇杰原来是厂里的一名工人,2006年下岗,为了找工作,他经常去家政公司,就是在那里,他认识了吴风霞。经过交谈,两人发现,他们的关系并不远。

  张勇杰:吴风霞 我是这个楼 ,前面隔了一栋楼,本身都是一个厂的。

  在聊天中,张勇杰听说,吴风霞有亲戚是做旅游的,曾经去日本打工,外甥女在俄罗斯留学多年,能帮人办出国务工。张勇杰早就听说,出国打工很能挣钱,听吴风霞说有办法,张勇杰立即动了心。

  张勇杰:我说我也想出去,出去不管是旅游 打工挣点钱,(我)有这个意向,她就跟我说了,她说那你出去吧。

  张勇杰说,当时吴风霞一口就答应了帮他办出国手续,听说有出国务工的门路,他的朋友海岭也加入了进来。很快,吴风霞告诉张勇杰,她的外甥女王莹辉联系上了苏州的一家旅游公司,又过了些日子,吴风霞就告诉他们,签证办下来了,通知他们交钱,每人交团费加押金共8万5千元。

  海岭:她说你能不能把钱先交了,这不愿意嘛,就说因为证件都没在手上,先给你钱有点不合适,她说那你要先看,必须得去苏州。

  8万5千元,对于下岗在家的张勇杰和海岭来说,可不是个小数目,为了稳妥,他们提出,要当面和旅游公司签订合同后才能交钱。2007年4月,张勇杰、海岭跟着吴风霞、王莹辉到苏州签订合同。

  海岭:到了苏州 就是那个,有一个人接 直接到他那个旅行社,看看他的执照,看看他的手续 他都有。

  在亲眼看了签证和旅游公司后,张勇杰、海岭和旅游公司签订了出境旅游合同并交了钱。回到郑州后,张勇杰和海岭收拾好衣物,一切准备就绪,就等着出国,事情到这进行得一直挺顺利,可接下来发生了意外。

  2007年5月,根据吴风霞、王莹辉的安排,张勇杰和海岭跟着一个叫陈为的人,坐火车到了深圳,准备从深圳机场出关,到深圳后,陈为让他们住在旅馆里,接着就没了动静。

  海岭:就在深圳车站附近,住了有一个礼拜。

  一天天在旅馆无所事事的等待,钱越花越多,却总不见动静,张勇杰和海岭打电话询问陈为,可对方总有各种各样的理由。

  张勇杰:好像就是时机不到,或者是他们的熟人不当班,一个是人家的人没到,再一个就是说,一个人什么出点事。

  一周后,陈为告诉张勇杰和海岭,说要从大连出关,把他们带到了大连。

  张勇杰:到那了以后,又住了有几天,好像这边关系没有打通啊。
  海岭:他说出不去,咱又没过过海关

  大连出不了关,接着,陈为又安排张勇杰和海岭去香港,说有人在香港国际机场等他们。

  张勇杰:我们在那等,晚上12点到1点没有,过两天又打一个(电话),你们再去,等了三回是两回我忘了,就根本见不到人。

  两三天很快又过去了,那一天,当张勇杰和海岭再次拨打陈为的电话,想问到底什么时候能出关的时候,陈为的电话突然打不通了。张勇杰说,原本打算出国务工,身上带的钱并不多,陈为又联系不上,无奈之下,他们俩回到了郑州。

  当初吴风霞拍着胸说能办理出国务工,担保没问题,一切手续都是吴风霞和王莹辉办理的,陈为也是对方联系的,张勇杰和海岭回到郑州后,越想越觉得,自己是被吴风霞和她的外甥女王莹辉骗了,吴风霞的外甥女王莹辉,也就是姐姐吴风琴的女儿,从香港回到郑州后,张勇杰和海岭就天天到吴风霞和王莹辉的家里,要求退回17万元钱。

  吴风琴:就张勇杰他喊你,天天到我家啊,就坐到我家那大门口 吆喝,坐到我家,天天咣咣来这就敲门,夜里头两点四点也打电话,就烦的我们整天睡不着觉。

  张勇杰:她说我就没钱 我没拿你的钱,我就不欠你的钱,那我一听,我死了都不甘心,我的钱我给你了,你不见我的钱,我找谁(去)啊,对不对。

  吴风琴:后来闹了又带着人,带着男孩女孩,都来我的家闹,就是打架那个姿势,后来我一天向,公安局报警报了五次,哎呀 真是 那时候啊,真是水深火热。

  海岭:刚开始去她还见面,最后去了她躲起来了,就不见面了,在家也不开门。

  吴风琴:我说我真的没拿你钱,我说这钱要是几千块钱,我给你 咱这事 省了,我也省的烦心 是吧,我这一二十万,我去哪给你弄这么多钱,这老天爷 我说这是说话,我就是卖了 也给你抽不出来是吧。

  张勇杰:我怎么闹,就是不给我钱。

  吴风琴:你要是不给我钱,我给你讲,我弄硫酸给你女儿泼身上,我给你女儿浇了,叫她死不了活不了,我叫她死了,也是可惨了,你信不信。

  听到张勇杰的威胁,吴风琴赶紧让女儿去外地打工,妹妹吴风霞也躲到了婆婆家里。2007年9月4日这一天,吴风霞去街上买菜,正好被张勇杰遇上,于是就发生了开头的那一幕。

  吴风琴:那简直是个鬼,都没有人样了,我一看我都吓了,头发都烧焦了

  吴风琴说,事情发生后,她把妹妹接到自己家来照顾,老母亲八十多岁了,怕老人承受不住,家人都瞒着她,可渐渐的,一些细节让母亲起了疑心,一天,老母亲突然来到了吴风琴家。

  吴风琴:我妈一看 看见我妹那个样,当时我妈坐那大哭了一场,我妈坐这哭,我们更难过,我妈就搁这哭了一夜,睡不着 我妈就躺到我这沙发上,我妈就一直哭 流泪,我妈说这是咋回事 ,我这家是咋了。

  事情发生后没多久,吴风琴的老母亲就因为原本是良性的肿瘤突然恶化离开了人世,而张勇杰,也因为触犯刑法,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短短的几个月时间,妹妹受伤、女儿远走他乡、老母亲去世、家人成天担惊受怕,对于自家的遭遇,吴风琴说,他们真的是比窦娥还冤。

  吴风琴:我们确实是冤,自己把自己挖个坑,埋到里头冤死了。

  吴风琴说,2006年,妹妹吴风霞下岗,女儿王莹辉大学毕业,两人都在家没有工作,听说出国务工挣钱多,他们成天在电脑上寻找这类的信息。

  吴风琴:后来就发现,这个电脑上就那个,苏州国际体育里有一家公司,它那个说的是,出去旅游掏多少钱,可以到国外英国去打工。

  妹妹吴风霞已经四十多了,又没有什么一技之长,怎样才能出国打工呢,在这个网页上留有一个叫"陈为"的人的联系方法,发现这个消息后,吴风霞和王莹辉打去电话咨询。

  吴风琴:他说打工好像年龄没人要,四十多人家国外,没人要这样的 年龄,但是可以办出去,办出去以旅游的名义办出去,但是你是旅游还得回来,不回来旅行社要罚款的,你把这些罚款交出去,就是这么多。

  多花一些钱就能出国务工,吴风霞觉得不错,正在这时,吴风霞在家政公司认识了张勇杰,听说这事后,张勇杰表示也想去,想到一起出国还能有个照应,吴风霞爽快的同意帮忙,可没想到,办手续的时候,因为证件原因,吴风霞没能通过。

  吴风琴:好像是换代的身份证没办,他(陈为)说手续不全 证件不全,他说那办不成,他说到下一次吧。

  因为开始都是吴风霞和王莹辉联系的,而且把程序了解清楚,也有利于下次自己出国,吴风霞、王莹辉和张勇杰、海岭一起去了苏州,吴风琴说,签合同的过程看起来一切都很正常。后来听张勇杰说没能出国、陈为的手机联系不上,他们这才意识到可能上当受骗了。

  吴风琴:我女儿扭过了头 拉着我的手,妈妈呀 我对不起你,这可咋办呀,我犯了大错了,我女儿当时就哭了 泪不成人,哭得手都哆嗦,哇哇大哭就跑到屋里,哭了一天都没出来

  事情发生后,吴风琴立即报了警,警方调查结果显示,陈为这个人根本就不存在,用的是假名。陈为就像风一样的突然消失了,还带着张勇杰、海岭交的 17万元钱,事情发生后,张勇杰和海岭越想越不甘心,2009年初,他们一起将吴风霞、王莹辉告上了法庭,要求退还17万元钱。

  张勇杰说,在签合同时,吴风霞和王莹辉作为代理人在合同上签了字,回到郑州后四人又补签了一份《办理费用协议》,约定他和海岭每人8万5千元,一共交17万元钱,委托吴风霞和王莹辉办理出境旅游。

  2007年4月10,王莹辉给张勇杰出具了一份收条,承认在苏州,张勇杰、海岭两人共转账给她165000元钱,十多天后,王莹辉又出具了一份收条,承认收到张勇杰现金5000元。张勇杰、海岭认为,自己是跟着吴风霞和王莹辉去苏州的,钱也交给了他们的,因此找他们要钱也是理所应当的。

  海岭:因为咱那边,俺连个电话号码都没有,俺只对你们两个,俺不对他,至于你跟他啥关系,俺一点也不清楚。

  对于张勇杰和海岭的说法,吴风霞和王莹辉不能认同,她们表示,合同是张勇杰、海岭自己签的,钱也直接交给了对方。吴风琴说,当时因为公司不能刷卡,四个人和对方一起去了银行,当时就把11万元钱打到了对方的账户上,为了稳妥起见,余下的6万元钱打到了王莹辉卡上,后来再交给对方,对方在收到17万元以后,也打了收条。

  签合同时在代理人的位置签字,吴风琴说,那只是为了下次自己办出国的时候,能拿到一些优惠,至于收条和补签的《办理费用协议》,那都是在张勇杰的胁迫下签的。

  吴风琴:他说那你写吧,你写一个 不写那不行。

  张勇杰、海岭起诉后,2009年5月,郑州市中原区法院审理了此案,法院认为:《办理费用协议》是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双方应当履行各自的义务,王莹辉被胁迫的说法没有依据。张勇杰、海岭提供的两份收条显示,他们将17万元交给了吴风霞、王莹辉,至于吴风霞、王莹辉说自己没有收到,是旅游公司收取的,因为证据不足不予采信。根据协议,如果张勇杰、海岭自动放弃英国旅游出境事宜,吴风霞、王莹辉将退回除团费外的所有费用。因此,法院判决:吴风霞、王莹辉退回张勇杰、海岭每人74200元。郑州市中原区法院判决后,吴风霞、王莹辉不服提出了上诉,2009年11月11日,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吴风琴:他们冤了我们冤不冤,为啥我们成了新的屈死鬼了,他们冤了 他是真金白银拿出来了,你可怜他 把钱叫我们还,但是我们又没拿这个钱,我们不是又是新的冤案吗,回来了我就坐在沙发上,我一站起来我就晕倒了,啥也看不见了,就给我气成这一趟未能成行的出国游,让四个家庭损失惨重。您可能要奇怪了,四个成年人,都有一定的生活经验,王莹辉还在国外留过学,他们亲自去苏州和旅游公司签合同,非常谨慎小心,为什么还会上当,是什么让他们相信了对方,把17万元钱交给了骗子了呢。

  吴风琴说,女儿和陈为电话联系上以后,并没有完全相信对方,但到苏州后,亲眼看到的一切让他们打消了心中的疑虑。四个人到苏州后,陈为和旅游公司一位叫曹建辉的经理到火车站接他们。当时,陈为让他们看了办好的签证,因为没有经验,他们无法分辩真假,接着,他们一起去了旅游公司签合同。吴风琴说,从旅游公司的门牌到公司的办公场所,看起来应该是正规公司,而且不是新成立的。

  吴风琴:打开办公室的门,说曹建辉亲自拿钥匙开开了门,曹建辉就坐到他的办公桌前,又开了他那办公桌的抽屉,那个门也是曹建辉开的,然后他从抽屉里面拿出来那个合同,还有那个收据开了条子,手续都办完了,就等着我们交钱了。

  进公司门的时候,看门的老头和曹建辉热情的打招呼,称他为"曹经理",进门后,在旅游公司的办公室,他们和曹建辉签订了旅游合同,还盖了旅游公司的章。

  吴风琴:都办完了,他说我有啥不交钱,上面还盖了章,章也是大红印,他说跟外面旅行社挂的牌子,这个章印是一致的。

  吴风琴说,当时眼前的一切,让他们相信是在和一个正规公司签合同,所以才会放心的交钱。如果要说有什么不正常,事后回想起来,就是没有把钱交到公司的财务,而是在银行交给了曹建辉和陈为,但这是因为当时曹建辉说公司财务的刷卡机坏了,这才带他们去银行转账的。

  吴风琴:陈为要是单这么说说,或者到哪个宾馆 酒店,我给你说说,把钱给我 我给你拿个章扣上,谁会给他是吧。

  吴风琴说,如果不是看那家旅游公司挺正规,妹妹和女儿当时也不会签合同,想到合同是和那家旅游公司签的,2011年4月,吴风琴在给付张勇杰、海岭各74200元钱后,代理妹妹和女儿将苏州的那家旅游公司告上法庭。不过,对于这起诉讼,旅游公司也说自己冤枉。

  旅游公司表示,和张勇杰、海岭签合同的曹建辉原来曾经是公司的员工,但早就离职了,公司根本就不知道签合同这件事。事情发生后,吴风琴等人报了警,警方的调查也证实了这一点。

  被告律师:原来离职的员工,利用原来单位,国际体育旅游公司的,职务的便利,到他的办公室偷盖这个公章

  在警方调查过程中,曹建辉承认,他在以前的工作中认识了陈为,当时,陈为找他帮忙,他同意了,事后,陈为给了他几千元的好处费。

  吴风琴:把曹建辉抓起来,曹建辉说我就得了点好处,那个章啥都是真的,我没有骗人,他说他是业务合作,他也不知道他会骗他,曹建辉说我也是上当了,旅游公司说,曹建辉在合同上加盖的章并不是公司合同的专用章,另外,公司没有办理出国旅游的资质,也没有出境游的格式合同,张勇杰他们签的那份合同不是公司提供的。对旅游公司的说法,吴风琴不能认同。

  原告律师:曹建辉虽然辞职了,在辞职之前,你手下的工人,没有把公司的观光旅游的印章,包括观光旅游的收据,你没有让他把(印章)交上来,他在外面就运用这个东西,我们作为消费者,有理由相信,在你这个旅游公司这个场所,有合同也好 收据也好,都盖了你公司的章,我们有理由相信你有这个代理权

  2011年底,苏州市金阊区法院审理了此案,法院认为:行为人没有代理权、超越代理权或者代理权终止以后,以被代理人的名义订立合同,相对人有理由相信行为人有代理权的,该代理行为有效。吴风霞、王莹辉、张勇杰、海岭等四人经"陈为"介绍,与曹建辉接洽谈出境旅游事宜,虽然曹建辉已经从公司离职,但仍将4人带到公司的办公场所,以公司的名义签订合同,并加盖公司的公章,吴风霞等人有理由相信曹建辉有权代理旅游公司。旅游公司对加盖 印章的真实性提出异议,但没有在法院规定的期限内提供经过登记备案的印章样本进行比对,结合公安部门调查的情况,法院对此不予认可。另外,旅游公司提出公司不具有出境游资质的说法也不能成立。

  法官:作为我们一般,普通的老百姓来讲,出去旅游什么的,可能资质审查没有到这个程度,还有一个就是,现在是旅游市场上来讲,你没有资质可以,可能你跟其他有资质的单位合作,都是可以的,所以说我们认为,这一点上来讲,也不能构成好像是原告,有一个自己没有尽到,注意义务的这一层,应该讲原告到了他的公司,在公司签署的合同,然后又拿到了公司开据的收据,我们应该认为,在这个整个过程当中,应该是基本上没有什么过失。

  2011年6月17日,苏州市金阊区法院判决:苏州国际体育旅游有限公司向吴风霞、王莹辉返还旅游费用17万元,并赔偿利息损失1万元。一审判决后,旅游公司不服提出了上诉,2011年10月,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法官:被告 作为单位来讲,如果说存在一些管理不善,或者其他原因,这都是他的一个内部的原因,对外还是需要由他来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

  采访中法官告诉记者,旅游公司在执行判决后,如果公安机关侦破了案件,公司可以向陈为主张权利,或者也可以起诉责任人曹建辉,要求对方承担民事赔偿责任。在这里,我们提醒想要出国旅游或者务工的观众朋友,应当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找正规的公司,不要相信那些所谓的门路,另外,也提醒相关企业,加强管理,以避免受到类似的损失。

[经济与法]出境游的“梦靥”(20120531)
责任编辑:赵晋

热词:

  • 经济与法
  • 出境游
  • 梦靥
  • 经济台
  • channelId 1 1 2 b8a7fd1668ea46a7bc0e3d804ef35537

    留言评论

    860010-1114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