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梁信军:目标是成为受益于中国增长的全球领先投资公司

发布时间: 2012年06月07日 08:0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 和讯网

  

  复星集团副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梁信军

  和讯商学院消息 由环球企业家杂志社和21世纪经济报道联合主办的“百亿俱乐部沙龙暨中国最佳表现公司(2011-2012)BEST50”活动在北京北辰洲际酒店隆重举行。本次沙龙的主题是“跨越中等规模陷阱”。复星集团副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梁信军认为,在过去改革开放三十三年来,中国涌现了很多民营企业,复星把自己的位置定位相对独特一点,我们的目标是成为能够在受益于中国增长的领域当中全球领先的投资公司。当然我们投资的领域并不局限于只有中国公司,我们也会考虑海外的公司仍然能受益于中国的成长。所以在这儿我主要想给大家分享一下未来十年我们怎么做。这里我觉得比较重要的话还是要考虑未来十年全球是什么样子。

  以下是文字实录:

  主持人:这家公司已经成为了中国最大的民营公司之一,其创新理念深入人心,它就是复星集团,让我们掌声有请复星集团副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梁信军先生,有请梁总。

  梁信军:我个人非常认同周伟这样一个主旨,我坚信未来十年是中国的世纪,是新兴市场的世纪,你现在评选中国的漂亮五十,现在这个漂亮五十一定是全球漂亮一百当中的成员。

  未来十年我们怎么赢?在过去改革开放三十三年来,中国涌现了很多民营企业,复星把自己的位置定位相对独特一点,我们的目标是成为能够在受益于中国增长的领域当中全球领先的投资公司。当然我们投资的领域并不局限于只有中国公司,我们也会考虑海外的公司仍然能受益于中国的成长。所以在这儿我主要想给大家分享一下未来十年我们怎么做。这里我觉得比较重要的话还是要考虑未来十年全球是什么样子。

  第一,我觉得美国的确经历了这个危机之后在快速的恢复,但是这次恢复过来之后,跟恢复之前的情况的确还是不一样的,美国整体风险我想比较小。它也有一个大的风险。美国毕竟有越来越高的债务,而且债务高潮远远不是2015年、2016年,它的债务高潮在2035年会出现,所以我觉得美国有非常大的动机未来需要还债,什么样的还债方式最轻松它就会怎么做,当然印钞票是最轻松的。

  第二是欧洲问题。欧洲问题刚刚开始,2008年、2009年金融危机的时候欧洲没有意识到有金融危机,欧洲金融危机和美国的也像也不像,像的地方是政府债务非常庞大。不像的是来源不同,美国很大程度上是承接了私人债务造成的。欧洲政府债务是为了兑现让民生福利不切实际的要求造成的,尤其是南北欧的不平衡造成的,北欧工资低消费也节制,因此它的国家负担比较小。南欧它的工资非常高,消费非常高,导致它的产业竞争力差,国家的积累少。所以欧洲的这样一种再平衡我想绝对不是三五年能完成的。欧洲碰到的问题有点像全世界碰到的,在西方要节制消费多储蓄来还债,在东方中国这样的国家要鼓励多消费、减少储蓄,这样的再平衡需要很长的时间。

  因此我们可以看到,在全球范围未来十年我们慢慢要习惯一点。第一点就是越来越慢,我们已经习惯了一个企业十几二十几增长的话,或者我们习惯是市场有十几二十几的增长,未来几年你要习惯减掉几个百分点。

  第二,世界面临着毫无疑问的通胀,主要造成的根源就是要救2008年的市。美国现在犹犹豫豫要不要做QE4、QE5,但是我觉得是非常明朗的,这么庞大的债务,有哪个政府可以通过财政盈余还钱呢?那还有什么办法呢?借新债还旧债要不就是印钞票还债,所以美国有很大动机印钞。所以在未来也许十年、十五年,美元都面临着通胀的危险。

  欧洲是很好的政府、很好的央行,不能印钞票,不能发债。然而这一切都要过去,经济又要紧缩又要增长,恐怕最后能想清楚的就是印钞票一条路。中国的印钞能力、表现、速度一点不落于欧美。所以我觉得从全球范围,我们作为产业经营者脑子要十分清楚,你的产业经营业绩要放到全球通胀条件下去看。作为投资者来看,未来你的敌人除了行业表现之外关键是通胀。所以我们看到,在未来投资角度的确有一个非常有意思的模式,就是中国动力加强全球资源。

  中国现在是全球第三,在未来两到三年内成为第二,六到十年内成为全球第一,并且保持15的增速,我们有很大增长空间。

  第二,由于消费增长我们可以预见到三个结果,今天在座的很多漂亮五十的成员都已经说明了这一点。

  1,会有越来越多中国本土公司只做中国本地的生意就能做到全世界前十名,例如青岛啤酒、茅台、百度、腾讯等等,这样的公司会越来越多,我相信这些人将来都可以列入到漂亮五十里面去。

  2,越来越多的全球化公司,中国是它全球销售额利润的主要来源。这里面我不知道3M的情况,前面也没做功课,所以我做了一些今天非漂亮五十成员的比例。比如说像GM28,苹果今年一季度中国的销售额已经有20了。所以站在投资角度看,我觉得未来投资新增来源三个方向非常清晰,长期看中国本土的,未来能成长为世界前十名的伟大公司,而不仅仅是挣钱的公司。第二,短期来说要投资那些未来三五年的增长能来自于中国的公司、外国公司。第三,已经在中国本土市场做得非常好的,全球五百强中国本地的中国分公司。为什么要投资中国分公司呢?这两天我见了几个欧洲非常大的企业,在中国做得非常好,但是在欧洲本地市盈率非常低,我就建议他,为什么你不考虑把中国业务剥离出来在中国本地上市,这样就没有国际板的问题,因为你们本身就是中国公司。他们眼睛一亮,有多少市盈率,如果是新股在中国应该能发到三十几倍,他们的眼睛都红了,不是亮。今天3M的老总在,未来可以认真考虑,如果你要改制的话我们参点股,这是一个方向。

  这里面我列举了两个案例,左边是一个希腊的时尚品牌,右边是法国的CLUBMED,是六十年的旅游品牌。大家看这几个品牌都有类似的共同特点:第一,都是所在行业的强势品牌,虽然希腊有问题,但是一点不影响它是时尚少女选择首选品牌最强势之一。CLUBMED是全球最大度假村的品牌。第二,都是消费升级品牌。除了消费升级我们还会关注能源资源,还会关注帮助中国庞大的成本依赖型产能升级的服务业,我们会关注更多行业。第三,它们在中国的发展前景非常广阔,中国的奢侈品市场现在已经占了全球29%,并且还保持了27%的增长。CLUBMED像这种高端度假也是属于奢侈消费这一类,成长也非常好。事实证明,他们在中国的业绩都能证明他们在中国的成长不错。奢侈品品牌我们去年5月收购以来,半年时间,销售额中国增长了56%。而CLUBMED在过去两年每年增加40%以上。这样的公司,通过几年的进步,未来它全球利润的20、30甚至40会来自中国。将来分析师的估值方式也会改变。

  在这两个案例里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复星是能帮上忙的,我们只帮助那些在中国能成长的公司。

  我觉得要做这样的投资蓝海,我们要找这样的模式,全球知名企业由于欧洲、欧美本地市场发展不那么好,估值受到挑战,然而在中国有非常好的市场。我们就买那些公司成为它的第一、第二大股东,帮助它实现在中国的成长,利用在中国的成长恢复全球成长。

  围绕这个模式我们就需要建立在全球的能力,包括在全球的项目投资和退出能力,也包含全球的伙伴。

  在这里面,其实外国的这些公司,它在甄别自己的中国伙伴的时候,它的策略也是非常清晰的。它希望中国的伙伴真实地能够帮助它提升中国的销售,帮助它提升中国的品牌,真的能够帮助它在它的市场规模扩大之后在中国打假。我觉得一个中国公司如果选择做这样的模式就应该想办法让自己具备这样的能力。具体我们在选择海外公司的时候有明确的标准,我刚才已经讲过了,必须是领先的强势企业,必须是在中国未来有高增长的,并且它有进入中国的愿望,复星能够附加价值。

  在投资海外公司我们也发现了一些挑战:

  第一,核心挑战就是老股东担心被控制。我想一个好的做法,我们强调自己是一个善意的投资者,除非老股东同意,否则我不会参加,即便我作为第一、第二大股东,我还是不想谋求控制权,我只要一两个董事席位而已。

  第二,对于团队。我们扮演一个开明的投资者的角色,我们只投资那些团队可以留用,可以持续发展的公司。我们不会投资一个公司需要从中国派驻人员过去。同时我们也鼓励团队创造价值之后协助他分享公司的成果,帮他成为股东。

  第三,关于员工。员工、工会和当地政府,他们担心失去工作机会,这里面我想讲,过去中国人出海很大程度上是从自己是制造强国出发的,我们作为一个强势的制造国家,我们出海的目的是什么?

  1,我们去购买一些海外的渠道,帮助我们销售中国的产品到全球去。

  2,购买海外原材料,获得技术、品牌,把它拿回到中国为我所用,把我的产品原材料供应保障下来,把物流保障下来,把技术提升。

  3,买一些码头、港口,都是保障自己的产品通行。

  现在我觉得如果我们考虑主要是协助海外的企业到中国来分享消费市场的话,我们就完全没有必要去强求一定要把它的工厂搬回到中国来。所以这样的话我觉得对于海外的工会、地方政府不必有什么担心。

  我想讲的这是第一个,第二个我想讲的就是,在波动的市场当中,尤其是当前低迷的市场当中,我们应该坚守和欣喜于价值投资。其实这几年作为投资人来说,尤其是价值投资者来说应该是最忙的时候,因为是投资的好时机。我们讲价值投资的话,主要是从发现价值、创造价值、实现价值三个角度去分析。发现价值有宏观发现还有微观发现。宏观发现就是在未来六到十年当中全球秩序会改变,欧美受市场增长没有那么快,同时我们也看到在新兴市场,特别是中国增长非常好,因此我们就有系统性机会,找到欧美公司到中国发展。战术发现,我们要十分清楚一个行业是有波动的,如果今天特别好的话,我相信你就能看到它特别坏的那一天,今天如果特别还的话,你就能看到它特别好的那一天,就像几年前,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印象,七八年前最红火的铝土矿的行业现在还好吗?六七年前非常红火的电力行业现在还好吗?现在非常红火的煤炭行业、石油行业未来会好吗?

  所以我觉得要考虑得周全一些,总是赚两年亏三年或者赚三年亏两年。我觉得一个聪明的投资者应该在低潮进入。我举两个例子,一个是2009年投的分众的例子,如果再过三四年我还可以跟大家分享在这两年我们投资的金融的例子、矿产的例子,但是现在还不是时候,价格还没有起来。

  第二,我觉得要创造价值。因为如果你靠发现价值是非常有限的,如果一个企业别人去买15倍市盈率,你去买已经很不得了了,但是仅仅比别人便宜60%。但是你去帮助它创造价值,能够帮助这个企业一年利润实现增长30%,今年你买的是10倍市盈率,大后年就变成4倍了,等到你上市的那一年可能就变成两倍或者一倍了,你就真的能够实现五倍、六倍的投资收益。所以我觉得创造价值是根本。

  第三,当然还要实现价值。中国现在大家都非常满足于IPO的退出,其实IPO退出的危机现在都已经显现出,中国一年在全世界退出的能力也就是六七百家上市,现在国内拟上市的公司就有六七千家。所以我们现在已经知道了,有百分之六七十的公司无法实现的退出,你应该怎么实现价值呢?我觉得现在就应该想好,除了A股之外还有什么退出渠道,除了IPO还有什么退出渠道,如果不想好问题是非常大的。

  我们复星有42家上市公司,有7个交易市场我们都有退出的情况。今年到现在已经上市了5家,去年有7家。但是我觉得,我们在非上市退出这块还乏善可陈,急需建立。因为我是一个投资公司,我看其他有很多产业运营的公司,那么就谈谈我们对于未来十年在投资行业如何取胜的肤浅看法,供大家批判,谢谢大家。

  主持人:谢谢梁总的精彩演讲。我们也希望能如梁总所说的,未来会有越来越多的中国公司做到全球十强,谢谢。

channelId 1 1 1
860010-1114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