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 > 经济台滚动新闻

[经济与法]是兄妹还是父女?(20120607)

发布时间:2012年06月07日 22:55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央视网 | 手机看新闻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channelId 1 1

  江苏省宿迁市的包庄,是苏北一个宁静的小村庄。可最近,因为这样一个五岁的小男孩儿,村子里变得闹腾起来。

   刘美荣:他妈死了,能喂活就不错了,没有一个人沾(边),没有一个人给口水喝,听说他爸死了,留下点钱了都来了,你拿去抚养也无所谓。

   包宜世:哼 你别讲这话,钱闹的什么闹的,我现在跟这些人讲话,就是讲实话,讲彻底话,不然的话问问大家。

   刘美荣:问大家抚养小孩可容易我?问你抚养小孩可容易?抚养小孩容易不容易?大家都听着。

   小果是个孤儿,出生时母亲就因为难产死了,3岁的时候,父亲又在一场意外中不幸身亡。在包庄,小果有三位堂兄,小果的父亲去世以后,三家人常常吵得不可开交,焦点就是谁来抚养小果,正在争吵的这两位老人,就是小果的三哥和二嫂。
   
   刘美荣:抚养小孩可是不容易!俺讲实话说,(没有)十万八万我能抚大哪个孩子?

   包宜世:你别总等着那十几万

   刘美荣:俺太穷了

   包宜世:不管你穷也罢,富也罢,要钱你说了不止一回。

   刘美荣:我知道你的意思。

   包宜世:我的意思是什么呢?包宜果小,你应该抚养他。

   
   在抚养小果的问题上,包家三兄弟分成两派,老大和老三两家站在一边,都认为这个孩子就该由老二家来抚养。
   
   包老三的儿子:就是没有钱,没有钱也得他(包老二)抚养。
   
   同为小果的堂兄,为什么老大和老三坚持认为小果就该老二家抚养呢?这个问题咱们后面慢慢交待,而事实上,小果的父亲去世已经两年,这两年时间里,小果的确是在包老二家生活,现在,包老二夫妇称自己年事已高,经济上也不宽裕,提出不再照顾小果,于是三家人吵得不可开交。就在这时候,有一个人站了出来,说她要抚养小果。这个人叫包平,是个年仅20岁,还没出嫁的大姑娘。
   
   包平:我有抚养包宜果这个义务,我已经长大成人了,我不需要任何人来管我,问我。
   
   这包平与小果是什么关系?她为什么说有“义务”抚养小果呢?
   
   包平:包宜果跟我的关系永远不会变,我永远是他的姐姐。
   
   记者:你最喜欢的人是谁?

   小果:包平,因为她天天抱我。

   记者:你想跟她过,还是想跟刘美荣(二堂嫂)他们一起过。

   小果:跟包平。

   到这儿,您可能松了口气,原来小果还有个已经成人的姐姐,而且姐弟俩感情看起来也挺不错。这样一来,事情不就迎刃而解了吗?其实不然,当包平提出要抚养弟弟的时候,包老大和包老三又站了出来,坚决反对。
   
   包老三:我们绝对是不行的,我跟老大两个人绝对是不愿意的。
   
   你说这包家老大和老三,作为堂兄,自己不抚养年幼的堂弟也就罢了,如今小果自己的姐姐站出来说要抚养弟弟,他们又有什么理由干预呢?

   包老三的儿子:包平不是包宜果的姐姐。是他侄女儿!你想想你抚养这个小孩子,辈分不对,人家肯定会骂的。
   
   包平真是小果的侄女儿吗?那她为什么要以姐姐的身份站出来,争夺小果的抚养权呢?
   
   包老三的儿子:为了钱,在法律上讲,如果包平是包宜果的姐姐,他有权利拿这个钱抚养包宜果。但是说句良心话,把钱拿给她,她能不能抚养他?
   
   包平:所有人都知道,包宜果从小长到大,就是我自己一个人带,是因为他,我就是初三补课了,没有正式上学,我自己就下来(辍学)了。因为那个时候没有钱你们没有一个人帮我,现在有钱了,都出来争的是这个钱。
   
   包平究竟是小果的姐姐还是侄女儿?这个问题与一笔钱密切相关。您一定还记得,前面小果的三哥、二嫂两人争吵的时候,不时地提到一笔钱,现在包老三家和包平互相指责,为的也是那笔钱,难道小果的父母给他留下了遗产?唉,您还真没猜错,现在,小果名下的确有十多万块钱。小果父母生前一贫如洗,这钱是哪来的?包平、包家三兄弟他们与这笔钱又有何瓜葛呢?事情还得从小果父亲包兆会的身世说起。
   
   包兆会自幼丧父,孤儿寡母,艰难度日,因为家境贫寒,包兆会年近40也没能说上媳妇。到了1992年,经村里人介绍,包兆会抱养了一个刚出生的女婴,取名包平。
   
   家里有了孩子,包兆会需要更加努力地打工挣钱,可母亲年事已高,孩子没有人照看。好在侄儿包宜清一家与包兆会家相隔不远,于是,侄儿媳妇刘美荣常常过来帮忙。
   
   刘美荣:一直都是我照顾,他们家没有人沾,人家嫌他们家穷,他们身上脏。
   
   随着时间的推移,小包平一天天长大。日子过得虽然艰难,可在包平的记忆中,有父亲的童年还是那样温暖而快乐。
   
   包平:最快乐也就是没事跟在他后面逛街的时候,就是走到哪儿把我带到哪儿,然后就是经常待在一块儿,上学了监督我写作业。当时都想过,将来等我结婚了,等他老了,我好好照顾他。
   
   包平12岁那年,奶奶去世。不久,刘美荣给包兆会家带来了一个陌生女人。
   
   刘美荣:我就给他拾了一个傻子,我给他拾一个傻子来养这个孩子。
   
   刘美荣说,这个女人是她在街上偶然碰到的,因为见她无家可归,又连自己的名字也不记得,于是就把她带了回来,算是给包兆会找了个媳妇儿。包平说,从这个女人嘴里,她才第一次知道,自己不是包兆会的亲生女儿。
   
   包平:那个妈妈差不多属于傻子那个类型,她经常说你不是我生的,你不是我们家的孩子,你不是我生的。
   
   三年以后,刘美荣带来的这个女人生了个儿子,就是包宜果。不幸的是,小果出生那一天,妈妈就因难产而死。从此,包兆会一家人的生活变得更加艰难。
   
   包平:就是他生下来了,他妈妈死了,而我也不能再继续上学了。
   
   为了分担父亲的压力,年仅15岁的包平不得不辍学在家,一边照顾刚刚出生的弟弟,一边想方设法帮助父亲挣钱养家。
   
   包平:那个时候生活过得真的是很惨的,自己带着一个小孩去街上卖菜,自己去卖这个、卖那个,没有人帮你一把。
   
   包平说,最难的时候她常常幻想,自己的亲生父母突然出现,帮她一把。
   
   包平:但是有时候也恨我的亲生父母,你既然把我生下来,干嘛把我给扔了。

   包平虽然不是养父包兆会亲生,但是,弟弟包宜果从出生那天起,就是她一手照料,这样一对姐弟,包老三家的人为什么还说他们不是姐弟关系,而是叔侄关系呢?包老三说,其实,在包庄,这是一个公开的秘密。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包平的亲生父母不是别人,正是包平一直叫着堂哥堂嫂的包老二夫妇。
   
   包兆会去世后不久,包平就与亲生父母相认了。认亲那一天,在居委会书记和会计操办下,10多名群众到场见证,他们还当场还签下了一份认女协议。
   
   会计:包平原系包兆会领养,因2009年5月包兆会遇车祸死亡,现留下包平和包宜果,年龄过小,所以无法生活自理,她的亲生父母看到也很心疼,所以今天经包平要求,他要相认亲生父母,经过双方网页之后,都表示同意相认,包平当场叫包宜清爸爸,刘美荣妈妈,包宜清、刘美荣夫妇也承认包平是自己的亲生女儿。
   
   20年来近在眼前的堂哥堂嫂,现在却成了自己的亲生父母,对包平来说,虽然感情有些复杂,可毕竟是养父过世之后,重新又有了自己的家,也算是一件天大的幸事了。可是不然,就在认回亲生父母之后第二天,包平竟然说,她上当了,刘美荣夫妇根本就不是她的亲生父母。
   
   包平:就是说他们现在,给我挖了这个陷阱,我现在不服这口气。是他们逼着我认的。
   
   与此同时,包老二的妻子刘美荣也当着众人的面返悔,说包平其实并不是自己的亲生女儿。
   
   刘美荣:不是我亲生的。他们都说是就是,我有什么办法呢?
   
   这白纸黑字签下协议,当着众人的面,包平认了亲生父母,为什么事后又都表示否认,还说是有人设下陷井,逼他们认的亲呢?你还别说,这事儿,有人认帐,包老三的儿子和居委会的包会计承认,包平与包老二夫妇的认亲协议,的确是在他们的劝说下签的。包会计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包老二与包平究竟是堂兄妹还是父女呢?这得从小果的父亲包兆会出事说起。
   
   包兆会死于一场车祸。出事以后,因为家里只有包平和小果两个孩子,因此,事故责任处理,就由包老三的儿子、居委会的包会计和包兆会另外一个本家亲戚出面处理。
   
   包老三的儿子:找了几天几夜,天天没有事就跑,我们爷仨个人跑了多长时间?
   
   在三个人的努力下,通过诉讼,他们为包平和小果两个孩子一共争得了18万元的赔偿款。但是,这笔钱拿回来以后,他们并没有马上交到包平手里,而是存放在居委会。
   
   包会计:包宜果还小,因为包平不是包兆会亲生女儿,要是亲生女儿,她理所当然的,她接手管这一笔钱,小女孩总归是要出门出嫁的,又不是亲姐弟,是包兆会抱养的,假如说今后给了她以后,钱没有了,包宜果怎么弄,还得找你居委会麻烦。
   
   包老三:我们这个生产队队长包宜连(包会计)召集大家开开会,看大家说怎么办?我的意思来讲什么东西呢,存到银行里,等小果大了给他。
   
   大家合计着,这钱不能直接给包平拿着,可是,包平作为包兆会的养女,如果她坚持要保管弟弟的钱,从法律上讲也是说得过去的。怎么办?
   
   包老三儿子:咱们都在商量商量,我跟我二爷(包会计)说,叫她相认。
   
   包老三儿子所说的相认,是指村里人都在议论纷纷的一件事。
   
   包会计:据听说包平是包宜清(包老二)和刘美荣亲生女儿,包平给包兆会做女儿,给他领养过去做女儿是差辈儿的,包平(应该)喊包兆会是大爹(爷爷)。
   
   因为这件事,很长一段时间里,包庄人对包兆会和包老二两家人都指指点点,这让同为包兆会侄儿的包老大、包老三两家都觉得有些抬不起头来。
   
   包宜世儿子:本来你抚养是你闺女,实际是你孙女儿,辈分不对,辈分不对出来骂,不是骂我们这些人吗?
   
   提起这件事,包会计想到,要让包平放弃保管小果的那笔钱,只有一个办法,就是让她认回自己的亲生父母。因为包平一旦与包老二夫妇相认,她的身份就成了小果的侄女儿,而不是姐姐。
   
   包会计:她(如果)认过了,她有什么权利要这个钱,后面我又去做刘美荣和包宜清的工作,赶紧给她认了吧,认了就拉倒,何必让人家风言风语,讲这个讲那个呢,后来我做思想工作,他们说认就认吧,说能认,可认了计划生育可得找我罚款,我说这不碍事,小孩子都这么大了,我说你积极配合村里面,你要不配合村里面,就算你们家超生。
   
   就这样,包老二夫妇与包平相认了,而且还签下了认女协议。拿到这白纸黑字的认女协议,包会计觉得事情就好办多了。他很快召集跟小果那10多万块钱有关的当事人,以及包庄的群众代表共几十号人,一起开会讨论这笔钱的分配和保管问题。讨论的结果,除去应该分给包平的5万多块钱和处理包兆会后事所用的开销外,还剩下10万零6500元。这笔钱的保管方式则是,以包宜果本人的名义,按一年期整存整取存入信用社,存单由居委会老书记负责包管,密码则由包会计负责掌握。
   
   包会计:这个钱任何人不给动,就留给包宜果今后要娶妻生子今后还要准备上学,还要一笔费用。
   
   群众会议上,大家对包宜果的生活也作出了安排。
   
   包会计:因为包宜果跟包平长期在一起生活,上谁家呢?刘美荣跟包平相认了以后,就跟着过去吧。
   
   包宜果跟包老二一家人共同生活,他的生活费,由两部分组成,一是那10多万块钱每年提取的利息,二是居委会为他申请的低保补助。
   
   包老三儿子:低保钱加上利息,一年大概是将近9千多块钱,什么都算在内一共9千多块钱,还加上地钱,一个小孩够吃了,话说回来了,就没有这个钱也还得给他抚养,因为什么呢?说句良心话,最起码我大爹(包兆会),没有死之前,给包平养了16岁,虽然没有到18岁,这小孩子给你抚养了,你该不该抚养呢?
   
   在对18万的赔偿款作出分配,对包宜果的生活也作了安排之后,居委会的干部们觉得,事情应该是办妥贴了,可在包平和包老二夫妇看来,虽然在居委会组织的群众代表会议上,他们认了亲,对于小果的那笔钱,他们也并没有坚持要拿到手里,但是,那并不是他们真实的意愿,他们觉得,自己完全是被人算计了。
   
   包平:上了一个天大的陷井,是他们精心布置的一个陷阱,因为他哄我,哄我认了他们爸妈,然后就以这个为借口,把我的钱拿回去了,就是把包宜果原有的该得的那一份把我的所有权利夺走了。
   
   刘美荣:我跟你讲,(包平)是我家三姨的孩子,她抱来的,抱来我抚养着,有血统关系,人家都说我的 我的,我又怎么说呢?
   
   10万多块钱存到包宜果名下以后不久,保管存单的居委会老书记退休了,存单转到了包会计的手里。这时候,包宜清和刘美荣夫妇开始频繁上门,向包会计索要存单。
   
   包会计:经常来找我。我们庄都知道,你看有时候我晚上下班去家,晚上去扰乱我不能睡觉,早上我还没有开门呢,就蹲在我家门前,这边开门,就窜到我家里要钱。
   
   见包老二夫妇想要拿走存单,老大和老三坐不住了,为此他们三家人发生争吵在所难免。

   包平与包老二夫妇签下认亲协议,随后又迅速否认,包会计和包老大、包老二承认,协议是在他们劝说下签的,但他们说,包平是包老二亲生女儿这个事实却是铁打的,没有错。那么,包平与包老二夫妇究竟是什么关系?包庄的其他村民又怎么说呢?
   
   在包庄采访时,当记者向村民们核实包平与包老二夫妇的关系时,很多人都躲开了。
   
   记者:我就想问问包平是不是刘美荣家的亲生女儿?

   村民:你问别人吧,我没文化,我不知道
   
   一大群村民:这个我们知道,但是我们不能说,她(刘美荣)会骂我们的。
   
   2011年5月,包平带着小果找到了宿迁市宿城区人民法院,准备对三棵树居委会提起诉讼,要回包宜果名下的那张存单。
   
   记者:4包平有没有权利主张要回这笔钱?

   法官:4按照收养法的规定,如果收养是有送养人的,那么需要办一系列的,送养 收养手续,如果是一个弃婴,也要到相关的民政部门,去进行登记等等,而这个包平落户到,死者包兆会家里,可以说都没有这些手续,就是说从法律角度说,他们这个养父女关系,是无法认定的,所以他带着包宜果来主张要求,返还这笔钱,也缺乏法律依据,但是包宜果和包平相依为命多年,如果我们依法判决了,那么会引起包平的不满,同时包宜果实质上,还是很依恋包平的,如果包平真的不再照顾他了,对包宜果来说是一种伤害。
   
   调解过程中,包平始终坚持,自己是因为受骗签了那个认女协议,居委会因此就不承认她是小果的姐姐,她怎么也想不通。为此法官首先做通了包老二夫妇的思想工作,当着法官的面,包老二承认,包平的确是自己的亲生女儿。
   
   包宜清:实话实说,是躲超生。
   
   解除了包平的思想包袱,法官回过头开始做包会计的思想工作,这个直接处理这场纠纷的村干部觉得,自己完全是出于责任心在办事。
   
   包会计:她既然不为了钱,他又到法院干什么呢?
   法官:可能当时有一点想不通,不过他至少是想通了,最近好像是对这个事情,他想明白了,并且他自己也说得很好,说我不是为了钱,就是没有钱,我也会把孩子照顾好,我很同情这个孩子,他毕竟很可怜是个孤儿,是这样子的,他今后如果不为了这个钱,什么话都不说。
   
   法官告诉包会计,虽然他们的工作很重要,但同样重要的是,小果需要亲情的呵护,因此,包平虽然不是小果法律上的姐姐,但希望包会计他们在处理这件事的时候,也要注意包平的感受。
   
   包会计:居委会既然已经把包宜果委托给他,他把这个小孩子健健康康抚养成人就行了,该我们居委会照顾的,该上门照顾他多少,我们就只顾他多少,至于他夫妻俩抚养包宜果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肯定给她一定的报酬。
   
   在法官苦口婆心的劝说下,最后包平终于同意撤回起诉。而居委会也从改善包平一家人生活出发,将包宜果的那张存单改为三年期,存款利息增加了一倍,同时,他们还为包宜果申请了孤儿补助。
   
   采访结束的时候,我们看到,刘美荣从幼儿园把小果接回家,小果的脸上又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经济与法]是兄妹还是父女?(20120607) 本节目主要内容为:因为抚养五岁孤儿包宜果的问题,引起了江苏省宿迁市包庄包家人的争执。包宜果的姐姐包平要求抚养弟弟,却因她不是包兆会的亲生女儿而遭到同村人的质疑。包宜果名下的十几万元钱也被包宜果的堂兄弟拿走了,包平带着包宜果对居委会提起了诉讼。最终,通过调解,包平撤回了诉讼,法院还为包宜果申请了孤儿补助。
责任编辑:张晓敏

热词:

  • 经济与法
  • 兄妹
  • 父女
  • 20120607
  • channelId 1 1 2 e546b9c29ac14fa9a6b78a6485b6e4cc
    860010-1114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