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铁路招标变革北京先行 放权意在吸引民资

发布时间: 2012年06月09日 07:5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 经济观察报

  6月初,新疆境内的霍尔果斯铁路口岸站工程公布招标结果,中铁十四局、中铁十二局中标。

  这是中国铁路招投标旧规则的最后一批见证者之一。6月1日起,按照中央治理工程建设领域突出问题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铁道部联合发布的《关于铁路工程项目进入地方公共资源交易市场招投标工作的指导意见》(下称《指导意见》),铁路工程招标将不再由铁道部工程交易中心包揽,进入地方公共资源市场,施行新的游戏规则。

  霍尔果斯铁路口岸站工程虽已被放入新的招标平台——北京市建设工程交易中心,但依旧沿用老规矩。在铁路业内人士眼里,老规矩的招标方式,条条框框的规则形同虚设,无非是封闭的铁路建设圈内的一种关系摊派。

  但他们认为,如果霍尔果斯项目延至6月份招标,也许中标企业将有不同。

  北京先改

  霍尔果斯铁路口岸站工程的招标方是乌鲁木齐铁路局,建设资金来自铁道部、新疆自治区政府、银行贷款。2011年已获得铁道部批复,今年4月进入公开挂网公告阶段,5月22日,各建设企业开始竞标。

  该项目所在地虽与北京相距千万里,但依然在北京竞标开标,这也是中国铁路招投标集权的一大特色。5月22日,随着铁路建设工程招投标新的《指导意见》下发,铁路招标权分散下放地方的路径逐渐明晰,新疆境内项目在北京招标或是最后一次。

  按照《指导意见》,铁路工程招投标全部推入地方公共资源交易市场。目前,已经按新规完成进厂工作的有两个地区,太原、西安、北京铁路局的工程招标进入北京市工程建设交易中心。上海、浙江、安徽、江苏地区的铁路项目招标进入南京市工程建设交易中心。

  北京已然先行。去年下半年,铁道部和北京住建委也就铁路工程项目进入地方交易开始商议,决定先把铁路工程项目的评标工作放在北京交易中心。铁道部随后颁布相关文件,凡在铁路工程交易中心开标的铁路工程项目,一律在开标后,到北京市建设工程发包承包交易中心良乡评标区进行评标。

  知情人士透露,曾经隶属于铁道部统一招标平台铁道部工程交易中心,其北京分中心已于去年8月左右撤销,在其他各地路局项目未完成进场工作时,铁路项目的招标在北京已完成地方交易中心的进场工作。据统计,目前铁路大中型项目已有21个进入北京市工程交易中心招标,交易金额26.5亿元。

  随着铁路工程项目进入北京市工程建设交易中心的,还有原来铁道部工程交易中心的部分人员。本报了解到,这部分人员作为铁路工程项目的管理和监督者,办公室常设北京市工程交易中心。

  上述人士透露,铁路工程、医药、民航等进入北京的交易市场,是采用分头进场,各自监管的方式,“他们使用我们的场所平台,使用我们的程序和规则,但各自监管自己的工程项目招标评标,资格审查等政策也是执行他们自己的”。

  不效仿交通部

  自去年刘志军、张曙光两名高级别官员案发后,分散铁道部的部分权力开始被决策层提上日程,招标权就是其中最重要的内容之一。

  据铁路业内人士介绍,当时中纪委、监察部和国家发改委都分别与铁道部讨论协商过如何将招标权力分散。发改委提议铁路行业效仿交通部的模式,将招标权下放给地方路局,如交通行业的招投标现在就是由地方交通厅负责。

  但在随后的沟通中,考虑到对地方保护主义及系统内潜规则的担忧,各路局的项目仍放在路局内招投标不科学,于是实行了部分路局合并放入一个区域进行招投标的模式。这种模式带来的一个明显变化是,铁道部工程交易中心在各地的分中心几乎没有了存在的必要。

  铁道部工程交易中心是非营利性自收自支的服务机构,为铁路基本建设大中型项目以及大项目承发包交易各方面提供服务,并发布高速铁路、城际铁路、地铁、轨道交通拟在建项目、招标信息、中标信息,在建项目收录项目名称、项目内容、业主单位联系方式及施工单位项目负责人等信息。

  其上级单位为铁道部工程管理中心交易管理部,铁道部工程管理中心为独立的司局级机构,中心主任为张梅,直属铁道部副部长卢春房管辖。根据铁道部文件显示,该交易管理部的正式编制为8名,3名为正处级干部。

  2012年1月29日,铁道部下发了铁劳卫﹝2012﹞13号文件,对铁道部工程管理中心的机构编制进行了调整,调整后,中心编制为186名。其中领导有13名,另设有6名副总工程师,分别负责隧道、桥梁、线路、通信信号、电气化、客站站房的专业技术管理和协调工作。内设13个部门,所有的人事制度、人员工资和福利均按事业单位办理。“大部分路局的工程交易中心正式编制人员都很少,基本上是聘用人员,其中有部分人员被安排进入地方住建部门下属的交易中心,从事工程项目的管理和监管工作。”知情人士称。

  中国高铁专家王梦恕表示,项目下放地方后,会有一定优势,但也有坏的地方,因为管理办法和规矩还是旧的,那些杜绝寻租的手段,也依然和以前一样。

  旧制新规

  事实上,在长期的公开渠道中,铁道部集采购、运营、监管于一身,在铁路设备招标中,裁判和教练两位一体,掌握生杀大权。

  在铁道部公布的《铁路建设工程招标投标实施办法》中明确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违法限制或排斥本地区、本系统以外的具备相应资质的法人或其他组织参加投标,不得以任何方式非法干涉招标投标活动。

  然而,在铁路系统内有不成文的规定,即铁路系统外的企业需要与铁路系统的企业组成联合体,方能承揽铁路业务。

  而铁道部的工程一般先由铁道部计划司计划,再由相关部门联合铁道部的招投标公司来招投标,由于执行招投标的人,包括专家组都属于铁路系统内部,少量铁路系统外部的专家也与铁道部有战略合作,这样铁道部想影响铁路工程的招投标结果很容易。“屏蔽手机信号、封闭评标场所以及核验指纹,这都是走过场的,历来都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长期与铁路工程打交道的福建某铁路承包商林天华说,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由于工程招投标中利益甚多,牵扯甚广,所以大家都想着法子来分杯羹。《指导意见》正是希望通过招标权下放地方、建立范围更广的评标专家库,以及实施新的《铁路工程项目招投标细则》来打破这一利益共同体。

  但一位接近中铁建的人士透露,虽然项目放到公共交易平台了,但是由于长期以来的优势,所以对大多数铁路建设公司本身业务不会有太大冲击和影响。而且他认为,项目下放地方后,会增加更大的灰色空间,因为原先固有的利益格局被分裂,在新的利益格局没有形成之前,其中寻租的空间和机会就更加大。

  比如,依据新的招标细则规定,有信用评价A级企业使用加分权时,投标人应宣读施工企业信用评价“加分声明函”。“那么这个范围和余地会是多大?”铁路业内人士疑惑,因为在旧有规则里,随着领导的心情变化,企业信用加分都在浮动,而未来呢?

  林天华则认为,即使下放了,游戏规则依旧还是在那些人手里,只是以后管理费会收得更高点了,“铁道部这样的做法只是为了吸引民资,而最后拍板的还是那些途径”。

责任编辑:仲昭举

热词:

channelId 1 1 1

留言评论

860010-1114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