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南京华飞破产迷局:8亿资产不翼而飞

发布时间: 2012年06月21日 10:2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王海平

  “南京华飞拖欠的2.1亿元货款能收回2000万就谢天谢地了”,6月20日,安彩高科审计部部长王永平一脸无奈地对本报记者说。

  此前一周,南京华飞被“打包”后的全盘资产在南京市产权交易中心拍卖。据进场的上海籍债权人冯先生透露,整个拍卖过程只有16分钟,其中2分钟是举牌竞拍过程。最终,此资产包被16号举牌人以7.12亿元底价竞得。

  当天,管理方对竞拍人的相关信息秘而不宣,这引起诸多华飞债权人的抗议。拍卖现场甚至出动了特勤队维持秩序。

  令众多供应商债权人不满的是,如果根据南京中级法院5月18日裁定的变价方案,此次拍卖变现7.12亿,在顺序兑付债务后,227家供应商债权人最多也只能有1亿左右的现金可供分配。而供应商的债权总额高达8.5亿,破产清算后,华飞供应商的债权最多只能够按15%的比例清偿。

  而根据上市公司南京熊猫2011年9月21日公告, 截至2011年6月30日, 作为南京熊猫参股公司的华飞总资产为15.2亿,净资产5152万,而到破产清算时,总资产只有7.12亿,近8亿资产“不翼而飞”。

  破产前已被掏空?

  20年前,华飞曾经是江苏最大的中外资合作项目。工商资料显示,华飞公司成立于1988年4月,注册资金28912 万美元,LG飞利浦显示件中国有限公司、江苏省国际信托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南京华东电子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和南京华东电子集团分别持股55%、25%、17.79%和2.21%。

  随着行业效益滑坡,2005年,南京华东电子集团将其所持的华飞2.21%股权与南京华东电子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进行资产置换。

  2006年5月,江苏省国际信托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将持有华飞25%的股权作价5亿元转给南京熊猫抵债。至此,华飞的股东中,飞利浦占股55%、南京熊猫持股25%、华东电子持股20%。

  按照华飞董事会的说法,截至2011年3月末,华飞累计亏损21.66亿元,对外负债总额13.45亿元(其中拖欠供应商8.08亿元)。董事会决定2011年3月22日终止经营,停业清算。

  目前的统计显示,华飞普通债权人有227家,其中最大的债权人是安彩高科,有2.7亿元拖欠款项。最小的是南京天龙综合经营公司城北经营部,被拖欠740.5元,据说是一笔水果钱。

  华飞破产涉及南京熊猫、华东电子集团等上市公司,但华飞董事会宣布停业时并未及时发布公告,更触发了外界猜疑。

  根据南京熊猫2011年9月21日公告,截至2010年12月31日,华飞总资产为16.88亿元,净资产3.37亿元;截至2011年6月30日,总资产15.2亿元,净资产5152万元。

  2011年8月,只有461万债权的北京化工厂向南京中院申请华飞破产清算;2012年4月,南京中院裁定华飞破产。变价方案中可供清算的总资产只有7.12亿元,相比截至2011年6月30日的数据,近8亿资产不翼而飞。

  地价5年缩水2亿?

  在8亿资产不明原因“蒸发”之后,剩下的7.12亿元总资产如果顺利变现,依照法定清偿顺序,在刨除拖欠社保、职工安置以及银行贷款后,将只剩下约1亿元可供诸多供应商债权人分配,这甚至远远不足各债权人的银行利息。

  对于这一结果,绝大多数供应商债权人表示无法接受。他们认为在这次破产清算中,华飞的资产被严重低估。

  华飞公司股东、上市公司华东科技2007年10月20日的公告显示,2007 年,北京北方亚事资产评估有限责任公司曾受委托对华飞的全部资产和负债进行评估,对华飞通过出让和划拨方式取得的共9 宗用地均被视为华飞的资产纳入评估范围,其中3宗土地调整到房屋构筑物中,剩余3宗住宅用地土地面积为4961.40 平方米。最终评估的土地使用权总价值3.56亿元。

  蒸发的8亿资产: 南京华飞破产迷局调查

  而在如今的变价方案中,不仅华飞早年获得的325亩划拨土地被剔除在评估范围之外,纳入本次破产清算的2001年取得的143亩工业用地,价值评估也仅有1.63亿元。相较2007年的评估,仅地价就缩水将近2亿元。在地价飞涨的这5年,华飞拥有的土地价值不涨反跌,被认为有悖常理。这是供应商债权人对变价方案不满的主要原因。

  南京市房地产发展促进会一位人士告诉本报,143亩工业用地价值1.63亿元,这意味着平均每亩114万元、每平方米仅为1709元。而以目前南京土地市场及华飞地段周边土地拍卖均价衡量,华飞的这些土地市值至少在10亿元,每亩约700万元左右。

  就供应商提出的质疑,南京华飞破产清算参与者、江苏高的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宋辉6月13日表示,“因程序尚未结束,暂不方便回答。”而南京中院亦未回复本报采访。

  被“藏起”的划拨地

  华飞破产变价方案中引发供应商债权人不满的另一焦点,是华飞早年获得的324亩国有划拨土地的处置。

  “大家原来是希望华飞取得的工业用地能够最大化拍卖来偿债,但现在工业用地的资产被极大低估了,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希望能将另一块资产,就是那324亩国有划拨土地纳入评估,进行拍卖,最大化地清偿债务。”一位南京籍供应商债权人对记者表示。

  供应商们相信,如果能把划拨土地拿来拍卖,债务是可以全部偿还的。

  而华飞公司所在地因为有地铁通达,土地行情是相当不错的,在这一地段的中电颐和家园,目前二手房市价早已过万。诸多南京籍债权人以此估算,325亩划拨土地如果拿来拍卖,目前的市值应超过40亿元。拿这笔钱还清供应商债务可谓绰绰有余。

  然而,有关部门却作出了另一种选择。

  变价方案显示,华飞1989年获得的324亩政府无偿划拨的土地未被纳入资产评估范围。一位破产清算小组成员单位人士对此的解释是,根据《最高院关于破产企业国有划拨土地使用权应否列入破产财产等问题的批复》的规定,不属于“破产财产”,故未纳入资产评估。

  江苏法德永衡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峰认为,最高院的司法解释,给了地方政府很大的自由裁量权。地方政府有权收回划拨土地,并自由决定收回后如何处置。

  此外,有心人发现,在华飞参股的三家企业中,近几年都相继破产了。这或许也是那8个亿不翼而飞的部分原因。

  华飞债权人、南京飞金磁性材料有限公司的人士也对本报表示,华飞持有该公司20%的股权,但这块早就卖给了美国的一家投行。

  而华飞破产后的职工安置,政府则引入央企中电集团来介入处理。中电已经为此投入不少钱。“这些事显然不是白干的,肯定有相应的交换”。有南京籍债权人说,中电通过这笔交易不仅成功整合了南京熊猫系的诸多资产,还在南京拿到不少地。

  “南京中院裁定破产后3个月,工业用地部分就被重新规划搞科技创新园了,这其中就有中电参与。”上述南京籍债权人表示,如此看来,华飞的这些国有划拨土地资产,最终很可能也会被安排给中电来运作。

  目前对于华飞划拨土地的未来用途尚无任何信息,但“转给中电用来开发房地产”的传闻已在坊间响起。“华飞所在的地段通地铁,土地被拿去做更具商业价值的开发不奇怪,也符合政府的利益。”南京籍债权人士说。

  其他国内关停的CRT企业比如北京松下、上海永新等,作为行业性破产,地方政府均出面协调,对原企业拥有的土地进行拍卖,保证了供应商欠款全部清偿,赢得了不错的市场口碑。“为什么南京华飞却做不到?”上述南京籍债权人抱怨说。

channelId 1 1 1
860010-1114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