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三一“裁员”风波升级 2011届新人“一刀切”

发布时间: 2012年07月07日 07:39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我们现在只为尊严而战,对于公司反反复复的态度,留职也好,转岗也好,我们都不愿意了,只想拿到应有赔偿,走人。”

  这是7月6日中午,三一重装研究院的年轻工程师吴宇飞(化名)所代表的大多数人的姿态。在历经数次协调未果后,他和100多名同事一起,至沈阳市政府信访局上访,他们认为遭遇到了所在单位的“变相裁员”,权益受损。这一天,距离他们接收到最初的“被优化”通知正好一周。

  来自三一集团的“抚慰”,也在这情绪对抗最激烈的这一天到达沈阳。6日傍晚,本报记者从三一重装了解到,面对市政府相关人员和情绪激动的员工,三一重装总经理周万春宣读了一封来自三一集团总裁唐修国的致信:“保证在2012年12月31日前,不以考试、培训等任何形式和理由辞退员工。”

  “现在终于算是我们这几日疲惫争取的所取得一点进展吧。下一步怎么做,还需要大家商议。”6日晚间,吴宇飞这样告诉记者。

  相同的抗争故事还发生在三一旗下其它关联企业,从沈阳到常熟、昆山、上海、长沙等地。“7月4日下午,与三一重机人力资源部门谈判破裂,我们已经诉诸劳动仲裁。解决不了或许也只能求助政府了。”上海三一重机研究院的一位工程师告诉本报记者,与其站在同一阵线的,是上海、昆山两地工业园的300名同僚。

  继7月4日,三一声明“这只是正常的人员流动,三一没有、也没有必要大规模裁员”后,7月6日当天,三一集团向记者发来第二封回应信,再次强调“三一不存在大规模裁员”,并对公司人力资源相关政策进行澄清。

  愤怒员工:2011届“一刀切”

  此次“裁员”主要面向2011届的研究院入职者,涉及800多名人员。

  2012年仲夏,一年前毕业进入三一集团各地一线研究院所的800多名年轻人,带头掀起了一场反对三一“变相裁员”的斗争。吴宇飞向记者表示,大家已掌握了足够的证据,证明所谓“裁员”并非空穴来风。

  “当您接到这封邮件,您已被列入优化30%的人员名单之内,请于7月2日(周一)之前到人力资源部报到和培训。”这是吴宇飞等其余200多重装研究院的研发工程师们,在6月29日(周五)收到的一则突然通知。

  “没有任何关于培训目的的说明,没有人员界定标准,我们都拒绝签字参加培训,”吴宇飞告诉记者,“何况之前关于裁员30%的风声我们早已有所耳闻。”

  而在上海三一重机的同仁,已先于沈阳同事在6月26日接到通知,以转岗的形式“进行培训”。

  “6月初,各个研究所所长就曾透露,对2011届入职的工程师‘一刀切’。到了6月26日,我们接到通知要在7月2日无条件转到车间,岗位表都画出来了。”上海三一重机研究院一位机械工程师告诉记者。

  本从事研发的工程师需转岗至车间工作,重新定岗,包括打磨工、下料工、油漆工等一些基层岗位。三年一签的合同远未到期的他们,就此开始了一场权益保卫战。

  7月2日,本该无条件转岗的日子,三一重机董事长俞宏福召集昆山、上海这两大挖掘机生产基地的转岗人员开会,解释公司在“360计划”下希望培养员工的初衷,结果劝服会变成了一场争吵会。

  上述工程师向记者表示:“给你一个装配车间里的工位,能实现360天360度全方位培养吗?如果是培养,又为何不保留原有工程师的职位、待遇,而是彻底转岗呢?”

  据了解,由于工厂车间以计件制结算工资,目前行业淡季订单并不多,月收入1000余元,这和三一重机的工程师现有六七千元的月收入相差甚远。“这其实就是逼我们自己提出走人。”他说。

  据沈阳、上海两地相关工程师的透露,此次“裁员”主要面向2011届的研究院入职者,涉及800多名人员,其中,沈阳三一重装200人、三一重机300人、泵送事业部300多人。基本都是硕士以上学历,参加工作才一年多。

  信任危机:从内部到市场

  近100名上海三一重机的研发工程师集体向当地监察、仲裁部门讨要说法。

  在沈阳,接到邮件的吴宇飞们迅速团结到一起商议对策。7月2日,事先约好的100多人来到人事部门,非为培训,而是提出两项申请:请公司答复培训的具体目的、计划、安排;延期一场目的不明的考试。

  “可能是觉得无法解释,7月2日公司又出了一个关于‘任职资格评定考试’的通知,不合格的才参加培训。”吴宇飞向记者表示,“为什么发出培训通知后,又突然要我们考试?怎么评定考试合格与否?是不是要制造(裁员的)书面证据?我们只能理解,公司一开始定了一批人员名单,最终目标是裁员。”

  此间发生的一些细节,亦更令他愤懑。7月4日,公司突然封锁了研发人员必须使用的、如“研发域”等一些工作工具。于是,从拒绝服从的抗议,到走上信访部门,一周之间在三一的一线公司呈“接力式”爆发。

  7月4日,吴宇飞他们从早上8点到7月5日凌晨2点,再度堵在公司人力资源部门前,等待公司明确答复。

  7月5日,上午8点半,近100名上海三一重机的研发工程师,齐聚奉贤区四团镇社会保障服务中心,要求当地劳动监察、仲裁部门给个说法。

  7月6日,沈阳三一重装100余研发人员走向市政府求助,上海员工表示或将效仿。

  作为一个研究人员,吴宇飞向记者分析认为:“我们认为导致企业变相裁员的根本原因,还是市场形势太差,工程机械产品堆积严重,竞争激烈。所以企业通过这种方式来精简成本。”

  今年以来,受房地产业调整、工程建设趋缓等因素影响,工程机械行业整体低迷。不久前,中国工程机械工业协会秘书长苏子孟表示,2012年上半年国内工程机械行业可能出现接近20%的下降。

  资金紧张亦成为“裁员风波”的最佳注脚。根据2012年一季报,三一重工(6000031)实现净利润28.04亿元,同比增5.3%。但截至一季度末,三一重工应收账款高达201.23亿元,较年初增加88.18亿元,增幅达78%;账面货币资金则为68.93亿元,较去年同期减少了30.29%。

  三一的回应与“安抚”

  三一集团总裁唐修国在信中承诺年底前不裁员,并为“公司工作不到位深表歉意”。

  “一年前入职的时候我充满自豪,三一这么知名的企业,梁总(梁稳根)是首富,包括承诺的一系列考核晋升标准,让人期望非常高。但经历了现在的反复,我极其失望。”吴宇飞向记者坦言这一年前后的心态变化。

  他所身处的重装研究院,集中了众多煤炭机械行业内最优秀的工程师。为达世界一流水平,三一重装承诺每年将销售收入的8%用于研发。

  对于市场的质疑和员工的失望,7月6日晚,三一集团在发给本报一则《关于三一人力资源相关政策的澄清》中再度表示,“三一不存在大规模裁员”。

  澄清文件指出:三一目前经营状况健康,利润过百亿,6月底公司账户现金超过160亿,没有必要裁员;收购普茨迈斯特后,5月份PM公司实现500万欧元利润,相当于收购前的PM公司2011年的全年利润;三一挖掘机市场占有率大幅提升,大吨位起重机已跃升行业第二,长臂架泵车供不应求;三一产品出口额同比提升超过100%。

  在上述澄清声明中,三一还表示:“公司将建立指标,严格考核各单位因目前离司导致明年初又要招聘的情况。要将机会优先留给自己的员工。”

  而三一集团总裁唐修国在7月6日致员工的信中则承诺今年底前不以任何理由裁员,唐修国在信中称,了解沈阳重装发生的情况后,为“公司工作不到位深表歉意”。

  沈阳重装亦已承诺,员工或回原岗、或接受培训,回原岗者不会区别对待,培训者也不会请辞或转岗。

  “但公司没有考虑我们所提出的第三条道路:给出赔偿、我们走人。”吴宇飞表示,经此一事,很多同事已无心留恋。7月9日,他们将重回公司,与领导就这一新方案的可能性和操作性展开新的谈判。

  一位长期观察三一的资深人士向记者分析指出:“此轮是环境变化造成的整体增长放缓,对三一这样快速做大的企业来说,在外部市场不好的前提下,进行内部挖潜增效和队伍升级,出发点是好的。但是长期的粗放式管理,也是酿成这次风波扩大化的其中一个原因。”

channelId 1 1 1
860010-1114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