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象牙黑色交易链:中泰成最大非法象牙进口国

发布时间: 2012年07月07日 07:4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距离加蓬首都利伯维尔100公里的小村Nyonie,位于两个国家公园之间,向北行走约两小时,路边出现一堆大象的尸骨。

  两年前,这只大象不知何种原因死在这里,就在距离这处尸骨不过500米的树林里,三只森林象正在觅食。

  当地73岁的老人Ndone告诉我们,小的时候他们要看大象要走很远的路,现在经常有大象到他们的后院吃芒果和蔬菜。

  大象成为一级保护动物后,生活范围逐渐扩大,人类更容易接近大象,也使盗猎变得更加容易。

  “2011年是象牙贸易历史上最严重的一年,交易量比2010年整整翻了一番,已经查获的13宗案件中,收缴的象牙达到23.7万吨,远远超2010年的9万吨。”WWF(世界自然基金会)中非协调员Pauwel告诉记者。

  据国际爱护动物基金会IFAW公布的《2011年中国象牙市场监测报告》显示,国内一半以上的合法象牙加工销售企业牵涉非法贸易,非法象牙销售问题也很猖獗。

  收购价800美金

  最近几年,国际市场上象牙价格一路高涨,当地盗猎者配备了更多的自动武器,刚果盆地大象盗猎呈现上升趋势。

  在所抓获的400名盗猎者中,有50名属于当地的匹格米人,据WWF官员介绍,对森林的开采破坏了这些匹格米人赖以生存的家园,这些部落的生活逐渐被边缘化,在他们迫切需要维持生计的时候,贸易者为他们送来了猎枪。

  匹格米人受雇于当地贸易商去需找大象,随着象牙价格的上涨,以前猎杀的仅是成年象,如今小象也不被放过。

  盗猎者从一头大象身上获得的两支象牙,可以从当地商人那里获得800美金。

  虽然子弹在当地价格不菲,甚至可以卖到25美元一枚,但是猎杀一头大象仍然可以赚到600-700美元,对于盗猎团队来说回报丰厚。

  以10人组成的盗猎团队为例,每位成员至少可以分到100美元,雇佣这些匹格米人的商贩经过几轮倒手,将这些象牙贩卖到世界各地。

  盗猎团伙一般需要几个星期才能进入大象集中生活的密林,国际市场对象牙的需求已经形成完整的产业,每次团伙都必须满载而归。

  虽然盗猎区域不同,但一伙盗猎分子平均每两天就可以成功猎杀一头大象,以前大象被杀死后,要等到大象腐烂才可以把象牙拔掉,现在用锯可以很快把牙割掉。

  对于世代生活在当地的部落来说,通过粪便来追踪大象非常容易,而且森林象比草原象更容易猎杀,因为茂密的树林给盗猎者提供了很好的伪装。

  盗猎分子杀害大象的过程非常残忍,即使有自动化武器,盗猎分子也很难将大象一枪毙命,而且子弹的价格相当昂贵。

  为了防止受伤的大象逃跑,盗猎团伙会用砍刀将大象的腿砍断,然后用长矛杀死它,有时他们还会砍掉大象的鼻子,包括小象也不被放过。

  盗猎最为严重的喀麦隆,大象数量曾经位居非洲第一,在不到一个世纪的时间里,这里的大象数量锐减到5000头。由于猖獗的象牙贸易和有组织的偷猎行为,很多非洲国家的大象都面临灭绝风险。

  目前非洲盗猎的情况非常严重,即便在有森林警察执法的情况下,差不多每天有十头大象被杀害。

  今年一月至三月中旬,喀麦隆布巴-尼德吉达国家公园约400头大象被杀死,其中280只死于来自苏丹的武装分子。

  随着很多伐木工厂在森林中作业,为盗猎分子深入丛林提供了便利的交通,在一些不规范的伐木企业,伐木工人还会参与对大象的盗猎。

  疯狂的猎杀已经引起了当地政府的关注,目前喀麦隆已经增加300名森林警察,对国家公园的经费投入也有所增加。

  象牙交易链

  去年是有史以来大规模象牙走私最猖獗的一年。在盗猎严重的非洲中部,每年约有12000头大象因为自己的牙而死去。联合国数据显示,中国和泰国是最大的非法象牙进口国。

  中国香港、中国台湾、菲律宾、新加坡、越南等地,成为象牙登陆亚洲的主要地点。

  “现在非洲的库存象牙在减少,因为需求在增长。”Pauwel说。

  在刚果盆地,有很多中国商人活跃在当地象牙市场。当地从事交易的以西非人比较多,在他们之上的是香港人。

  曾经有一位中国人在机场被查获携带象牙,几天后就被保释出去。

  “在一定程度上,森林警察与盗猎者也有暗地勾结的现象,一个森林警察每月的工资只有20美元,谁会愿意冒着生命危险去认真执法?”Christine告诉记者。

  另一方面,盗猎分子为了拉拢森林警察,给他们的金钱要远高于他们的工资,中部非洲很多国家都有森林警察参与盗猎而被投入监狱的案件,腐败成为盗猎屡禁不止的重要原因。

  很多象牙商贩会改造集装箱,将象牙藏匿于集装箱的暗格中,有时仅是简单的行李夹带。

  2006年,一艘藏匿象牙的货轮被香港执法部门查获,船上装有4吨价值100万美元的象牙,这条船每两三个月会往返于喀麦隆的杜阿拉和香港,每次轮船上都装载一定数量的象牙,按此计算,每次在这条船上运载的象牙就来自几百头,也意味着每两到三个月就有三百头大象被杀。

  这艘船在被查获前,已经在中国与非洲之间往返达两年半时间,在中国回非洲的途中会经停巴基斯坦。

  “贼不走空,我们猜测他们在那里装上了武器甚至毒品。”国际野生动物维护执法与打击犯罪机构Conservation justice主席Luc告诉记者。

  野生动物贸易与毒品贸易往往相伴,在查获野生动物制品的同时,也会发现大麻。很多保护野生动物机构最初只是围绕野生动物检查,慢慢发展到毒品甚至是武器贸易。

  因为销赃的象牙数量巨大,意味着背后的贸易网络也相当庞大,据估算,维持这个贸易网络至少需要100名左右的盗猎者才能维持象牙供应,同时参与其中的贸易商也多达几十人。

  “如此大量的有组织贩卖,很可能背后有政府官员的腐败牵涉其中。”Luc说。

  在象牙贩卖网络中,最常见的组织结构是,由几位中国人作为最后的买家,中间的非法贸易者可能是喀麦隆人、西非人,由他们收购象牙并提供武器,再往下就是当地盗猎分子,由这三层形成有组织的网络。

  去年,一位中国人在刚果布被抓获,当时他将象牙藏在一只金属卷成的筒中,以躲避X射线扫描检查,被抓住后,有人支付15000欧元保释他出来,最后虽然被判刑3年,但现在这个人已经消失了。

  更令检查人员意外的是,给这位中国人做法语翻译的,是刚果一位将军的女儿。

  “所以中间的关系是怎样的,大家可以去猜猜。”Luc说。

  在去年的一次执法行动中,警察抓获一位走私象牙的老人,在押送途中,3辆满载士兵的汽车将老人劫走,事后调查人员发现,抢人的是老者的儿子。

  “对盗猎者、不法商人的惩处力度不够。盗猎分子被抓进监狱,最多两三个月就被放了出来。在刚果金,盗猎分子今天被投入监狱,花点钱第二天就会被放出来。”WWF刚果金森林项目负责人Christine告诉记者。

  每年约有2万-2万5千头大象在非洲被猎杀,200-400吨象牙被贩卖,背后是数以百万计的利润。

  三方面遏制

  来自大象贸易信息系统ETIS的一名专家Milliken表示,在所收集的23年的数据来看,2011年是大象前从所未有“悲惨”的一年。“导致象牙数量自2007年不断增长的因素主要有两个,一是亚洲需求的增长,二是背后走私团伙的不断成熟。”

  来自ETIS的报告显示,所有象牙走私案的特点是象牙均来自非洲,被运往亚洲。

  而这个路线则是不断变化,运输方式也有空运,现在发展到部分海运,走私者在尽其最大努力规避检查。

  在亚洲,马来西亚通常作为供应链的中转站。在2011年所缴获走私的象牙中,60%都途经马来西亚,而这个特点在2009年被TRAFFIC所注意。

  “从市场来看,非洲非法运出象牙大部分销往中国和泰国。”Milliken表示。

  据TRAFFIC所公开的2011年度象牙走私交货数量数据可以看到,中国大陆共缴获707件象牙,总重量2234吨,占亚洲进口总量第二,数量上仅次于进口地香港的794件和象牙出口地肯尼亚和坦桑尼亚的717和1041件。

  中国旺盛的需求,导致象牙原料及制品价格一路走高。

  据伦敦的非政府组织环境调查机构(Environmental Investigation Agency)统计,中国的象牙价格已从2008年每公斤157美元飙升至2011年每公斤7000美元。

  据其它研究者和非政府组织的估计,中国的象牙价格最低也在每公斤300美元和750美元之间,即使按照这个数字,中国的象牙价格在三年时间里至少涨了一倍。

  从东南沿海登陆的走私象牙,有近一半在广东、福建和浙江三省加工,再流向北京、天津、山东、江苏等全国各主要地区。

  据IFAW公布的报告显示,非法象牙销售问题最严重的城市为北京,共有非法销售点66处,占广东等四地非法店铺总量的65.3%。

  Pauwel表示,遏制象牙贸易可以从三方面着手,首先丛林执法环节加强安保,其次严惩非法贸易者,最后减少对象牙的需求。

channelId 1 1 1
860010-1114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