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分析称官方对房价上涨敏感程度超去年

发布时间: 2012年07月07日 15:29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 经济观察报

  2012年过半,但一项房地产调控政策却悄无声息地退出了历史舞台。与2011年全国657个城市宣布年度房价控制目标的盛况形成反差的是,2012年迄今为止,对外公布了年度房价控制目标的城市寥寥无几。“地方政府公示年度房价控制目标的政策已经结束了历史使命。”中国房地产及住宅研究会副会长顾云昌这样对记者表示。在住建部关于今年房地产调控任务的文件中,也寻觅不到这项政策的踪影。

  根据中国房地产指数系统对全国100个城市新建住宅的全样本检测,自2011年9月始,这100个城市的整体房价已经连续9个月环比下跌,直至2012年6月才出现反弹。这也让以控制房价“上涨”为主的地方政府目标显着可有可无。

  即便房价重回上涨通道,该政策也很难在短期内重出江湖。“控制房价,应该更多从市场规律入手,简单的行政命令显然不是合适的办法。”顾云昌评价称。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房地产调控政策制定部委对房价管控的放松。相比于2011年地方政府多将目标定在房价上涨10%-15%的区间水平,今年,模糊化目标数字的住建部等部委实质上对房价上涨的敏感程度要超过去年。

  短命的政策

  不提房价控制目标政策,直到2012年年中才为公众所注意。但实际上早在2011年底,政策的退出就初露端倪。

  根据住建部相关领导在2011年12月23日全国住房和城乡建设工作会议上的讲话稿内容,有关2012年“继续坚定不移地加强房地产市场调控”的部分,仅简单提到要继续落实地方政府对房价调控的责任,而没有具体要求地方今年继续出台年度房价控制目标。

  不过,有曾参与会议的地方官员告诉记者,在会议现场,住建部相关领导实际上提到过要求各地在今年继续公布年度房价控制目标,但该内容在最终讲话稿中被删除。本报曾就此事向一些参与过会议的人士求证,但没有得到肯定的答复。

  从最终讲话稿中并无明确2012年继续公示城市房价控制目标政策的内容来看,至少在2011年底,住建部便对2012年继续执行该政策尚不确定。

  而在2011年底,经过一个季度的成交量、成交价格持续下滑之后,房地产业内对未来前景已悲观到底,甚至有舆论认为2012年将是开发商最难熬的一年。

  住建部政策研究中心主任秦虹也认为,2011年结束后,房价控制目标事实上已完成了其历史使命。“制定房价目标,就是为了控制好房价与收入之间变化的关系。过去几年房价与收入这两个变量的变化幅度不同步,房价上涨持续快于收入增长。但去年调控以来,居民收入增长快于房价上涨,是对过去几年的纠偏,有利于房地产市场健康发展。”她对本报表示。

  市场形势的变化使得没有多少人再关心房价控制目标,因为没有多少人还认为2012年房价看“涨”。甚至按照住建部要求,省级政府要在2012年1月底向国务院报告辖区内未完成度房价控制目标的城市,但此事最终不了了之,并未引起舆论的进一步关注。“(房价控制目标)应该都完成了吧。”一位不愿具名的地方政府官员告诉记者,市场形势的持续恶化,加之许多城市出台了类似的“限价”政策,使得高房价在2011年一直受抑。“项目的预期售价如果定高了,政府甚至可能推迟预售许可证的办理。”

  更重要的是,住建部实质上并没有检测全国房价水平的能力。目前,国家统计局的房价指数仅包括全国70个大中城市的数据,住建部内部的统计范围也非常有限,而2011年公布房价控制目标的城市却多达657个,其中大部分城市的房价数据无法被省部两级直接监控,仅能依靠相关城市自己上报的数据作为参考。

  “又会有哪个城市傻到往上报一个注定要挨批的数据呢?”上述不愿具名的地方政府官员称。

  控涨依旧不放松

  在市场形势变化,及政策执行效果存疑的多重因素下,房价控制目标政策似乎早已注定了它的短命。

  不过,对房价的关注,却一直不减。“今年不像去年要求各地提出控制房价涨幅目标,但我认为主管部门大致还是依照去年的目标来管理好市场。”住建部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王珏林告诉本报。

  而北京市建委的一位官员也对本报称,尽管更为明确的目标今年尚未提出,但实质上在2012年的内部讨论时,房价依旧被摆在很高的位置来进行讨论。“我感觉对房价变化的敏感度不会比2011年差。”

  不过,即便是2011年各地制定了房价控制目标,实质上非常宽松。2011年1月26日国务院关于房地产市场调控“新八条”里给出的三项目标参数——本地经济发展目标、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速度和居民住房支付能力中,多数选择的都是与GDP挂钩,选择与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速度挂钩的城市相对较少,而将房价控制目标直接单独与居民支付能力挂钩的则几乎没有。

  而按照各地几乎都超过10%的GDP增速统计,预留给地方政府的房价上涨空间颇大,政策对房价上涨的抑制能力较弱,这种房价控制目标甚至一度被媒体解读为“涨价令”。

  那么,在模糊化房价控制的具体目标数字之后,中央对地方在房价问题上的指示,是否会比过去更为严厉?前述北京建委官员称,“不排除有这个可能,原来房价可以涨多少,由地方说了算,现在目标没有了,具体就中央说了算了。”

  不过,按目前态势来说,具体房价控制目标已经被淡化,虽然“房价合理回归”曾一度被政府反复提及,但在6月份房价出现同比止跌之后,各部委轮番站出来表态,核心却依旧只有一个,即坚持房地产市场调控政策不动摇。(宋尧)

channelId 1 1 1
860010-1114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