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泰山石化危局难解 “石油大亨”传奇终结

发布时间: 2012年07月12日 09:06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 中国证券网

  在中国的民营石油大亨中,泰山石化的缔造者蔡天真曾书写了一段难以复制的传奇,但江湖演变,草根出身的蔡天真如今却不得不暗淡离场。

  在泰山石化深陷亏损泥潭难以自拔且债务乱象仍未厘清时,7月11日,知情人士向本报记者透露,蔡天真失去曾一手创办的企业已成定局,而更为糟糕的是,若与此前的资产收购方及债权人的债务官司以败局收场,这家曾风光一时的油轮、仓储民营企业则将面临清盘命运。

  对于如今的蔡天真这位当年喊出要打造"中国第一油帮"的福建人只能等待上海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和百慕大法院的判决。

  这还并非全部,在官司缠身的同时,被业内人士尊称为"老蔡"的蔡天真还需为旗下的仓储业务资产重组操心劳神,而这也曾是蔡天真试图重拳发展的核心业务,也是过去一年来泰山石化5大业务板块中唯一盈利的部门。

  江湖已不是那个江湖,49岁的蔡天真也未能将传奇延续。7月11日,本报记者拨打这位留着两撇胡须的男人的电话,但那个带着闽南口音的声音终归没有响起。

  发家史回溯

  "道上的人都认同老蔡,不会找麻烦。"

  早年移民新加坡的蔡天真推崇的偶像是明代航海家郑和,而这位依靠石油贸易起家的石油"大佬"也有着极为传奇的创富经历。

  接触过蔡天真的民间石油人士说,他本人早年只会写三个中国汉字蔡、天、真。

  祖籍福建泉州石狮祥芝镇的蔡天真在福建石油圈中极具口碑,上世纪80年代,带着几分江湖气息的蔡天真结识了海奥集团董事长郑金泉,并建立起了合作关系。彼时的郑金泉已在业内小有名气,他开始依托自己积累的资源提携以仗义出名的蔡天真。

  当时中国南北油市差价较大,蔡天真从国有公司租了一条小型油轮,他开始依靠郑金泉所搭建起来的货源关系往返于东北与南方之间,完成了财富的原始积累。

  1992年国家允许进口成品油,蔡天真也随即南下香港,利用香港特殊的地理优势和政策参与国内燃油供应。随后,他注册了一家名为泰山的石油公司,开始和BP、壳牌等大公司建立起了生意往来,而这也就是今日泰山石化集团的雏形。

  而蔡天真真正的转折点则是在4年后。

  1996年,蔡天真告别了郑金泉等人,只身一人南下新加坡,他说:"那里是亚洲石油的贸易中心,我们不去,国内用油市场会被外国人占据。"

  在新加坡,蔡天真遇到了人生中的另一个也是最为关键的"贵人"新加坡兴隆集团总裁林恩强。这位在亚洲柴油、燃料油市场颇具地位的福建老乡开始屡屡向其抛出橄榄枝, "老蔡当初在新加坡没钱的时候找林恩强借钱,没船的时候就找林恩强借船,林恩强从来没有拒绝过他"。

  在林恩强的"庇护"下,蔡天真的雪球越做越大,并陆续为新加坡、马来西亚两地的渔船、矿场、工厂等地供应油料。此后的数年,蔡天真的事业一直顺风顺水,但由于公司没有上市,他的光芒也一直被雪藏在了公众的视野之外。

  此后,在财富之路上一路狂飙的蔡天真又于2004年2月以近1亿美元购买了老牌航运巨头的新加坡海皇轮船旗下油运公司联合船务,获得20艘油轮,半路起家、名不见经传的蔡天真一时声名鹊起。

  2005年,蔡天真再次以1.7亿美元大手笔收购了三艘VLCC(巨型原油船),其打造的超级油轮队伍也一度成为了新加坡当地最大的一支私人原油运输船队,最高峰时总运载量达375万吨。

  此前与蔡天真有过业务往来的石油人士对本报记者说,每年国际市场约有一亿五千万吨石油运进中国,其中90%左右均需途径马六甲海峡,而蔡天真在其中占据的运输份额每年就高达2000万至3000万吨。

  与泰山石化日渐壮大的规模相称的是,蔡天真在业内的口碑也广为流传。

  石油人士说,此前,在马六甲海峡,但凡印有Titan(泰山石化英文名,希腊语巨人之意)字样的油轮不仅各国政府不会为难,甚至连海盗也会主动让行。"道上的人都认同老蔡,不会找麻烦。"

  "他在福建,在整个东南亚石油贸易中的作用是举足轻重的。"福建一位油老板说。

  转型失败

  转型从事造船和石油、成品油仓储业务加快泰山石化的颓败

  泰山石化的巅峰没能延续,国际油价屡冲高峰时,蔡天真也随即对公司的运营方向预设了新的路线。

  2007年,超级油轮运费前景愈趋惨淡,泰山石化开始将重心从油轮业务剥离,转型从事造船和石油、成品油仓储业务。

  而在蔡天真制定出转型框架后,此前所打造的规模化原油运输船队也就此分崩离析。当年,泰山石化先后将一艘单壳油轮和一艘双壳油轮分别以3.2亿港元和7.1亿港元的代价出售,此后,原有的13艘油轮中的数艘超级油轮也被改装成为浮仓。

  大刀阔斧的业务重组并未就此告一段落,将油轮变卖套现后,蔡天真又以13.26亿港元的作价收购了位于福建的泉州船舶工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泉州船厂")100%股权,而这也让泰山石化意欲进军油轮制造的意图凸显无疑。

  位于泉州惠安斗尾区湄洲湾经济区南部的泉州船厂拥有长达2.6公里的天然深水海岸线,且所处深水、泊位水深达18米,港口水深达30米,并设有四个大型船坞,这也是亚洲规模最大的船舶维修厂之一。

  2008年,转型雏形初显的泰山石化试图二次蜕变,而信心满满的蔡天真也于当年1月走马上任担当公司总裁一职,可未曾预料的是,一切并未如预期般完美。

  更为糟糕的挑战接踵而至,石油贸易的竞争日趋惨烈,而来自市场的波动因素也一次次冲击着尚未转型彻底的泰山石化,持续消耗后,泰山石化背负的债务终于让公司的资金链悬于一线。

  "泰山石化出售石油贸易业务筹资抵债的调整并不顺利,不得不寻求新的方案。"接近泰山石化的知情者说。

  苦苦支撑两年后,泰山石化与海航集团旗下大新华物流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新华物流")签署协议,出售泉州船舶95%的股权,及以每股0.61港元向后者配售5亿股新股,交易总额21.71亿港元。

  濒临破产

  与Saturn对簿公堂之后,泰山石化还不得不面对大新华物流

  蔡天真的煎熬远未就此结束,而等待他的或将是另一个不忍正面的结局。

  事实上,泰山石化长时间停牌背后,来自上市公司第三大股东Saturn Petrochemical Holdings Limited(以下简称"Saturn")和大新华物流的就地反击则无疑是决定其未来命运的关键一步。

  接近Saturn的人士说,Saturn已于本月5日向百慕大法院提出申请,并以转为债权人,要求泰山石化进入清盘程序,该案也将于8月16日开庭。

  Saturn称,"泰山石化不仅对总额为1.05亿美元的债务发生违约,且由于另外一笔优先股持有人要求赎回总额为5000万美元的优先股,目前单是上市公司层面就已对债权人欠款共1.55亿美元。"

  正值多事之秋的泰山石化需要面临的麻烦不仅于此,与Saturn对簿公堂之后,泰山石化还不得不面对曾经的合作伙伴大新华物流。

  从2010年签署后,大新华物流与泰山石化的债务违约纠纷便拉锯至今,而眼下,大新华物流已向上海法院提出申请,要求取消与泰山石化就泉州船厂的交易,并要求后者返回已经支付的7.4亿人民币股权转让款。

channelId 1 1 1
860010-1114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