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 > 经济台滚动新闻

[经济半小时]出口调查:反倾销陷阱(20120712)

发布时间: 2012年07月12日 22:2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 央视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channelId 1 1

     我们今天继续关注中国的出口贸易。近年来中国出口企业面临的贸易壁垒越来越多,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出口,从数据来看,去年我国的出口规模达到了19000多亿,其中涉及到反倾销的商品额已经接近上千亿美元。对于出口占比大的行业,一旦遭遇反倾销,几乎就是灭顶之灾,金刚石锯片行业,就经历了一场长达八年的反倾销战。

  华川海:我们的企业最困难的时候是什么时候?就是2005年。

  2005对于江苏省丹阳市的华昌工具制造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华川海来说,是他一生都难忘的一年。那一年,美国商务部的一纸诉状几乎将华川海逼上了绝境。

  华川海:我确实来说是非常着急,同时来说,就这么着就把华昌驱逐于美国。

  原来2005年5月,美国金刚石锯片生产企业联合委员会,提出针对中国所谓的反倾销申请,指责中国的生产商以及出口商以低于正常价值的价格,在美国市场销售涉案产品,倾销幅度为2.5%-164.09%,要求对其进行反倾销调查。6月,美国商务部对原产于中国的金刚石锯片正式展开反倾销调查,首批遭起诉的企业达到了53家。

  华川海:都打电话问我,他说我们怎么办?对啊我们怎么办?

  金刚石锯片是一种切割工具,广泛应用于石材、陶瓷等硬脆材料的加工。江苏丹阳的金刚石锯片出口占据全国的“半壁江山”,而华昌又是丹阳金刚石锯片企业的“龙头老大”。华川海告诉记者,美国市场是他们重要的海外市场之一,每年金刚石锯片的出口额约400万美元,占他们总出口额的三分之一。而当时中国企业被起诉的原因是:美国企业认为,从中国增加进口的低价金刚石锯片,造成对美国国内企业实质性的损害。对于这个解释,华川海觉得不可思议。

  华川海:像这个产品,我们卖到美国,我们卖6美元;如果我们卖到欧洲去,3美元。所以这个产品价位,我们比欧洲目前来讲,要贵一倍以上。

  记者:所以就凭这个价位来讲它就不是倾销哈?

  华川海:对,应该不算倾销。

  反倾销税的征收意味着美国消费者如果再购买中国的金刚石锯片,付出的价格将和欧洲其它产品持平甚至更高,中国金刚石锯片的竞争力被削弱。

  万益俊:我们当时就选择从第三方出口。第三方出口,比如说像把我们的货转到北美的经济三角区像墨西哥、加拿大,这些东西。然后要求客户到墨西哥去投资公司,开公司等等这种现象。然后客户在整个过程当中,有的部分客户愿意用,有的客户还不愿意用。

  江苏友美工具有限公司也是被起诉的企业之一,其总经理万益俊告诉我们,当时他们对反倾销的概念基本没有,这件事突然而至,他们损失巨大。

  万益俊:那一年有一个客人,就是这个客人它可以做到,新客人可以做到150万美金,一年中做150万美金。但是就是因为发生了这个事情,所以导致成这150万美金订单全部流失。

  华川海更担心的是,如果不应诉就意味着完全放弃了美国市场。

  华川海:如果我们不参加应诉的话,那么同时欧盟、欧洲或者中国就会出现连锁反应,也要进行反倾销。

  面对美国发起的反倾销诉讼,是“坐以待毙”退出美国市场,还是据理力争,争取正当权益?在丹阳市外经贸局、中国工业机电协会等相关部门和法律界专家的支持下,江苏华昌以及全国21家金刚石锯片企业,在上海召开紧急会议,邀请北京世嘉律师事务所作为律师团队进行应诉。

  高琳律师:我记得有一个客户跟我讲,就是在反倾销方面我就是一个棒槌。我说那肯定是,你要是知道这个,要律师干什么?

  高琳律师告诉记者,这个案件是美国第一次用单独税率的问卷,他们也不知道美国的商务部它会以一个什么样的标准。对如何应诉,当时他们心里实在没有底。

  高琳律师:因为当时就想因为没有任何的先例,没有任何的案例,所以说当时来讲应该还是也比较紧张,不能说有非常大的把握。因为确实是不知道美国的商务部,他们会怎么去对待这个第一次。

  不过声势浩大的联合应诉,为抗辩提供了更全面的行业信息,他们还重金聘请了由前美国商务部官员、海关官员组成的专门应对反倾销诉讼的美国律师团,一个月后,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最终作出裁决。

  高琳律师:这个国际贸易委员会45天之后作出一个裁决,是无损害的裁决。这就意味着这个案件结束了,等于是中国企业就胜诉了。

  面对美国的制裁, 中国金刚石锯片行业打响了突围战,本以为初战告捷,可以缓口气的华川海,半年后,又遇到了新的挑战。这一次,美国商务部要求增收164.09%的反倾销税,这对于利润并不高的华川海来说,无疑又是一次危机。

  高琳律师:我当时代理了9家企业,在初裁的时候,8家企业都拿到了单独税率资格,都享受到了平均税率,但是华昌只有它这一家。

  华川海告诉记者,这个结果,让他焦躁不安,也很难接受。

  华川海:就是把华昌拒绝于门外,所以那个时候非常着急,晚上睡不好觉。那么我当时我就给中国商务部和我们的高琳律师,世嘉律师事务所进行通电话,各种怎么办怎么做。那个确实是非常非常的着急。

  他一方面通过律师向美国商务部提交了抗议意见,及时补齐迟交的报表,另一方面,华昌公司开始向美国贸易委员会反诉美国商务部。当天晚上华川海立刻飞抵北京,向中国商务部请求帮助。然后就是焦急等待消息。

  高琳律师:当时华总他就差飞美国了,来到北京找商务部,当时我们商务部的就是接待他的刘处长也非常非常地耐心。因为中国面临的应诉企业太多了,不是他这一家,他的企业也并不是非常大的企业。但是就是说保证,在下次的会议上跟美国商务部官员的会议上一定要把他的情况提出来,我觉得这一点当时对我们来讲是非常大的一个支持。

  中国商务部很快与美国商务部取得联系,美国律师团也向美国商务部提交了抗辩意见。经过多方努力,华昌最终列入了应用加权平均税率的企业名单。

  华川海:给我21.9%关税的时候我就非常开心,我们华昌全体员工也非常激动,因为给我平均关税之后,意味着我们的产品还是在进入美国市场。

  虽然第一次应对美国的反倾销诉讼取得了胜利,但是华川海对于加权平均税率显然并不满意,因为反倾销税率的高低不仅会影响企业的出口量和利润,还将影响到企业在客户中的信誉度,进而影响国际市场占有率。2006年华昌毅然决定,联合国内同行集体反诉美国商务部,由12家国内金刚石锯片企业和外贸公司组成的反诉大军,反诉的内容是取消反倾销税。

  华川海:我们一定要争取到就是说关税方面,我们应该取得和韩国一样的税率。

  为了打赢这场官司,华昌公司准备了一份多达600页的法庭辩词提交给了当地法院。

  华川海:(对金刚石锯片)提出这个议案的是美国的三家公司,他们在美国是不成气候的,是非常小的公司。我们看到这一点,有信心能打赢这场官司。

  经过激烈的争夺和反复的较量,当年6月19日,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6位委员中有4位认为中国金刚石锯片没有对美国国内产业造成实质性损害,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做出终裁:对中国出口到美国的金刚石锯片不再征收反倾销税。就这样,中国出口美国金刚石锯片将从一开始的要征收164%反倾销税,降到了14.9%的加权平均税率。这场反倾销大战中国企业取得胜利。

  华川海:这些(美国)公司都在向我们寻价。我们现在逐步逐步的已经开始进入美国市场。那样品还有一些检测都在进行着。
  记者:就是它带来的这种出口量更大了?

  华川海:量会更大。

  记者:大多少?会增加多少?

  华川海:如此看来我们中国目前产品的质量和现在产量可能在增加50%,甚至80%都没有问题。

  解说:华川海把这场反倾销行动称为八年抗战,这次胜诉不仅拓宽了华昌在欧美市场的市场份额,还为其它外向型企业做了一个很好的榜样,而且并没有花太多的费用。

  华川海:因为我们抱团,打官司,抱团在一起进行抗诉、反诉,这里面费用相对比较便宜一点,一个企业我们收一到两万美元。
  记者:等于是咱们这一个行业一起来打这一个官司?

  华川海:对。

  高琳律师:我觉得这个案子有很多的第一次,第一次单独税率卷,第一次无损害的结果能够给扳回来,第一次是美国商务部拖延了它法定的裁决时间。

  按照目前主流的国际贸易理论,倾销属于不正当竞争行为,国际社会对倾销本身纷纷喊打,再加上目前世界经济持续低迷,为保护本国产业,世界上越来越多的国家提起反倾销调查。来自国际世贸组织的数据显示,过去,实施反倾销的国家基本上是美国、欧盟等发达国家,但现在一些发展中国家后来居上,占WTO全部成员立案总数的60%以上。面对越来越多的制裁,企业应该如何应对呢? 

  美国金刚石锯片制造商协会要求对原产于中国的金刚石锯片及其部件发起反倾销调查。国内相关企业抱团应诉,历经八年,终于取得反倾销战的胜利。事实上除了金刚石锯片这个生僻的产品,众多中国传统的出口行业,像家具、鞋业、纺织品等等,无一不在受到反倾销调查的影响。

  2009年4月29日,美国钢铁工人联合会向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递交了一份议案要求针对中国轮胎进行特殊保障措施调查,总价值达21.68亿美元。4月29日,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正式启动特保调查。

  杭州中策橡胶有限公司董事长沈金荣:55%、45%、35%的关税,意味着中国轮胎不能进入美国市场。

  更让沈金荣担心的是,其它的WTO成员国可以不再履行任何程序,可以实施同样的特保措施,这意味着中策公司的对外出口业务将会面临全面停滞的危险。

  沈金荣:我们是两万人,如果是百分之五的话,也至少是一千人,那一千人怎么办?
  中国橡胶工业协会会长范仁德:这个对中国轮胎产业的影响是非常大的,要影响到接近十万轮胎工人的就业。

  张锦良是佛山市纳来建材厂的总经理,他告诉记者,因为公司的产品主要销往巴西,但是就在2011年9月初,陶瓷、纺织等中国制造遭遇到了来自巴西的贸易壁垒,巴西的经销商提前便得知了这一消息,于是纷纷暂停订单,造成了产品的大量积压。目前纳来建材积压的产品按出厂价计算价值达到了1400万元。

  张锦良:到现在一个月就积压了350个柜。

  和张锦良一样,2011年3月,当欧盟对中国瓷砖出作出反倾销初裁以后,许多企业也立刻受到了影响。

  佛山市雅士高夫陶瓷有限公司董事长陈彦斌:这对整个行业有很大的影响,所以今年有很多企业停窑了。
  佛山市亚洲陶瓷有限公司董事长蒲鼎新:在过去2010年,我们欧洲市场占了整体营业额的30%。但今年一到六月份,我们的欧洲市场占我们整体营业额不到25%。

  根据欧盟2011年9月终裁结果,除6家企业获得26.3%至36.5%不等的单独税率外,120多家参与调查的企业获得30.6%的加权平均税率外,其他1200多家企业均被征收69.7%的惩罚性关税,有效期长达5年。那么69.7%的惩罚性关税究竟意味着什么?

  简一陶瓷有限公司刘海威:如果现在裁定的30.6%的话,每平方米(成本)会增加10美金左右的一个额度。10美金是很大的一个量,等于竞争优势没有了。

  记者:那如果加这个惩罚性的69.7%的关税呢?

  刘海威:那更加不用玩了,那等于成本增加了20多美金。

  圣象地板也遭遇了多次反倾销事件。

  圣象集团国际业务部经理陆大萍:2005年的时候,第一次遇到是在加拿大,加拿大的对中国的强化地板发起反倾销。

  陆大萍告诉记者,当时他们不知道该如何应对,就重金聘请了律师,还在打这场官司的时候,2006年又遇到比利时公司的投诉。

  陆大萍:是比较痛的一件事情。我们当时因为觉得是我们能胜诉,我们也请了大量的律师。我们可能也花了200万美金投入。

  陆大萍告诉记者,虽然最终的结果都不是很好,但是他们从中也得到了很多经验。近期他们又遇到来自美国的一个反倾销案件,这次的涉案产品,最初是涵盖了所有的石木复合地板,经过他们的争取,取得了不错的结果。

  陆大萍:所以我们这次就是也很主动的是这样说,我们的竹木,就是这个表板是竹子的这个东西,给他摘出来。这个已经是得到他们的同意了。美国商务部认为,这个可能不在涉案产品里边。

  此外,为了应对一轮又一轮的反倾销事件,他们公司也制定了海外出口不超过30%的市场份额,作为底线。

  陆大萍:就是70%我们是在国内,30%我们是放在海外市场,就是这种比例,这是一个比较规避风险的一个合理的分配。

  为了规范世界各国的反倾销行为,避免反倾销的滥用,国际世贸组织制定有较为严密的《反倾销协定》,被称为“世界反倾销法领域的一场革命”。但是,在实际操作中仍然存在许多技术性问题,导致滥用反倾销的现象经常发生。面对可能发生的贸易制裁,国内企业如何应对呢?
  我国出口已经是世界第一大国,随之而来的是越来越多的贸易保护和贸易壁垒。目前我们出口企业面临的局面又是什么样呢?

  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委员张汉林:应该说按现在案子的数量可以说是越来越多了,比如说我们专门计算过这个中国产品出口仅仅以反倾销为例,那么可以说最近十多年以来,从1995年以来,那么将近17、18年,中国始终是国外反倾销起诉这个调查第一的国家和地区。

  张汉林告诉记者,反倾销占我国整个出口的总额的比例达到过0.8%,且还有增长趋势。因为中国出口的规模非常大,总量计算数字惊人。

  张汉林:我们现在出口规模去年达到19000多亿,那么实际上绝对值应该说还是比较大的,都是几百亿美元,已经接近上千亿美元,那么如果说把我们刚才说的反倾销、反补贴、保障措施、特殊保障措施所有的贸易壁垒限制加在一起的话,那么就已经不只0.8%了,大致应该是在1.5%左右。

  张汉林表示,目前已经除了发达国家对我们的产品进行所谓的出口阻击外,广大的发展中国家地区,也普遍对中国的出口产品实行限制了。因此他认为未来中国企业将长期面临国外的反倾销事件。

  张汉林:我们判断,未来可能最起码还有十到十五年,中国的产品今后都会突出的表现在面临国外的反倾销、反补贴、保障措施、特殊保障措施和各种各样的贸易壁垒的限制。

  对此商务部商务时评专家周世俭也有同感,他告诉记者,具体分析其原因,其一就是中国成为世界第一出口大国,成为众矢之的。

  周世俭:假如我们的出口额只是几十亿美元,或者上百亿美元,人家把你根本不当回事儿,没有多少人来整你。去年我们的出口是多少,1.74万亿美元,是个什么概念?2005年美国出口的总额1.69万亿美元。

  针对多次发生的贸易制裁,一些出口企业较多的地区,已经开始不定期进行国际贸易摩擦的培训。

  江苏汽车设计公司老板谷立新:我们在2月份的时候参加了一次这个反倾销的地方的这个政府组织的。比如说一部分反倾销的了解,法律法规,遇到了我们怎么样去应付,或者说在我们自己正常的在这个工作当中,我们怎样去考虑更长远的去避开这种事情的发生。

  谷立新告诉我们,他们公司是全出口型企业,2006开始出口美国,2011年又开辟整个欧洲市场,产品也都是自主设计研发的,为了避免不必要的反倾销事件,他们现在设计出新产品,就会申请专利。

  谷立新:首先避免一个是知识产权,因为我们出口美国,如果说你不自己去设计做知识产权保护的话,你做仿制我们肯定被别人告。

  除了对自己产品的知识产权的保护之外,为了规避风险他现在也开始把目光转向内销。

  谷立新:可能随时随地都会碰到面对这种法律的问题,知识产权,甚至就是你像说的,如果我们行业发生这种反倾销的时候,你一旦不合法,你什么话都不用讲了。

  那么,对于越来越多的反倾销事件,中国的企业到底应该如何应对呢?

  周世俭:第一中国企业不要跑,所谓三十六计走为上策,在反倾销上实为下策,一定要积极应诉,顽强抗争。再一个注意了,调动进口商的积极性,在打反倾销官司的时候,进口商的利益和我们是一样的。
  
  许多国家的反倾销法案都规定了应诉的期限,尤其是从调查公告到初裁,通常只有40天时间;而留给企业应对的时间,也只有几个星期。只要超出了应诉时间,就视为自动放弃,很多应诉反倾销失败的企业就是输在了“起跑线”上。

  周世俭:西方的反倾销当中有一条什么呢,它是有一个BIA,就是best information available(英),最好的信息来源,什么意思?原告告了,被告根本就不抗辩,就跑了,法院不去调查原告告的是不是合理,原告所提供的信息就是最好的信息来源,他说你倾销100%,那么法院就裁决100%。

  而高琳律师则告诉我们,应诉的时候WTO的这些规则是矛也是盾,就是你可以用来保护自己,也可以用来进攻别人。那么反倾销、反补贴,保障措施都有一定的规则,你要研究这些规则,然后利用这些规则跟对方来抗辩。

  高琳律师:就是说一旦立案之后,这个企业必须是应该是尽快地和当地也好,和北京的行业什么商会,商务部联系也好,尽快地是自己是找律师,还是通过找律师也好。这个律师并不是你马上就要付钱,而是说多找几家律师来咨询。

  周世俭分析,针对反复发生的贸易制裁,尽快引导产业结构调整,才能真正掌握主动权。

  周世俭:逼着中国产品产业结构调整,为什么呢,越是档次低的产品,价格便宜越容易被人告。我好举这么一个例子,日本生产的尼康照相机卖到中国,卖到非洲,卖到美国,怎么没人告,你生产得出来吗?

  张汉林:需要建立一种我们认为的援助机制,这个问题我们曾经研究过,中央领导也高度重视。那么现在商务部门在认真地研究,我们觉得今后可能还会进一步地有这种支持措施出台。

  在当下世界经济陷入危机的时候,每个国家都要自保本国产业,这也是近年来贸易摩擦不断升级的真正原因。中国制造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面都是靠低价战略在国际市场中打拼,虽价廉物美,却真的是给了很多国家倾销的口实。金刚石锯片的反倾销历经8年抗战才打赢官司,在为胜利而庆幸的时候,我们的生产企业实际上应该好好反思自己的出口战略。虽然近些年来中国企业的实力有所增强,无论是产品的质量和售价都在逐步上升,但依然摆脱不了被立案调查的命运,其根本原因就在于中国企业还没有进入到贸易游戏的核心圈,没有足够强大的话语权和指定游戏规则的权利。要改变被动挨打的局面,必须进行产业升级,提高产品技术含量、提高竞争力,这样才能主动争取国际地位,变规则的接受者为规则的制定者。

[经济半小时]出口调查:反倾销陷阱(20120712)
责任编辑:许梦可

热词:

  • 经济半小时
  • 出口
  • 反倾销
  • channelId 1 1 2 1ba0493c1be849ec8bd21f2a15d3e751
    860010-1114010100